笔趣ABC > 公子于歌有狐 > 第36章 白毛
    “太古怪了,你们觉得会是白毛么?”

    “白毛发生在王家村,据我所知,王家村距离镇上,得有七八里路吧?”彭程说,“难道那白毛跑到这里来了?”

    “刚才那女的呢?”李小酒说:“先审审她。”

    他们三个回到面馆,原来喊有鬼的那个女人,如今正瑟瑟发抖地坐在面馆里,梅青他们正看着她。

    “这位大姐,你不要害怕,跟我们说说,你都看见了什么?”

    那女人吓得脸色还是白的,就将她刚才的所见所闻讲了一遍。

    她是街西的人,今天去姐妹家玩,因为都住在一条街上,来回并不算远,所以回来的就晚了一点。这条街是古街,也是他们这主要的旅游景点,靠河有很多古建筑,其中在街道的中间部分,就有一座土地庙。她走到土地庙的时候,看见有个人,裹着个白布蹲在庙前,因为最近盛传白毛的事,所以最近几天天一黑街上就少有人出来了,她心里略有些害怕,就加快了步伐,没想到刚走了几步,她就察觉后头有人跟随,回头一看,就看见那裹着白布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起来了,正跟着她走。

    因为前两天就有些镇上的混混趁着如今人心惶惶装鬼吓人,她又疑心是鬼,又疑心是有人装鬼故意吓她,于是便喊道:“你再跟着我,我可喊人了。”

    那人果然就不动了,但是却颤颤巍巍地说:“我饿的实在受不了了,大姐,你救救我吧。”

    听那声音,竟然是个年轻女孩子的声音。她就愣了一下,说:“你是哪家的?你披的床单还是什么,不知道这样很吓人么?”

    那人哭着说:“我也没办法,我怕吓到人。”

    她听声音温柔,很像是个柔弱的小姑娘,心里就放松了一些,说:“你这样很吓人你知道么?你家是哪的,你赶紧回家吧,不知道最近不太平么?”

    她说完就要走,那人却叫道:“大姐,我真的太饿了,你帮帮我。”

    她到底是心善的人,便说:“你是没带钱还是怎么,前头有个饭馆,要不我给你买碗面?你先把床单拿下来,这样怪吓人的。”

    “我吃不下饭,我……”

    明明说自己饿,又吃不下饭,实在是古怪的很。她就不想多跟对方说话了,转身就走,谁知道对方竟然还紧紧地跟着她,说:“我好饿,我好饿。”

    说着说着,竟然就要扑到她身上来了,她又惊又怕,伸手便推了那人一把,那人踉跄了一下,头上的床单脱落到地上,竟然一身的白毛,只有脸上是血红一片,仿佛刚啃食过什么血肉,吓得她顿时惊叫一声,拔腿就跑。

    “你确定对方浑身白毛?”

    那女人惊惧地点头,忽然做出要吐的动作,梅青赶紧拍了拍她的背,说:“你们等会再问。”

    “应该就是白毛了,”曾文说,“书上说,白毛饮血吃生肉,且必须是鲜活的血和肉,所以它才说它吃不下饭。”

    “看来是跑到镇上来了,”李小酒说,“这样也好,自己送上门来了。”

    既然这白凶现了身,如今又饥肠辘辘,随时可能害人性命,他们就不能再等了,将那女人送回家之后,几个人便回到温馨小院,准备作法。

    “咱们得找个空旷的地方,别惊吓到了人。”

    “这地方就空旷的地儿多,不过也不能太空旷了,不然不好抓。”

    他们问了一下朱老板,最后选了一个荒废的民宅。那民宅坐落在小镇的中央位置,土墙都已经半塌了,他们几个人拿着手电筒进去之后,一只黑猫忽然从房屋里蹿了出来,吓得郑松叫了一声,李小酒立马不满地回头看了他一眼。

    房屋里一股霉味,里面结满了蜘蛛网,梅青嫌脏,不肯进去,胡绥便和彭程他们进去用树枝扫了一下,在堂屋正中摆了一张桌子,将从朱老板那里买的一只活鸡拴在了桌子腿上,那只鸡大概受了惊吓,一直叫个不停。郑松从兜里掏出一张符篆,用打火机点着烧了,口中默念了几句咒语,最后将那烧剩下的灰烬捏起一点,抹在了那只鸡的头上。

    白凶不同于鬼魅,光靠符篆法术是不够的,主要靠他们亲自动手擒拿,因此众人都埋伏在四周,梅青说:“其实我一个弱女子,这趟出来没多大用。”

    她有点后悔跟着过来了,这屋子太久没住人,实在是脏,到处都是灰尘。她掩着口鼻,躲在曾文身后,曾文不小心用胳膊肘蹭到她的胸,登时红了脸。

    格杀术学的最好的就是彭程和胡绥他们两个,外加一个李小酒,这次行动的主力,是他们三个。

    “能活捉最好,问清楚它的来龙去脉,再交给分局的人,实在不行就直接宰了它,不过千万不要被它咬到,曾文巫医虽然学的不错,不过这白毛的毒未必能解。”李小酒最后交代了几句。

    但那白毛估计真是饿极了,不过十几分钟时间,他们便听到外头传来了脚步声。胡绥蹲在窗下,透过窗户的破洞看过去,只看见雪地上出现一个隐约的人影,几乎隐没在雪色里,只是它气喘的很粗,似乎很急,已经有些失去理智了。

    房间里的那只鸡好像也预感到了危险,扑楞着翅膀叫的更急了,一阵阴风从外头吹进来,吹的房门咣当响了两声,便有一道白色的影子闪了进来,李小酒立即关上门,打开手里的手电筒,就对准了那白毛的头,那白毛察觉动静立即回过头来,只见满脸已经干涸的血污,赤红的双眼,嘴里全是獠牙,吓得郑松登时惊叫出声。胡绥和彭程一人牵着绳子的一头,绕着那白毛便转了一圈,将那白毛绊倒在地,梅青见郑松已经吓得不敢动弹,立即抢过他手里的符篆,直接扑上去贴在了那白毛的额头上。只是那符篆竟然丝毫没起作用,那白毛哀嚎着挣扎起来,力气大的很,竟然直接将胡绥和彭程都甩倒在地。李小酒掏出匕首,直接就一刀子刺进那白毛的小腿上,那白毛嘶吼一声,反身就要咬李小酒,曾文忽然拎着手里的木棒一棒子挥过来,直接将那白毛打倒在地上。

    “小文子好样的!”胡绥说着立马用绳子套在了那白毛的脖子上,直接去勒它的脖子,彭程过来帮忙,两人用力一扯,那白毛就再也动弹不得了,李小酒拿手电筒照了照,只见那白毛身上流的,全是黑血。李小酒转身问:“还有空符么?”

    郑松急忙掏出来几张给他,李小酒抽了一张,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在上头迅速画了一道符,往那白毛脸上一贴,那白毛顿时像泄了气一般,终于一动不动了。

    李小酒蹭了一下鼻子,问说:“有人受伤么?”

    “没有。”

    这白毛抓的,比他们想象的容易多了。

    几个人都打开了手电筒,将那白毛照了一遍,那白毛和人无异,只是浑身长了很长的毛发,倒像是白猴一样,只有脸还是人脸,却沾满了血污,眼眶深陷,獠牙外露,梅青只看了一眼,便觉得恶心,背过身说:“这算是完事了么?”

    “咱们把它捆上,明天一早就通知西北分局的人来接收,咱们就能交差了。”胡绥说。

    李小酒冷笑:“哪有这么容易。你们要想得高分,办案就得细致一些。我问你们,这白毛是怎么来的?是自己生成的,还是有人蓄意养的?不调查清楚,即便交给分局,他们也不会结案。”

    “可是这白毛还会说话么?”郑松问。

    “你忘啦,那个大姐说过,它会说话,声音还是个姑娘呢。”曾文说着又看了看那白毛,“如果真是好端端的一个姑娘,变成这个样子,还真是可怜。”

    他们将那只白毛捆在桌子腿上,胡绥问李小酒:“你这符篆,能揭掉么?”

    李小酒说:“那你们得看好了。”

    彭程便和胡绥一人挟制住一只手,李小酒伸手将那白毛脸上的符篆一揭,那白毛猛地吸了一口气,人瞬间便恢复了意识,只是这一回力气小了很多,显然被刚才那道血符损耗了精气,开口说:“我……我没有伤过人,我没有伤过人……”

    果然是个女人的声音。

    “老实交代,你姓甚名谁,哪里人?”

    那白毛说:“我……我叫周慧倩,我,我是河北人……”

    “河北人怎么会在这里出现?”曾文问。

    “我来这里是旅游的,我……”

    那只鸡还在咯咯直叫,梅青看它可怜,伸手便解开了它脚上的绳子将它放了。它立即蹿出门去了,这一下屋子里安静了很多,那白毛说:“我是被一个怪物咬了,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我真的没伤人,我……”

    “还有别的白毛?”郑松惊问。

    他话音刚落,那刚被放出去的公鸡忽然剧烈叫了起来,似乎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众人心里一惊,李小酒赶紧拿着手电筒跑了出去,只听见院子里一阵扑棱声,胡绥道:‘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