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公子于歌有狐 > 第26章 洗衣服┃我可以做个贤妻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半个月就又过去了,又到了月初,他们又有了一天假期。

    只是这一回却不允许他们下山了:“你们一个个都积攒了那么多脏衣服,放这一天假,都好好洗洗衣服。”

    胡绥平时都比较懒,脏衣服堆了一堆,以前家里的衣服都是他姐给他洗的,他长这么大,也就内裤会自己洗一下。

    百花洲是不准洗衣服的,说是不能污染这里的环境,让他们去浮花溪。

    这名字胡绥喜欢,终于不是什么百花了,听名字就觉得这溪流很有文化气息。他端着脏衣服出了门,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就敲响了李成蹊的房门。

    “李部,你有没有脏衣服需要我帮你洗的?”

    李成蹊看了看他,说:“不用。”

    “你千万不要跟我客气,我来这里之后承蒙你照顾,还把我调到单人宿舍,我一直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就让我帮你洗洗衣服吧。”胡绥无比诚恳地说。

    其实他一直好奇李成蹊的衣服都是怎么洗的,他觉得李成蹊这样的得道高人不应该自己洗衣服。

    试想李成蹊蹲在溪边洗内裤的场景,他就觉得不可直视!

    身为领导干部怎么能干这种事,这种事就该他来!

    “我真的很想给你洗衣服。”胡绥说着脸色一红,“尤其是内衣裤……”

    李成蹊愣了一下,嘴角动了动,脸上浮现出几分不自然来,说:“不要胡闹。”

    “李部你真的不让我洗么?”

    李成蹊说:“不用。”

    “那好吧。”胡绥忍着笑,端着衣服就跑了出去,跑到外头才忍不住笑了出来,李成蹊脸都红啦。

    曾文他们也正要去洗衣服,问他说:“什么事你这么开心。”

    胡绥说:“今天睡到自然醒,当然开心啦。”

    他们一群人来到浮花溪,那真是比较大的一条溪流了,水流的很急,但是奇异的是水温正好,不冷不热,冬天也不冰手。

    东南分局那边宿舍有个学员,很有做生意的头脑,因为看到一群男生都不喜欢洗衣服,所以想到一个赚钱的门道,明码标价,五块钱可以帮忙洗一件。

    “五块钱一件,他抢钱呀?”曾文一边搓衣服一边说,“想都不要想。”

    胡绥听了却心动了:“谁呀,哪个?”

    “就那边大石头上搓衣服那个……”

    胡绥站起来看了看,就看见一个模样白皙,一看就很人妻的男生正在勤快地洗衣服。洪琛琛说:“你想让他帮你洗么?”

    “对啊,省点时间可以休息休息,出去转转。”

    洪琛琛就也心动了,说:“那我也给他洗。”

    曾文说:“五块钱一件,你这一盆子,得五六十吧?”

    “钱都是身外之物。”胡绥说。好在他来的时候,他大姐怕他需要钱,给了他很多。妖精就这点好处,活得久,攒的钱也比一般人家多。他们家消费观念也比较超前,认为赚钱就是为了活的轻松,能用几十块钱换一天自由自在,很值。

    洪琛琛和胡绥把衣服给了那人,两个就沿着浮花溪往里头走。洪琛琛说:“我听说这浮花溪有断尾灵猴。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猴子呢。”

    他们沿着浮花溪往山林深处走,没见着什么猴子,倒是发现了一户人家,两间茅草屋,那茅草屋后头,有座坟,因为距离茅草屋很近,看起来颇有些诡异。洪琛琛左右看了看说:“这里这么偏僻,怎么也有人住。”

    他们俩走近了,那茅屋旁边的围栏里养了几只鸡,听见动静一直扑楞着翅膀叫个不停。洪琛琛走到门前,朝里头偷偷看了一眼,那房门半开,床上隐约躺着个人。

    “有人。”洪琛琛小声说。

    胡绥便在外头喊道:“请问有人在么?”

    “谁呀?”里头一个老太太的声音传出来。

    可能是上次陈婆婆的事情给胡绥留下了阴影,他一听见是老太太的声音,又在这深山老林里,就有些犯怯,咳了一声,说:“我们是百花洲的道士。”

    洪琛琛那边已经进去了,胡绥朝周围看了一眼,山林寂静,隐约还能听见浮花溪的流水声,除此之外便什么都没有了。

    房间十分低矮黑暗,只有一扇小小的窗户。一个头发全白的老太太闻声从床上坐了起来,摸索着找到床头的拐杖,问:“你们是谁?”

    “道士,我们是道士。”胡绥认真地看了看那老太太,发现那老太太是个盲人,气色倒还好,不像是被附体的样子。

    “老奶奶,您好。”洪琛琛说,“我们路过这里,进来看看。您一个人住么?”

    “不是,我还有个闺女,英子?”老太太朗声叫道。

    但是却不见有人答应,老太太又叫了两声,还是没人应:“这丫头,跑哪去了……”

    胡绥认真看了看房间的摆设,桌子上也只有一副碗筷,倒是那床头用木条搭起来的架子上,挂着几件年轻女人的衣服,旁边地上铺着茅草,很像是一个有人躺过。

    “我们这都多少年没来过人了,”老太太说着便下了床,她虽然看不见,穿鞋倒很快,说:“你们说你们是道士,可是那前头什么洲上来的?”

    “对,我们就是百花洲的,您听说过?”

    “何止听说过,还见过呢,以前我男人活着的时候,说在外头那水的上游见过,好多年轻的后生在那洗衣服呢。”

    老太太大概太久没见人了,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但又兴奋的很,讲起话来滔滔不绝,原来这老太太年轻的时候,丈夫犯了事,她便跟着丈夫躲进这山里头,前些年偶尔还会出去一趟,后来丈夫死了,她的眼得病瞎了,便再也没有出过山,已经有七八年了,好在她有一个女儿,如今而已长大了,在照顾她。

    “她平时都在家的,如今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房间里没什么东西,且有一股很难闻的味道,俩人没在里头多呆便出来了。老太太又喊了几声“英子”,说:“跑哪去了……”

    胡绥走到那坟头跟前看了看,戳了一下洪琛琛的胳膊:“你看。”

    洪琛琛扭头一看,那坟头前头立着一块碑,不大像正常的墓碑,更像是一块扁平的石头,上头的字已经快要看不清了,但隐约可以分辨出几个字,写着“赵英”两个字。

    洪琛琛一惊,就听胡绥笑着问那老太太:“婆婆,您女儿是叫赵英么?”

    “你怎么知道?”

    胡绥说:“我看见这地上写了这个名字。”

    “那肯定是英子没事乱写的。”赵老太太说着便又叫了几声“英子”,说:“真是奇怪了,平时她从不走远,只要我喊一声,她立即就答应的,今天是怎么了……两位小伙子,能不能帮我找找?”

    洪琛琛面色略有些畏惧,没说话,胡绥笑了笑,说:“好啊。”

    “哎,”洪琛琛偷偷拉了一下他的手,“她会不会在诓骗我们?这深山老林的,她一个老婆子住在这里,已经够诡异的了,有个已经死了的女儿,让我们去找一个死去的人?”

    胡绥拉着他往四周去寻找,一边叫着“英子”的名字一边说:“屋子里有年轻女人的衣服,而且窗下还有一袋子野果子,老太太都失明这么多年了,果子肯定不是她摘的。”

    “那有没有可能是她装瞎骗我们的?”

    “有。”

    “啊?那我们还不赶紧跑?”

    “但也有可能是真的啊。”

    “真个鬼啊,那坟头的草都多高了,她女儿即便还在,那也不是人!”

    洪琛琛的话刚落,就听见前头草木丛里发出些微声响。冬天许多草木都凋谢了,所以那草木丛并不能很好地遮掩住对方,胡绥一眼就看见一个毛茸茸的东西藏在后头。

    洪琛琛吓得拽住了胡绥的胳膊,胡绥从地上捡起了一根木棒,静悄悄地朝对方走了过去,说道:“我们是百花洲李成蹊的部下,只是路过这里,没有冒犯的意思,不管你是人是鬼,出来说话。”

    那怪物躲在草丛里头,似乎颇为畏惧的样子,胡绥就对洪琛琛说:“洪琛琛,拿出你在百花洲学的本领,拿住它!”

    洪琛琛:“我……”

    “别,别,大师们饶命。”那怪物突然开口,倒是把洪琛琛吓得差点坐在地上。

    胡绥忍住恐惧,厉声说:“那你还不赶紧出来!”

    那怪物伸出两只毛茸茸的胳膊,从草木丛里站了起来。

    竟然是个人。

    说是人,因为它直立行走,身上还穿着人的马甲,下身还穿了条裤子,可它也不是人,因为它长了一张……

    “是猴子?”洪琛琛吃惊地说。

    对方是只猴子,只是形态上已经接近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