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公子于歌有狐 > 第19章 痴鬼(三)┃有一点点吓人哦
    倒也不算英俊,一般人。胡绥原以为女鬼痴缠的男人,必定是大帅哥呢。

    “清时。”卫老板的老婆叫了他一声,卫清时却连眼都没有睁开,她便说:“这几位道长过来看你,你放心,有他们在,那恶鬼不敢再来了。”

    卫清时一听立马睁眼从床上坐了起来,伸手打开了床头灯。

    这一下房间就更亮了,卫清时的面貌看得更清楚,只是脸上依旧没有血色,苍白的有些吓人,那嘴唇乌青,眼眶深陷,憔悴的很。

    “你们……抓得住她么?”

    “你希望我们抓住她么?”胡绥脱口问。

    “当然希望……只是她厉害的很,三清观的符篆都杀不死她!”大概是被心魔折磨的太久了,卫清时神色语态都有些癫狂,“你们要是能杀死他,我出多少钱都可以,都可以啊……”他说着便剧烈咳嗽了起来,直咳嗽的满脸通红。他母亲赶紧去拍他的背,卫清时却一把将她推开:“大师,大师,你们要救我,那女鬼可要折磨死我了!”

    胡绥愣了一下,听李成蹊说:“你如果肯配合,我可以将她降服,不再纠缠你。”

    卫清时一听,忙不迭地点头,说:“我配合,我配合。”

    “这女鬼叫什么名字,死于何年,籍贯何地,为何做了野鬼?”

    “春樱,她叫、春樱,春天的春,樱花的樱。”卫清时说着便又咳嗽了几声,仿佛下一口气就要提不上来了,“她说她死了二十多年了,籍贯……籍贯我不知道,但她是当地的口音,应该是离这不远的人。”

    “你能起身么?”

    卫清时点点头:“能。”

    他说着便要强行下床,但只动了几下,便气喘吁吁,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显然人已经虚透了。胡绥赶紧上前帮了一把,李成蹊说:“你到院子中间站着。”

    他母亲给他披上了一件羽绒服,和胡绥一起搀扶着他到庭院中站下,外头传来了开门声,是卫老板,跑过来说:“我不放心,回来看看。大师,这女鬼出现了么?”

    “你回来的正好,将你们家房门上的符篆全都揭掉。”

    “揭掉?”

    李成蹊点点头:“照我说的做就是。”

    那卫老板将信将疑,可还是跑过去将家里所有的符篆都揭了下来。李成蹊立在庭院内,手指微动,念了几句咒语,卫家人也不敢多问,只看了看胡绥,胡绥道:“你们放心,我们李部降妖除魔的本事天下第一,没有他降服不了的邪祟。”

    李成蹊朗声叫道:“凌尘宇。”

    凌尘宇在邻家应了一声,跑到墙根上,李成蹊说:“让分局的人查一下,二十年前左右死的女人当中,有没有叫、春樱的。”

    凌尘宇打电话让人查了一下,说:“没有。”

    卫清时说:“就连名字也是假的么?她这个女人,还有什么是真的?!”

    李小酒隔着墙头说:“不是女人,是女鬼!”他说罢便抓着陈婆婆的手说,“您别怕,有我在,那鬼东西不敢现身。”

    陈婆婆裹紧了头巾道:“这鬼原来是卫家的么?”

    “您跟卫家比邻而居,他们家闹鬼的事,您都没听说过么?”

    陈婆婆有些嫌弃地说道:“我不喜欢他们家的人,做生意的,都没良心。”

    墙头那边,李成蹊道:“卫老板,你们玉石店对门的王家,是不是也在这附近住?”

    卫老板点点头,说:“不过他们家的人现在都不在家,今天失火,他们家的姑娘被困在里头出不来,烧的奄奄一息,刚被救护车给送走了。”

    胡绥心里头那个念头就一下子跳了出来:“李部,刚才凌学长说,鬼会趁着受伤的人阳气衰微附身到她身上。这附近都找不到那鬼的身影,会不会她附身到王姑娘身上去了?”

    “你这小子,倒是聪明了一回,”李小酒在那头说,“我说怎么到处都不找到她的踪迹呢!叔叔,咱们得赶紧去医院一趟!”

    卫清时一听,立马惊道:“王雪?她受伤了?”

    李小酒道:“那个王雪,是你的新情人么?为什么你听到她受伤了,这么激动?怪不得那鬼东西烧了王家的铺子,只怕还想把王雪给烧死呢,真是可怜的姑娘,被你们这些孽缘牵扯,反倒搭上了一条命!”

    “我们现在就去医院将那个女鬼捉回来,”李成蹊道,“不过我再最后问你一次,如果我们捉到那女鬼,你当真希望我们把她杀了么?人死了还有魂魄,鬼死之后,可就烟消云散,什么都没有了。”

    不等卫清时说话,卫老板就道:“这种害人的恶鬼,不死还留着她害人么?!”

    他说着便抓紧了卫清时的手,卫清时红着脸道:“我跟她缘分已经尽了,她是死是活,与我无关!”

    李成蹊点点头,说:“好。”

    胡绥见他要走,赶紧跟了上去,李小酒在邻院说:“我们两个也要去!”

    陈婆婆抓着他的手颤抖道:“小伙子,你们都去了,那女鬼回来可怎么办?”

    李小酒小声说:“婆婆,那卫家里里外外贴的符篆都被揭掉了,那女鬼就算回来,也会去他们家,不会再来您这里了。不过您考虑的也对,是该留个人陪着。”他说着便朗声叫道:“胡绥,你留下来陪着陈婆婆吧。反正你没什么本事,跟着也是拖累我们!”

    胡绥看了看李成蹊,李成蹊点点头,低声说:“你有符篆护身,邪祟伤不了你,若有异动,喊我名字。”

    胡绥捂了捂胸口的口袋,点点头说:“那行。”

    他便进了陈家,看着李小酒和凌尘宇走了出去,卫清时在隔壁又咳嗽了起来,他爸妈慌忙扶着他进了屋里,一边走一边在说他们这些人管不管用之类的,胡绥说:“婆婆,咱们进去吧,外头冷。”

    “小伙子,你道术怎么样,那女鬼回来了,你制服得了她么?”

    胡绥讪讪地说:“老婆婆,说实话,我才刚开始学,什么都不懂呢。不过你别怕,那女鬼来了,我肯定尽我所能保护你。”

    陈婆婆拉住他的手拍了拍说:“好孩子。”

    胡绥只觉得陈婆婆的手有些冰凉,大概是天冷的缘故,也未在意,跟着陈婆婆进了屋内,这一回没有了李成蹊他们,这屋子更显得阴冷了,那灯泡也显得更加晦暗,陈婆婆问:“小伙子,喝茶么?”

    胡绥摇头说:“不用了,您歇着吧。”

    陈婆婆扶着腰在床沿上坐了下来,咳嗽了几下,露出几分痛苦的神色,说:“年纪大了,真经不起折腾了,我歇一会。”

    她说着便侧着身体坐了下来。胡绥眼睛一直盯着门外,心里有点发毛,想那女鬼要突然回来,他该怎么办。

    他胡思乱想了一通,只觉得夜更静了,外头乌云挡住了月光,庭院里更黑,隐约能看见远处的三清观。他吁了一口气,回头去看陈婆婆,见她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自己便也放松了一些,转头又盯着门外看,心里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猛地扭过头来。

    陈婆婆似乎一点呼吸都没有了。

    他心里一惊,叫道:“陈婆婆?”

    陈婆婆一动不动,他便站了起来,朝她走了两步,试探着拍了一下陈婆婆的肩膀。

    陈婆婆顿时倒在了床上,嘴巴张的老大,胡绥吓得后退了一步,喊道:“李成蹊!”

    紧接着就听见隔壁卫家一声恐怖的尖叫,胡绥冲到门口,正犹豫着自己是留在这里还是去跳墙过去,院门就被人给撞开了,是李小酒,直接朝他跑了过来,他急忙喊道:“陈婆婆她好像出事了!”

    李小酒一句话没有说,直接冲进屋子里,伸手探了一下陈婆婆的鼻息,说:“还有气。”

    他说罢便默念了几句,伸手在陈婆婆的额头画了一道符,然后将她往胡绥怀里一推:“看着。”

    胡绥都没看清他是如何跑出去的,一溜烟就没了踪影,隔壁传来女人的惨叫声,胡绥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忽然感觉到一阵阴风铺面而来,房门咣当晃了两下,便见一团黑影似有若无,只有半个成年人大小,直朝陈婆婆身上扑去,却仿佛受到了什么重击,痛吟一声,地上便出现一个女鬼。

    说是女鬼,因为那人脸上一团雾气将散未散,露出森森白骨和血肉,胡绥赶紧护住陈婆婆,道:“你……你跑不了了,还不束手就擒!”

    那女鬼挣扎着爬起来,要往屋外走,一转身就对上了李成蹊,李成蹊对着那女鬼的天灵盖便点了一下,那女鬼晃荡了两下,便倒在了地上,身形尽现,竟然不着寸缕,半是皮肉,半是白骨森森,胡绥抓起床上的一件衣服便扔了上去,落在那女鬼身上,盖住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