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公子于歌有狐 > 第18章 痴鬼(二)┃给媳妇买双鞋
    “这已经是年初的事了,最近个把月来家宅平安,我们都以为那野鬼已经跑了呢,怎么,大师觉得那女鬼还在?”

    李成蹊点点头,说:“你身上鬼气很重,后颈隐约有黑气,只怕你外出的时候,那女鬼就趴在你背上,也吸食了你的精气。”

    卫老板一听脊背一凉,忙说:“这可真是失算了,我们只防着不让那女鬼进我们家门和店门,这样看来,那女鬼实在可怕,恐怕每天都潜伏在附近,就等我们出门呢。怪不得我最近一直觉得身上沉沉的提不起精神。大师,你可要救救我们,帮我们除掉这个女鬼。”

    李成蹊伸手说:“低头。”

    卫老板老实地低下头,李成蹊伸手在那卫老板的脖颈上画了一道符,这是虚符,无需纸笔,这个本事恐怕除了李成蹊,会的也没有几个,剑指写空符,素来是高功法师才有的能力。

    “这道符能保你几日平安。”

    卫老板问:“那几日之后呢?!”

    胡绥在旁边说:“几日之后,他肯定就把这女鬼抓住了呀。”

    俩人从玉石店里出来,胡绥问:“李部,他身上真的有鬼气么?你隔了那么远就能看出来了么?”

    李成蹊说:“我先看到的,是这个。”

    他说着指了指那玉器店的门框,胡绥一看,就看见那上头贴着三道黄符。

    ……原来是这样。

    “这里这么靠近三清观,有神光照耀,这女鬼还能如此兴风作浪,恐怕鬼术不浅。”

    胡绥紧跟着问:“那我们现在要去哪?”

    李成蹊左右看了看,又往前走了一段,就在一家店门口停了下来。

    胡绥抬头一看,是家鞋店。他见李成蹊直接往里走,就立马明白过来了。

    双脚已经冻得麻木,他都忘了自己是赤脚跑出来的了。

    “不用买,我的鞋子还在旅馆里呢,我去穿了就行。”

    但是李成蹊已经走了进去,他只好跟上,李成蹊低头看了看他的脚,胡绥缩了缩,有些不好意思。他的脚生的很嫩,脚底板沾了泥土,脏的就特别明显。

    美女店员已经迎了上来,说:“先生,请问您自己穿呢,还是……”

    李成蹊直接拿了一双鞋,问店员:“有袜子么?”

    “有有有。”

    “麻烦拿一双黑色的。”

    李成蹊长的又高又帅,他的帅属于符合所有人审美那种,有清贵气,声音又有磁性,那店员大概也少碰到这么帅又这么有气质的男人,红着脸把袜子递给了他。李成蹊接过来,和鞋子一起递给了胡绥:“试试。”

    胡绥坐下来,说:“我脚有点脏。”

    美女店员便递给了他一片湿纸巾。狐狸精最好的就是皮相,全身无一处不是嫩的,皮肤光洁如凝脂,脚丫子也匀称鲜嫩。胡绥擦了擦,抬头看了李成蹊一眼,李成蹊立即轻咳一声,立马侧过头去。

    他擦好脚,穿上袜子和鞋子。

    码数竟然刚刚好。

    他很吃惊地抬头看向李成蹊。李成蹊已经付了钱,他穿着鞋跟在李成蹊身后出来,笑着说:“谢谢李部。”

    他们刚出了鞋店,就看到了凌尘宇朝这边走了过来。胡绥摇了一下手,喊道:“学长!”

    凌尘宇看到他们便一路小跑跑了过来,报告说:“我和小酒将这附近查看了一遍,没找到有什么鬼魅,不过这商业街后头的民居里,有一户人家,隐约有些鬼气,小酒让我来请你过去,说那鬼恐怕不是新鬼,我们俩未必是它的对手。”

    胡绥忙问:“是卫家么?”

    凌尘宇愣了一下,摇头说:“不是,那家姓陈。”

    “一起去看看。”李成蹊说。

    胡绥想探探李小酒的虚实,他以为李小酒既然是李成蹊的亲信,道术应该不差,于是一边走一边问凌尘宇:“这世上还有你们降不住的鬼魅么?”

    凌尘宇笑着说:“我天资有限,只会那么一点皮毛。小酒算厉害的,不过他整天不务正业,其实没学多少降妖除魔的本领。”

    胡绥听了长吁一口气。

    这几天在百花洲学习,他也常听曾文他们讲一些降魔除妖的东西。时代在发生,降妖除魔的规矩也在发生着改变。以前只要是鬼魅妖魔,随便你猎杀,都算功果,如今不一样了,妖魔鬼魅也和老百姓一样有了基本人权,判刑的时候也要搞清楚来龙去脉,做到赏罚分明,证据确凿。比如说这女鬼,就不能一棒子直接打死,得先搞清楚她是什么鬼,所犯罪孽有多重,是不是有什么隐情,要给对方申辩的机会,这些都有基本流程的。

    他们到了陈家,李小酒还在院子里站着,那陈家只有一个老婆婆在家,听他说家里有鬼,正吓得浑身打哆嗦。凌尘宇过去小声安慰了两句,说:“您不用怕,今天一定帮您把家里的邪祟清除干净。”

    “我问过她了,这附近除了前几年有自然老死病死的,并没有横死之人,也没听说过哪里有过什么惨案,应该不是厉鬼。”

    “那会是怨鬼么?”

    凌尘宇问。

    “是痴鬼。”胡绥说。

    凌尘宇和李小酒都看向他,胡绥忙道:“我跟李部刚才去查问了一下,我觉得好像是痴鬼。”

    人间的鬼,大概只有四种,一种是索命的厉鬼,死的惨,怨气深,一心想要报复,这种鬼最难缠。还有一种是怨鬼,怨鬼和厉鬼相比,区别就是死的够不够惨,怨气够不够深,厉鬼整天喊的是“我要报复,我要杀人”,怨鬼就是整天嚷“我好惨我怎么这么惨,你们快来看看我有多惨”,杀伤力和厉鬼是不能比的。还有一种是冤鬼,因冤而死,每天要做的是就是指导别人探索真相,还自己一个清白。最后一种,就是痴鬼,为情所困,不舍离去。

    刚才听卫老板所讲,那女鬼很像是痴鬼。

    李小酒一听,眉头一皱说:“这些鬼也真是够了,死了还不安生,情情爱爱个没完!”

    李小酒喜欢厉鬼,一道符打得对方烟消云散,利落干净,那些冤鬼痴鬼,处理起来很麻烦,说它作恶吧,它又有隐情,说它可怜吧,它又作了恶,麻烦的很。

    “可是我这个老婆子孤身一人这么多年,与邻里也很和睦,并没有得罪过什么人,这鬼为什么就缠上我了呢?”老太太心惊担颤地问。

    胡绥心里早有猜测,便问:“老人家,你家隔壁姓什么?”

    老太太指了指说:“东边这家姓刘,西边这家,姓卫。”

    他一听,踩着那西边墙下的杂物就爬了上去,墙头本来就不到一人高,踩着东西更能看的清清楚楚。果然看见那家堂屋的大门上,贴着几道符,院中还设立有香坛,里头的香已经快燃尽了。

    他回头冲李成蹊点点头,李小酒问:“怎么了?”

    “我跟李部打听的那户人家,就是姓卫,应该就是这户人家。他们家里里外外都设了阵法,那女鬼进不去,估计就躲进隔壁来了。”

    “可是我跟小酒烧符寻鬼,发现这方圆三里之内并无鬼的气息。如果是痴鬼,冤孽不消,它是舍不得走的,那它躲到哪里去了呢?”

    夜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这后墙之外便是山林,风一吹呼啦作响,叫人心生寒意。大概老年人最敬鬼神,那陈婆婆忙道:“你们一定要帮我把这鬼驱赶出去,不然我老婆子怕是睡都睡不着了。”

    “婆婆您放心,今日这鬼作祟伤人,我们一定会抓住他。”李小酒说,“只是这鬼一时半会恐怕不会回来,我们能不能在您这里暂住一晚?”

    胡绥忙说:“婆婆您放心,我们不是坏人。”

    他觉得一个老人家,突然面对四个陌生成年男子借宿,恐怕多少心里会有些防备的。谁知道那陈婆婆笑了笑,说:“不妨碍,不妨碍,你们这些穿中山装的,我大概也知道你们是干什么的,不然也不会让你们进来了。”

    陈婆婆领着他们进了屋里,那屋里十分寒冷潮湿,只有一个灯泡,黄光幽微,说家徒四壁也不为过。陈婆婆拿了板凳给他们坐下,凌尘宇问:“老婆婆,您的亲人呢?”

    “男人去的早,有个儿子,一直在南边打工,后来在南边娶了媳妇,就很少回来啦,唉。”

    “那您怎么没跟着一块去呢?’

    “我腿脚还能动,也能自己做饭,不靠他们。”陈婆婆说,“他那媳妇,我不喜欢。”

    原来是婆媳问题严重,儿子大概也不孝顺。老无所依,人生凄惨不过如此,胡绥看了看陈婆婆那布满皱纹的脸,心下十分感慨。

    “一般都有哪些情况,会寻不到鬼气呢?”胡绥坐下问凌尘宇。

    “两种,第一个,就是那鬼已经离开这里了,第二,就是它附身在了活人身上,活人的精气掩盖住了它的鬼气。不过,附身是人鬼双方都痛苦不堪的事情,一般的鬼只能短暂附身,不然活人的精气侵袭,会腐蚀鬼的阴魂,除非那活人已经是将死之人,或者受了重伤,阳气衰微。”

    “你倒挺爱学习的。”李小酒瞥了胡绥一眼。

    “那当然了,不然我来百花洲做什么,目的就是学习道法,将来为人民服务的!”

    李成蹊在,李小酒也不欲和他多斗嘴,冷笑一声,没有说话。

    李成蹊说:“你们两个在这照顾着陈婆婆,胡绥,跟我去隔壁看看。”

    李小酒一听又似乎又要不干,却被凌尘宇给拉住了。胡绥跟着李成蹊出了陈家,到了隔壁卫家。卫老板的老婆在家看着卫清时,还不肯让他们进来。胡绥就说:“你给你男人打个电话,他认得我们。”

    那女人就给卫老板打了个电话,这才让他们进来。李成蹊说:“我们想去看看卫清时,在哪儿?”

    “在这边。”卫老板的妻子一边领着他们往里走,一边说:“他身上的病虽然好了,心里的病却无药可医,整天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也不肯出来走动。”

    胡绥扭头看了一眼香坛,发现那香坛里燃烧尽的香成灰而不断,形态极为诡异,香味弥漫了整个院子。推门进去,就看见一个面容苍白的年轻男人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听见动静,扭头看了他们一眼,却又合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