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公子于歌有狐 > 第4章 美男培训┃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公狐狸
    他们的祖宗法力无边,能唤风雨,能变男女,因此狐狸精在古代其实不大在乎男女,大部分都算是双性恋,见着美女可以幻化成帅哥,见着男人可以幻化成美女,总之采阴补阳采阳补阴的都可以。可惜狐狸精在凡间生活,偶尔与凡人通婚,一代一代传下去,渐渐地就没有幻化男女的本事了,只好老老实实地男的找女的,女的找男的。如今女的行不通,那就是要他出马了?

    果不其然,胡慧娘一把抓住他的手,说:“然后我和你二姐商量,打算派你去试试。我知道这很危险,但一则李成蹊身为高层领导也要遵纪守法,不会贸然杀人,你看昨天你和你二姐不都安然无恙地回来了么?所以你去了即便失败,他可能也不会杀你。”

    “这第二,”胡滟容接过了她大姐的话说,“第二,你是咱们家唯一的公狐狸,我和大姐又没有变幻男身的本事,只能靠你了。这事虽然危险,但却是我们胡家历代祖训,以前李成蹊隐居世外,我们找不到人,如今既然他出现在我们家门口,我们如果因为贪生怕死而做缩头乌龟,如何对得起列祖列宗,以后如何在妖界立足!”

    “二姐,你不用说了,我愿意去。”胡绥说:“只是你都降不住他,何况我呢?我连个女人都勾不到手……”

    说起来也是十分惭愧。

    “所以我和大姐决定对你进行突击培训,把我们这么多年的心得和经验传授给你。”胡滟容说:“不过你要记住,勾引是假,杀他才是真,千万要记住勾引只是手段,杀他才是你的目的,这点千万不要动摇,把胡老前辈救出来之后,就可以杀了他。。”

    胡绥点点头:“这个我知道。”

    白和来胡家的时候,胡绥正跟着胡家两姐妹学习媚术,胡绥学的怎么样他没注意,倒是被胡家两姐妹勾的七荤八素。不得不说,胡家这对姐妹花,简直天生的一对尤物,美貌无双,风情无限,尤其是胡慧娘,他从跟着胡绥第一次进胡家大门,见到的胡慧娘就是一身尼姑打扮吃斋念佛的模样,哪曾想还有这样容光滟滟的时候。他是血气方刚的男孩子,在旁边看的直咽口水。

    “男人勾引男人,和女人勾引男人是不一样的,像我和大姐修炼狐媚之术,靠的是媚,野,忧,你就不能照葫芦画瓢。你还记得癸丑杂爼上描述我们的老前辈胡卿九,用的是什么词么?”

    胡绥说:“言笑晏晏,熠熠有光!”

    这八个字他记得很清楚,莫名觉得很有逼格。

    胡滟容点点头,说:“胡卿九是我们家族历史上最绝色的狐狸,你知道为什么大家说起他来,不说他倾国倾城闭月羞花,为什么会用这八个字么?”

    胡绥摇头。

    “他告诉我们,真正的美男或美女,皮相的美并不是最要紧的,这八个字与其说在形容他的美貌,不如说在形容他的神态。能真正让人神魂颠倒的,是灵动的魂。你现在还没长开,就要从内在开始学习,就比如我刚才说的媚……”她说着就把旁边做看客的白和抓了起来,示范给胡绥看。

    她先示范了一个失败案例:“你看,我如果这样勾引他,他就没什么反应。”

    胡绥看了看白和,觉得白和的哈喇子都要流出来了,这还叫没反应?他二姐的要求会不会太高!

    “但是真正的媚是什么样的呢,你看。”

    胡滟容说着就又朝白和看了一眼,形体和眼神更克制清淡,但那媚却似乎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明明是温柔的,却像是利箭,仿佛瞬间就酥碎白和的筋骨,软了他的膝盖。

    胡滟容把白和推到沙发上,回头问胡绥:“看懂了么?”

    胡绥好歹也是狐狸精,一点就透,于是点点头。

    “不过这一招你一开始不能用,”胡滟容说,“这就回到我刚才说的,男人和女人的不同。李成蹊既然喜欢男人,那就不喜欢所有女性化的东西,除非感情到了一定程度,媚对他来说可能只会引起他的抗拒心理,二姐我昨天就是败在这上头。”

    “那我该怎么办呢?”

    “还有一招,野。”胡滟容说:“野其实也是纯,越纯粹的人越野,不服世俗礼教的管束,只遵从于动物的本能,恣意潇洒,不知羞耻,反而更刺激人的感官。什么是耻?耻其实是文明和道德的枷锁。男人都有这道枷锁,却也都想冲破这道枷锁,是为道貌岸然。你还很青涩,适合这条路子。还有就是不要让他轻易摸透你,时不时换点面目,比如忧郁一下啦,既能恬不知耻,又能梨花带雨,对于李成蹊这种一辈子假正经的男人来说最好用,又能刺激到他,又不会让他抗拒,还能适当地激起他的怜爱之心。”

    胡绥点点头,胡滟容上上下下前后左右打量了他一圈,又挑起他的下巴看了看,抬起他的手摸了摸:“你虽然整体清瘦,脸小,皮肤白,但鼻梁挺,喉结突出,手指关节分明修长,还是很有男子气概的,他应该吃你这套,你要有信心。”

    相比较胡滟容的侃侃而谈,胡慧娘只在最后给了他个绝招。

    “这一招轻易不要用,因为掌握不好火候就会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等到万不得已的时候,这一招可以作为最后一搏。”胡慧娘严肃地问:“你知不知道什么最催情?”

    胡绥点点头:“春药!”

    胡滟容立马敲黑板:“哎哎哎,我们狐狸家族的规矩,不能用药,身为狐狸精,勾人还要下药,丢不丢人?”

    胡慧娘笑了笑,开始给胡绥传授她的绝招。

    白和一下子站起来,激动地说:“这一招是叫同归于尽么?!”

    胡滟容立即伸出手指头戳了一下他的脑门:“哎呀,你干什么呀,别说话。”

    白和立马脸色通红,躺在沙发上不能动了。

    时间紧任务重,他们姐妹俩教了半天,发现胡绥到底没经验,也就学了个三四成,内在改不了,只好从外表上下手,姐妹俩便拉着胡绥出了门,开始逛商场。

    “你平日里穿的太花里胡哨了,”胡滟容说,“哪里像个狐狸精,倒像是个花蝴蝶!”

    胡绥看了看自己一身花花绿绿的打扮:“可是这样很鲜艳啊。二姐,你自己不就穿的很艳丽!”

    他就是在follow他二姐的风格!

    “你二姐有那个身材,有那个脸蛋,你有么?”胡慧娘说着拿了一身衣服出来往他身上比对了一下,“你呀,个头不到一米八,身形又单薄,长相也寡淡,虽然眼睛是个亮点吧,奈何你又不会放电。”

    “他这就是时下网络上说的草食男,盐系男,好在骨架不错,天生的衣服架子,就是衣品不行。”胡滟容说,“去去去,把大姐给你挑这身拿去试试!”

    胡绥拿着衣服去了试衣间,胡滟容看了一眼旁边的白和,埋怨说:“你整天和他一起鬼混,我看你挺会穿衣服的,怎么也没提点提点他?”

    白和说:“绥绥穿的不好看么?”

    没有啊,他觉得很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