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公子于歌有狐 > 第1章 有狐绥绥┃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楔子

    李成蹊:“有狐绥绥,在彼淇梁。心之忧矣,之子无裳。

    有狐绥绥,在彼淇厉。心之忧矣,之子无带。

    有狐绥绥,在彼淇侧。心之忧矣,之子无服。”

    胡绥:“有只小狐狸啊,他在慢慢走。真是让人忧心啊,他连裤子都没有。

    有只小狐狸啊,他在慢慢走。真是让人忧心啊,他连腰带都没有。

    有只小狐狸啊,他在慢慢走,真是让人忧心啊……咦,他怎么什么都没穿?!”

    李成蹊:“……”

    都说他这个狐狸精不正经,爱勾人的魂。

    四个字形容,妖艳贱货。

    胡绥觉得自己之所以被认为是妖艳贱货,是因为他的出身。他长的其实清汤寡水,不像能勾人魂的样子。

    很多人对他们狐狸精有误解,认为狐狸精就是妖媚样,其实狐狸精跟人一样每个都长的不一样,走的路线也不一样。他无论是身条还是相貌,都算得上清秀寡淡,最多一双眼睛清亮有神光,可和他大姐二姐这些前凸后翘的母狐狸精相比只能算及格。他二姐说,每个妖精都有每个妖精的进化特点,像他们狐狸精,越有爱欲的滋润会越完美,他这种几十年不开张的公狐狸,青涩很正常,没长开呢。

    他二姐胡滟容,说话素来直白,不像他大姐胡慧娘,吃斋念佛,走端庄贤淑的路线。

    不过他们狐狸精就像他二姐说的那样,风月经历的越多越美,所以他二姐胡滟容是A城最出名的美人,艳光四射。美到什么程度呢,用他二姐自己的话说:“我还没见过不想睡我的男人!”

    胡绥的目标就是做一个地地道道的狐狸精,像他二姐那样,终有一天艳色大开,做一个让人目眩神迷的公狐狸!

    不过胡绥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觉得自己目前距离这个目标还有不小的一段距离。他最后看了一眼镜子,拾掇了一下头发,准备出门。

    他大姐胡慧娘在念佛,看见他一身花不溜秋的装扮,便问:“又要去参加那个什么会?”

    “百妖会!”他说。

    胡慧娘说:“一群小妖在那作死,你去做什么?”

    “反正闲着也没事,凑凑热闹。”胡绥说完就出了门。

    他们住在一个旧的居民区,是胡慧娘原来的相好住的地方,这么多年周围都盖起了高楼,就这一带还是城中村。他走过逼仄阴暗的巷子,外头一下子明亮了起来,车水马龙,一街之外便是花花世界灯绿酒红。

    胡慧娘从来不去百妖会,在她看来,百妖会就像非主流小青年搞得社会小帮派,真正有本事的妖精没人去那里凑热闹。事实也的确如此,参加的全是一群年轻小妖精。

    “今天胡家来的是谁?”上头忽然有人问。

    “我!”胡绥举了一下手。

    “怎么是你,你大姐二姐呢?”

    “她们没空。”

    人群里忽然发出一阵闷笑,胡绥面不改色地看了看大家,他大姐吃斋念佛不大出门,他二姐流连帅哥美男之间没有时间,胡家两个母狐狸的事大家都知道,他们笑,一是笑他大姐,一个狐狸精竟然吃起斋念起佛来了,真是叫人笑掉大牙,二是笑他二姐风流……狐狸精在妖精堆里一直是大家八卦的重点。

    “大家静一静,静一静。”为首的公孙无忌说,“今天把大家通知过来,是因为一件事,大家可知道上界考核大会就要到了,大家都要抓紧时间修行啊,争取今年多考上几个。”

    胡绥对身边的白和说:“这一回竟然说的是正经事。”

    公孙无忌所说的上界,就是天界。天界十年一考核,修行分够的妖精可以由此飞升入仙籍。

    白和问:“胡慢慢,你觉得你今年能飞升么?”

    胡绥摇摇头:“我哪能。”

    他还太稚嫩,还不够格,而且他的出身也不好。

    妖精要做神仙,那也是要讲究家庭出身的。作为狐狸精,他们家族想要飞升做神仙太难了,几千年也不过一两个偶尔能熬出头的,原因就是一个古今周知的原因:狐狸精,性淫。

    做神仙,除了不杀人不作恶,五讲四美常行善之外,还有一大指标就是要戒色戒欲,而他们狐狸精,偏偏就是和色扯不开。

    这是本性,没了这个本性,狐狸精也就不再是狐狸精了,惹人笑话。像他吃斋念佛的大姐,就常被人笑话。

    为了一个铁饭碗,连祖宗的看家本领都不要了?那怎么行!

    百妖会本来就是一群作死的小妖精开的爬梯,今天虽然说了点正经事,不过说完了大家就开始嗨起来了。原本黑漆漆的大楼里亮起了光,大家喝酒的喝酒,跳舞的跳舞。胡绥喝了点酒,稍微用了用他的狐媚之术,结果这些小妖都是有些本事在的,没一个上钩的,他气的不行,拉着白和到了楼顶透气。

    白和出身于一向以白皙高挑著称的白鹤家族,肤白唇红,笑起来人畜无害灿烂的一比,长的很是漂亮。

    “都说你是你们家最深藏不露的狐狸精,最会兴风作浪,谁能想到你连基本的狐媚之术都不会用!”

    胡绥手里拎着一瓶啤酒,清瘦细长的身形在圆月底下投出一道长长的影子:“兴风倒没有那个本事,浪确实会浪的,我可是狐狸精。”

    他说这话的时候还扭了扭屁股,想象着自己像影视剧里的那些狐狸精一样,后面有着招摇肆意的尾巴。上头明月照着,真是极其晴朗的一个夜晚,一点云彩都没有,星河灿烂。

    A城是山城,小城市,环境也好,三面环山一面环水,楼房高低错落,植被茂盛繁密,所以是他们这些现代妖精们的聚集地之一。如今这年头想找个环境好的地方可不容易。而他们聚会的这栋位于远郊的大楼,早已经荒废多年,附近荒草丛生。

    下头忽然传来了一阵骚动,貌似还有火光冒出来。白和往下看了一眼:“下面好像出事了,不会是着火了吧?”

    他们两个赶紧爬了下去,结果刚到下面就看到底下乱成了一团,有一道结界笼罩在上面,众小妖全都使不出法力了,各个抱头乱窜。白和抓住公孙无忌问:“怎么了怎么了?”

    “李成蹊来了!”公孙无忌面色惨白地说,头上的帽子都歪了。

    白和和胡绥一听也都是面色惨白,吓得赶紧跟着人群一起朝门口跑,奈何门口被堵死了,许多小妖被打翻在地,随即便被绳子一样的白光缠绕住,再不能动弹。

    “是清光索,”白和道:“去窗口!”

    胡绥忙不迭跟着白和一起往窗口冲,一道白丝泛着荧光忽然冲了过来,从胡绥的脸庞上划过去,他只感到一阵刺痛,捂着脸回头看去,却只看到模糊一个人影,白和喊道:“抱紧了!”

    胡绥赶紧抱紧了白和,两人一起朝窗口扑了过去,玻璃顿时碎裂开来,两个人撞出了窗户,直直地往下坠去,眼看着快要坠到地面的时候,一只白鹤御风而起,胡绥惊魂未定地坐在上头回头看,只觉得手背上一热,伸手摸了一把脸,竟然流血了。

    “他居然刮伤了我的脸!”胡绥愤愤道。

    他可是狐狸精,指着这张脸吃饭呢。

    白和如今不是人形不能说话,驮着他飞过荒芜的山坡和居民区,这是城郊,并无高楼,冬日湿冷,但树木依旧郁郁葱葱,街道几乎都被树叶子遮住了,那树叶笼着路灯的光,在微风里晃动着露出斑点光晕,胡绥把卫衣帽子戴上,呆呆地看着这难得一见的美景。

    他们直接回了胡家,胡慧娘还在打坐呢,看见他们开门进来睁眼问:“今天这么快就结束了?”

    “嗯,散的早!”胡绥说着就拉着白和进了自己的房间,白和自从进了门之后就晕头转向的,因为这胡家说白了就是个狐狸窝,里头都是狐狸味儿。

    狐狸精之所以勾引男人很厉害,除了靠妖法,还有就是这股味。狐狸洞里都有骚气,但成了人形的狐狸精,身上的骚气就变成了催人情动的异香,动情的时候尤其浓烈,比春药还要命。胡绥身上还没有这个味,但是他两个姐姐这股异香却很浓,沾染的胡家到处弥漫着这种味道,熏的白和面红耳赤的。

    胡绥关上门,开了窗,然后拍了拍白和的脸:“哎哎哎。”

    白和红着脸说:“你家可真香。”

    他说着就跑到窗户根上换气,一边看胡绥照镜子一边说:“我上个月就听说李成蹊出来了,还以为是讹传呢,结果真出来了。他怎么出来了呀?来咱们这小地方做什么?”白和一边用手扇着风一边问。

    “我怎么知道。”胡绥不关心这个,他只关心他的脸,好在伤口不深,只是右脸颊一道血痕,也不知道会不会留疤。

    “哎你看清他长什么样了么?”白和还是惊魂未定,“我只顾着跑,都没看清他的脸!”

    “我也没看清,不过我知道他长什么样。”

    “你怎么知道?”

    “我们家收藏的古画里有一张他的画像!”

    白和吃惊地问:“你们家怎么会有他的画像?”

    “李成蹊是我们狐狸家族最大的仇人啊!”

    “对啊对啊,我把这个给忘了,那你能给我看看么,我真的很好奇一个活了几百年还不死的道士长什么样。”

    “你等着。”胡绥说着就跑出去了。胡慧娘正在打坐,听到动静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你脸怎么了?”

    “不小心刮到啦。”

    胡慧娘说:“那你要抹点药,别留疤了!”

    胡绥应了一声,去储物间翻了半天,拿着李成蹊的古画回到房间里,白和激动地拿过来一看,立即目瞪口呆。

    “这……这就是李成蹊?”

    “上头写着呢,”胡绥指给他看,“李成蹊。”

    白和看着那画上张牙舞爪的男人:“我还以为是钟馗呢,他长这么丑?!”

    “你以为呢,面由心生,他人那么坏,怎么可能长多好看。这是我们狐狸家族世代流传下来的,老前辈画的,绝对错不了!”

    他们狐狸精每一代小时候每天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排成排面对着这张画像,大喊十遍“妖道,妖道,胡家与你不共戴天!”

    “那你们胡家不是有个祖宗被抓去和他阴阳双修了么,可真倒霉啊,每天就和这样的男人阴阳双修!”

    胡绥恨恨地说:“所以你知道为什么我们胡家的每一代都发誓要把胡爷爷从火坑里给救出来了吧!这个大变态李成蹊!”

    胡绥话音刚落,房门就被人推开了。胡慧娘拿着药箱站在门外,吃惊地说:“你们刚才在说什么,李成蹊出现了?!”

    晚上十点,胡家客厅。

    胡滟容躺在沙发上,两条又白又润的腿交叉在一起,玩弄着红红的指甲说:“绥绥看清了么,确定是李成蹊么?”

    “没看清,不过大家都说是他。”

    “肯定错不了,”白和一边偷瞄着胡滟容的大白腿一边说,“我们看到了清光索,这不是李成蹊最最有名的法器么,还有,当时房间里布下一道结界,在里头灵力根本使不出来,除了李成蹊,谁有这么大的本事!”

    胡慧娘激动地站了起来,抬头挺胸握紧拳头,看了看胡滟容,又看了看胡绥:“二妹,幺弟,我们为祖宗报仇的时候到了!”

    胡绥不自觉地坐直了身体:“大姐你是什么意思?”

    “大姐的意思我知道,”胡滟容慵懒地用手撑住下巴,往沙发上一靠,红艳艳的指甲轻轻摩挲着娇嫩脸蛋:“我们胡家世代祖训,见了李成蹊,一定要手刃了他替我们祖先报仇雪恨,还要把我们胡家的一个老前辈给救出魔掌!”

    李成蹊过五百年,依然青年一个,外界都传言,他抓了个狐狸阴阳双修,所以长生不老,永葆青春。

    而传言中与李成蹊阴阳双修的狐狸,就是他们狐狸家族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六尾狐狸胡卿九。

    作者有话要说:

    新尝试,现代妖魔鬼怪文,主体轻松,体系自有设定,剧情是为了谈恋爱服务的,除了爱情其他都不用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