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光笼罩着江虞的影子,投射在地毯上,她半边侧脸隐没在黑暗中,笑得很自然。

    经过方才短暂的“交锋”,陆知乔首先想到这人是言言的初恋,难免吃味,但很快又想到自己代表的是公司,两方为合作关系,不好冷脸。

    抛开“初恋”这层身份,江虞是一个优秀出色的超模,业务能力强,通运营懂设计,会交际,更是一位理想的团队领袖。她打心眼里敬佩、欣赏这样的人,不愿意与之交恶。

    想了想,她淡然一笑,婉拒道:“江小姐忙一天也累了,早点休息吧。”

    说完迈步走向自己房间。

    “就不想知道言言以前的事吗?”江虞弯着嘴角,平静问。

    陆知乔顿住脚步。

    好奇心立刻被勾起来,蠢蠢欲动,猫爪似的挠着,一阵比一阵痒。但她潜意识里觉得这么做是伤害祁言,既想知道,又不得不克制自己,于是心里激烈地斗争着。

    鞋子踩在地毯上,无声无息。

    “我不是来向你宣战的。”江虞走到她身边,“而且,非工作时间,你不是赞助商,我也不是品牌方。”

    声音很轻,带着诱惑的意味。

    言言的诱惑。

    陆知乔是个禁不起诱惑的人,她知道不该从旧爱嘴里探听消息,也知道背后挖掘人家的过去是不对的,她都知道。可是怎样呢?越是克制念头,它就越是疯长,只要是关于祁言的,就能让她失去理智。

    她伸向房门的手慢慢缩回来,侧头看向江虞,眸色渐深。

    “走吧,找个说话的地方。”江虞勾起嘴角,径直往电梯间走。

    陆知乔跟了上去。

    两人出了酒店大门,往左转,沿着小路走约莫两三分钟,来到沙滩边。

    夜色沉寂,天空黑如墨,瓷白的圆月高挂着,沙滩上遍布大大小小的帐篷,灯火星点。海浪拍打着湿软的泥沙,卷走了白天阳光留下的味道,偶有三两游人沿着潮线漫步,悠闲自在。

    陆知乔走在里面,江虞走在外面,并肩而行,一人太高,衬得另一人有些矮。

    走了几分钟,谁也没说话。

    忽然,江虞停下来,笑望着身旁的人:“你真够有耐心的。”

    “给你酝酿的时间。”陆知乔善解人意道。

    “我酝酿好了。”

    “嗯。”

    “但是不急。”江虞摇头,循着岸边微弱的灯光打量她,“老实说,我一开始以为是你单方面看上了言言。”

    “怎么?”

    “晚宴的时候,你总共看了她二十三次。”

    “......”

    “但是你的情绪藏得太好了,我没往‘你们可能认识’这方面想,包括后来在洗手间的时候。”江虞迈开长腿,继续往前走。

    陆知乔怔了怔,低眸掠过脚下细软的沙子,淡声道:“毕竟是工作场合。”

    浪花涌上来,差一点吻到她的鞋。

    她稍稍往边上挪。

    “言言这点还是没变啊......”江虞突然叹道,冷厉的脸庞忽而柔和。

    “嗯?”

    “她看人的眼光,一向很高,没变化。”

    这话说得很隐晦,既对陆知乔表示欣赏,也夸了自己,甚至熟稔的语气中隐隐透着自豪。也不知是炫耀自己了解祁言,还是暗含别的什么信息。

    不过几秒的功夫,陆知乔就想到许多,遂没接话。

    江虞又停下来,侧头冲她笑了笑:“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这是**。”陆知乔说,“你还没有兑现承诺。”

    “属于言言的那部分,你可以不说,我也只说过去属于我的部分。这样交换,很公平。”

    “......”

    咸湿的海风扑过来,陆知乔拂了拂被吹乱的头发,移开视线。

    不远处的海岸线隐在夜色中,轮廓模糊,稍近些是城市里星星点点的灯火,汇成一条光带,延伸至小岛另一头。

    耳边只有风和浪的声音。

    “我不想做这种交易。”陆知乔低声道,“回去吧。”说着转身欲往回走。

    江虞似乎料定了她有这般反应,遂没动,神情平静,薄润的唇里吐出幽幽话音:“我认识她的时候,她还在念书,很年轻,也很有激|情......”

    陆知乔愣住,硬生生退了回来。

    江虞和祁言相识于一场秀展,祁家是赞助商。那会儿祁言十九岁,在江城师大念书,而江虞二十五岁,已经小有名气,前途光明。

    当时模特们都在后台化妆做造型,祁言凭借关系溜了进去,跟大家聊天,明明谁也不认识,愣是一个人把气氛带活络了,连江虞这种不爱说话的都忍不住多看她两眼。

    个头挺高,一张冷艳的脸,眼神清亮透彻,长到腰间的头发,眼角眉梢弥散着蓬勃的气息,像一把火。

    鲜嫩又热烈的火。

    整场秀展,祁言都站在主摄影师身旁,一会儿看相机,一会儿看t台,冲每个模特笑。

    定点那一两秒的瞬间,江虞原本是不笑的,却受了祁言的感染,嘴角忍不住上扬,于是那张欲笑不笑的照片成为了她模特生涯里的“经典”。

    同类大多数喜欢温柔姐姐,而江虞却喜欢鲜嫩有活力的妹妹。她记住了像火一样热烈的祁言,祁言也记住了性|感桀骜的她。

    激|情的碰撞很容易擦出火花。

    两个人互相吸引,又有共同语言,很快就走到了一起,感情渐浓,热恋时简直是蜜里调油。

    但激情来得快,去得也快。

    江虞事业心重,更现实,喜欢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感觉,而祁言自由散漫,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最讨厌被限制束缚。当激情消耗殆尽,各自的问题都渐渐暴露出来。

    从热恋到平淡,只用了两年时,剩下两年里不断争吵又和好。

    她们似乎都不甘心,想要努力回到热恋时的状态,可总是因为这样那样的问题产生分歧,谁也不是肯轻易退让的性子。到最后,一分开就是十天半个月,竟也毫无感觉。

    后来祁言要求她出柜。

    那会儿正是江虞的事业上升期,感情平淡无望,她自然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工作中,祁言因为出柜的事情跟她吵了数十次,终于她爆发了,主动提出分手。

    分手第二天,两人各回各家,断了所有联系往来,一别就是五年。

    “言言以前很听我的话,我让她不要闹,她就不闹,但她本性不这样,她只不过是为了迁就我而压抑自己。所以从一开始,我们就注定了不合适。”

    “当然,这是我很久以后才想明白的。”

    江虞轻叹,微微眯起眼,迎着海风继续往前走。她的长发被吹起,影子被黑夜吞噬。

    陆知乔不自觉跟着她。

    两人一前一后,走着走着,踏入湿泥范围,海浪涌上来瞬间淹没了她们的脚,高跟鞋双双湿透。

    海水有一点温温的。

    浪潮退去后,风一吹,有丝丝凉,等下一片浪扑过来,又变温了。温温凉凉交替着,一如此刻的心情。

    陆知乔望着那人高挑秀挺的背影,心里隐约感到不安,犹豫片刻,问:“所以你想挽回她吗?”

    江虞没答,停下来,任由海浪轻抚双脚。

    “想。”她轻声道。

    陆知乔的心悬起来。

    忽然,江虞缓缓转过身,从阴影里走出来,“但是见到你之后,我又不想了。”

    她凝视着陆知乔,眼底糅杂了多种情绪,有豁然,愉悦,还有解脱。

    这些年她寻寻觅觅,找了许多跟祁言相似的女人,把她们当做祁言。但世界上怎么可能存在两个完全一样的人呢?祁言就是祁言,无法复制。她意识到这点后,以为自己一直放不下。

    终于当她再见到祁言,她的第一感觉却是陌生。

    她又以为是多年没见,人总有变化,难免生疏了。于是她想着慢慢来,一点一点找机会,慢慢再靠近。

    但,陆知乔的出现,彻底将她从迷雾中拉出来。

    方才在房间外,她想了很久。

    “言言长大了。”江虞笑着说,“但我惦记的是‘小时候’那个她。”

    长大后的祁言,不再是一把热烈的火,不再肆意挥洒激|情,那些曾经给过她的东西,都随着时间一并留在了回忆里。而没有给过她的东西,现在都属于另一个人了,即使表面再克制,那种感觉也会从眼睛里流出来,骗不了人。

    她江虞,不屑跟人争抢。

    又一波海浪涌过来,这次略凶,直接没过两人的脚踝,水似乎变凉了些。

    江虞抬起手,摘掉无名指上的戒指,那颗红宝石里仿佛流动着鲜血,奇异瑰丽。是“小时候”的祁言送给她的。

    她凝视片刻,胳膊一扬。

    戒指无声无息地沉入大海......

    深夜,陆知乔做噩梦了。

    惊醒那瞬间她睁开眼睛,目视一片黑暗,习惯性伸手拍了两下,却没有等到灯光亮起。她愣了半晌,忽然想起不是在家里卧室,缓过神来,心底涌起浓烈的失落。

    躺了会儿,身上出汗不舒服,她爬起来打开台灯,去浴室冲了个澡,回来坐着,酝酿不出睡意。

    看一眼手机,凌晨一点。

    她打开音乐软件,放了一首《让她降落》,下意识又进了微信,不经意看到入口处的橘猫头像,一愣,连忙点进去。

    是十二点左右祁言发的动态。

    分享一首歌:《让她降落》

    心有灵犀?

    陆知乔嘴角弯起来,还来不及为两人的默契高兴,忽而意识到什么,戳了一下橘猫头像,进入祁言的朋友圈,发现原本冷冰冰的横线消失了,过往内容丰富的动态又重新出现在她眼前。

    一秒,两秒,三秒......

    她深吸一口气,如释重负。

    言言解除屏蔽了。

    被屏蔽的这些天,祁言发了很多动态,多是分享些生活小事,还有照片。陆知乔如获至宝,一口气拉到屏蔽前那条,空落落的心霎时被塞得满满当当。

    床头灯光柔柔地洒在手机屏幕上,歌声行至高|潮,勾得她心头的情绪汹涌澎湃。

    从始至终,言言都在为她考虑,为两个人的将来考虑,细密又周全,把她想得到的,想不到的,都想过了一遍。今晚她真正感觉到了踏实,感觉到言言如自己所想那般,是可靠的,值得的,她没有看错人,她的心也没有交错人。

    可是她一直步步紧逼,都没有给对方喘气的时间。

    ——你把人家的心弄碎了,你要她去拾破烂,一小片一小片耐心地拾起来,像孩子们玩拼图游戏似的,也许拼个十年八年也拼不全。

    陆知乔蓦地想起这句话,眼泪就下来了。

    歌放完了一遍。

    她改成单曲循环,抹掉泪,抖着手指给祁言点了个赞,评论一句“晚安”。

    那人应该睡了。

    陆知乔抽过纸巾擦了擦鼻子,把手机放到一边,关灯躺下。

    突然,屏幕亮了。

    黑暗中滢滢光线很是刺眼。

    她又赶紧拿起来看。竟然是言言发的消息。

    【晚安】

    而后又发了一条:

    【好梦】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3-1223:59:01~2020-03-1323:58:1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phx、41773269、007、z.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刘寄奴6个;秃头龍、0073个;爱说夢話、417732692个;青阳、tiger、冂吉、羽溪、涼、xk、言之、纪伯伦21世纪女友、棉花糖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280103270瓶;小牙仔55瓶;欢澄歌澈45瓶;3674569530瓶;薄情阿凉21瓶;齐步走、親現、辞树20瓶;李艺彤的海苔15瓶;lin兮、白汐不吃菜、傲娇的朽木、夜星星、稻。、磕明已磕吐、柚子、魚刺、鱼一溪10瓶;汐溟.8瓶;21022489、sley、38324116、theonly、透明本透、墨-f、今天打团了吗、懒癌患者、堀、靳苔、今天我看书了吗、安樂林5瓶;月夜.、柯柯、搁浅海岸、卡迪那豌豆脆、陌忆、max、sss朝3瓶;free不良人2瓶;平凡人、pollyz、管悦、charise、酷炫小白、hi-骆哈哈、kyuy、秦1浓今攻否、孙膑不会哈哈哈、一行、hl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