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心的温度暖化了钥匙,小小金属灼亮,陆知乔低眸凝视半晌,朝祁言投去疑惑的目光。

    祁言怕她还回来,抓着她的手合拢包裹着钥匙,轻声说:“以后你可以随意进出,如果应酬不方便回家,就来我这里。”想说这里也是你家,却噎在喉咙里。

    这事考虑了很久,并非临时起意,只是此刻说出来显得略微唐突。

    乔乔别是以为她另有不纯目的吧?

    她眼神滚热,眸底沸腾着浓烈的情愫,陆知乔与她对视片刻,感觉自己的眼睛要被灼伤了,遂垂眸避开:“你这么信任我?”

    倒不是说怕她把这儿搬空,而是有些不想被看见的**,今后若无意中被她撞见,两个人都会尴尬。一间房子没有私密空间,就没有安全感,人与人之间总归要保持一定的距离和边界。

    祁言勾了勾唇,说:“嗯,信你。”

    白天在学校发现妞妞看**漫,她一时着急,胡思乱想了许多有的没的,很不安,想要得到陆知乔一个准确的答复。可当真正与人面对面了,她才发现,那些话,哪有那么容易说出口。

    越是在意,便越是谨慎,嘴里讲的每个字每句话都要细细考量,一来二去,只剩下沉默。

    陆知乔颤了颤浓睫,没说话。

    钥匙对应锁,意味着开启,接纳,她似乎明白几分当中的隐喻,心里某个角落微微泛疼。祁言毫无保留地接纳她,她却仍困在无形的迷宫里兜兜转转,她觉得自己走不出去了,便想放弃,想让祁言不要再对她好。

    就让她顺着原路,返回属于自己的小角落呆着。

    可她不知道,身后的原路已经消失了。

    “回去吧。”祁言缓缓松手,摸了一下她的泪痣,“洗个澡,敷个面膜,听听音乐,睡一觉。”

    “嗯。”

    陆知乔下意识闭了闭眼,长睫卷翘,淡笑着看她:“你也是。”

    说完转身,钥匙掐在手心里有些硌,仍是握紧了,打开门,就见女儿站在大门口伸着脖子张望,鬼鬼祟祟,心虚的样子。

    她心思正乱,没多想。

    母女俩回去了,热闹的屋子霎时冷寂。

    祁言站在卧室门后许久,腿有点麻,脑子里沸腾的热血渐渐冷却下来,她细细回想着白天发生的事,重新梳理一遍,觉出哪儿哪儿都不对劲。

    下午回家之后,她问妞妞为什么上课看漫画,孩子说觉得副科不重要,老师也不太管,心里又痒得难受,便没忍住看了。经验来看,小孩子如此心态很正常,而不正常的是事后反应。

    去年缴手机的时候,妞妞是怕她的,是慌乱的。

    而今天,那孩子淡定自若,无意识冲她噘嘴,慌乱的人反倒是她。

    怎么会这样?

    祁言冷静下来,很快就想明白了,自己与陆知乔的关系日益亲密,总是不由自主地宠着妞妞,加上此前这孩子的过分乖巧和懂事,见了让她心疼,她潜意识里把自己当做妞妞的保护伞,不知不觉,偏离了原本的轨道。

    孩子越来越有恃无恐,纸总有包不住火的一天。她今日的纵容,才真正有可能导致自己与陆知乔的关系退回原点。

    在那个人心里,终究还是女儿更重要。

    失落骤然涌起,祁言轻叹一声,决意还是跟陆知乔说清楚比较好。不仅要老老实实交代,还得想出可行的办法,妞妞再这么沉迷下去迟早荒废学业,而陆知乔又忙得没精力管孩子,她既自封了“半个亲妈”,多少也该帮帮忙。

    想着,她先拿衣服去洗澡。

    待洗完澡,收拾得七七八八了,祁言关掉客厅灯,抱着手机坐到床上,点开了微信。

    隔着屏幕,好歹能减轻些内疚感。

    她正要打字,看见朋友圈显示的小红点旁是陆知乔的头像,下意识进去看。果不其然,又是转发的工作相关。

    祁言犹豫了。

    那人今天为工作上的事烦心,一定很累,只是习惯了独自承受,压在心里不说,这个时候怎么能再用孩子的事情去烦她。万一,陆知乔心情不好,正在气头上,说不准又要揍孩子一顿……

    想到年前那次,妞崽被揍得可怜兮兮的,她是既心疼又后怕。

    不行。

    祁言退出微信,打开备忘录,稍微酝酿组织语言,开始编辑文字。

    首先坦白,而后认错,再分析事件起因和走向,接着给出详细的尝试引导方案,最后安抚,加上颜文字表情卖萌。写了很长一段,比高中作文还长。

    她截图存下,等明天发。

    夜渐深,小区里家家户户亮着的灯陆续熄灭了,残月爬上树梢头,洒下一缕凄清暗淡的银光。小雨淅淅沥沥地下,笼罩在夜色中的城市潮湿朦胧。

    祁言梦见了陆知乔。

    两人一起泡温泉,热腾腾的水汽缭绕氤氲,陆知乔双手撑在池台上,不断迎合背后的祁言,一次次飞跃又跌落。她闭着眼,脸颊泛起绯红,一边克制一边发抖。

    一夜沉沦。

    ……

    梦醒时,天已大亮。

    祁言上午有两节课,分别在二班和三班,没课的时候每隔十分钟去教室后门巡视一次,她盯了妞妞一上午,那孩子倒也算听话守信,没在课堂上看别的书。

    下午她没课,原本是要回去的,因不放心,留在了办公室,随时去巡逻。

    第二节是体育课,祁言一时忘记了,走到教室后门,发现门开着,视野里出现几排空座位。她愣了下,从后门进去,看到靠墙那组第二排有个女生趴在桌上,有气无力的样子。

    “张甜?”祁言皱眉走过去,“怎么了?”

    寂静的教室里忽然响起班主任的声音,叫张甜的女生猛一激灵,但只是转了头,稍稍坐起来些,腰背仍弓着,一只手捂着小腹,丧脸说:“肚子痛……”

    “其他人呢?”

    “去上体育课了。”

    祁言登时反应过来,见她脸色微白,轻拧着眉,视线转向她腹部,“是胃痛吗?”

    小女生摇摇头,颇有些难为情地说:“是那个……”

    那瞬间,祁言冷不丁想起“亲女儿”,一下子明白了孩子的意思,眉眼间担忧的神情略显柔和,笑了笑:“等我一下。”

    她转身出去,快步返回办公室,从抽屉里拿出了两个暖宝宝,又到饮水机边装了杯热水,一并端着去教室。

    其实抽屉里还有止痛药,她自己有时候会疼,怕影响上课状态就吃药应付一下,效果很好。但学生年纪还小,不确定能不能吃,万一吃了有副作用,家长怕是要扒了她的皮,她不敢冒那个风险。

    “先喝点热水。”祁言端着杯子放到女生课桌上,“小心烫。”

    张甜愣了一下,受宠若惊地小声道:“谢谢祁老师。”

    天气仍很冷,偏偏班里的饮水机坏了,昨天报修,今天还没人来换,否则也不用她跑去办公室里倒热水。祁言想着,冲女生笑笑回应,利落地撕开一张暖宝宝,声音愈发温柔:“这个贴到肚子上,把衣服掀起来,留最里面那件。”

    张甜听话照做。

    一张贴在小腹上,一张贴在腰背,前后都保暖,祁言动作小心细致,贴完给她理了理衣服,像照顾幼儿园宝宝似的。

    “记得放学的时候撕下来扔掉。”

    “好。”

    此时,一道纤瘦的影子挡住了前面光线,陆葳站在教室门口,愣愣地看着眼前一幕……

    她忽然有些不舒服,小嘴无意识地噘起来,闷闷喊了声:“祁老师。”

    祁言和张甜同时转头,看到“亲女儿”,祁言莫名感到心虚,但仅仅是短暂的瞬间。她神色如常,甚至略冷淡:“自由活动了?”

    这下,小姑娘更不舒服了,懒懒嗯了声,回到座位喝水,然后头也不回地出去。

    张甜:“???”

    祁言:“……”

    顾忌还有学生在,祁言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转头对张甜笑笑:“那你在教室好好休息,如果觉得不舒服,就去办公室找我。”

    女孩点点头,回以微笑。

    出了教室,祁言四处张望着,走廊空荡荡的,已然没了陆葳的身影,便要回办公室。经过楼梯口时,突然被人叫住,她吓一跳,转头,就见刚才跑掉的小妮子倚墙站着,双手插在校服口袋里,正满脸幽怨地望着她。

    “怎么了?”她眼神不由自主温柔。

    见她如此,陆葳一怔,咧着嘴笑起来:“把漫画书还给我好不好?”

    祁言神色微僵:“不行。”

    “为什么啊……”

    “和手机一样,叫家长来拿。”她严肃道,语气不觉生硬,端起了班主任架子。

    上学期就强调过许多遍的规矩,全班所有人都一样,尤其经过昨晚的思想斗争,她愈加清楚,不能给陆葳任何优待,连念头都不可以动。

    陆葳噘着嘴,略带婴儿肥的小脸鼓起来:“可是你答应我不告诉妈妈的。”

    “所以你自己跟她说。”

    祁言四下看了看,无人,靠近楼梯口的教室传来读书声,离她们有一点距离,不至于被人听见讲话。

    “不要。”小妮子嘴巴噘得老高,突然抱住她胳膊撒娇,“你就还给我吧,祁老师……那是我问同学借的,我怎么还给人家啊……”

    “祁老师~”

    “你最好了,还给我好不好嘛~”

    又开始卖萌,嘿嘿笑。

    祁言凝视着她那双略像陆知乔的眼睛,有那么一瞬间险些心软,可很快想到将来可能面对的后果,脸色便一点点冷下来,沉声道:“松手。”

    小姑娘愣住,被她沉郁的表情吓到,忙松开手。

    祁言拉着她校服袖子,径直上楼,走到连接天台的无人楼梯处,让她靠墙站。长久的对视,肃声开口:“陆葳,我问你,这是哪里?”

    “……学校。”

    “我是谁?”

    “唔,祁老师。”

    “你是谁?”

    “陆葳。”

    “你的身份是什么?”

    小妮子哪里见过祁言如此严肃的模样,委屈得要命,又不敢再撒娇,老老实实说:“……学生。”

    “既然是学生,就要好好学习,遵守课堂纪律,你犯了错,老师批评你是应该的,其他同学也一样……”祁言噼里啪啦说了一堆,凛然的眼神如腊月寒冰。

    陆葳的眼睛越来越红,委屈地咬住唇,一下没憋住,眼泪簌簌落下来。

    祁言脑子里“啪”一声,什么东西断了,心也被狠狠地掐住。她深吸一口气,抬手忙乱替孩子擦眼泪:“不许哭。”

    小姑娘出奇地听话,说不哭便不哭,手忙脚乱自己擦眼泪,可是身子仍一抽一抽的。

    太委屈了。

    “忘记我说过的吗?犯了错误就要承担责任。小说漫画可以看,但不能在上课的时间看,也要懂得适度,如果你因为这个成绩下滑了,妈妈问起来,你要怎么跟她说?你忍心看着她难过吗?”

    “妞妞,你知道你妈妈多辛苦吗?”

    “你住的房子,是你妈妈向银行借钱买的,她每个月要还给银行三万多块,还有你上钢琴课,一节几百块,你穿的衣服鞋子,吃的零食,你所有的开销,全部都是你妈妈一个人在承担。”

    “上次妈妈被蛇咬,差一点就死了,你还记得当时的感受吗?如果她不在了,你要怎么办,嗯?”

    祁言不爱讲大道理,也知道跟小孩子说成年人的艰辛并没有用,因为孩子根本不懂,反倒会觉得自己天生欠了谁的,产生抵触情绪。可一想到陆知乔独自承受这些,她的心就疼得滴血,她控制不住,没说一个字都如同在刀尖上跳舞。

    也是赌,赌这相依为命的母女俩,互相明白彼此的重要性。

    于情于理,祁言只能说到这个份上,不敢太凶,更不敢给孩子太重的心理负担。因为她清楚地记得,陆知乔说过,女儿要是有什么事,自己也会跟着一起去。

    小姑娘又哭了。

    那种深切的恐惧,早在很小的时候就烙在她骨子里,如今不过是一遍遍回味伤痛罢了。

    “祁老师,我也不想呜呜呜……”她哭着抱住祁言。

    小说和漫画太新鲜了,突然涌入她小小的世界,吸引了她全部的注意力,她很难抵抗诱惑,尽管已经拼命克制,至多上语文数学英语课时不看。

    有一种奇怪的力量左右她。

    祁言终究还是心疼了,但也没过多安慰,只一遍遍给她擦眼泪,说:“你先做到上课不看,好吗?”

    “唔,我今天就没有看。”陆葳巴巴儿地抬起泪眼。

    “继续保持。”

    “好。”

    祁言叹了口气,欣慰一笑,她仍是相信自己的直觉。这孩子在学校受了天大的委屈都不跟妈妈说,很能忍,而不同的事情,换个角度想,毕竟年纪小,自控力差一些,又不想让妈妈担心,便偷偷摸摸的。

    归根究底,是害怕失去。

    心上拴着一条绳子,另一头紧紧连着陆知乔,母女俩互为对方的死穴,也是彼此的倚靠。

    “陆葳。”

    “嗯?”

    “所有同学都是一样的,在学校,你没有特权,明白吗?”祁言认真地看着陆葳,一字一句说道。

    小姑娘抬起红肿的眼睛,怔怔点头。

    夜幕黑沉,小雨渐渐转大,天空像一块吸饱了水的海面,拧也不尽。

    九点多,陆知乔开着车从灯火通明的写字楼地库里出来,迎着雨幕驶向回家的路。今天加班比较久,忙了一整天,饭都没空吃,总算把下属搞砸的事情处理干净,这会儿她筋疲力尽,又累又饿,只想回去随便吃点东西,泡个澡睡觉。

    到小区,她停好车,乘电梯上楼。

    随着数字缓缓上升,她脑海里闪过女儿的脸,而后拿出手机,又看了一遍祁言下午发给她的消息。

    五张备忘录截图,图上满满的方块字。

    字里行间透着十足的小心,隐约觉出几分心酸和无奈。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祁言也变了,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变化,朦胧可知,却又看不真切。

    似乎,是因为她。

    ——叮

    电梯门开,陆知乔收起手机,出去时脚步停顿了一下,回头望了眼902,迟疑片刻,她调转方向,走到那扇门前。

    抬手正要敲门,想起自己有钥匙,又放下,从包里掏出那枚钥匙。

    轻俏,小心,打开门。

    陆知乔探身进去,视线里映入一块超大的投影屏幕,上面正播放着两个寸|缕未挂的女人拥抱在一起,亲吻,嬉戏……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2-0823:53:00~2020-02-0923:58: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你龍大王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韶光不再。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phx、青阳、z.、小道藤井、霏雨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老吳8个;你龍大王4个;鱼一溪、余厌2个;雨路、青阳、清都山水狼、海的中心有座岛。、yeon、冂吉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看什么都入迷153瓶;叶一酸38瓶;噗南25瓶;南音想要41920瓶;一樽鱼酱11瓶;异晨邪君、三日同志、夏以桐、苞宣按头组长10瓶;林允儿她女朋友9瓶;东方不败、郑秀妍说待会就来娶我8瓶;三七、jk、阿_jung5瓶;兔叽4瓶;安樂林3瓶;荷花崽、35108309、直到长出青苔2瓶;云仔?_?、有缘人、gmkkh、海的中心有座岛。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