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蛇体型细小,浑身覆盖着黑黄相间的鳞片,两粒绿豆眼阴森诡异,吞吐着鲜红的信子,一副凶狠戒备的模样。陆知乔冷不丁瞥见,吓得心脏骤缩,尖叫一声,连连爬着往后退。

    祁言正在摆弄相机,闻声猛一抬头,皱眉,拔腿跑过去:“怎么了?”

    “蛇,有蛇……”

    不远处草堆里传来微弱的沙沙声,一条披着黑黄花纹的小蛇扭动身子快速游走,祁言一愣,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倏然怒从心起,搬起草里的石块几步追上去,抡胳膊狠狠一砸,不偏不倚砸中蛇头,那蛇抽搐了两下,再也没动。

    她收拢指尖,转头跑回去,就看到陆知乔细白的小腿上淌着猩红的血,两排细细密密的齿痕触目惊心。

    被咬了。

    那瞬间,大脑仿佛被挖空,祁言怔了两秒,睫毛微颤,嘴巴不由自主半张开,气息陡然深长。她二话不说蹲下来,低头拆自己脚上的鞋带。

    植被茂盛的热带雨林气候湿暖,是各类蚊虫蛇蚁的天堂,小岛上常有野生动物出没的几个区域都禁止游客进入,但为了保护当地生态环境,限制并不是很严格,以至于像蛇这样移速快到处窜的生物根本防不住。

    曾经发生过几起游客被毒蛇咬伤的时间,有的救治不及时器官衰竭而亡,有的救治及时保住命,但留下了后遗症,惨不忍睹。

    “祁言……”

    陆知乔脸色发白,嘴唇不住地颤抖,声音沙哑了,几乎是用气息送出来的。她瞪眼凝视着小腿,伤口处不断涌出鲜血,刺目的猩红色顺着白皙的皮肤滑落,滴到草堆里,这一刻似乎感觉不到疼痛,脑海里闪过诸多念头。

    热带雨林里的蛇大部分都有毒,且是剧毒,被咬后最短数十分钟内即会毙命。思及此,她意识到,自己今天也许要死在这里,很快。

    心底涌起强烈的恐惧,她立刻想到了女儿。怎么办?她的妞崽,还不满十四岁,还没有独立生活的能力,就又要经历一次生离死别,然后彻底变成孤儿。她死了,女儿以后由谁来抚养?会不会被送去福利院?有没有人疼?是不是要吃很多苦?

    过去那些艰难的日子里,她无数次想过终结生命,但责任感迫使她活着,只要想到十几年前的罪恶,想到年幼无依的女儿,再苦再难便都可以忍受。而今天这场意外,让一切变得不可控。

    她们母女俩在这个世界的角落里相依为命,彼此是对方唯一的亲人,是长在身上的血肉,融进命里的牵挂,谁也离不开谁。

    想到这些,心窝子酸得发涩,泪水倏地涌上来,含在眼眶里打转。

    “嗯,我在。”祁言拆着鞋带,头也没抬,声音低沉带些喘。

    手指有些抖,捏着鞋带抽出来掉了好几次,她深吸一口气,死死咬住下唇,生拉硬拽才拆下两根鞋带,而后拼接在一起打结。第一次没系紧,松了,第二次才成功。

    简单沉稳的三个字,陆知乔犹如抓住救命稻草,轻吸了吸鼻子,说:“我的银|行卡密码是070217,所有卡和存折都一样,家里存折放在我衣柜最下面的抽屉,还有房产证、户口本,都在,另外我给自己买了一份保险……”

    “闭嘴!”祁言皱眉打断,抻直鞋带缠到她小腿伤口上方的位置,用力束紧。

    手心被薄汗濡湿,滑溜溜的,反复扎了几次才打好结。她扶住陆知乔双肩,直视那双含泪的眼睛,一字一句道:“没事的,你听我说,现在,保持平稳呼吸,别慌,尽量延缓毒素到达心脏的时间,然后坐在这里别动,我去打急救电话。”

    “相信我,没事。”

    她又说一遍,脸色淡然镇定,声音却抑制不住地打着颤,以至于腔调都变了,不得不极力咬住牙齿。

    陆知乔凝眸与她对视,心上紧绷的弦一下子四分五裂,眼泪霎时汹涌而出,哽咽着哭腔喊她的名字:“祁言……”

    这么多年,遇到任何事情她都习惯一个人扛,从不让自己陷入感性的泥淖,永远都保持冷静和理智。眼下生死当前,她终于崩溃了,假使没有人搭理安慰,或许她还能维持最后一丝坚强,但是听到祁言的安慰,忽然就有人懂得自己的艰难,理解自己的苦楚,于是恐惧,焦虑,无助,绝望,所有情绪都在此刻爆发。

    “妞妞还那么小…她要怎么办……”陆知乔抱住祁言失声痛哭。

    想到女儿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的未来,心就一阵阵抽搐地疼,她终究是没有好好把孩子养大,到死都罪孽更深一层,不能瞑目。

    林间静谧安宁,阳光从头顶洒下来,像是她生命中最后一景。

    祁言紧紧抱着她,胳膊因太过用力而颤抖,眼睛浮起雾蒙蒙的水汽,在她看不见的背后飞快地眨去,眉心纠成团,嘴唇抿起一条直线,拼命咬住后槽牙不让自己哽咽。

    心被捏起来,剖开了,揉碎了,恐惧会传染,折磨得她生不如死。

    正因为如此,祁言明白,现在自己不能害怕,不能慌。于是轻拍着陆知乔的背,柔声安抚:“不会有事的,我们三个人来,就要三个人回去。”

    话虽如此说,心里却没底,只是不愿去想最坏的结果,那将是她难以承受的痛。

    陆知乔满脑子想的都是女儿,哪里听得进去安慰的话,一下子反倒哭得更凶了,抓着祁言的手说:“卡和存折加起来有三百多万…都给你…拜托…替我照顾妞妞好不好……”

    “好。”祁言用力点头,答应得毫不犹豫。“你放心。”

    她抬手捧住陆知乔的脸,指腹缓缓擦拭掉泪痕,另一手轻拍着她的背,密密匝匝的吻落在额头。许是这番应答起了宽慰的作用,陆知乔抽着气,紧绷的身子软下来,靠在祁言怀里,眸里一片死灰。

    可以等死了。

    对不起。

    陆知乔在心里向祁言道歉,神情凄凉。

    祁言抓起她的手亲了亲,把人扶坐起来,眸里流露出一丝坚定决然:“等我。”

    说完起身,跑向停在路边的车,拿起手机拨通了当地急救电话,言简意赅地交代清楚情况,而后拎着应急包回到陆知乔身边,迅速翻出纱布和生理盐水,擦掉流出来的血,冲洗伤口,做简易包扎。

    整个动作干脆利落,争分夺秒与时间赛跑。

    “救援直升机马上到,我们现在去雨林入口。”祁言拉起陆知乔一条胳膊,绕过自己脖子搭在肩上,加起来,搀扶着她走出林子。

    “妈妈——”

    陆葳上完厕所回来了。

    小姑娘蹦跳着跑到车边,发现里面没人,转身一张望,就看到祁言搀扶着陆知乔从树林里出来,后者腿上还缠着纱布,隐隐渗血。

    她被吓到,连忙跑过去:“你的脚怎么了?”

    妈妈和老师的表情不太对,两个人眼睛都有点红,尤其妈妈,眼睛红又肿,鼻子也红红的,脸色灰白如纸。那一瞬,她预感发生了不好的事。

    看到女儿,陆知乔晦暗的眸子亮起来,心却愈发酸涩,她张了张嘴,刚想说话,祁言先一步抢道:“没事,你妈妈不小心摔了一跤,磕到腿了,我们现在去医院。”

    小姑娘担忧地皱起眉,想问,但不敢耽误时间,连忙打开车门,帮着搀扶妈妈上车,而后自己也上去。

    旧皮卡穿梭在林间小路上,速度比来时快了很多,一路上寂静无声。

    母女俩坐在后排,陆葳抱着妈妈的腰,视线始终没离开她受伤的小腿,眼见那雪白的纱布被染红的面积越来越大,心里打起了小鼓,惴惴不安。

    流这么多血,一定是摔得很严重,再这么流下去,会不会有生命危险?她好害怕,妈妈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如果出了什么事,她就会变成没人要的小可怜,就要被送去孤儿院,就……

    “妈妈……”越想越怕,陆葳眼睛湿润了,“你的腿…很严重么?”

    陆知乔一条手臂搂着女儿的肩膀,面容如死灰,呈现出等死的平静,可听到女儿喊自己,心又揪起来,忙侧头用脸贴住她额头,轻声:“不严重。”

    “可是一直在流血,流了好多。”小姑娘喉咙哽咽,泪光盈盈,手指攥紧了她衣角。

    “没事。”陆知乔强打起笑容,亲了亲女儿的脸,“皮外伤,过一会儿就不流了。”

    “唔。”

    孩子似乎不太相信,却没再说话,小脑袋靠在她身前,抱她抱得更紧。

    陆知乔轻吸一口气,摸着女儿柔顺的马尾辫,心里愈来愈多的苦涩溢出来,忍不住道:“妞崽,你要听祁老师的话。”

    “?”

    陆葳身子一僵,惊恐地看着她。

    “我是说,等下到了医院,要听祁老师的话,别乱跑。”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陆知乔连忙补救。如果不是怕吓着女儿,她真的很想现在就把一切交代好。

    “……好。”小姑娘松一口气。

    祁言在前面开车,两手紧紧抓着方向盘,掌心渗出湿汗,有点打滑。耳边听着母女俩的对话,心脏咚咚咚地跳,恰好这时拐弯,迎面来了辆小轿车,她一下没控制好方向,险些迎面撞上去。

    幸好她反应快,猛打了下方向盘,一个急转,得以避开。

    突如其来的晃动,陆知乔下意识搂紧女儿,抓住车顶扶手。她抬眸,看向那人开车的背影,心口忽而传来密密麻麻的饱胀感,喉咙有些堵:“祁言……”

    “我在。”

    “我没事。”她轻声道。

    祁言紧抿着唇,没说话,车速愈渐快。

    抵达雨林入口时,救援直升机也到了,陆知乔被急救人员抬上担架,祁言和陆葳也跟上去,小姑娘没见过这么大阵仗,还觉得新鲜,可没多会儿就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她看到祁老师一直握着妈妈的手,还看到妈妈仿若诀别的眼神,甚至看到祁老师眼睛里有一丝泪光。她听到祁老师跟抬担架的叔叔说话,语速很快,陌生词汇很多,她听不懂,只深深地记住了祁老师脸上凝重的表情。

    从小岛飞过去主岛仅用两三分钟,一落地医院,陆知乔就被送进了抢救室,师生两个被拦在外面。

    看着那扇沉重厚实的门关上,祁言的心也跟着被磕了一下,胸|口空落落的,仿佛什么东西被掏了去。

    长这么大,她只经历过一次生离死别,那是九岁的时候,疼她如命的爷爷被送进抢救室,她也是像今天一样站在这里,看着门关,看着门开。前一时刻还在病房里说要给她炸糖醋排骨的人,眨眼间就变成了一具尚有余温的尸体,快得让人措手不及。

    那天她在医院哭得撕心裂肺,至今依然深切地记得,那种被掏空所有的痛楚。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她看到糖醋排骨的图片会哭,闻到糖醋排骨的味道会吐,再也吃不下所有跟排骨相关的食物。

    世间最大不过生死,失去重要的人,彻骨酸心。

    她跟陆知乔非亲非故,短短三个月的相处,那人却不知不觉种在她心里,生根发芽。她记得她笑时温婉生动的泪痣,记得她不笑时冷淡漠然的眉眼,记得她身上云淡风轻的好闻的香水味,总是扣到最上面一颗的衬衫扣子,还有令人捉摸不透的脾性,解不开的家庭谜团。

    而这一切将被蛇毒夺走。

    如果当时她们不踏进树林,如果当时她们不停留那么久,甚至如果她们换一个树不多,草也不茂盛的位置拍照,是不是一切就不会发生?或许毒素没那么厉害,或许送医及时处理得当,或许本身就没中毒,她们会不会是虚惊一场?

    祁言神经紧绷,双腿僵愣地站着,心里一时五味杂陈,既忐忑,又存有侥幸。

    “祁老师……”

    她回过神,冰凉的手指蜷缩起来,转身,见陆葳小心翼翼地看着她,小脸蜡白:“你是不是骗我?”

    “我妈妈是不是伤得很严重?”

    小孩子不太懂,却会观察,看到她们紧张失魂的样子,也知道抢救意味着什么,心里自然明白几分。她说着说着,眼泪就出来了。

    祁言一怔,神色忽而悲悯。

    母女俩是彼此唯一的亲人,若陆知乔有生命危险,世上就只剩这可怜的孩子一人。方才陆知乔急着把女儿托付给她,她想也没想就满口答应,因为假使出现最坏的情况,不需要陆知乔嘱咐,她也必然会那么做,可这不是钱的问题,她不缺钱,以她的家境养一个孩子绰绰有余。

    十二岁,早已是懂事的年纪,明白什么叫生离死别,晓得什么是今后无所依,心理却尚不成熟,要如何承受那么残酷的打击。

    至少,孩子有知情权。

    祁言深呼吸着,嘴唇动了动,上前拉起女孩的手,替她擦掉脸上的眼泪,轻声说:“妞妞,你妈妈是被蛇咬了……”

    还未说完,小姑娘哭得更厉害了,身子一抽一抽的,哽咽问:“她会死么?”

    祁言心里一酸,抿住唇,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她不想做任何猜测,也不愿去想结果的好坏,等待的每分每秒都是煎熬,只会无端增加内心的恐惧。但此刻孩子更脆弱,更需要安慰,她是坚强的成年人。

    “不会的。”祁言抱住女孩,“医生可以救她,我们就在这里等。”

    话音刚落,身后的门开了,那一刻,她整颗心提了起来,下意识抱紧妞妞,告诉自己不要害怕,不要慌,无论见到任何场景。而后,缓缓转身。

    一个护士从里面出来,身后跟着满脸茫然的陆知乔。

    “妈妈!”陆葳哭着跑过去抱住她。

    祁言也懵了,忙上前问护士什么情况,护士说:“她的血液里不含任何一类蛇毒素,咬她的是无毒蛇,我们已经为她处理过伤口,现在她需要随我去打破伤风针。”

    视线转向陆知乔,后者正低头安慰女儿,祁言看到她小腿处的伤口被重新包扎,已经没再流血。

    紧绷的神经陡然松弛,一下子从地狱升入天堂。

    打针时,祁言不太放心,又追问护士能不能确定,“真的没有毒吗?那条蛇的花纹是黑色和黄色,很鲜艳,一般这样的都是毒蛇。”

    “毒蛇长有两颗大毒牙,咬人后留下的伤口是两个又大又深的洞,而无毒蛇没有大毒牙,只会留下两排细小对称的牙痕。”护士无奈地笑了,给她解释。

    “根据你的描述,那应该是黄链蛇,有一种金环蛇和它长得比较像,剧毒,它们常被人混淆。”

    话语里出现了陌生词汇,祁言没懂,但句意听明白了,大概就是有两种长得很像的蛇,一个有毒一个无毒,咬陆知乔的是无毒的,她们不知情,被吓个半死。

    方才看到那条蛇,祁言也被吓一跳,第一反应是蛇有毒,便满脑子只想着救人,忽略了观察伤口。这会儿想起来,早年她跟朋友去亚马逊雨林一带采风,当地有个村子几乎每人都被蛇咬过,胳膊上腿上多少带点疤痕,有被毒蛇咬了,救治及时活下来的,有被无毒蛇咬了没事的,伤口是两种形状。

    但凡冷静些,也不至于乱成那样。

    可是,事关陆知乔,她哪里冷静得下来。

    祁言彻底松了口气,握住陆知乔另一只手,掌心冰凉湿濡,陆知乔抬起头看着她,眸里流露出劫后余生的欣喜,还有许多复杂意味,她仿佛看懂了,又有些看不懂。

    两人长久对视,目光紧密地黏合缠绕,含着晦暗不清的情绪。

    陆葳在旁看得瞪大了眼睛。

    妈妈和老师的眼神好奇怪,有一种熟悉感,与那天看到她们在沙发上抱抱的感觉一样,就像……电视剧里的男女主角,往往到了心动表白的情节,就会这样对视。

    难道好朋友之间也会么?看来她回去要跟小姐妹试一试。

    出了这档子事,虽是虚惊一场,但也吓得够呛,三人皆是精疲力尽,谁也没有心思再玩,从医院出来便打车回酒店。

    祁言搀扶着陆知乔进屋,想让她躺到床上休息,但她不肯,怕弄脏床单被褥,坚持坐沙发。拗不过,祁言只好依她,拿了个抱枕给她靠背,柔声问:“饿吗?想吃什么,我去买。”

    顾不得孩子在旁边,抓住了她的手。

    陆知乔才从死亡的恐惧中缓过神来,神思有些迟缓,她看见祁言额头上渗着细密的汗珠,鼻头发酸,下意识反握住这人的手:“你也累了,休息一下吧,我不饿。”

    “不累。”祁言温柔地笑,挨着她坐下,“早上到现在只吃了零食,正餐点都过了,不饿才怪。”

    陆知乔抿了抿唇,此刻千百种感受凝结心头,一时不知说什么,被祁言这样盯着有些不好意思,又想到方才虚惊一场,羞赧地垂下眼皮,没说话。

    “那我看着买。”祁言拍了拍她手背,松开起身,“妞妞,你就在这里陪妈妈,我出去买点吃的,很快回来。”

    小姑娘捧着杯温水过来,点点头:“好。”

    人走了,屋里只剩母女俩。

    “妈妈,你渴么,喝点水。”陆葳把杯子递过去,站在沙发边傻愣愣地看着母亲。

    不提起来不觉得,是有点渴,陆知乔接过杯子喝了几口,放下,伸手把女儿揽进怀里,摸着她的头发和脸蛋,深吸一口气:“妞崽,没事了,没事了……”

    怀里暖烘烘的温度,令人无比安心。

    是她幸运,命不该绝,也是老天舍不得让孩子失去母亲,她没有中毒,她还活着,她的妞崽不会变成孤儿。

    陆葳搂着母亲脖|子,点点头,小脸埋进她头发里,闷闷的声音传来:“妈妈,祁老师也很担心你。”

    陆知乔一愣,脑海闪过那人的身影,嘴角浅浅地勾起来,浮起苦笑。

    短短两个小时,心绪大起大落,仿佛从鬼门关走了一趟,生死之间,忽然百感交集。最慌乱无助的时候,祁言就像定心丸,温柔融进她心里,给予她底气。

    但她知道,祁言也是害怕的。

    一个比她小五岁的姑娘,手抖得那么厉害,声音都变了腔调,依然保持镇定安慰她,甚至毫不犹豫答应替她照顾女儿。

    冷静下来,陆知乔才发觉自己有多自私。

    她为什么会想到祁言,怎么有那个脸开口,她凭什么。

    两人非亲非故,不过是做了一次,碰巧住门对门,祁言没有义务和责任那份不属于自己的担子。是她心神紊乱,自作多情,以为祁言对自己好,便可以胡思乱想,而平常所谓清高所谓矜持,都是自己为自己戴上的面具,经不起那人正经或假意的逗弄。

    临到生死之际,她忽而变得矫情了,有些多愁善感,这么多年一个人扛着小家过来,始终把自己绷得紧紧的,靠责任感坚持,没有人问她累不累,没有人关心她苦不苦。而祁言一个温柔的眼神,两三句简单的话,轻而易举击溃她脆弱的防线。她不过是个平凡庸碌的人,能被如此记挂,哪怕是死了也值当。

    她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坚强。

    辨不清自己对祁言究竟是哪种感觉。

    喜欢祁言给的底气,喜欢和祁言待在一起时满满的安全感,喜欢祁言身上说不清却令人着迷的魅力,很多很多,唯独对祁言这个人,不那么确定。

    心乱成一锅粥,念头冒出来,陆知乔又将它毫不留情地赶走。

    她不会喜欢祁言。

    ……

    没多会儿,祁言回来了,手里提着一摞食盒,散着诱人的香气。她买了三人份的吃食,一一拿出来放在桌上打开,轻唤:“妞妞,来吃饭了。”

    小姑娘也饿了,闻到香味就跑过来,一看,竟然是自己喜欢吃的鳗鱼饭,顿时将疲惫抛到了脑后,乖乖坐下吃。

    祁言打开最底下的食盒,清淡的香气溢出来,她端到陆知乔身边,递上餐具:“你身上有伤口,不能吃油腻辛辣的,我就买了素面条,先将就将就,晚上我去买食材,给你做好吃的。”

    温柔轻细的声音如羽毛,轻浅地掠过心口,陆知乔神情微动,垂眸看着那碗面条,没说话,默默接过来。

    “好吃吗?”

    “嗯。”陆知乔低垂着眼皮,不敢看她。

    祁言没注意,凝神看着她包扎过的小腿,语气温柔:“等下吃完饭,我去小岛把车开回来,然后买食材,你就在房间里好好休息,妞妞陪你。”

    “……好。”她顿了顿,“早点回来。”

    这一下午,祁言在外面跑来跑去,心念着陆知乔那句早点回来,像是野风筝系上了绳,另一头攥着绳子的人是她的牵挂。于是太阳快要落山时,她两手满满当当,踩着最后一缕夕阳的余晖回了酒店。

    一进屋,就看到陆知乔拿着睡衣,正要进厕所。

    “洗澡吗?”她问。

    陆知乔怔愣,眼底欣喜闪瞬,见她手里提满袋子,放下睡衣,过去帮忙提:“嗯,身上出了汗,衣服也脏了,洗个澡。”

    “我帮你洗。”祁言脱口道。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1-2223:51:54~2020-01-2401:06:4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凉玖2个;z.、so-cutee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phx、热情观众、小只牛油果、偏爱、41830316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老吳3个;小道藤井、小只牛油果2个;须尽欢、39297538、不知道取啥名、初见你、talent豆。、孤燕、青阳、橘子也是一种水果、乘先生啊、飒仔最飒!、渡锌、41006839、百合花盛开、程迦、偏爱、苏晨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秋寒、mohen、ss10瓶;山支大哥的搬砖工7瓶;418106226瓶;莫得感情、时家疯子、橘子也是一种水果、小道藤井、林允儿的女人、咦呀、Ψ先森、独漄、紫菜包兔5瓶;程迦4瓶;406516932瓶;小西东、21417707、小胖纸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