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墨泠笔趣阁 > 第188章 同桌拿的剧本不对(27)
    江大富走了,围观的人群却没散。

    灵琼视线扫过他们,认识她的人垂下头,往后面退,溜了。

    其余人对上灵琼的视线,也莫名的不敢再待,赶紧散了。

    “她谁啊?”

    “顾栖栖。”

    “顾栖栖谁啊?”有人不解地追问。

    “反正是不能惹的人,别问了,赶紧走吧……”

    围观的学生很快就散得干干净净。

    “好了,没事了。”

    灵琼走回江落木身边,拉着他的手安抚一句。

    江落木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好半晌才点点头。

    …

    学校外的饮料店。

    “喝点东西。”

    灵琼把买来的饮料放在江落木面前。

    江落木回神,抬头看她。

    “谢……谢谢你。”

    江大富出现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僵了,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小事。”灵琼直接坐到他旁边,“这些事我都可以帮你解决。”

    江落木低头看着饮料杯上的柠檬片,“我……是不是挺没用的?”

    “怎么会。”灵琼撑着下巴,“你怕江大富,只是因为这么多年来形成的条件反射,可是你那么害怕,还是把我护在身后的呀。”

    江落木低喃:“可我什么都做不了……”

    “你现在就可以做一件事。”

    江落木视线偏移几分,落在女孩儿漂亮的脸上,无声询问什么事。

    灵琼神色迅速变换,露出几分后怕和惊悸,软声说:“江大富真的好凶,我也有点被吓到,你安慰安慰我。”

    江落木:“???”

    灵琼凑过去,指尖点了下唇。

    江落木:“……”

    小姑娘眼底亮晶晶的,哪里有害怕?根本就是在期待。

    可是……

    他想。

    他想亲她。

    江落木低头亲在那蜜桃色的唇瓣上,带着甜甜的香气,软得像天上的云朵。

    教室里的那个,是犹如蜻蜓点水一般的触碰。

    但此时,江落木有了梦里的那种感觉。

    …

    他们坐在饮料店角落里,靠着墙,不往这边走,便看不见这里。

    江落木怀疑她是故意选的这个位置。

    按照她的习惯,她更喜欢明亮靠窗的位置。

    江落木先推开灵琼,微微喘口气,俊美的脸颊上浮起淡淡的红晕。

    小姑娘倚在他怀里,凑到他耳边,“接吻是不是很舒服。”

    江落木:“……”

    这话不用说这么直白吧?

    灵琼说完,坐直了身体,咬着饮料吸管嘬了两口,又偏头道:“你是男孩子,以后你要主动点。”

    江落木:“……”

    江落木低下头,不敢看她。

    “你学得挺快的,我都没教你。”灵琼疑惑,“你以前和别人亲过吗?”

    教室里就是唇瓣贴了下。

    可是江落木感觉……挺熟练的。

    江落木下意识地回:“只有你。”

    “那你怎么那么熟练?”

    “……”

    他总不能说在梦里……

    江落木感觉这么说自己像个变态。

    江落木耳朵滚烫,像是要烧起来,他慌张起身,“我要回家了。”

    “再陪陪我嘛。”灵琼可怜巴巴地看着他,“刚才我真的吓到了,我不想一个人待着。”

    江落木心底觉得她在胡说八道。

    她根本不害怕。

    可是……

    “那……你别说这些话。”他拒绝不了她。

    灵琼无辜极了:“哪些话?”

    “就刚才那些。”

    “哪些呀?”

    江落木不搭话,拿着书包准备走了。

    灵琼立即拉着他,“我不说,我保证。”崽崽怎么这么不经逗。

    江落木这才重新坐回去。

    他把作业拿出来写,灵琼就趴在旁边看他写,她也不捣乱,很安静,像趴在他身边的猫儿。

    江落木写到最后一道题,半天没解出来。

    灵琼趴过来,“不会吗?”

    “嗯。”

    “你亲我下,我教你。”

    “……”江落木重新算,“我自己写。”

    灵琼:“……”

    江落木算了几遍都不对。

    “江同学,亲我一下我就教你怎么做,很划算的。”灵琼还在旁边诱惑他。

    江落木说了一句‘不要’,然后拿出手机,直接上网搜。

    灵琼:“……”

    这是爸爸没想到的。

    哄崽崽怎么那么难。

    【亲亲,抽卡就不难,什么姿势都可以!】

    “……”

    你们这游戏能过审才怪!

    为了骗氪毫无底线!

    ……都有什么姿势?

    灵琼在旁边抽卡,江落木继续和那道题奋战。

    这道题不知道谁出的,江落木并没在网上搜到答案,不过搜到一个类似题型。

    解题需要用到一个他还没学过的知识点,所以做不出来。

    江落木套用过来,把题解出来。

    灵琼也抽了卡。

    [生日宴]

    卡面是巨大的蛋糕。

    灵琼木着脸关掉卡池。

    闪狗这骗子!

    气死爸爸了。

    “小姐,老爷子那边请您过去一趟。”莫言匆匆的进来。

    “哦。”

    灵琼郁闷极了,“我送你回去?”

    “不用,小贺来接我了。”江落木道:“你有事就去忙吧。”

    灵琼弯腰想亲江落木一下,莫言突然拽着她就走,“小姐,老爷子有点急,我们快走吧,”

    灵琼:“……”

    果然不抽卡不配拥有崽。

    …

    江落木生日正好是周末。

    江落木在学校,和同学的关系保持在平行线上,没有任何交集。

    所以他手里的邀请函也就送出去一张。

    灵琼手里的便是唯一那张。

    这段时间江母因为江磬的事,情绪不太好,一直很少露面,好些事都是小贺和他交接。

    到后面几天,江母才收拾好心情,给他张罗生日宴的事。

    江母生日前一天,拿着衣服到江落木房间,“这是妈妈之前让人给你订的,你试试合身不。”

    “可是小贺送……”江落木顿了下,想起灵琼说过的话,把后面的话咽回去,“好。”

    江母之前没说过给他定了衣服,小贺就按照江父的吩咐,给他准备了衣服。

    没想到江母也提前给他定了衣服……

    江落木拿着衣服去换。

    “合身吗?”

    “合身。”江落木打开门出来。

    “妈妈看看。”江母仔细打量片刻,“喜欢这个颜色吗?妈妈给你准备了两个颜色,不过我觉得这个颜色比较衬你。”

    “嗯,挺好的。”

    “这段时间……妈妈忽视你了。”江母给江落木整理衣服,情绪有些低落,“是妈妈的错,你别怪妈妈。”

    江落木不太习惯有人帮自己整理衣服,但他僵着没动,低声说:“不会怪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