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一品道门 > 第两千两百九十六章 擒拿蚩尤
    “我会来到你的身边,即是意外,又是宿命!”少阳老祖一双眼睛看向张百仁:“最后的号角已经吹响,我该走了,去完成自己的使命!”

    “走?老祖要去哪里?”张百仁一愣。

    “去补全你的破绽,完成自己该尽的使命!让你在无后顾之忧!”少阳老祖轻轻一笑,双目静静的看着张百仁:“见证你的成长,我很荣幸!你已经踏上了仙路,日后这大千世界,终将有你一席之地。”

    “珍重!该结束的尽快结束,免得日后惹出大麻烦,尾大不掉却不好收场!”少阳老祖身前虚空扭曲,无尽大日在不断拉近,然后就见少阳老祖面带笑意,从容不迫的缓步向虚空中大日走去。

    似乎是感知到了少阳老祖的气机,只见十金乌一阵啼鸣,第十只金乌张大嘴巴,一口将少阳老祖吞了进去:“兄长们,我们兄弟又一次重聚了,这次我们将并肩作战,我终于不会在孤独。”

    话语落下,虚空恢复了平静,大日消失,留下张百仁一个人站在青石上,若非背后瀑布之水蒸发了一半,只怕他还不敢相信,少阳老祖竟然就这般从容不迫的走了。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少阳老祖九位哥哥当年战死,他在这亿万年中时刻煎熬着,只希望有朝一日帝君复活再战天下,为自家九个哥哥复仇雪耻。

    如今,他等到了!

    他等到了自己想要的,于是便舍身成仁,甘愿成全那第十只金乌。

    张百仁默然,一双眼睛看着身前瀑布,再看看如火如荼的九州战场,无数九黎族与汉家士兵倒下,血流漂橹。

    每分每秒,都有数不尽的汉家子民丧命,又有数不尽的九黎族葬身于血海之中。

    “快了吗?”张百仁一双眼睛抬起,看向了无尽虚空,双目内露出些许凝重,低声道:“尹轨何在?”

    “不知都督有何吩咐!”尹轨身形出现在场中。

    “相助轩辕拿下蚩尤,这场争斗该结束了!”张百仁抚摸着怀中小扉,双眼露出一抹淡漠。

    张衡闻言一愣,随即点点头:“也好,九州外数不尽的妖族等着咱们去捕杀,练兵用不着非要与九黎族死磕!”

    张衡一招手,却见青牛屁颠屁颠的跑来,张衡身子轻轻一跃,踩在了青牛背上,然后身形远去。

    “好个蚩尤!不过在老道的金刚琢下,任凭你不坏之身,却也要饮恨当场!”尹轨双眼内闪烁出一抹杀机,缓缓褪下胳膊上的金刚琢,然后轻轻一抛,却见金刚琢化作白光飞出,无视了天子龙气,径直穿过战场,似乎与战场处于另外一方维度时空,砸了下去。

    战场中

    蚩尤与轩辕此时打出了真火,周身虚空片片破碎,轩辕剑与虎魄刀不断交锋,天雷地火迸射。

    此时二人也不再放狠话,只是不断拼杀,一刀比一刀狠,双方显然已经打出了真火。

    不过轩辕与赤尤二人此时却是半斤八两,一个死而复生,一个被人镇压数千年,俱都不曾恢复到巅峰状态。

    “噗嗤~”

    刀剑交错,虚空中卷起道道恐怖的浪潮,蚩尤胸口上一道道恐怖狰狞,深可见骨的伤痕不断在翻滚。对面轩辕亦不好受,胸前差点被彻底劈穿。

    “哈哈哈!哈哈哈!我有千秋不死之身,伤势瞬间复原,你杀不得我!恰恰相反,你胆敢与我为敌,我重创你之后,你却迟迟不得恢复,就算是耗,我也要将你耗死!”蚩尤眼睛里满是癫狂,身上伤口刹那间复合,然后手中虎魄刀卷起道道黑风,向着轩辕劈杀而来。

    显然,蚩尤起了两败俱伤的心思,你刺我一剑,我砍你一刀,咱们互相伤害。

    而且蚩尤有千秋不死之身,而轩辕却只能硬生生的挺着,早晚有朝一日会被蚩尤耗死。

    轩辕自然不想与蚩尤这般两败俱伤的打法,但二人修为相差无几,一人铁了心的想要以伤换伤,这种事情谁都没办法避免。

    随着拼杀,眼见轩辕身上一道道恐怖狰狞的伤害越来越密集,对面蚩尤的身上亦同样有伤害流转,不过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一时间二人拼杀起来,惨烈异常,叫人心惊。

    眼见着轩辕气机越来越弱,对面蚩尤却仿佛吃了春药一般,周身气机越来越强,忽然间虚空一道金光闪烁,蚩尤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还不待其反应,便只觉得脑后一痛,下一刻手中虎魄刀坠落在地。

    “铛!”

    “铛!”

    “铛!”

    蚩尤一颗心全都放在了轩辕的身上,哪里会想到有人不要脸的偷袭?

    金刚琢连敲三下,打的其周身气血散乱,三魂七魄摇曳,手脚发软筋骨酥麻跌倒在地,却见那金刚琢一分为四,分别套在了蚩尤的手腕、脚腕上,然后反背锁在一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将蚩尤锁了起来。

    “道长……”轩辕瞧见倒地不起的蚩尤不由得一愣,却是面带不虞之色。

    高手相争,岂能容忍别人偷袭?

    而且那金刚琢竟然无视了天子龙气,三下便将蚩尤敲晕过去,未免太过于恐怖。

    虽然主要原因是尹轨悄然出手,轩辕吸引了赤尤绝大部分注意力,但是却依旧叫人心惊动魄。这玩意能拿住蚩尤,岂不是也能拿住自己?

    “大都督有令,情况有变,擒贼先擒王,令你押解蚩尤前往涿郡听令!”尹轨话语落下,骑着青牛远去,留下愣神的轩辕。

    “大王!”

    蚩尤被俘,九黎族诸位强者顿时面色狂变,欲要扑过来解救蚩尤。

    “力牧,带着蚩尤前往涿郡,我来挡住这些家伙!”轩辕周身天子龙气咆哮,刹那间一剑劈飞了九黎族诸位强者。

    “轩辕,暗箭伤人算什么本事,有能耐松开束缚,与我公平对决!”蚩尤很快苏醒过来,瞧见自家被捆束,顿时破口大骂,双目内满是怒火。

    力牧笑了笑,提起那铜圈,吩咐手下将士抬猪一般抬着蚩尤,消失在战场中。

    蚩尤被擒,九黎族天子龙气无主,刹那间被中土龙气压制住,一时间九黎族节节败退。

    “这金刚琢还真是个宝物!”张百仁面露赞叹。

    “大都督谬赞,只是这般背后出手,却有些小家子气!大都督想要擒拿蚩尤不难,又何必叫我去做小人!”尹轨不满的道。

    “哈哈哈,你却不知,那蚩尤有九黎族气运加身,我想擒住他,怕也要费一番手脚,可谓难上加难!既然有简单的法子,又何必去折腾?人族经不起折腾了!”

    尹轨默然不语,不多时骂骂咧咧的蚩尤被人擒住,来到了瀑布前。

    “力牧见过大都督,特奉大王之命前来交差”力牧恭敬的道。

    “有劳!”张百仁一笑,挥挥手示意众人退下。

    “张百仁!”蚩尤仿佛咸鱼一般趴在地上,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只觉得这姿势前所未有的耻辱,叫人恨不能钻进泥土里:“也唯有你这卑鄙无耻的小人,方才会下黑手。”

    “蚩尤,咱们可是又一次见面了!”张百仁没有理会蚩尤的话,而是轻轻一叹。

    “放开我,有本事便与我光明正大做过一场!”蚩尤面色狰狞。

    “放开你?那是不可能的!”张百仁不紧不慢的坐在蚩尤对面,倒了一碗茶水,吹了吹茶叶:“自古以来成王败寇,你落在我手中,便要听我的。”

    “呸!你这卑鄙无耻的狗贼休想!有本事你便一刀斩了我,否则待我出去,非要叫你涿郡鸡犬不宁不可!”蚩尤狠狠吐了一口吐沫。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人族也好,九黎族也罢,都是同一个种族……”张百仁转移话题。

    “我呸!道不同不相为谋,你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爷爷我皱一下眉头,算你赢!”蚩尤打断了张百仁的话。

    “冥顽不灵!”张百仁面色难看,手中喝茶的动作顿住,俯视着蚩尤:“君不闻‘识时务者为俊杰’乎?”

    蚩尤不屑一笑,转过脸去:“落在你手中,算爷爷我倒霉,你有本事尽管折腾”。

    张百仁放下茶盏,面色严肃起来,缓缓的站起身:“如今太阴仙子走出太阴星在即,诸神复活卷土重来亦在旦夕之间。人族灭族之祸就在眼前,你何必冥顽不灵,空耗人族底蕴?”

    “笑话,你等占据神州,当然站着说话不腰疼!除非你将神州让出来,否则没完!”蚩尤冷然一笑。

    “呵呵!败军之将,也配谈条件?”张百仁蹲下身子,俯视着蚩尤:“本座不过是不想杀戮同袍而已,但你记住了,并非本座不能杀戮。真当我拿你没办法?”

    “你若拿我有办法,也不会在这里和我墨迹,爷爷我修成千秋不死之身,谁能害我性命?”蚩尤不屑一笑。

    张百仁闻言嘴角翘起,手掌一翻,刹那间混沌之气沸腾,一座恐怖剑阵沉浮不定:“不知你的千秋不死之躯,挡不挡得住诛仙剑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