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无敌剑魂 > 第一千八百三十章 绳之以法
    董文强从远处钻出来,手里拿着一沓资料,还有很多照片。
    看到董文强的那一刻,董柯意识到了不妙,董氏集团这些年做了很多见不得光的事情,董文强全部知晓。
    看来董文强已经被林奇收买,一旦拿出这些证据,他们董氏集团,将要全军覆没,全部都要承受牢狱之灾。
    “董氏集团,2020年开发一块居民用地,用暴力手段,谋杀三名无辜群众。”
    一组图片出现了,正是当年的暴戾的行为。
    其中一副画面,还有董柯的影子在其中。
    “2025年,红光集团不满董氏集团霸王条约,结果一行人再回去的路上,神秘跌落悬崖。”
    一桩桩血淋漓的事情,呈现在众人面前,那些记者用疯狂来形容,相机对准那些图片以及材料。
    现场直播继续,无数人收到这个消息,上下震动。
    “董文强,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董柯咒骂,这些事迹爆出来,董氏集团彻底完了,彻底完了。
    江海身体瑟瑟发抖,堂堂滨海第一大家族,就这样覆灭,到底这个林奇是何方妖孽。
    “江氏药业,利用那些流浪者做活体实验,简直是人神共愤,这几年死在活体实验不下百人,这些都是活生生的例子。”
    说完董氏集团的内幕,矛头突然转向江氏药业。
    听到活体实验,用活人来做实验,这种事情,竟然会出现在江氏药业。
    “什么!”
    其他药商露出惊骇之色,这是做人的底线,谁也不敢触碰,江氏药业这是疯了。
    江海突然一屁股坐在地面上,江枫还有江胜面露惊恐,身体犹如筛糠一样。
    外面响起了警笛声,现场直播,这些罪行,已经传播出去,大量武警冲进来,包围整个展厅。
    “将董氏集团还有江氏药业所有人抓起来。”
    一声令下,无关人等全部退到一旁,董氏集团还有江氏药业所有人,全部擒拿,等着回去审判。
    董文强作为污点证人,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将仇人绳之以法,林奇表情无悲无喜,没有报复后的快感,损失的三十年,谁也无法弥补。
    医药交流大会结束,留下的话题,却一直延续下去。
    神奇药水的诞生,董氏集团的罪行,江氏药业的滔天恶行等等,终于大白于天下。
    一行人回到别墅,林冲平到现在情绪还是很激动。
    “大哥,您身体也好了,林氏药业还是交给你来打理吧。”
    回到家里,林冲平要让出董事长位置,结果被林君拒绝。
    “你做的很好,继续做下去,林氏药业在你手里,能发扬光大。”
    休息几十年,已经习惯这种恬静的生活,好好度过晚年。
    林琪跟林风赶到别墅,得知林奇是他们堂哥的那一幕,两人表情精彩。
    特别是林琪,表情露出一丝痛苦,显然对林奇产生感情了。
    时间会冲淡一切,也许几年,忘记一切。
    “林奇,接下来你怎么打算的?”
    饭桌上,林冲平问道,如今林氏药业走上轨道,董氏集团全部伏法。
    “你们确定不跟我一起走?”
    放下碗筷,再次问一遍。
    “算了,你说的那个世界不适合我们凡人,这里还是我们的家,我们最熟悉的家园。”
    林冲平微微一笑,跟林君的想法一样,每个人生活的环境不同,他们到了仙界,未必就生活的快乐。
    “也好,我不强求你们,走之前,我会在这里布置一座聚灵大阵,留给你们一些心法,可以延年益寿,活个几百年问题不大,等我在仙界立足,我在想办法把你们接上去。”
    林奇也很担心,飞升仙界,要承受极大空间挤压,带凡人上去,有可能遭到排斥,直接碾压致死。
    谁也没有反对,同意林奇的做法,多活几年也好。
    “哥,你真是仙人啊!你告诉我,仙人都有什么厉害的地方。”
    林风还是孩子,得知堂哥是仙人,兴奋的一宿没睡,一直缠着他。
    “仙人也是人,只是比凡人强大很多!”
    有些东西,解释不清楚,反正将修炼法门给他们了,以后慢慢摸索吧。
    接下来几日,林奇一直陪着父母,五天后,林奇启程前往若梅的家。
    也该给她父母一个交代了,三十年过去,不知道若梅的父母现在过得如何。
    一座小城,很安逸,当年若梅以高分成绩,考上滨海大学,成为小镇的骄傲。
    如今三十年过后,小镇变成城市,里面车水马龙,当年居住的地方,淹没在城市当中。
    “林,还能找到我父母吗?”
    若梅有些紧张,见到父母该说什么。
    “放心,给我几分钟时间!”
    神识覆盖整个城市,里面居住几百万人,从中寻找若梅的父母,不是那么容易,需要经过层层筛选。
    五分钟后,林奇目光看向西面,那边是老式住宅区,居住大部分都是穷人,还有一些老人。
    “找到了!”
    身体一晃,消失在远处,进入街道,传来轰隆隆的声音,一些房屋被推到。
    这里在进行拆迁,一些老式房屋都要拆掉,建造新的大楼。
    还有哭喊声,吵闹声。
    “不能拆啊!你们赔我房子。”
    有人在哀求,不让拆,生活几十年,早已习惯。
    推土机还是碾压过去,房屋倒塌,场面极其血腥暴力,一些屋子里面还有人,赶紧跑出来。
    “你们的赔偿金还没到位,凭什么拆房子。”
    几名年轻人走出来,拦在推土机面前,如果赔偿金到位了,他们也没有必要一直留在这里。
    这些拆迁队蛮横无理,只负责拆迁,至于赔偿金的问题,跟他们没关系。
    “大爷,发生什么事情了,既然拆迁了,为何你们还不搬走。”
    林奇拦住一名大爷,询问道。
    “小伙子,你有所不知,这片区域,原本规划一座居住区,当时许诺我们回迁,可以分到一处不错的房子,每家每户先发放一部分安置资金,等新房子盖好了,在搬进去。”
    这是好事,利国利民,拆掉老房危房,让百姓住上高楼大厦,很多地方都在这么做。
    但也有一些不法开发商,打着上面旗号,为非作歹,暗地里勾结,赚取百姓血汗钱。
    “这不是好事吗?”
    林奇眉头一皱,这种好事,没有理由拒绝,阻止拆迁。
    “好事?”
    大爷苦笑一声。
    “原本是好事,谁知道后来又改了,变成商业街,不建造居住小区,回迁也不可能了,这点安置金,根本不够我们出去买房子,老房子也拆了,让我们住哪。”
    大爷气不打一出来,被他们骗了,稀里糊涂签了条约,现在反悔也没用,白纸黑字。
    这明显有欺诈行为,欺骗这里建造小区,让他们回迁。
    最后在改为商业街,典型的偷梁换柱。
    “岂有此理!”
    林奇很生气,前世经常听到这方面新闻,某某拆迁队,强制拆迁,导致百姓无家可归的新闻。
    没有亲身经历,无法评判,今天这种事情,就发生在他眼皮底下。
    “那你们上访了吗?”
    上面不可能任由这种事情发生,造成局面动弹,对当地形式,肯定造成不良影响。
    “上访了,没啥用,这些拆迁队只负责拆迁,至于赔偿问题,一拖再拖,还在协商。”
    大爷露出无奈之色,走到旁边一座大棚,没地方可去,就在空地上搭建一座简单的棚子,先安置在这里。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搞这种强制拆迁!”
    看了一眼四周,年轻人在争吵,老人在抹泪,让他很心酸。
    好几台推土机,继续往前走,所过之处,房屋不断倒塌,传来一阵阵惨叫声,有人腿被压断了。
    前面有座院子,院子里面坐着两名白发苍苍的老人。
    “老头子,我们在这里生活也有几十年了,哪里也不去,就在这里长眠吧。”
    老妪脸上布满皱纹,手里结满了茧子,这些年应该干过很多苦力活。
    “老婆子,就是亏待你了,临死也不能找一块好的风水宝地,这里也不错,承载了我们很多回忆。”
    老头子一脸内疚,活了这么大,到死了,也没享一天清福,能跟老婆子死在一起,也算是一桩遂愿。
    “不亏,不亏,真正亏得是梅儿,这么年轻就走了。”
    那个年代,基本都是独生子女,大部分家庭,只有一个孩子。
    推土机越来越近,已经能听到轰隆隆的声音,到了院子大门外。
    “里面的人赶紧出来,不然我就开进去了。”
    推土机大概有五米多高,院子里面情况看的一清二楚,两名老人相互拥抱在一起,打算跟院子一起陪葬。
    “老不死的,已经通知你们很久了,再不离开,休怪我们不客气了。”
    大部分住户,威逼利诱,基本走的差不多了,唯独这一户,迟迟不肯搬家,软硬不吃。
    “你们撞过来吧,宁可死,我们也不搬走!”
    老头子站起来,义正言辞,双眼透着决绝。
    “好,那我就成全你们,给我撞过去。”
    拆迁头目挥舞手臂,让推土机往前进,看他们能撑到什么时候。
    “咣当!”
    门房倒塌,尘土飞扬,两名老人依然无动于衷,静静的站在院子中央。
    推土机越来越近,剧烈的轰鸣声,震耳欲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