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无敌剑魂 > 第五百六十五章 疯狂斩杀
    红色光罩传来咔咔的响声,下面那些人,毫无知觉!

    他们所有人的心神,都被虚空上的大战吸引走了,谁会注意古城的变化。

    姜崖死了,林奇的压力减轻不少,太初脸色越来越难看。

    只有他跟刁武对林奇威胁最大,刁武被林奇分身抵挡住了,谷丰现在自身难保。

    保持战斗力旺盛也只有他跟曲桥两人了,在林奇强悍的肉身逼抢之下,他们只能被动防御。

    接下来林奇的目标,瞄准了刁罡身边另外一名男子,血海阁杀手。

    激发杀脉之后,明显不如刁武,杀脉快要抽干他的精血了,力量越来越弱。

    “不能让他得手!”

    太初清楚林奇的意图,要逐一击破,最后才跟他决一死战。

    曲桥跟太初两人,飞速掠上,阻止林奇斩杀血海阁杀手。

    少一人他们的压力就会增加一分!

    两人左右夹击,给林奇困住了,就在这时候,谷丰携带身边女子,施展了双剑合并,威力大增!

    虚空之上,传来咔咔的响声,无匹的剑罡犹如银河匹练,斩向林奇身躯。

    太初跟曲桥纷纷避让,这一剑纵然不能击杀林奇,也能将他重创。

    “哼!”

    林奇一声冷哼,身体突然爆射出去,拳头上传来阵阵龙吟。

    “金龙印!”

    林奇居然施展了最后一印,恐怖的神龙,从云层之中突然冒出来,硕大的龙头,发出惊天龙吟。

    曲桥急速后退,可惜身边的人还是慢了一步,被金色神龙吞噬掉。

    转眼之间!

    又少了一人,邢志兵死了,姜崖死了,一源宗除了曲桥之外,也折损一人。

    只剩下七人还在苦苦挣扎,而分身陡然金光大盛。

    “斩灭!”

    无情的一剑,席卷了整个苍穹,将血海阁另外一尊杀手包裹。

    无数的剑光,撕裂了苍穹,这名血海阁杀手,甚至来不及惨叫,就被剑气绞碎。

    斩杀一人,分身全力跟刁武战斗,逐渐占据上风。

    谷丰双剑合并,给林奇带来了极大的压力,金色神龙彻底从云层暴漏出来,足有百丈之长。

    “昂!”

    神龙发出一声咆哮,张口吐出一团金色火焰,将无匹的剑罡,给点燃了,在虚空上,形成一个巨大的火球。

    太初眼皮子直跳,他非常清楚,金龙印的强大,林奇不过三品武尊,已经轻易的将金龙印施展出来,已经不能用妖孽来形容。

    当年袁罡,也达到了巅峰武尊,才施展到第四印,林奇在三品武尊,完成了常人不能完成的事情。

    这一切归功于林奇强大的肉身,金龙印需要肉身支撑,林奇现在不弱于巨人体质,小小的金龙印,信手捏来!

    下面观战的人,自然识货,这是第五印,特别是圣殿弟子,眼角狂.抽。

    师父是妖孽,弟子更加妖孽!

    破掉了谷丰双剑,林奇得势不饶人,直奔谷丰而去,趁此机会,将他们斩杀。

    自始至终,林奇都没有选择跟太初正面交手,要留到最后,在慢慢折磨。

    犹如一头金色鲲鹏,林奇俯冲下去,直奔谷丰而来。

    “焚魔指!”

    一次斩杀两人,单凭金龙印,林奇胜算不大,施展了焚魔指。

    “轰隆!”

    苍穹之中,突然乌云密布,从云层里面,钻出一枚巨大的手指。

    观战的人都麻木了,刚才从云层里面钻出一头巨龙,不过眨眼间的功夫,钻出一枚巨大的手指。

    谷丰虽然身体不受控制,意志还算清醒,当危机来临。

    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跟身边女子,手牵着手,突然做出一个匪夷所思的动作。

    像是双鹤展翅,也像是比翼双飞,姿势诡异之极。

    “这是凤双飞,两人看来打算跟林奇同归于尽了!”

    一名无极岛弟子,黯然落泪,叹息一声,不忍继续看下去。

    无极岛还仅存一百多人,一个个黯然神伤,谷丰是他们无极岛年轻一辈的楷模。

    身边女子,也是他的妻子,两人一起加入宗门,形影不离,生死与共。

    这套凤双飞,也是谷丰创造出来,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使用。

    一旦使用,那就是生离死别,纵然斩杀对手,也难逃死亡的命运。

    他们非常清楚,巨琥已经扎入他们心脉,趁着还有最后一口气,斩杀林奇,也算是帮助太初了。

    作为天之骄子,他们不屑于求饶,更不会低头认错。

    这条路是他们自己选择的,只能默默的去承受!

    成王败寇,不论在什么时代,都演绎的淋漓尽致。

    林奇脸色微微变化了一下,被两人这种精神所感动,至死不渝的爱情,连死都要抱在一起,当初创造凤双飞的时候,估计谁也不会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死亡。

    凤双飞的寓意是好的,两人经常一起飞行,犹如凤舞九天,羡煞无数人。

    只有谷丰他们自己心里最清楚,真正的凤双飞,是死亡。

    跟飞蛾扑火,凤凰涅槃一个意思。

    看着两人身躯越来越近,林奇无动于衷,静静的站在原地。

    太初还有曲桥都停止了交手,想要看看,林奇如何化解凤双飞。

    林奇什么也没做,就这样站在原地,焚魔指贴着林奇的头皮,轰然落下。

    谷丰手中的长剑,距离林奇不过几尺之遥,一股巨力砸下,两人身体被焚魔指淹没了。

    虚空上传来阵阵轰鸣,焚魔指的力量,足足持续了十几个呼吸时间,才缓缓停止。

    谷丰消失了,永远的消失!

    从此以后,无极岛再也没有谷丰这个人。

    斩杀六人,太初脸色终于变得不自然。

    刁武死亡,那是迟早的事情,分身只要牵制住他就可以,不需要出手将他击杀。

    秋仲跟一个疯子并无两样,失去了理智,好比苍蝇失去了脑袋,来回冲撞。

    曲桥脸色阴沉,握在手里的长剑,不是那么自然了。

    秋仲来回的冲击,林奇本体一个变向移动,出现在秋仲的后面,只要一拳落下,秋仲就会变成一堆血肉。

    “林兄,能不能不杀他!”

    王钟突然飞了上来,拦在了林奇面前,希望林奇能饶过秋仲。

    他很清楚,秋仲纵然恢复神智,基本也是一个废人了。

    作为紫炎门的弟子,他不希望秋仲这样死了,祈求林奇放过仲秋。

    “滚开!”

    林奇大手一挥,王钟被震飞出去,一口鲜血顺着嘴角溢出。

    “林兄,看在我们一路上的交情,留他一副全尸吧!”

    王钟知道自己要求有些过分了,秋仲为了斩杀林奇,不惜吞服恶魔果实。

    放过他,林奇自己心里都过不去这一关。

    秋仲一剑突然袭来,王钟居然没有闪避,而是带着祈求的眼神,希望林奇能留秋仲一个全尸,他们回去也好交代。

    “砰!”

    秋仲的身体倒飞出去,手中长剑几乎贴着王钟的脖子扫了一圈,差一步,王钟死在秋仲手里。

    “多谢林兄手下留情,回去之后,我一定如实禀告宗门!”

    王钟托着秋仲的尸体离开了,林奇没有震碎他的肉身,只是打碎了他的元神,废掉了修为。

    太初还有曲桥嘴角苦涩,剩下他们两个,居然生不起一丝交手的欲望了。

    刁武几近疯狂,手中长刀像是失去了生命一样,少了凌厉之气,变得普普通通。

    “斩义!”

    华丽的一剑,感知不到波动,仿佛平淡无奇!

    空气微微一动,像是一抹清风,刁武手中的长刀,居然不知道该攻击到何处。

    下面血海阁杀手默默的注视,却无一人站出来。

    如果血海阁所有杀手一起出动,林奇未必是对手。

    无极岛沉默了,一源宗沉默了,紫炎门沉默了,七星圣殿沉默了。

    下面一片沉默,几千人,在一个时辰之前,多少人想要抢夺福寿果。

    而这一刻,有几人还有勇气!

    “嗤!”

    鲜血飚射,刁武解脱了,不用承受杀脉带来的痛苦,仰天倒下!

    分身消失,林奇目光缓缓的看向太初跟曲桥两人。

    接近一个时辰的大战,也该结束了。

    “太初,现在该我们了!”

    林奇一步步朝太初走了过去,每走一步,太初脸色就跟着变化一下。

    堂堂真传弟子,沦落到这份田地,也是他自找的。

    想要求饶,太初没有这个勇气,还不如放手一搏。

    死亡像是毒药,吞服下去容易,可是真正面临的时候,捧在手心的毒药,会像是毒蛇一样,撕裂你的心脏。

    此刻!

    太初手里捧着毒药,是选择吞服下去,还是选择弃剑求饶。

    内心在挣扎,纠结,蝼蚁踩在了巨人的肩膀上,那种落差,不是人人都能承受。

    曲桥嘴角苦涩,吞服了大元丹,还是无法斩杀林奇,不仅辜负了宗主一片心思,也让他名声扫地。

    今日这一战,纵然活着出去,也无脸见人了。

    “林奇,我们都是圣殿弟子,你真的要斩尽杀绝吗!”

    太初深吸一口气,放低了语气,虽未求饶,但是语气之中,已经闻到了求饶的意味。

    “要斩尽杀绝的人是你,我不过自保罢了!”

    林奇没有讥讽,也没有耻笑,在死亡面前,太初还能保持镇定,就值得林奇尊敬。

    “我承认,做了一些对不起你的事情,希望看在同为圣殿弟子的面,就此揭过,我愿意当着天下人的面,给你道歉!”

    太初此刻才发现,面子这个东西,最他妈不是个玩意,有时候丢掉了,反而一身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