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姑娘你不对劲啊 > 第五十一章 你已经是核心成员了绝不会有事
    即便是程清河婚后立刻被开革出户,这三年以来,皇室的阴影仍然笼罩在神都程氏的上空。

    甚至平时族里大家偶尔提到那事时,基本也尽量只提程清河一人的名字,对程晋阳则代称“寄奴”,对谢孤雁干脆避而不谈。

    实在避不过,就用“那个人”来代称。

    原因当然是谢孤雁的身份,和司马家族……特别是先帝和当今皇帝,实在是太过于密切了。

    如今程清河与谢孤雁已经过世,程晋阳看似已经和皇室没有任何牵连,所以邢家才会提出这门婚事。

    可邢家人不知道,程家人哪里不知,这程晋阳就是南康公主直接带上门的!

    说他和皇室没有干系,谁信?

    万一程晋阳真的和南康公主联系过分密切,在未来被河间邢氏猛然发现了,说不得就要让邢沅芷直接和他离婚,顺带对外宣布大义灭亲,背刺一波亲家神都程氏……族内对程清河这个自己人都能下狠手,自然完全不敢在这方面给外族邢氏以任何信任。

    所以,现阶段要家族给程晋阳安排婚事,那是绝无可能的!

    程月仙甚至已经猜到,家族应该会拿出最好的脑域开发项目,给程晋阳安排半年到一年时间的全封闭式开发改造,顺带将他原本的社会关系全部梳理、过滤、冷却,该切断的就切断掉,让他变成一个“干干净净”的程家人,和那些自小在家族长大的世家子弟一模一样。

    既然回归了家族,在享受家族提供的资源和服务时,自然要服从家族的安排和决策,以家族利益为上。

    至于邢沅芷……神都程氏在这方面确实也有苦衷,确实是对不住她。

    这样想着的程月仙,便露出笑容走上前去,打算安慰一下邢沅芷,顺带暗示下自己家族这边也有不得已的缘由,并不是瞧不起河间邢氏和她。

    然后就听见邢沅芷笑着说道:

    “族老爷爷,没关系的。我和晋阳是真心相爱的,神都程氏的反对阻挠不了我们两人。”

    程月仙立刻止步。

    得,还想着安慰人家呢!结果自己这位闺蜜感觉非常良好,完全不需要她来安慰。

    “唉!”邢叔明仍然不断摇头,觉得邢沅芷在这方面确实过于天真了。

    放以前那还好说,如今程晋阳在定品测试环节大出风头,多少世家都看在眼里,神都程氏怎么可能会对他放手?

    不过他还没有耿直到在这里指出事情真相,让邢沅芷黯然神伤的地步,因此就要带着邢沅芷离开。

    接着,便看见程晋阳和程以舟,转过对面走廊的拐角过来了。

    “都说了只是请她在这里做客!”程以舟不耐烦地说道,“等祭祖结束了就会放她离去的!你可别把我们当成傻子,我们哪里敢将她软禁起来啊。”

    “你能代表神都程氏?”刚刚赢得全场盛赞的程晋阳也有些飘,闻言立刻毫不客气地质疑道。

    “我是族长之子,我怎么不能代表神都程氏!”程以舟立刻怒了。

    “那你写下来。”程晋阳皱眉说道,“立字据!”

    “我的话就是字据!”程以舟咆哮起来,“等下见了我父亲,你自己问!”

    “那倒不用……”程晋阳哂笑说道,就看见邢沅芷翩然来到身前,笑意盈盈地说道:

    “晋阳,事情搞定了吗?”

    “搞定了。”程晋阳便也笑着回答,从裤袋里摸出半截ID卡来,上面印着清晰的“程”字。

    家族ID卡,里面关联了家族的档案库和账户,是世家子弟的“身份证”和“电子钱包”。

    从今天开始,他就不再是落魄的寒门子弟,而是神都程氏的世家子弟了。

    “那就好。”邢沅芷挽了下发丝,笑道,“那你是打算继续待在这里,还是?”

    程晋阳立刻秒懂,随意地道:

    “嗯,我稍微有些累了。反正这边的入族事宜已经办的差不多了,咱们回去休息一下吧?”

    “好呀~”听到他如此默契的回答,邢沅芷开心极了,便从衣袋里取出餐巾纸,擦了擦他的衣袖内弯,然后亲昵地挽住了他的手臂,回头说道:

    “族老爷爷,我和晋阳先回去啦!晚点我再带他上门回族地拜访。”

    邢叔明这边已经呆了:自己这边向程家提亲没成功,结果暗地里沅芷早就将他拿下了?

    程以舟和程月仙那边则是傻了:等下,你现在已经是我们神都程氏的人了,怎么就被人家邢家清凤一句话就拐跑了?

    “等等!”眼见这小两口直接就要走远,程以舟连忙冲了过去,“我们还得去见族长啊!”

    “我今天过于疲累,现在去见家族族长,恐怕礼仪言辞不够得体。”程晋阳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以舟兄,且让我回去休息一夜,明日起来沐浴焚香,更衣正冠后再来拜访,以示诚心。”

    程以舟:???

    虽然听上去非常符合世家礼仪,但这家伙明显就是在找托辞好吗?!

    然而程晋阳根本不等他继续阻拦,配合邢沅芷的轻身术,两人眨眼间便离开了他的视线,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程以舟瞠目结舌,难以置信地转头看向邢叔明。

    邢叔明冷哼一声,心中暗爽,将双手背在身后,走了。

    在后面目睹了全程的程月仙,则是陷入了完全的无语状态:

    好吧,族长刚把邢家提亲拒绝掉,他转头就跟邢家的小凤凰跑了,还是当着这位前来提亲的邢叔明长老的面,这岂不是明晃晃地在打族长的脸皮?

    程月仙甚至能想象得到,等程以舟回去报信后,族长程清信的那张脸会黑到何种地步——估计大厅里的桌椅要遭殃了。

    不过自家这堂弟程晋阳,和程清河叔叔还真像,都是会为了爱情奋不顾身,连家族也能弃之如敝履的性格。

    她忽然有些怅然若失,觉得堂弟这样的至情至性之人……

    其实也不坏。

    顺利混出程家族地,打计程车回到乌江镇的家里,程晋阳才总算松了口气:

    “阿芷。”他颇为迷惑地问道,“为什么要急着带我离开?”

    “再不离开你就要被家族关起来了好吗?”邢沅芷没好气道,“我辛苦救你出来,你就用这声‘阿芷’来回报我?”

    “咳,抱歉。”程晋阳本来还想问,为啥家族要将自己关起来。

    接着他突然又想到已经被关起来的歆南姐,顿时就不吭声了。

    确实,毕竟自己身上隐含着极大的秘密,每晚必须和信得过的阿芷一起睡才能放心。假如被家族强行留下过夜,然后自己在梦中又把族地里的谁谁谁拉进去,到时候可就真的东窗事发,彻底完蛋了。

    话说,歆南姐不会有事吧?按理说她可是皇室公主,程以舟也说了不敢羁押她太久,可是……

    见他那魂不守舍的模样,邢沅芷便冷笑起来:

    “你又在担心你那堂姐了是不是?”

    所以阿芷还不知道,歆南姐其实是兴男姐,而且和我并没有血缘关系……程晋阳刚想开口,求生欲却又让他闭了嘴。

    直觉表明如果阿芷知道了这个,就会产生某些非常不妙的结果,还是能拖就拖吧。

    “是的。”程晋阳坦然说道,“毕竟是她将我带去神都程氏的,如果她因此而受到家族惩罚的话,我于心不忍。”

    “这有什么好于心不忍的?”邢沅芷白了他一眼,“你今天可算是出尽了风头哈!年仅十八便至九品中,又当着所有出席世家的面打出风雷鱼龙阵,现在你的消息在建康城里已经传开,过去几小时内邢家【地网】已经收到了不下上千份关于你的情报订单,全都被神都程氏给拦截了。”

    “换言之,你现在享受的待遇,是只有神都程氏核心成员才能享受的级别。所以他们怎么可能轻易开罪于你,或者迁怒于你堂姐?那不就等于是损害你的好感,逼你和家族离心离德吗?”

    “放心。你暂时离开族地不会有事,你的堂姐也不会有事。对家族核心成员而言,这点起码的自由度是肯定有的。”

    邢沅芷分析得头头是道,程晋阳这边则是越听越觉得不妙,因为你这个分析的大前提就是错的啊!程歆南其实并不是我的远方堂姐,而是南康公主殿下啊!

    只是自己先前还假装不知,现在就算补救说“突然想起来”又显得太假,他也只能讷讷闭口不言,心想该怎么在不暴露自己撒谎的情况下,和阿芷拐弯抹角地暗示事情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