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先婚后爱:冷少的秘密甜妻 > 第三十三章让这个人永远消失
    白承羽在夏竹的指挥下,很快便来到了她之前的住处,不禁皱起眉头,这个小区很老旧,夜幕下,昏黄的路灯,莫名的凄凉。

    如果不是对夏竹的手工神宠好奇,白承羽是绝对不会来到这种地方的,他后背发凉,同时怕脏了自己的汉服。

    夏竹在楼下就抬头看了一眼,家里黑着灯,应该没人,她也暗暗松了口气,两个人走楼梯来到五楼,白承羽已经开始喘了。

    “辛苦了。”夏竹拿出钥匙开门,楼梯间灯光更暗,显得白承羽脸色发黄。

    开门进去,夏竹开灯,试了几次,灯都没亮,看来电费没交,又断电了,她更加歉意的看向白承羽发黄的脸。

    “白承羽,不好意思,家里断电了。”夏竹拿出手机,用手机的灯照着屋子。

    屋子里被翻得乱七八糟的,可见夏明远回来过,肯定是将家里他认为值钱的东西都拿走了。

    “这是你们家?”白承羽蹙眉,有种进入了鬼屋的感觉,瘆得慌。

    而且他刚跟着夏竹进去,身后的门突然自己关上了,将他吓了一跳,很想转身开门就跑。

    “神宠玩偶在我房间里。”

    夏竹往里走,她手里拿着手机,她走了,亮光也就跟着一起走,白承羽一个人落在了黑暗里,更加害怕,紧忙跟上去。

    到了夏竹的房间,她将手机交给白承羽,然后打开柜子门,好在几个神宠都在,一个不少,因为这些东西对于夏明远来说一文不值。

    “天啊,这么可爱。”白承羽看见第一眼就特别喜欢,顿时忘了恐惧。

    夏竹做的这套玩偶也是用心了,每个大的玩偶的脖子上还会佩戴一个同款的小玩偶,做的特别精致,颜色鲜亮,最主要的是个性鲜明,每个神宠的表情都做的很到位。

    “谢谢,你若喜欢的话可以送给你。”夏竹很大方的说。

    “真的?”白承羽笑的十分好看,“那我就不客气了。”

    “难得有共同的爱好,也是缘分。”夏竹找了个袋子将几个玩偶装起来,递给白承羽。

    白承羽自然也不会白收了夏竹的礼物,“你设计的情侣装给我看看,有什么好的灵感,我们可以一起探讨一下。”

    “那就谢谢了。”夏竹觉得自己今天没有白忙。

    夏竹和白承羽走到门口,正要伸手开门,突然听见了有人开门的声音,顿时,夏竹的手僵住了,整颗心都悬了起来,不会是夏明远回来了吧?

    果然,就在夏竹愣神的功夫,门开了,夏明远出现在了门外,短暂的几秒钟对视之后,夏明远瞪起了眼睛,“你个死丫头,差点害死我,还敢回来,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白承羽并没有反应过来,不过夏竹早已经想到了,在夏明远扑过来的同时一把将他推开,拉起白承羽就想往外跑,结果自己的头发被夏明远扯住了,将她给拉了回来。

    “白承羽,你快走!”夏竹不想连累她。

    可是白承羽这个时候如果走了,岂不是太不近人情,所以他还是回来帮忙,一脚踹在了夏明远的肚子上。

    “哎哟~”夏明远撞到了桌子上,手指头刚好触碰到了一把水果刀,想也没想就拿了起来。

    白承羽的汉服此时就显得有些累赘了,所以没能及时的和夏竹一起逃走,夏明远手中的水果刀直接向他扎了过来。

    当时夏竹吓坏了,本想替他挡下这一刀,可是还是晚了,白承羽自己也闪躲不够及时,所以手臂上被划开了一道伤口,鲜血瞬间染红了他的白色汉服。

    “白承羽。”夏竹很内疚,这都是她带给他的灾难。

    夏明远如同发疯了一般,瞪着猩红的眼睛,这几天他如同过街老鼠,东躲西藏的过日子,实在是没钱了,才想到回来看看还有什么可以卖的,没想到让他撞见了夏竹,所有的怨气自然都发泄在了她的身上。

    “小野种,今天干脆就杀了你。”夏明远说着拿着刀就冲了上去。

    夏竹的腿已经吓软了,将白承羽推开的同时,自己摔了一下,想要再爬起来根本来不及了,只能是闭起了眼睛,感觉自己这辈子算是完了。

    那一刻,她恐慌的大脑里一片空白,不自觉的喊出了一个名字,“白胤庭!”

    等了许久,夏竹都没有感受到水果刀扎在自己身上的痛,反而有什么粘稠的液体滴在了自己的心口,一滴又一滴。

    她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夏明远手中的刀就在眼前,可是却有一只已经满是鲜血的手牢牢的抓住了那把水果刀锋利的刀刃,而她感受到的就是鲜血滴在心口的温热。

    “白胤庭……”夏竹这一次看清了近在咫尺的脸。

    夏明远似乎被吓到了,他颤抖着手放开了那把水果刀,惊慌的后退了两步,然后想要逃走。

    白胤庭当然不会给他机会,转手掐住了他的脖子,将他控制在了墙壁之上,力气之大,让他的双脚竟然离开了地面。

    夏竹浑身颤抖的看着那个嗜血的画面,楼梯间的灯光在白胤庭的后背上晕染,突然就灭了,让整个画面更加像是来自地狱的召唤。

    “老大!”林颢带着人上来,紧张不已。

    白胤庭适时的放手,夏明远捂着自己的脖子瘫坐在地上拼命的咳嗽着,大口的喘息,他差一点就真的被掐死了。

    白承羽一直在一边静静的看着这一切,他不是第一次看到白胤庭愤怒,却是第一次看到他拼命。

    记得他最初听到伊沫拿了一百万选择了永远的离开时,他也没有这么疯狂,这让白承羽对夏竹有了新的认识。

    “让这个人永远的消失。”白胤庭冷冰冰的说了一句话。

    “是。”林颢很善于处理这种事,很多不错的地方都会成为夏明远余生的归宿。

    “白胤庭,”夏竹听到他那句话,其实被吓到了,“你要做什么?”

    白胤庭弯腰将夏竹扶起来,捏起她的下巴,显然不太满意的低声质问:“你现在最应该关心的不是我受伤的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