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先婚后爱:冷少的秘密甜妻 > 第二十一章简直是异想天开
    夏竹回到家里,心里依然放心不下,一直关注着有关的新闻,感觉事态一直在持续的发酵,白胤庭我行我素的个性,早晚是要吃大亏的。

    可是她人微言轻,又不懂他们商业圈的事,所以也不敢再说什么,只能相信白胤庭可以解决。

    但这一天,她真的在沙发上等了一夜,白胤庭都没有回来。

    心情说不出的沮丧,夏竹又不敢给他打电话,怕耽误了他的工作,乔姨有些心疼,少夫人对少爷也是用心了。

    今天是周末,夏竹本来不需要去学校,不过想着去图书馆查些资料,所以还是去了。

    来到图书馆,夏竹心情依然郁闷,满脑子都为白胤庭担心,手里拿着资料,却一直在发呆。

    “夏竹。”

    有人轻声叫她的名字。

    夏竹扭头,就看见了瞿子路,他好像清瘦了些,而且看着她的眼神里带着哀怨。

    “夏竹,他对你好吗?”瞿子路坐在了她的旁边。

    “好啊,非常好。”夏竹低声回答。

    瞿子路伸出手,想要握住夏竹的手,却被她躲开了,然后收拾起自己的资料,站起来往外走。

    “夏竹!”瞿子路追上来。

    “图书馆禁止大声喧哗。”图书馆的管理人员看着他们发出了警告。

    很多人的目光看向他们,瞿子路那天在篮球场的当众告白失败,全校都知道,夏竹现在是盛瑞集团总裁白胤庭的夫人,也是人尽皆知,而且大家都等着看热闹呢。

    走出图书馆,瞿子路一把将夏竹的手腕给拉住了,“我想过放弃,可是我做不到,怎么办呢?”

    “瞿子路,我承认我以前喜欢你,可是我现在结婚了,我们之间没有可能性了,对不起。”夏竹也很心痛,可她是有原则的人。

    甩开瞿子路的手臂,夏竹跑开了,没有注意到她刚才触碰到瞿子路受伤的手臂,白色的衬衫,沾染了血迹。

    另一边,芮丹妮慢慢向瞿子路靠近,一把从身后抱住了他的腰,她有些心疼。

    “放手。”瞿子路知道是谁,用力的将芮丹妮的手给掰开了。

    芮丹妮眼里含着泪,刚才她都看见了,既然夏竹已经如此绝情了,瞿子路为什么还死心塌地的爱着她。

    “子路哥,你到底喜欢她什么?”芮丹妮伤心。

    “我不知道。”瞿子路感觉这是一种习惯,从看见夏竹的第一眼,好像一切就注定了一样。

    那时候,他们还有其他几个人一起去电影院看过一场电影,男主就是在和女主相识1314天表白的,夏竹当时觉得很浪漫,于是,他就开始等待这一天,现在才知道,自己为了仪式感,反而错过了她,真是可笑。

    “子路哥,”芮丹妮抓住他的手臂,眨动着一双泪眼说:“或许只是一种执念呢?你跟我一起去国外留学吧?离开这里,你就会忘了她!”

    “丹妮,我一直把你当妹妹,我并不爱你,你再纠缠下去也是没有意义的,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吧。”瞿子路推开芮丹妮,转身要走。

    “瞿子路,你一定要说的这么绝吗?”芮丹妮没想到他连一点希望都不给自己。

    “夏竹安静善良,有单纯的笑容,清澈透明,因为她胃不好,所以不能吃辣,喜欢各种各样的毛绒玩偶,喜欢看书,虽然家境不好,却一直很努力,认真对待每一件事,她在我心里是无法替代的。”瞿子路突然转身,声音温暖,却扎痛了芮丹妮的心。

    她明白瞿子路其实就是在告诉她,夏竹是他心里的一盏明灯,永远闪亮着,而她,什么都不是。

    眼泪汹涌的流下来,芮丹妮恨透了夏竹,看着瞿子路离开的背影,她暗暗发誓,一定要让夏竹付出代价。

    夏竹从学校的图书馆回到家里,乔姨看到她眼睛红红的,有些不放心,给白胤庭打了电话。

    秦老板跳楼而亡,对白胤庭的确造成了影响,甚至他在电视台录制的访谈暂时也被压下了不能播出,并且很多舆论都开始铺天盖地的向他袭来。

    其实以前工作忙碌起来,白胤庭也经常不回家,已经形成了习惯,不过听到乔姨说夏竹昨晚又在沙发上睡了一夜等他,他就丢下手里的文件,直接开车回家了。

    悄声的回到房间,夏竹抱着膝盖手里拿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表情的确很消沉。

    白胤庭走到床边,坐在夏竹的近前解释,“我昨晚……”

    夏竹突然抱住白胤庭的脖子,第一次主动的吻上了他的唇,她的心此时也需要治愈,而可以治愈她的只有白胤庭。

    白胤庭意外,不过很快就反手抱住了她,对于夏竹,只要触碰到了,就分分钟想要将她给扑倒。

    “夏竹,你今天怎么了?”白胤庭做着运动,今天的夏竹很迷人。

    “没有。”夏竹不想说,她的心里竟然放不下瞿子路,这让她感觉对不起白胤庭,可是这些话不能说。

    她的主动只是想告诉白胤庭,她其实是他的,哪怕他们的婚姻只是一场交易,既然做了他的女人,就不会三心二意。

    夏竹每一个小心翼翼的亲吻,羞涩的迎合,都是她表达衷心的一种方式,白胤庭为她付出了很多,她除了身体不知道还可以给他什么。

    虽然之前她并不想用这种方式来补偿白胤庭,可是现在,夏竹知道她能给的,白胤庭需要的,只有这个。

    过程是享受同时也是煎熬的,白胤庭的体力好的都让夏竹在内心哀嚎,真的够了,同时也会意犹未尽。

    终于,白胤庭伴随着一声低吼,将头埋进了夏竹的肩膀,深深的喘息着。

    夏竹起伏的胸口可以感受到白胤庭强劲有力的心跳,她亲吻了他的头发,闭起了眼睛。

    等白胤庭洗澡出来,看到夏竹又在看手机,他不由好奇,擦着头发走过去,夏竹抬头看着他,“白胤庭,事情是不是很难解决?”

    白胤庭愣,发现她正在看关于秦老板跳楼相关的新闻,以及他的公司受到的影响。

    “你担心我呀?”白胤庭坐下,一把抱上夏竹。

    “对不起,若不是我,也不会如此。”夏竹一脸愁容。

    “放心吧,都是小事,很快就可以烟消云散,那个秦老板口碑并不好,我这也是为民除害了。”白胤庭说着站起来,去衣柜里拿衣服,“我现在的劲敌就是天豪集团,他们若是想要利用这件小事来整垮我,简直是异想天开。”

    “天豪集团?”夏竹一愣。

    白胤庭回头,“没错,就是瞿子路他们家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