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先婚后爱:冷少的秘密甜妻 > 第三章离我的女人远点
    “我还有事先走了。”夏竹急着下车。

    “结婚吧。”白胤庭不能离开公司,同时也为了以后不再麻烦。

    “什么?”夏竹被吓到了,连忙摇头,“我不需要你负责,昨晚的事就当做没有发生过,我们也从来没见过。”

    白胤庭愕然,嫁给他可是很多女人梦寐以求的事情,这个女人竟然还不愿意!

    “我要下车了,希望以后都不要再见。”夏竹颤抖着手去拉车门。

    “你觉得没有我的庇护,你的继父和那些人会放过你吗?”白胤庭十分冷静。

    夏竹已经触碰到车门的手顿了一下,后背一阵发凉。

    “听说你的母亲也在这家医院里,如果做手术的话起码要二十万,你忍心眼睁睁的看着她没有钱做手术而丧命吗?”白胤庭继续说。

    “你?”夏竹没想到白胤庭对她的事情了如指掌!

    可是妈妈不是说不需要手术吗?难道她骗我?夏竹想起躺在病床上的母亲,犹豫了。

    白胤庭陪着她一起来到肿瘤科,夏竹问过了医生,才知道母亲必须尽快安排手术,不然病情恶化了,随时都危及生命。

    夏竹没有了选择,她站在病房的门外,透过门上的玻璃看向里面病床上的母亲,泪如雨下。

    “我可以给你母亲最好的治疗,全部的住院费,营养费和生活费,都由我支付,并且,我也会帮你摆平你那个继父。而你,需要做的只是和我领证结婚。”白胤庭站在夏竹的身后,冷声说。

    “好。”夏竹只能答应。

    母亲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如果她也死了,自己就真的没有了任何依靠。

    白胤庭很满意这样的结果,两个人去领证的同时,白胤庭安排林颢将夏竹的母亲转到了更好的VIP病房,并且明天就可以提前手术。

    回到车上,夏竹收到了刘瑶发给她的信息,下午瞿子路有篮球赛,问她怎么还没到。

    看到瞿子路的名字,夏竹不由又红了眼睛,那是她进入大学以后认识的第一个人,也是她一直暗恋的男生。

    “跟我回家见爷爷吧。”还差最后一步,白胤庭就算完成了任务。

    对于夏竹,虽然有些不公平,不过也从其他方面弥补了她,这种利益上的交易,谁也不吃亏。

    “我想回学校。”夏竹眼神有些呆滞。

    “先跟我回家见爷爷!”白胤庭语气犀利,他的事才是最重要。

    “我要回学校。”夏竹眼睛里满是红血丝,浑身颤抖,这是她最后的倔强。

    白胤庭努力的克制着内心的愤怒,这么多年,几乎没有人敢如此顶撞他。

    两个人对峙了许久,最后还是白胤庭妥协了,他倒要看看夏竹一定要回学校干什么,于是,二十分钟后,他们的车停在了学校门口。

    夏竹摔上车门急匆匆的跑去了篮球场,比赛已经开始了,刘瑶见到她特别兴奋。

    “你怎么才来?昨天不是就跟你说过时间了吗?”

    夏竹不说话,只是直愣愣的看着在篮球场上那个活跃的身影,很多女生尖叫着喊着瞿子路的名字,学校里,喜欢他的女生其实很多。

    就这样吧,看一眼就好,夏竹的眼睛逐渐湿润了,不想让太多人看见她流眼泪,转身准备离开。

    可是就在她刚转过身的时候,突然听到篮球场上有人叫她的名字,那是瞿子路的声音。

    夏竹转过头,看过去,比赛突然暂停,瞿子路向她这边跑了过来,还从一个兄弟的手里接过了一束玫瑰花。

    “哇~”全场哗然。

    “夏竹,”瞿子路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捧着那束玫瑰花大声的说:“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

    “天啊!”刘瑶激动的跳起来,用力的摇晃着夏竹的身体,“听见了没?他向你表白了。”

    夏竹感觉自己的心更痛了,他果然是喜欢自己的,可是这个表白迟到了,她已经不配了。

    整个体育馆里的学生都在议论纷纷,各种声音都有,嫉妒的、哀怨的、愤恨的眼神都看向夏竹。

    “你这是幸福的傻了吗?快点说话啊!”刘瑶着急的推了夏竹一把。

    夏竹的嘴角露出苦笑,眼泪更加汹涌了,模糊的泪眼中,她看着瞿子路阳光般的笑脸,还有那一大束红的娇艳欲滴的玫瑰,这是她曾经无数次梦寐以求的画面,可是今天却只有心痛。

    “夏竹,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瞿子路微笑着又说了一遍。

    “瞿子路……”夏竹颤抖着唇,心如刀割,却怎么也说不出拒绝的话。

    这时,她突然感觉自己的肩膀一紧,被一只有力的大手给抱住了,夏竹震惊的扭头,竟然是白胤庭。

    “这个女人已经是我的了。”白胤庭没想到自己竟然还有情敌。

    而他的新婚小妻子火急火燎的要回到学校,就是为了这个毛头小子!

    “你是谁?”瞿子路惊讶。

    “我是谁,不重要,以后离我的女人远点。”白胤庭说完抱着夏竹的肩膀转身离开。

    “夏…夏竹…”刘瑶有些缓不过神了,什么情况啊?

    篮球场顿时炸开了锅,瞿子路放弃了球赛表白遭拒,夏竹疑似被包养,很快便传遍了整个校园。

    回到车上,夏竹便无法克制的大哭了起来,白胤庭心烦意乱的扶额,吼了一句:“我还没死呢!”

    夏竹眨着泪眼看向他,她哭的是自己的爱情,自己的青春,和他没关系。

    白胤庭心烦的皱起眉头,“想想你躺在医院里的母亲,相比之下那个毛头小子算什么?”

    “我的爱情还没有开始就被你扼杀了。”夏竹心里难过。

    白胤庭却一把捏住她的下巴,霸道的注视她的眼睛,阴冷的声音说:“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不要给我惹任何麻烦。”

    “放心好了,我虽然不爱你,但我还是知道感恩的,绝对会安守本分的。”夏竹水润的眼睛盯着白胤庭,镇定的没有任何情感。

    不知道为什么,夏竹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勾起了白胤庭强烈的占有欲望,向来只有他看不上别人,什么时候轮到别人对他如此漠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