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裳灯梳零落 > 番四 病昙·二
    两族交战之时,我隔绝世外,倒没有受多大苦事。

    烽烟四起,渐起渐浓。

    风尘之变,非一朝一夕,这硝烟之味扑面而来。

    我驾着马过长街,目及处,众妖奔波逃离、惶恐不已……

    那些安家落户、周身牵挂的妖族老小,倒不似我这般颠簸流离惯了。他们总不会习惯逃难亡命的生活,步于尺山寸水中日夜不安。

    想想,可怜的妖越来越多了。

    妖族愈加势弱,节节战败,恐有灭族之祸。

    后来我的马匹被收缴,跟了我几年的马这样没了,我心中不是滋味。还好留得一把琴相伴于身,

    为了不招来无端祸事,此后行走小心翼翼,不似从前那般自在。身上的琴也多久未启弦。

    细雨绵绵,烟雨化雾朦胧,天地一片冷冽,偌大的雨帘相接。

    我路过一所有些废旧的乐阁,水痕轻抚瓦檐,泉水似的滴落。绿柳周垂,刻着梅花的窗栏有些泛旧。

    此间传来绵长不断的琵琶声,喑哑婉凄,似拨弄着雨丝,舔了烟雨几多愁。

    现下这般大胆作曲的乐师难有一二,我心生佩服,而后便起身来见见此乐师。

    那弹琵琶的乐师独坐在阁中,她拨弦承转,寄情悲愁。

    我只悟得其中几分,点滴愁绪便涌上心头。

    停了琵琶,她抬眼见有我赏着她作曲,有些惊讶。她看了看我,声音甜柔。

    “同是乐师,像你这般自在的,我倒很羡慕。”

    她邀我同坐。

    此境况之下,许是只有我们两只妖如此闲逸作谈。

    “何为自在,其实不过是太过孤独了……”我惭愧道。

    ……

    “凤阁龙楼,玉树琼枝。”

    “亡国之后,唯有殉国之路可通……”

    我劝她不要太过伤感,一切都未有定数,祸兮福所伏,

    她只言自己对世道的变数知道的比我通透,我居于安稳自保中,哪知晓此中无可转逆之痛。

    她娓娓而道。

    “人族步步紧逼,恐有暗手操作,伸向妖族的力量狠辣,有迫妖族灭亡之势。”

    “外忧已是定局……”

    “而今妖皇病重,怕是命寿难久,太子更是久病不起。”

    “国危甚重。”

    “何来福伏之说呢?”她摇了摇头,叹气不断。

    听她一说,难言的慌意暗潜胸腔,若是真灭了国,果真只有殉国之路可走了。

    危楼越高处,风霜愈寒愈险。

    我于楼宇下,望高楼危倾,恐楼塌之祸汹涌而来。

    不知楼高处的,此时是怎样的惧意和惶恐。

    我抱着雀年走了很多地方,不过那些地方多已是荒芜。兜兜转转,我仍不舍得离开妖界去往他处,自己本是自在的,不过总会有难言难知的牵挂。

    我听说,妖太子又一病不起。不知这传得可真切,不过再等个三五日,总有太子康复的消息传来。

    然而过了半年,宫内却传来要准备着给太子办丧。妖皇和太子皆要入土,众妖大抵是信了,灭族之祸将近。

    多方打听,我才知。太子寻得失落之魂,在融魂复健之际,又遭意外。失魂不在,太子彻底康复已是无望。

    内忧外患四起,太子此时正处于魂散之态,散尽之日屈指可数。

    我不禁替他惋惜和悲痛,未等得来他涅槃重生,却得知他将要魂飞魄散。

    辗转奔波,我终又回到了妖族皇宫,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心境为何,只有难言的悲怆。

    太子对我有恩,无论如何,我是要报答他的,只有了了这份恩情,我想我才是真正的得了自在。

    可惜我没有多大神通,难解他的病痛。

    我跟着宫人屈眉颔首,入了他的宫殿。

    见着他躺在一席美人榻上,光线从窗口进来,将他的病色容颜照得一清二楚。眉目微皱,脸无血色,他手里握着一本卷皱的治国策,此时他睡得很沉。

    一排乐人进来,扰他吃力地睁了眼,眸中的倦色扯了一下我的心弦,随后他闭目转过脸去,对我们这些乐人反感不已。

    有臣子言道让我们奏曲,取得太子欢心。

    而太子对那臣子苛责道:“国危至此,本太子哪能享乐承欢。”

    “莫不是要本太子陷于不仁不义之中!”

    隔着薄纱,那臣子被训得脸色铁青,赶忙赶着我们出去。太子瞧了我们,掩面抱琴的乐人,睁着倦色的双眼,指手点了我,要我留下。

    恭敬着拜身,等候差遣。

    一直到落辉泄尽,他不停披着奏章,难抵倦意也只是躺在椅子上,闭目几分。

    笔墨已干,他终于歇下了会。

    我问他可有想听的曲子,他摇摇头,满不关怀。

    不禁泛起涩味,我只会弹琴,原来我帮不了他什么,哪能说什么报恩还情。

    随后他告诉我,留我至此,只不过我眉眼间有些像他的故人。

    我一愣,却故作镇定,只恭敬点点头。

    天色总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高枝垂坠,残花挤入窗头。

    他房中养着的鸟儿偶会叫唤。

    不过过了几日他启开了鸟笼,将鸟儿放走了。

    房中更是静悄无声,没有了什么生机。

    他望着飞走的鸟儿,神思倒像一起飞走了。

    我来宫中的这段时间,发现他已经没有当年的潇洒欢脱的模样,我记得不离他的永远是他脸上,爽朗倜傥的笑容。

    而今他多愁善感,苦色形于面容,不会找来宫人打趣,也不会偷跑出去四处晃荡……

    许是这偌大的宫城鸟笼,终于把他憋坏了。

    等战停戈止,他的病好了,他驾着马跑出去,吹吹风,或许会好些。

    不过可惜的是,我不能为他做些什么。

    “你会下棋吗?”他独自对着一副棋盘,若有所思。

    我无奈摇了摇头。

    他苦笑了番。

    “我总会在下棋的时候,任何难题都会想到解法。”

    “现下,多有烦恼,却找不到对手下棋。”

    “之前日日陪我下棋的,如今也死了……”

    他又愁感了起来,我万分惶恐,只想着怎能变出一身棋艺出来。不过要我现下开始练一练棋,又恐难可同他对弈匹敌。

    不过后来他找来可以对弈的棋手,不相上下,每每一下完棋,他舒缓了眉目,心中伤愁渐渐消了些。

    这个棋客,窥不见其面具之下的面容。

    他善在棋中布局,总惹得太子绞尽脑汁。二者闲来下棋,都会斗个平局,太子总窥不破棋局中的漏洞,而棋客也只守不攻。

    后来棋客循循善诱,太子对破局之法叹妙不已,又言甘拜下风。他舒眉展颜,想来想到了难题的解法。

    对此我也高兴起来。

    我这般喜形于色,一旁管束我们乐人的掌宫看在眼里,他找来我,对我警戒一番。

    “你这是,心悦上太子殿下了?”

    我一听,不可置信,赶忙摇头,解释道。

    “太子殿下对婢子有恩,婢子对殿下,心怀恩情。”

    “不敢逾矩。”

    掌宫听此,觉得道理说得过去,再次叮嘱道。

    “情再深厚,身份难逾。你时刻记住,你只是个低贱得死了也不会被记住的婢子。”

    “而他是太子殿下。”

    ……

    我点点头。

    实质上我比他更清楚,所以我一直守着自己的心,我自然是不会爱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