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裳灯梳零落 > 番三 仇棠·一
    我将塑好的泥人放在他的书案上。

    天地间白茫茫一片,一缕缕冷香从窗入,目触而及的冷杉苍松都变成了琼枝玉珂。原来已经这么冷了,我记得小时候自己最怕这么冷的天。

    那时候还好遇到一位好心的小公子,护着我过了一整个冬季。

    后来就再也没见过他,也忘记了他长什么样子,只记得他身上清晰沁透的香味。

    这世上好人太少,我遇到珺钰便知,他是为数不多的好人。

    来时纤尘不染,落时点尘不惊。

    他一如这场雪,浩然无瑕。

    可惜他看不见,看不见我的模样。为了医治他的眼睛,我重回流珝阁,命令也威胁着阁内的医师,不遗余力。

    阁内的杀手和医师都是顶尖的,医师善医精毒,能力同我们这些杀手不相上下,能救人亦能杀人。

    我同珺煜已经撕破脸皮,不知他们真正忠于谁,会不会在背后捅我一刀,谁都不能尽信。

    他们炼出了好些药,恭恭敬敬交托给我。任何他们言道药到病除甚至长寿长生的药,我都会找来人试药,确认无毒无害才会考虑拿给珺钰。

    珺钰能看清了些,起初他欣喜若狂,以为自己的双眼自愈好了。

    我告诉他,我为了得到这种药小心翼翼……

    他冷眼看着我,讽刺笑道。

    “你以为这样,我会感激你?爱上你?”

    我摇头,我并未要他回报。

    “果然,你为了得到想要的,又害死了无数人命。”

    “我还以为你被逼无奈,没想到,你已经心性难改……”

    我听到此,落下了两行泪水,无声无息,他看不见听不到。这时我宽慰着他,想挽回一点我在他心里的印象。

    不过他什么都不在乎,我夺了他的自由,他应该恨我。

    他的弟弟珺煜,不仅要我的命,也要对他赶尽杀绝以绝后患。他善良到可笑,依旧念着所谓血脉亲情,无论如何也不相信。

    我还未动他弟弟的那时候,我同他的关系有所缓和,他渐渐接受我曾是杀手这个事实,我对他的好想来有些打动了他。

    凉意更甚,佳木葱茏,微风摇拽绿影素纱,余辉印染了半边天空。

    黄昏也残喘着呼吸。

    我端来药汤却寻不到珺钰踪迹。

    花影重重,竹林遮眼,我寻到他时,他落在一地花池之中。

    他晕厥了良久,左腿上被毒蛇咬伤,毒性已经在向周身蔓延。

    依照我的经验,要是我中了这样的蛇毒,为保全性命便刀起刀落,不要这条腿也罢。

    只是我舍不得砍他的腿,他眼睛看不见,如果又没了腿的话,岂不是太可怜了。

    我把他扛了回去,过了午夜他才稍作醒转。

    细细依着医理,我一点一点将他腿上的毒血吸出,虽吸了不少血,腿上的污青之色稍褪。不过毒性还未完全清理干净。

    “你做什么……”我见他睁起了眼皮,面色暗沉。

    我赶紧擦去身上血渍,怕吓到他。

    他沉沉睡去,十分安静。

    我这等粗人,还未这么琢磨过医书,为医治他的眼睛,多多少少看了几本医书,现下为清理好他腿上的毒,又啃起了书。

    等他醒转,他腿上的毒也已经不复存在。

    “以后你再想采集作画的颜料,跟我说就好了。”

    “你看不见,一个人难免会有危险。”

    我嘱咐他。

    他点了点头。

    这次他没再冷眼看着我,我喜悦至极。今日他乖巧听我的话,将药汤喝下。

    我一直期待他复明的时候。

    后来他对我约莫是感到愧疚了,很少跟我对着干,呛我的话欲出又咽入腹中。我对他的好,他感觉得到,要是冷硬石头也要被我捂热了。

    即使是他这般,有所动容和愧疚,我亦甘饮。

    每个夜晚我一直是浅眠。我感觉得到,他的手偷偷摸着我的脸庞,十分细腻入微,落上眉处抚及唇间。

    我想起他以前给我画的像,直至今日还未描上脸廓,他说不知道我长什么样子。他这般细细地抚摸,不知他脑海中可显出轮廓了。

    木檀香沁醇,偶听窗棂鸟雀敲击。

    我扭捏起身子。

    我故作将醒模样,他一惊,收了手转了身。

    我睁眼时看见他安安分分地闭着眼沉睡,长眉温绻,鼻梁似黛色远山挺直,薄唇浅淡……

    这时我从他身后紧抱他,抵着他的脖颈。

    “如果我突然从你的世界里消失了,你会不会不习惯……”

    我低喘着,抑着自己的哽咽之声,点点湿泪染了他的衣襟。

    又一年秋来。

    正是上一个秋季,他窥破了我所有的不堪。我回首忆起当时,我害怕地浑身发抖,满身血污竟还在庆幸他是个瞎子,看不见我这恐怖的样子。

    他抚着宣纸,平静淡然仿若隔世,每每作画时他都格外心静。

    指尖染上了这些花色颜料,他不自知。

    作完这幅山水之图,他的脸颊倒成了另一抹山水色。

    我轻声笑他。他不明所以,疑惑着摸着自己的宣纸。

    无奈之下,我捏着湿帕给他擦干净手指,擦干净脸蛋。怼着他的面庞,细细的鼻息喷在他的面上,他脸红的特别快。

    我扬起嘴角,又笑了他一回。又难自禁吻上他的双唇,仅是轻轻一贴。

    “我们成亲好不好?”

    “嗯。”他淡淡道,粉腻的霞色染及他的双耳,一直散不去。

    他答应娶我,我想我也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他心里有我,他想跟我相伴余生……

    欣喜之余,从不信神佛的我,对于世人常说的恶有恶报、轮回报应,感到些难安。我杀过那么多人,早有还不清的命。

    操备婚礼的这些日子,我亦到佛庙上过几次香,求一个心安。我这个早就金盆洗手的恶徒,不知可否得到原谅。

    “我此生只想和珺钰,有个美满结局。和他相伴,相濡以沫,走到暮年。”

    “一切恶果报应,我来世再还。”

    我以前以为人本性难移,不会有人因为谁而放弃自我改变自己,一旦有了软肋变得脆弱易碎那多么可笑。

    多少年来的努力都付诸东流。

    那是当年斗志昂扬、年轻得意的我,如今,我只想安安稳稳过一生。

    我所求安稳,不过珺煜的追杀亦没能停歇。仇怨不止,我难心安。

    除掉了唯一能威胁我和珺钰安稳的恶源,我以为以后的光景会越来越好。

    流珝阁倾塌、珺家动乱。

    我将珺煜的尸体处理得干净,可是珺钰还是发现我杀了他的弟弟,对此他彻底放弃了我。

    不知是哪个细作毁我大事,若非如此,我们二人已经成了亲。

    他毁了已经备好的婚帖。

    龙凤灯烛,终究没能燃起。

    想来他已经不会接受我,我杀的那个时时刻刻索他性命的人,是他的至亲。

    可是我不能再失去他,他怨恨我也好,至少他并不是对我无一丝感情。

    我制着他的自由,以他人的性命要胁,他表面上安顺,不敢造次,其实内心恨透了我。

    我何尝不是,我恨所有人,我一出生就什么都没有,没有父母,没有亲族,如草芥般受苦挨打。

    苦痛的经历没有磨练出我对他人的感同身受和慈悲为怀。

    相反我成了为追逐名利而在泥泞中攀爬的杀手。以杀人为业,以杀人为嗜,从此中渐渐失去原本之性。

    遇到珺钰之后,我开始恨这样的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