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裳灯梳零落 > 第七十三章 愿人有栖处
    桃花灼灼色在我眼中归于暗淡,银光熠熠,覆于整个魂灵。等着这把银光将我魂灵都吞噬干净了,此时眼前突然闪起青莹刺目的光芒……

    没给银光吞了,倒被不知哪窜出来的青光占了便宜,大口把我吞了个干净。我有些不知所措,想着,太子殿下如今可会气得晕过去。

    我茫茫然一如清池中的鱼儿,整个身子都被洗涤得很舒服,是以我睡得那叫一个舒坦。待脑子清明时,睁开眼便是苍穹铅色。

    带我想生个懒腰时,猛然发现自己的腰不见了,不仅如此,自己的胳膊也不见踪影……

    心中越发惊恐,莫不是我头与身已在异处,更惊奇的是我脸皮也没有了,扯不出来个惊恐的表情。

    强耐下此刻将要喷薄而出的老血,此时听见断断续续地哭声,那样的哭声如锦帛撕裂般,我心咯噔跳着。

    我还缓不过来这个事实,不一会儿光亮刺眼,原来是铺在我面上的衣衫被人掀了去,这就算了,这时我被人仓惶地系在了腰上。

    我:……

    我一直想不通,我这是变成了何物,竟还能被人系在腰上。

    待我在人家腰际晃荡了一会后,我才知晓自己变成了块青莹莹明晃晃的玉佩,把我系在腰上的是一个不过八九岁的女孩。

    女孩两只手被冻得通红发抖,她将手揣在怀里才好些。此时大雪纷如鹅毛,寒风凛冽,呼啸不断,她穿着不抵寒的破烂袄子。

    真为这孩子担忧,孩子的父母也忒不上心。我这块玉佩也冻的牙齿哆嗦,虽然此时我没有牙齿。

    雪色厚重,街上行人越来越少,河上的木桥被雪埋了个干净,生生阻断了溪河两岸。

    女孩被喷播热气吸了过去,入了包子铺中。她咽了口唾沫,掂量了腰上的玉佩,也就是我。莫不是她要典当了我换包子吃。

    我细思极恐。

    还好她没有典当了我,不过她伸出了小手趁老板不注意,偷了个包子。我想着,她的手小只够拿一个包子,不然她要把整个包子铺搬空喽……

    她这一波操作让我汗颜,她将滚烫的包子裹在怀里。偷盗可是不提倡的,此时这包子老板抡起榔头追着她跑。

    暮色苍茫时,碎碎星光唤醒了她,她睁了眼睛,身上的泥渍污垢看着不大舒心,她捏了把雪擦了擦。

    她裹在怀里的还有一个冷邦邦的鸡蛋,怕是吃了要冷掉了牙齿。她整理了衣服,掩了胳膊淤青,神情自若,我看着倒有些熟悉。

    后来她借着月色的光辉,摸到了荒岭深处,她进了一个残旧的小庙里,这里应该是她栖身之处。我不禁酸了鼻子。

    这时我瞧见漆黑庙里有一束微弱烛光,烛光那处还有一人。女孩走了过去,唤醒了被裹在被子里的孩子。

    “弟弟,你一天没吃没喝,身体遭不住的。”

    她弟弟果真是稀瘦,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微薄的烛光里她弟弟闪着澄澈的眼眸,面色苍白,身上裹着薄衣和被子。她将冷邦邦的包子递到弟弟嘴边。

    弟弟问着:“阿姐也是没吃……”女孩摇了摇头唬弟弟说自己吃得饱饱得,此时弟弟才啃了冷邦邦的包子,不过他没被冷掉了牙。

    女孩抱着瘦弱的弟弟,安抚他睡下,她不时自责说道。

    “弟弟是在长身体的时候……”

    “姐姐是大人了,可还是让弟弟吃不饱。”

    吃不饱之苦我深有体验,不禁对这姊弟俩担忧不已。

    这时风雪呼啸而过,不知有多少人也如他们这般在寒席之处瑟瑟发抖,或是暴毙于苍穹之下、铁马踏及。

    这女孩很爱护他弟弟,照顾得如手上明珠一般。

    弟弟也十分乖巧听话,杏眼如星月明亮,虽痩得不成样子,他白皙脸皮子勾出一笑,不仅他阿姐,我也要被他可爱化了。

    他眼睫长长,雪色里又沾了雾泽,遮了眼底神色,倒叫我有些莫名熟悉……

    后来时光漫长,有一日雪下得尤其大,屋檐上的冰柱砌得牢固,四面的雪霜精雕细琢。

    明晃晃的我晃来晃去,终于晃得了几个人注意,此之下这姊弟二人被招待着送入了一所大户人家的府中。

    府里热气腾腾,他们得来久违的暖意,不禁红了脸笑意盈盈。这时他二人乖巧地跪在庭中,高处坐着的是个面肃男人。

    男人瞥了一眼女孩腰间的我,砸吧着嘴边热茶。他身边的小厮对着他说道。

    “想必是那个妓子所生的……”

    男人回想了一番,随后点了点头。他打量着女孩,她皮肤白皙不过沾了些污渍,柳眉凤眼,眼中有朝霞明色,是个实打实的美人坯子。

    “我膝下无女,这女娃可为今后与他族联谊献身。”说着他笑了笑,对自己的打算十分满意。

    “女孩脏了……”旁边的人提醒男人道。

    我不知他说的脏是个何意思,不过这个男人很是抵触,眼中刚萌发起来的慈意,此时已是厌恶。

    他又招呼了手下将这二人送走了。

    暖意裹身,那样的舒服感受来得快,去得也是快,这女孩被父亲找到,再被父亲抛弃,此间不到一日。

    傍晚日霞毫不吝啬落下光泽,小庙半个墙头,连带雪地上,染了绯红暖色,这般柔光倒不似之前冷涩。她见他弟弟此番饶有兴致地捏把起地上的雪,玩得很开心。

    她脸上也启了喜色。生活虽是苦,但至亲至爱之人陪在身边,偶有欢乐的时光,比那些孤苦无依的人好许多了。

    她对弟弟说:“你阿姐我可要嫁人了。”她摸着弟弟脑袋。

    “阿姐,什么是嫁人,你嫁了人是不是不要我了……”他有些愁了。

    她摇了摇头。这女孩年纪还那么小,什么嫁人我实在没听说过,前几日一个富态妇女在街前看到这女孩,便说着让她嫁给自己的孩子做媳妇。

    童养媳我倒是听说过,也不知这女孩做何打算,她安稳着弟弟道:“那户人家说了,我嫁过去,定能把我们照顾很好。”

    “你也不用再挨饿受冻了。”

    弟弟听到这儿,忽得耳目清明,眸中闪着喜色。

    天刚吐出鱼肚白色,她早早被领到了要收她做童养媳的那户人家,墙皮斑驳的一家小茶馆。

    这户人家很是热情善意,对她的弟弟也视作已出,他二人不禁感概,原来有家是这么个感觉。对他们有这么好的归宿,我有些欣慰。

    不过不知这夫妇的孩子,也就是女孩的未婚夫是个什么模样什么脾性,夫妇说,孩子在远处求学,年底才会回来。

    女孩干活很勤快,别看她娇滴滴模样,她活干得多,很惹旁人喜欢。夫妇夸她一番,问道。“这么几天,倒不知你二人的名字。”

    “不惑有栖处,娥英向东来。我娘给我取名东娥。”

    “只是我弟弟没有名字……我娘在生了他后就不在了……”

    原来如此。

    这弟弟又瘦又小,跟着东娥干活,一时半会就累得气喘吁吁。我系在她腰际,她晃晃悠悠惹得我晃的难受。

    来往吃茶御寒的人愈来愈多,雪大封路,多有赶路人驻足停留。

    偶有听到江湖中人闲聊八卦,爱听八卦如我。

    “珺家家主这时为求一个嫡子,愁煞了心。”

    “他儿子多,不过却没一个可继承家业的嫡子……”这时一吃茶人对着同伴说。

    东娥抖了抖手,好一会拿稳了手中茶壶。

    “八年前他正室可不就生了嫡子,可惜是对双生子,乃不详之兆……”

    “一下子扔了俩嫡子,这下好了,要生生不出来了。”他们嘲笑道。

    我啧啧感叹,原来珺潋他老子这么不厚道,此时不知被视为不详的珺潋是在何处晃荡,可如此姐弟一样过得凄苦。

    又过了几日,大雪骤停,天气渐暖,本是寸步难行的雪地,冰雪渐融,有着青草复苏的迹象。

    这段时日夫妇便掐着时间,按着风水先生说的吉日,开始置办喜服婚房。

    只是这时,仍不见所谓的新郎,而且这夫妇二人的动作实在诡异。弟弟觉着不妥,他的心思可比东娥细腻多了,他劝着东娥此时不要嫁人了。

    东娥将明晃晃的玉佩,也就是我,系在他腰间。“以后阿姐可能陪你少了,不过这般,就当阿姐时刻都在你身边。”

    他哑口无言。只不过他还不能消心中担忧。

    人心难琢,越是善良的人皮,他越是想要知道人心与人皮是不是一个颜色的。

    有一日他细了心思,听到那对夫妇交谈。

    “待把这女娃子药死了,再启开我儿棺椁。”

    “先生说了,要到那个时辰将她药死才好。”

    ......

    后来的言语他听不进去心,这药死二字足以让他惊得耳目欲裂,他虽小但是什么是死、什么是棺椁还是知道的,只是他可以装作不知道。

    回去后,他看见东娥正瞧着面前由她身形制的红火嫁衣。

    喜服旁置着一杯酒水,弟弟面色突变,赶紧上前去想要打翻了这杯酒水。

    这怕是一杯毒酒。

    “喜事前的洗沐之礼,这酒水万不能倒了的。”

    她止住了弟弟。

    弟弟抢了她手中的杯子,饮到口中,他忽感腹中焦灼之痛,汗流不止。

    果然......

    我听到他心中念着。

    还好疼得是自己,不是自己的阿姐,阿姐看了自己这般模样,应该要晓得逃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