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裳灯梳零落 > 第七十二章 神佛定地尘
    桃花灼灼,水上碧波如与天相连,放眼可万里,却是不抵长满了枝头的琼琼桃粉色。

    游林之风无花又不结果,似是哪里的多情公子惹得花落满地、桃蕊半残……

    我心中的烦恼怕是这琼琼桃花风也吹不散,任凭着滋长锐刺延伸藤蔓,纠缠我心,折磨此身。

    若是苦尽可甘来,当下受的委屈就可当做清风一样拂面而过。

    等我找到了两个哥哥,少不了被他们当头夸赞一番,什么我如此英勇救他们于水火,什么颠覆了他们心目中我憨傻只晓得吃的形象。

    届时我必是红火了一把,兜里揣着的皆是大把美味。

    想到此,不禁惹来肚中饥饿。给这么折腾我的公主、皇孙作舞,不仅劳身还伤及我的自尊心。

    有苏国此番同异族通婚,无一先例,而且堂堂公主要同一舞姬平齐。在众狐看来,是我这舞姬为难了人家公主。

    乖巧懂事的舞姬忒难做。

    我连连叹着气,这时抬头看到一只走在前头的玄衣小厮,桃花雨下得急骤,只剩苍穹一抹青绿。我定睛瞧了瞧,这莫不是皇孙身边的小厮。

    此时眼前之小厮一瘸一拐的,许是受了重罚一般,走走停停,捂着胸口不时咳了咳。咳得我胆战心惊。我走到他跟前,要给他搭把手。

    不过他见到我愣了愣,冰着脸不言语,我摸了摸他的爪子,果然伤得不清,恐有性命之忧。

    见我这般多管闲事,他夺了爪子仍是不理我,白净脸皮子很快黑了神色。

    倒也是,如今我这么火招狐狸嫌,他大抵是怕惹祸上身。多管闲事如我,怕他死在我跟前,被其他狐狸看到了,讹上我,我有两张嘴也说不清。

    我强撑着他坐在桃树下,盯上他越发透黑的脸皮。

    “怎么回事……”我扯了扯他的脸皮,这时又瞧着他胸前的掌印,不禁心惊起来。

    “跟人家打架了。”

    他颤巍启着双唇,微闭起眼皮,因受着疼痛长睫微颤着。

    纵使我同他地位如草芥,不过命都是有亲人疼的,他受得伤极重,旁的小伤不说,这一掌是下了死手。他怕是活不了多久。

    我探了探他内魂,想着让这只狐狸少受些痛苦。不探不要紧,要紧的是,我竟探的此狐内力深不可测,倒不像是平凡小厮。

    更要紧的是他也是个假装的狐狸,此玄衣小厮竟是个活脱脱的人。

    惊煞了我,我哆嗦着嘴:“你……你是谁……”

    这小厮被我问得轻笑出一声,残半的几片粉瓣落到他衣衫上,像是泼墨山水染上突兀绯红。

    他闭着双眼,鼻息平稳而绵长,语气有些熟悉。

    “猜猜看……”

    盯着这张陌生脸皮,感觉却是越来越熟悉,不禁心颤起来。

    我眼顾四周,还好没有其他狐狸,我赶紧揽着他到我房中。

    屋中我点了香,正好掩了他渐渐幻术消弥而溢出的凡魂气味。他体力透支,十分孱弱地支撑在妆台一旁。

    因幻术消失,模样尽显。

    心颤不止,不晓得他同谁打架了,又不知从何问起,我伸出手来扯开他的衣襟,他倒乖巧不作挣扎。

    他面色苍白毫无血色,睫毛颤抖不止,我看着他此般痛苦又强忍着的样子愣住了神。

    对上渐渐启开的眸子,我犹豫一会又咬着牙掀开其胸前薄薄的衣衫。他的胸膛光不溜秋地映入眼中,那近于心脏处刺眼的鲜红掌痕,让我不由一寒。

    衣衫松松垮垮搭在腰间,胸口处的伤疤若隐若现,肯定很疼……我抚上那道道伤痕,手劲大了些,惹他皱起眉头。

    “不疼…”他弱弱说着,不过眼睫处皆是雾气。

    他自己继续撩开了衣服,衣衫松松垮垮搭在他腰间。他按着我的手,从胸口处移到腹部,那里又有一道陈年旧痕。

    我的手止不住缠着,他的额头尽是细汗,许是被我摸疼了。

    幽暗深邃的眼眸入神地看着我,启唇道。

    “我担心你,孤单一只,早早会被别的妖捉到吃了。”

    “虽然……你幻术可以假乱真,有灯魂护着命脉,不过你终是凡胎肉体……”

    寒风吹拂到我脸上,冷到心底,整个身子犹如坠入了冰窖。我不敢看他此刻神情,许是传闻中人死前会有的回光返照。

    他抬眼看我,微弱的神思是在想着什么,忽而听到他喊我名字,我有些不知所措。

    “不要嫁给他……”他抵上我的额头。

    “你可知,你父亲已经不在了,那个也不是你的四哥……”

    我点点头,心酸至极,眼眶里打转着水珠。

    “妖太子让你嫁给他,是要夺回自己另一半魂魄……”

    “就是要杀了你……”

    “不要……不要嫁。”

    他气力不甚足,此一番说下来,惹得他喘着粗气,面上难受。

    “阿落……”

    “哥哥……”

    若是没有其他烦忧之事,现下我同他可能是找了一块宁静的地方,过着悠闲生活,没有其他人或者妖。细水长流,度过此生。

    “你会不会死……”

    这时他低头堵上了我哽咽出声的双唇。

    微冷的舌/尖滑入我口中,淡淡的清香,唇/舌带着些温热和占有欲,让我沉醉其中。我浑身的力气都消失了。

    双手抵在他白皙的臂膀处,时刻都感受到他微弱而断续地呼吸。他被我托着,才有力气安稳坐在了妆台之上,半身衣衫卸下,他冰凉的身体却是惹得我指尖滚烫。

    时间就停在这里该多好。

    忽然一声瓶倒碎响打破了现下的旖旎。我惊了神,回过头,是一只平常有来往的舞姬,满脸惊讶和恐慌得看着我同他这样抱在一起。

    我脑中想着,这算不算是捉奸在床。

    我赶紧给珺潋裹紧了衣衫,不叫这舞姬摊上便宜。这舞姬未等我解释一番,便跑了出去,还大喊大叫着。

    不妙至极,被捉到奸了,以后怕是难混了。

    珺潋面色比先前更是不妙,我这颗心提到了嗓子眼,故作镇定装着笃定的模样,在他耳边轻语:“你会没事的,有我救你呢……”

    他嗯一声,对我很是信任,我越发难过起来。他在等我救他,而我救不了他,我骗着他给他希望。

    尤见惋惜,不得翻身兮。

    满目的桃花雨色,成了灼伤眼的焚火,不得其源不得尽头,燃着这长长的桃花林。

    那时我们被烧得滚烫,只是急着要逃出这片桃花林,原来它是诱惑来噬魂摄魄的深谷。身后传来声音。

    “他们在那里!”

    “太子殿下!他们在那里!”

    我一慌,身下一个踉跄,连带着珺潋一起磕在石头上,呜呼吃疼一声。他此时很安静地躺在我怀中。

    他的手蹭到了草泥,我给他擦了擦,他一贯爱干净,若是醒来后发现自己变得这般难堪,许是要气得再昏过去。

    我叫了他几声,不见他回应,心生慌乱。越是慌乱越是不知下一步要做什么,我甚至忘记了要向何处逃去。

    天日明媚极好,冷清的天穹云山布满,

    眼眸暗淡无光,触及四方赶来的众妖,他们面色愤恨,见我抱着他捏着手中器刃欲发狠冲过来。

    那太子殿下身躯凛凛。

    “你答应了我,是要嫁给我的。”

    “你这是要给我难堪?”

    这时我仿佛是看到了救命稻草,这个太子殿下平常是个慈善之妖。

    “太子殿下,您救救他,他是凡人……他撑不了多久……”

    他冷冷瞥了一眼珺潋,打探一番,下了定论。

    “他死了……”

    我摇摇头,我断定他这番是看错了,凡胎肉体虽脆弱易碎,不过他是谁,怎么会说死了就死了……

    “他的魂不在了。”

    他看出我眼中疑惑和嗔怒,不过还是这般笃定。

    “你不是要我的魂吗……”

    “我允。”

    “不过我想要你救他一命……”

    只知我自己哆嗦不止,身子和心尖都这么颤着,我好久都没有这么难以呼吸过了,此刻若是太子殿下还没有法子,若我来日和家人团聚,却没有他,又有何欢心可言。

    我甚至想到,人死入轮回道,他下一世会不会记得我。

    这太子殿下看我此般也是愣住了,不禁颤着双眉,脸色有所动容。不过只是一瞬的神情转换,他冷了眸子里,淡淡道。

    “魂灵合一,是要你心甘情愿方可成功。”

    “我本想着骗取你的心,叫你心甘交出自己。”他笑了笑。

    “竟然如此,我大可不必多费周折。”

    他似乎很满意这交易,一个凡人的性命对他而言,可轻易救活亦可轻易捏死。而我,他的半条魂魄,他找寻了半生,忍受了半生缠绵病榻的身躯。

    太子屈着眉,伸出手,欲要撕扯出我的魂魄,我既然已经心甘情愿,便镇定下心来忍受着这般撕扯。

    银光袭来,直击入我的躯体,这时我在想我是谁,我是太子殿下的半条魂魄,本就不应该独自存在,独成一个命格。

    或许我生活里的欢喜和这些年来受到的苦楚,此时已经没了意义,待融到太子殿下魂灵中,以后这世上再也没有我的印记了。

    魂与身躯撕裂的痛,怕是要我含一嘴的糖也缓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