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裳灯梳零落 > 第七十章 被太子看上
    碧水连天,霞辉从缠绵的云朵中丝丝缕缕投射下来,晶莹湖面浮起斑驳的雾气。垂柳依依,纤细而细密的枝条挑拨着水面。

    温柔而淡然地摇曳着。

    见脚上沾了湿露细泥,擦了擦额上薄汗,我弯下腰来抓了一把地上的草团,二话不说擦着鞋。

    弯腰之际,竟瞅见身后有妖扭扭捏捏在看着我。这妖见我瞧见他,便换了鬼祟之姿,从树后走了出来。

    待他走近了些,我吃了个大惊,这可不是太子殿下那厮。欲跪地磕拜一番,不过地上湿泽让我犹豫了起来。我便微微俯了俯身。

    他微微一笑,似是有何不明意味。一双凤眼含着笑意如朗月入怀,长眉漆黑如远山。他启唇说道:“姑娘舞姿动人,可拟作落鬓之梅。”

    他马屁拍得甚好,我恭恭敬敬与他交流起来,他脸边如入酒初醒的霞晕渐渐淡开,不过他实在不好意思久久盯着我,我不解这高个大汉为何如此腼腆。

    “难想到,我的半魂能化作一个女娃……”他挠头嘀咕着,“实在让本太子羞涩得紧。”

    他这扭扭捏捏的姿态,我疑惑不解其意。后来我想了两天,莫不是这太子欲入了公主后宫,想从我这套近乎打探公主府男宠们的情况。

    堂堂太子之尊不好意思明说。

    可真难为了他,他之真情痴心惹我动容欲扯出泪来。

    这太子便同我多走动了些,三天两头便扯我来谈心,果然十句便有两句谈及公主府,此旁敲侧击做得精妙,若不是我聪慧怕是发现不了。

    其他几个舞姬眼见此,少不了对我问东问西。

    “太子殿下是不是看上你了……”

    “你这可要飞黄腾达拉……”

    诸如此类,不过我被她们吵得眼睛疼,便告诉了她们实情,她们亦是惊叹太子之情,此后便再不多杂碎之言。

    明月当头,湖上画舫慢慢飘荡,一曲琴韵瑟瑟之声在这一方天地断断续续。

    尘俗情思泯于无痕。

    太子这厮将我从公主府中扯了出来,便带我钻入马车出了皇宫,说是带我去快活一夜……

    他快活二字说得我胆战心惊、面红耳赤,抹了把汗。

    “难得此生有这么放纵之时……”他一阵长叹,随后招呼来画舫中的小厮。

    我见他说了许久,想必是点了不少吃食,我心愉至极,不禁咽了咽口水,搓了搓手。

    缠绵不断的琴声灌入耳中,袅袅清音淌过流水,落在芙蕖娇立的枝头。

    我回过神来,见他脸皮对着我,一双眼打量这我的面容。我挂起羞涩面容,不过等他见到我开不得眼的吃相,怕是以后要躲着我。

    他咧起嘴,道:“让你破费了。”

    我:……

    我:???

    我欲挠头说些什么,不过在这太子这个大尊面前,开不了口。我勉强扯出苦笑来。

    玉杯之酒水映着当头皓月,醉香飘摇。

    我提起兴致来,一下子吃了盘中两块玉糕,待我出手想再啃那么几块时,盘中已是空空。

    我见这太子兴致比我还高盛,难得见此比我还能吃之妖,我心生钦佩。不过我见他这般吃相,便想着以后要怎么精妙得躲他。

    我不禁担心起,以后公主府怕是难养他之胃口。

    他添了添嘴角之油渍,砸吧着嘴感叹道:“与我这般志同道合之妖不多。”

    “同姑娘结识,乃天意使然……”

    我点点头。

    腹中一饱,便身欢心愉,对于他谈及的公主府,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连着公主脾性也指点了他一二。想来,离他入公主府做男宠的日子不远了……

    到那时必是鞭炮齐响、万妖恭贺的日子。这个日子还没等到,便到了皇孙之生辰,此日整个狐族不得不鞭炮齐响,皇室重视非常,年迈的狐王亲身操办欲给孙子最为盛大之礼。

    我不禁想起,以前四哥的生辰都是家里人团在一起过,那时四哥笑得很欢心,直言道每个生辰都要这么过。不知如今他可会思起我们来。

    四哥生辰的前一天,公主不得不做做样子,挑了个体面的礼物遣人送入皇孙府中。此时机我万不可错过,暗操了些手段,便自己替了送礼物的女婢。

    朱漆金玉盘起的大门打开,廊柱冷凉如水,我提着雕花缀玉之盒子,独自俏然走过这些门墙长廊。

    “交给我即可,回去吧。”一玄衣小厮拦了我去路。我低头恭顺,便递了过去,转告了公主之贺语。

    不过我哪会说走就走,好不容易进来此府,虽不比外头大盗,但是空手而归不免可惜。

    一群群婢子走动如流水,挺拔细长的凤尾竹似青萝玉带,茂盛的叶掩映着走动的影子。

    谨慎机敏如我,我跟着她们便入了皇孙寝殿。

    果然四哥这玩意儿端坐在书案,安静正经的看手里的书,他身边有几个玄衣大汉。

    这几个玄衣大汉瞅了我们几眼,我不禁心跳到嗓子眼儿。

    没等我拍腿叫绝一番,婢子们便从袖子中掏出布来,二话不说各自挑地方去擦拭干净。我又一惊,摸了摸全身,也没摸出一条抹布来,脸皮子有些尴尬羞红。

    无奈之下,便扯了裙摆,撕出一块布来。这时我心满意足起来,终于能同他们一样拉。

    撕拉一声响,惹得几个大汉轻笑,我不禁更羞红了脸。

    一番东擦西擦,细细碎碎之声惹得四哥注意起来,不禁皱着眉头,板着脸说着让我们赶紧走。

    不过到这时,四哥瞧着我也没认出我来,于三哥被他抛河之日,他见我淡漠神情相比,此时他更如看一个陌生妖或者想不起来的妖。

    我心低落起来,而后一股股疑惑流丝灌入我肺腑,叫我纠结不已。

    本想着等他看到我吃惊之际,我便指着他头颅出口大骂,然而此刻喉头一如吃了极酸的梅,酸得我说不出话来。

    我此般低沉过了两日,便又想着怎么再见四哥一面,所有的事情实在是要问清楚。

    不过万般事情都不顺心意,大树之撼枝我拨拔不得,又有思愁惹我烦忧。

    走走停停,我已无计可施......

    头上之苍穹满目的天青色,几树烟柳一如天青浣纱中的几点晕汁。

    我还未把这舞跳完,公主这厮招手示停,闭了双眸思索。

    想来是我的舞姿把她丑到了。

    我这如何丑如何跳的舞步,已经到了登峰造极之境界!

    一旁的美男子给她斟了酒,楼阁高宇,不免感受到丝丝凉风。

    她捏着我的指头,竟然说道:“太子已经向本宫要了你,不日便纳了你做妾室。”

    嗳?

    我一个踉跄,脑中如同装着一锅浆糊。

    “不用急着感恩本公主。”

    “本公主还要多谢你,要不是你,哪能引来太子。”

    我欲拍她一掌来感谢他,不过我不敢。我赶紧跪地推脱:“婢子万不敢给太子殿下......”

    我的舌头哆嗦不止,哪知道这太子变心变得忒快,前头还想着给公主做男宠,怎么此时又看上我了。

    公主抿了小口酒水,衔着玉杯之指细腻光滑,她垂起眸子,一向高扬的语气这时暗淡了起来。

    “我自然知道,你不配......”

    “不过只有这样,交出了你,他答应我,也纳我为妾......”

    我一个踉跄差点磕头。这太子真是让我始料不及,竟要我同公主双双给他做妾。

    我左扯西扯,急着推脱此事,上到天象,下到生辰八字,我同这太子是相克之妖,他娶了我怕是要多灾多难。

    公主抹了抹眉梢,不急不慢地说道:“无碍,我同他合得来,镇得住。”

    我:......

    周遭之舞姬都流着哈喇子羡慕我,一朝给太子看上了便落上枝头变凤凰。

    我不好意思得谢过他们。

    隔着轩窗,热起盏中凉酒,碰起一杯,杯中之热便从手指一路钻入身骨。

    未等我找来太子说讨一番,他便召了我陪他喝酒,他明眸青瞳,伴着纯粹爽朗之笑,倒像是心底无在意任何事。

    虽见他如此,我心绪难安,一口酒水也入不了腹中。

    “太子殿下,若非真心只是讨一时兴趣,便不要拿婢子的终身大事开玩笑。”

    我冷淡一言。

    哪知他二话不说转了话题:“你就不想知道亲哥哥如何了?”

    我挑眉不解,随后见他从袖子里掏出一把扇子来。

    我细瞧了那把扇子,心里涌起激流,这把扇子便是四哥常执着的那把。

    任我如何耐住自己满身的疑惑和激动,这时他似从我眸子里看出了一切。

    “我在这个所谓的狐族皇孙的身体里,看到了本不属于这身体的魂魄。”

    听到他这般说,所以说此四哥不是真的四哥,原来如此......

    那些古怪的行径便也说得通了。

    四哥怕是也遭到了迫害。

    “本太子的本事也不是吹的,一番动作下来,便救下了你四哥。”

    他暼了暼桌上的扇子。

    我呼出口气,还好四哥无恙。

    “只不过,我向来不做好人好事,你要见着你哥哥,那得同意嫁我。”

    他眯起眼来,不过看得出来,他想要我嫁给他,并非是喜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