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裳灯梳零落 > 第六十三章 他终于走了
    入目寒色,炊烟几缕,我不禁想着这次我碗里的青菜会不会再瘪一圈。

    越想越难过,欲潸然泪下。

    粉妆玉砌的银雪姗姗而落,珺泽那厮执伞驻足在荼白的苍穹之下,身形欣长,腰间只系着一枚玉质极佳的青色玉佩,他本就瘦弱,披上了厚厚的雪白狐裘,看起来倒精神了点。

    墨发挽了半束,垂落在肩头的长丝如碎玉般。

    青黄伞面铺满了银白,倒以为这本就是个白面玉骨的纸伞。

    他屈眉愁脸,不见了方才眼波流动的光彩模样,想必也是想到了不合口味的餐食,不过等婉娘带着我走了以后,怕是他想嘴挑都没得挑。

    猫爪抓来一把浓厚的雪,这等刺骨之冷从爪中直抵上胸腔心头。

    雪浓云淡,寒风如瀑,不分日夜,放肆喧嚣而不知深浅……

    风寒不怜人之时,战鼓依旧未歇。

    我偶尔会瞧见几只奔来奔去的戎马,马蹄硬邦邦,踏破一地死寂清凄。

    纵使长街无一人,那踏马的小兵仍扯着嗓子喊着叫人躲开,进城又出城,再到他经过哪个城池时,不知他的马儿可还受得住。

    江陵耐不住冷清,两族交战热点只涨不消,他们谈及最多的是哪个将领战功如何,家世如何。这几日取代珺潋而一路直上的巫马氏的幼子,成了众人瞩目之焦点。

    巫马家同珺家一直是对头,巫马家青云直上,免不了又扯来珺家与之比较。

    不过没有比较多少日,战事之热始料不及得被珺泽盖过了几倍。珺泽实乃抢热点之能手。男女老少吃茶谈论的便是,珺泽终于走了。

    没等到婉娘离开,珺泽于夜里悄无声息地走了,他终于走了,百姓皆大欢喜,他爹娘欢欢喜喜给他置起了灵堂。

    巧合一般,如瀑流一样的大雪渐渐缓和了下来,到第二日竟戛然而止,天空放晴终于送出了暖和一点的日头。府中人说,莫不是邪祟除掉了,好日头就来了。我想想也是。

    他灵堂之内,几个模样古怪的人作法一番,确定了再没有邪祟后,才安心离去。

    青草萌芽,侵陵雪色,渐暖渐圆的日头融雪化冰,先前那个又长又冷的寒冬仿佛没有来过一样。

    珺潋又屁颠屁颠地来找我,甜言蜜语哄腻我一番,又喂我鱼干又给我顺毛,不过我耐着痒痒的心始终不同他亲昵。

    “竟然还给我脸色看,那这块糕就入不到你嘴里了……”

    他一把扯掉了我嘴中之糕,高举起手来,蔑视得看我。我恼怒难忍,奈何又奈何不了他。喵喵叫也打动不了他。

    “叫哥哥也没用。”这厮猖狂得很。

    ……

    婉娘收拾好了行李,在珺泽灵堂前抹了把鼻涕眼泪,感慨了一番,揣着我要回去了。果然好日头来了,日子也会好过,此后我不会再见到惹我烦忧的一干御妖师。

    白鹭三两只,山水朦胧之中吐出几声不知所源的长啸和鸟鸣,千峰云起,磐石镶嵌的路很难走。到了绿影叶遮的村里小屋,山水之凉愈加浓郁。

    果然安了家后,吃得就好多了,再不见叫我憋气的青菜头子,啃着鱼丸子实在舒服多了。

    婉娘祭拜了母亲之后,心沉稳了许多,我十分欣慰。

    流霞浅酌,于芙蓉流水旁,享来一缕飞花抹微云,至此我之猫生圆满。

    后来几日听邻家言语,战事吃紧,敌族有反压之势,不少儿郎愤慨当头。

    说是要同婉娘成婚的教书先生,名声响当当,虽一嘴墨水儒道,但绝非无所作为、碌碌平庸的先生。

    还未等到他二人见上一面,那先生便覆上铁甲踏入了两族交战队伍之中。他手挥一笔,留下了一言:

    归即娶,不归不嫁。

    只是铁马雄烈、刀剑无眼,况且此时妖族气焰更甚,人族将士死了不少,肉骨累累,铺满了战火纷飞的血殇之路。

    过了整个长冬,到如今青色稍留,先生还没有回来,音信全无。怕是已经死了,几个妇女都是这么说,因为他们孩子的父亲也是这样入了战场再没有回来过。

    她们似有经验般,跟婉娘说,还好二人还没有交集没有成亲,婉娘以后嫁人还好嫁,以后的好日子长着。若是有了感情有了孩子,失去丈夫,才是余生长痛难消之事。

    先生的家里人这几日商量着置个灵堂。

    婉娘不禁叹惜,给他烧了些纸钱,摆了香喷喷的鱼肉鸭肉。

    不过先生家里人没伤痛几日,披甲带枪的先生活脱脱出现在了自家爹娘跟前。一家人喜不自胜,推了白花花的灵堂,摆上喜宴庆贺了一番。

    这可惊煞了我的猫头,如今诈尸之人一个接着一个,冥司之懈职可是个不小的罪过。

    不少人为此谈论起这先生福大命大,今后不知有怎样的鸿运。此先生成了这初春时日的焦点,安然无波的春江水涌起不小的波澜,原是鱼儿初醒、翻尾跳跃。

    我不禁想起珺潋顺着我的猫毛,见踏马急呼的兵卒成群结队,他眼波闪烁,轻言着:

    树欲静而风不止。

    婉娘捏着当初先生留下的纸信,好奇又激动得去看了看那个儒雅先生。先生果真生得儒雅清秀,眉长眼慈,难以言说其会穿上戎装、携一柄长枪去冲锋陷阵。

    因着他家里人安排,初见此先生,婉娘看着很满意,先生羞答答宛如一条湿泽的小鱼,十分不好意思,但嘴角之笑意难耐。

    啧啧,婉娘之好日子当头,我羡慕不已。

    第二次见面之时,婉娘做了些红豆糕,揣着我,跟那先生交流。

    “我会做不少吃的,你跟了我,定少不了吃喝。”

    “养你跟这只猫儿,想来不成问题。”

    我咽了口唾沫,这红豆糕占满我整个脑瓜,挥之不去。若是我同先生抢吃,怕是要搅黄了这门婚事。万万不可。

    先生眸中笑意盈盈,此时便不同初见时羞涩。

    他吃了一口红豆糕,文人都是这般细嚼慢咽,他微眯了眼睛,不知是喜欢还是不喜欢,他咧开嘴来。

    “妙极。”

    残余的冰雪都化掉了,垂腰之柳,梢头泛起点点绿芽,轻藏在山峦中的浅雾散淡如烟,流转而斑驳。

    婉娘之好日子忒好,她拾来大把时光给先生做吃的,可叹没有我的份。这一来二往那先生迟早被喂得白白胖胖。届时一个胖甸甸先生可是难跨上马背驰上战场。

    我还是叹人间感情奇妙,感情来的奇妙去的奇妙,眉目传情更是莫名其妙。直到那时婉娘扯着我的皮毛高兴说。

    “先前以为先生古板冷漠,我们以后日子便平淡琐碎得过着。”

    “相处些时日后,原来我们二人习性相通,有说不完的话。”

    “不知这是不是叫喜欢......”

    啧啧,莫不是此先生在婉娘心里头的位置已经超过了我。

    摸着自己肚皮,我想着这些时段,我也没吃多少,可这多出来的肉到底是谁的。

    心愁......

    先生着了风寒,卧在榻上。

    婉娘急呼呼去照护,捏着榻上先生之双手,皱眉担忧,从头发丝问到脚指头。

    先生轻咳了几声,扯了扯身上暖被,淡淡笑道:“只是小小的风寒,没什么打紧的。”

    他唇色浅淡无色,看起来病气重,眼色迷离恍惚。

    “现下少来看我了,你染了病就不好了。”

    婉娘哪当回事,这段日子,什么排骨玉米汤、鲜菇肉片汤,我只能看着闻着,眼睁睁见它们入到先生腹中。

    我嚼着青菜,有些愤懑。

    这时哪晓得冤家路窄,珺潋又屁颠屁颠找上我,我怀疑他对我施了什么跟踪之法。

    不过他好像是来找先生和婉娘二人,同他们唠嗑交谈。原来是我自作多情,不禁红透了猫脸。

    嚼着酸涩青菜时,听到珺潋同先生二人咬着耳朵。

    “我只是不甘心。”

    “可你知道,这副身体可是遭过刀枪剑刃,已经千疮百孔。”

    “这些疼,我忍得了。”

    “你忍得了,这副身体可忍不了。”珺潋好像叹了口长气,声音轻缓,仿若还未化完的碎冰。“终究只是笑话而已......”

    断断续续的气息似破了的飘云,有涩涩的声音低喘道。

    “我不甘心......”

    不知过了多久,我靠着墙面打起了瞌睡,却被珺潋一巴掌拍醒,脑袋晕乎之际,这人捏起我猫身一阵把玩。

    我:......

    他面上喜色,明媚青瞳,嘴角之笑叫我猫毛直竖。

    “很快你就逃不了了。”

    我骨头发抖。

    待先生好了后,二人便交谈起了婚期。

    春色渐浓,日头暖足,可谓是成亲之好日子。他二人成亲后不知又是怎么一幅光景。

    水里鱼活跃的很,波澜起伏不定,流水潺潺不歇不止。

    只不过先生听到婚期二字又说道。

    “春来寒消,然战事欲演欲烈......”

    他不好好成亲,又想跑到了劳什子战场中杀敌去。此先生莫不是受不住安逸日子。

    我想起先前听的那些戏,一脸愁容的娘子抹着眼泪唱道:看似常态千白次,断魂忧虑把命奉。

    这时先生揉着婉娘之碎发,浅浅低语:“不归不嫁。”我细想着,是不是少了一句。

    婉娘乖顺点点头,对上他如吃了苦味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