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裳灯梳零落 > 第六十章 只要嘴不挑
    房檐上凝聚的水珠轻落在池中,其中不见鱼儿争食的影子,想来是快要入冬,都躲到暖处去了。

    云天无际如平畴,先前还有鸿雁孤只,不过当下寂寥无波。稠云白净,可比得上我身上的猫毛。

    我身上的猫毛又厚又软,勉强可以度过冬日。明明是毛长得多,可凡俗之人竟都以为我长了肉。我担忧得紧。

    婉娘尤其欢喜,她日日喂养照料,终于养得白白胖胖的猫,这下她的食材又多了。

    她盯着我的眼神一日比一日开心,每每清早起来便是扯扯我身上之嫩肉,随后不禁拍手叫绝……

    一朝吃多,长肉不止。

    于是我整日以泪洗面、悲情不已,见自己猫肉渐长不可制止,羞愤难堪却又无可奈何。

    头上的鸟妖便喳喳笑着,精巧的铁笼子关的住他的身关不住他的嘴。他嘲笑我道。

    “猫子啊猫子,你瞧你如今长的,想逃走已经是晚了!怕是走两步就累得不行了……”

    他叽叽喳喳之语,扰得我头疼。待我哪日彻底恢复,化了人身来,定捏了此鸟出来。

    扔入锅中烹炸一番。让此鸟知道,何为人间险恶……我想着想着嘴中流出眼泪来。

    我早知自己有一死,逃不过入盘的命运,不过真到死亡那日到来,心难安定。佩服那赴死无惧的前辈,譬如一下子把自己吊死的堂兄。

    “猫固有一死,或因肥胖,或因肉嫩。”鸟妖叫着,不知他这是安慰我还是取笑我。

    到婉娘养我的第十二日,堂兄府上摆了宴席,厨房之人忙得焦头烂额。锅碗瓢盆叮当作响。

    我卷起猫身,埋在窝里,整只猫头藏在细嫩猫身中,怕他们注意到我。不消几刻,我汗流夹背。

    这时我小心伸出猫头,抬头看看笼中鸟妖,哪知已经是鸟去笼空,想来这鸟机灵,早已逃之夭夭。

    过了一时半刻,不见有刀刃袭来,我呼气一口放下心来。见这些厨娘一个个端着盘子往外走,盘中丰盛。

    “鸟肥啊!肉嫩啊!”有个厨娘边端着盘子,边赞叹,扭扭捏捏走了出去。我不禁鼻子一酸,吸了吸鼻子,猫眼湿润,又不知哪些同胞受了苦入了冥司。

    几只扁舟横卧湖畔,纤尘不染水清,尤有几只雀鸟飞来又去。画里的静和谧都溢在此处,化为不知头尾的水色。

    鹅卵石铺就一条长道,还好我猫爪厚实,不被石头硌到。

    亭子里人影单只,于清风寒意中望着波澜无状的湖面。想必是堂兄那厮吃饱喝足了后,拾来闲逸。

    不过待我挨近了亭子,这才发现此孤单人影可不是堂兄。杏眼微垂,长眉愁屈,侧颜轮廓清晰。

    还好我猫爪厚实,走起来声响轻,不惹动静。而且我此番肥了壮了,怕是熟人可不会辨出此肥壮之猫就是我。

    于是我擦了额头细汗,欲悄然离去。

    亭中之人斟来酒,也不温上一番,便唇触上杯饮啄起来。

    须臾之间,听见他不小心被呛到了,咳声不断。我不禁心颤了颤。酒水饮来固然过瘾,不过身体是最要紧的。此凡胎肉体哪堪受下凉秋寒意。

    我顿着猫身一阵愁思起来,没等我回神,便听一声呼喝。

    “过来。”

    挠了挠猫头,见四周无其他,想来是叫我了。

    这时他见我久久不动弹,捏了手指,我连着身上之肉被他之术法扯到跟前。

    亭中更是凉寒,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我欲起了摔痛之身逃之夭夭,前头刚坐起身子,后头又一道光烁袭来,我又被制住动弹不得。

    风铃哗啦啦一响,犹如琵琶弹敲,一番复杂指法惹来流转不歇之音。

    我睁眼望向眼前,原来我是被这人制着不能动弹。

    入了眸里的面庞清晰非常,扰我心弦。

    “肥了。”他捏了捏我下巴,吞吐气息撒在我脸皮子上。这时我才晓得自己被他化出人身来。

    “其实在酒楼的时候,我就认出你了......”

    “哥哥......”我怯懦道。四周无人,风缓远喧嚣,被哥哥牢牢压着不能动弹,我之身子骨不经压。

    他微起的唇宛如灯火阑珊处的水色胭脂,轻薄旖旎,我咽了口唾沫。“我让你别怕我,不过你不大听话。”

    我猫腿颤抖不停,垂着脑袋不敢视他直逼心底的眼睛,心如捣鼓。

    他之细手捏着我肩膀,另一细手捏上我的脸颊,嘴角轻扬,我脸皮子一阵润泽软腻的触感。

    “你怕我,因为看到了那些,是吗?”

    他怀下之我脑中闪起那日的画面,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把那些忘了,回到我身边来。”

    “你不是喜欢哥哥吗?”

    他轻声细语,一如温吞沁水欲灌入我喉中,诱惑一番。

    我久久不出声,惹他耐不下心,指上之摩挲急不可耐。我脸皮子怕是要松弛了。

    “不是所有父亲都配做父亲的......”他出声欲一番解释。

    “不......”

    “我以后不会喜欢你了。”

    我摇摇头,眼中润泽,使着力气掰扯着他的臂膀,只是微薄之力惹他不屑。

    抬眼看着,他的眼神一瞬转如冰块一般,此中锋芒冷冽要把我砍碎。

    他慢慢地起开身子,眼眸转而澄澈平和,唇上笑意莞尔。

    不知是不是被压伤了,身子酸疼不说,脑中胀痛不已,起来身子晕晕乎乎,眼皮子也睁不大开。

    想必我真的被压坏了,我不禁心酸,欲要哥哥赔偿并且给我医治好。

    见自己毛多肉厚,已是猫身。

    我揉眼清明了后,哪还见得到哥哥的影子,想来他怕赔偿赔得自己倾家荡产。

    世间苦凉,秋冬之凉伤身,多有祈求平安顺遂的俗人,不贪权财,不过仍有枷锁制身,不得自由自在,苦从中来。

    求一点安逸,也是苦中求甘,长长久久不恼不伤者又有几人?

    我愁得茶饭不思不想,一来想念哥哥,说不喜欢就不喜欢实是鸭子嘴硬。二来羞愤自己腹中沉甸之肉。

    不过奇怪的是,我这肉肥嫩到可入那砧板了,婉娘倒不起心思来将我下锅。

    漫长等待磨人,犹如被砍头之人的脖子,一点一点被砍刀磨着,鲜血淋漓,疼痛绵长,不知尽头。

    我按耐不住,叼着砧板置在婉娘跟前,掀起屁股坐在上面,示意其给个爽快。

    婉娘见此犹有识意,不一会目露心疼,一把扯了我身子,紧紧抱着怀中。

    我身之肉被挤得有些疼。

    “我于你倒有了些感情,下不了口,下不了口。”

    她之脸墩搓着我的猫头,我脑中一阵飘忽,听后感动不已,欲垂泪呜呼。婉娘执手轻捏着我的肚子,顺着我的猫毛。

    “等我嫁人了,把你揣着,也有个熟悉的伴儿。”

    她对我说道。

    后来我知晓,婉娘要放下屠刀回家相亲,听说家里给她找的相亲公子是个文绉绉教书先生。

    我亦是一番激动,跟着婉娘有饭吃,陪着她回去嫁人,过着安静闲逸的生活此为我心之所向。

    啧啧,我以后之归宿有了着落,再不为吃完上顿没下顿、漂泊街头而发愁。

    “我未见过那个公子一面,不过听说是个善良敦厚之人。”

    她摸着我猫毛,遐想连篇,我怕她遐想过了头流出口水砸到我身上。

    “等过了这个冬天,便离了江陵,回去过日子。”

    我盼着早早过了冬,江陵秋寒难忍,冬至不知怎得苦人。不若早些回春,暖照着回家之路。

    刺骨寒凉总会悄声来去,能见上暖阳很是难得。在此间秋寒之后,不知不觉秋已淡然,冷冬悄至。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

    晚上落一层薄薄的细雪,早上起来,外头的雪已经化得差不多了。初冬之意还未有冬意,不过冷凉天气日日惹我不敢出窝。

    路上的鹅卵石滑如冰,行人不得不小心谨慎着。

    不过我埋在婉娘怀中,倒不担心。婉娘穿得又厚又暖,我躺得舒服,安逸得睁不开眼了。

    此番她揣着我同堂兄交谈。

    “也好......”

    珺泽听她说要回家嫁人,也不做旁语,脸色平淡。

    “公子可莫要想我。”

    云渺渺如雾,此道悠长入云端。

    婉娘摸了摸猫毛,叹气一番,想来她对府中诸人也是留恋难舍的。

    “一直以来只有你给我东西吃,哪会不想你。”

    珺泽这话说得怪心酸的,不禁同情他在府中这不受待见的艰难岁月。

    不过哪叫他这挑那挑,府中百个厨子也只有婉娘到今才肯做东西给他吃,这才叫珺泽没有受饿再死一回。

    这时我听见路旁还有着窄小溪流轻轻地流泻,几片枯黄无骨的叶躺在水面,薄如蝉翼,安若泥。

    我扭捏着身子,换了换躺姿,风一入身,我一阵哆嗦,便赶紧埋进婉娘怀中。

    婉娘轻声道。

    “不过公子要听我一句,只要你嘴不挑,哪愁没的吃。”

    我觉得在理。我嘴不挑,以至于顽强活到了今日。

    珺泽似有若无地一声轻嗤。

    风又大了起来,脸皮子绷不住,实在苦闷。

    这时珺泽凑近过来,执起手来不知作甚,怕不是要袭来一拳。

    我闭眼挨揍。

    后来见到他手上残叶,原来婉娘头上落了片残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