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裳灯梳零落 > 第五十四章 舔他手掌心
    我架不住大花脸的吓,差一点要翻了白眼过去了,还好我跟哥哥久了学了些化慌乱为镇定。

    他道的一些情爱道理,我的脑子还不大能消化,只好存了到以后慢慢参透。哥哥那端有柔情娘子相伴,此快活可非我能想象。

    我可没同他那样找来两个柔情公子相伴。想来我不如他会快活,我亏得很。

    撇了大花脸,一心只想跟上哥哥。

    停了戏的戏楼有些冷清,脚步声像是嗒嗒马蹄一样,踏破了整日的清宁。

    哥哥腰上之青玉,跟着步伐轻轻摇动。

    “哥哥。”

    面前之人闻声停了脚步,见着我,也不惊喜也不意外,淡淡然露出平常之微笑。看不出什么情绪来。

    他待人好像都是如此,一笑对之,温润细腻。倒看不出哪里是真心的模样。

    不过我仍觉着他对我还是有点真心的,不然他为什么对我好对我关心备至,要是养一个待宰的妖也不至于掷上无缝可寻的耐心……

    我敲了敲自己脑瓜,想多了就会迷糊,不要这般想稀奇古怪的才好。

    “回去吧,我午后才会回去。”

    他缓缓道。

    古楼沉韵,暗香卷绵,一点点音语化成几道长而远的流思。

    我见他还是牵着那个娘子的手,莫不是要同她共度良辰。我还以为他只这样牵过我......

    十有八九的哥哥是喜欢乖巧的妹妹,我等着他就是。

    莫道情丝雨里愁,碎碎柔肠百结忧。

    捏来几首酸的不得了的情事,我日日读来也酸得我牙疼。

    这写诗的怕是早已掉光了牙。

    见我如此,稀罕念起诗来,小厮惊怪不已,问我是不是芳心暗许。

    我脸红摇摇头,哥哥都写情书给娘子了,我也要准备起来。以后遇到心宜的,却没有拿出手的情书,岂不是掉了我面子。

    午后打算找来哥哥商讨写情书一事,他比较有经验,能指点我一二。我吃饱了午餐,啃着剩下的酥饼,满心欢心入他房内。

    珠帘未掀,不见君。

    我静悄悄进他内室,果不其然,此番他安静得午歇。

    邻近窗台一侧的美人踏上,他安静的像一幅画,想叫醒他来着,不过想想还是不妙。

    我嚼着手中酥饼,静赏这幅画,是一桩妙事。

    秋光也算清凉舒身,他的白皙面皮我看得十分清楚,眉间一点显了些风情,叫我心有些动乱。手乖巧得置在塌沿,鼻息轻缓有律动。

    长眉美目,似远山深处竹林清幽,似近水澄澈中灵动光辉......

    我突觉手中之饼不甚香了,不满足地凑近了他,眨巴着眼睛,眼睛都要没出息地流口水出来,不若咬一口尝尝这脸皮。

    不禁纠结起来,要是没认他做哥哥就好了......

    饼不可浪费,砸吧嘴吃着时,一朝不慎,这砸吧之声吵到他了,见他睫毛颤动,缓缓睁开了眼睛。

    不妙啊不妙。

    我这张大脸怼在他目前,怕他一回神被吓到入了冥司。我勉强咧了可掬的笑容来,他古水无波的眸子有了闪动。

    我一笑不要紧,要紧的是嘴上之饼屑,一朝不慎,直直掉了他一脸。

    哥哥:......

    他皱了眉目,起身来一脸茫然。我心愧疚,不过他脸上之饼屑不是不能吃。

    “哥哥别怕。”我拿出手指头,沾了一把他脸上碎屑,不一会就被送入我口中。

    我欲再行此不浪费粮食之法,他似是恼了,紧拽了我手拉来靠近了他面皮。

    哥哥闭目久不语,想来是强压着肚中怒火,他咬着牙道:“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要进我房门。”

    我愧疚点头,以后倒不能任性如此了。

    想到正事,我赶紧拿出袖中的情书,望他指教指教,以后怕是机会甚少。

    他冷色满脸,淡定一读。只见其脸色愈加不对数,一字一字从头看到尾,却是一言不发、脸色愈沉迷.......

    想来我文笔之差,惹得他不屑出言。

    他放下情书后,咳了咳,端正了姿态,我以为他终要指导我了。

    “我可不会喜欢一个女子第二次。”

    此说教我听不大懂。

    “何意?”

    他冷哼一声,笑了笑,道:“以后你就知道了。”

    他将我之情书扔置在一旁,再度去斜躺着过他午歇。我心莫名低落,手上酥饼变得冷硬难嚼。

    此番惹来哥哥不快,非我本意。后来见他有意无意有些疏远我,只高兴时舍得与我说话亲近。

    我心中如吃了苦莲般,久久低落,更为自己做的事发愁愧疚。哥哥以前对我百依百顺,如今冷暖不定,落差感甚大,我定是伤透了他的心。

    过青桥,流水依依,浓厚的雾化为眼前一道道长长孤影。

    我看见哥哥走在前面同一女子相随,欲上前同他攀谈。纠结一番只好作罢,莫要让他更嫌我烦......

    秋寒清闭之际,好不容易等来哥哥闲着,便厚脸皮请他去酒楼饱餐。哥哥有些诧异,想必被我之举感动得一塌糊涂,他可莫要边吃边抹泪才好。

    “店家,来你这最好的菜!越多越好!”

    哥哥:......

    我爪子拖着猫脸,一脸殷勤得望着他。他眉宇舒缓,看起来心情不差。我们丢掉前嫌指日可待!

    不久店里小厮们端来一盘盘菜,动作如流水般,满桌子菜琳琅满目。

    不过我万不可想到,这琳琅满目的都是妖肉。譬如炸狐狸妖爪、猫尾、熊掌......

    我心颤抖,妖儿同胞们你们忒惨,不义如我,竟点来你们下食,一阵气闷难受。我捶胸欲哭。

    像哥哥这些御妖师,想来是喜欢吃这些妖肉的。我叹息,欲离开不见哥哥开吃的模样。不见不心烦。

    我踢开椅子,与哥哥轻言:“哥哥你吃吧,我先走了。”

    哥哥却不动筷子,莫不是都不合他口。他眉头一紧皱,不舒服般捂着嘴,见这桌满目琳琅,欲吐出来。

    实在摸不清他的口味。

    我想起有厨娘说,初生之妖最为皮薄肉嫩,许多大户人家专门捕来下嘴。我猫身一顿,莫不是哥哥想吃的是妖崽子。

    罪过......

    拍了拍哥哥的肩头,对他柔声劝慰道:“不可呀哥哥,快打消心里念头。”

    “吃小孩犯法的!”在我们那里是这样。

    他铁青着脸,回望着我,我汗毛都竖起来了,不知他要如何说教我。

    想来我们冰释前嫌遥遥无期,旧事不解又添新愁。

    他身边的侍从宽慰我说,公子他一贯如此,莫要再将劳什子情意真心太过放在眼里。

    原来我一直以来太过想要他的真心,我亦是不知自己何时开始这般患得患失。

    我怕是第一只为自己哥哥愁死的猫。

    他不大开心见我,我想见他时只好偷摸着爬墙头窥视。此行径虽不光明磊落,但我做起来熟练到我自己也吃惊。

    薄雾笼罩,他像是被包裹在朦胧虚幻之中。

    温茶一壶,清芳宁心。哥哥独自一人轻抚琴弦,我端着头颅,两耳听他弹出的清雅调子。

    我心中喜悦。

    喜悦更浓,见他变了调子,音律中情浓意深、欢快愉悦,整个小院花草飘摇着都被他迷惑。

    如今我便也像飘摇挥舞的花草一般,心之飘飘然不可捉定。

    忽而这调子愈发不可收拾,愈来愈诡异妖邪,如鬼魅作舞。我惊了几分,转了脑中思绪,回过神来。

    诡异的调子听得我皮肉发麻。这些花草也是难忍至极,朝夕般的变幻,变的它们措手不及,不禁垂起愁苦脑袋,蔫了叶子,一副生无可恋样。

    一片枯败萧索之地,生机化作骨,不见初时花盛草青的光景。

    琴声戛然而止,我又是一惊,这止得毫无兆头。我紧盯了哥哥。

    弦断声止,他望着断弦,低眉冷目,似有些无奈与烦闷。

    我亦为他伤心伤情,此时却又瞧见他手指上鲜红一片。不禁心头一紧。

    忘了自己正在偷窥,焦急得跑去哥哥跟前。

    他见着我,挑眉一惊后,便冷上眸色。

    “可疼?”

    我二话不说拽上他的细手,心疼得摸了摸。食指上冒起血珠,掌心处亦有几道粉红细痕。

    先前的淡定和喜悦皆烟消云散,心中之弦逐渐无序。我想起这些血痕看起来不甚紧要,可是非常疼的。

    他垂眸不语。

    皱着眉头,二话不说,舔掉了他食指的血珠。

    口中之酸腥化开,入了我肠腹,一阵难受。

    不过他的指头柔软甜腻,我多舔几下后指头上的伤痕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一阵欢喜,继而双唇触及他的手心,伤痕触感明显,舌尖轻轻碰到时,他的手心微颤一番。

    伤痛一时,我轻柔细腻地舔舐望他放下担忧,舌尖清扫,几道伤痕皆化作无恙。

    我放开他的手,砸吧着嘴,其滋味有些奇怪。

    抬头便对上哥哥深邃眸子,他像是很奇怪的看着我。这望得我怔住身子,心跳漏了半拍。

    脸庞也只与他有一寸之隔,我赶紧不看他的脸抚平心绪,我之慌乱我自己也琢磨不透。

    十分不好意思得执起衣袖来擦了擦他掌中口水,“哥哥。”我对之一乖巧一笑,望他不嫌弃我的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