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裳灯梳零落 > 第四十六章 相思无趣 祭梦中人
    烛火微颤,树影婆娑,微黄的铜镜显着她清瘦背影,和我桎梏着她迫她与我亲近。

    斑驳墙面上映着我与她二人贴在一起的模糊影子。

    不过此下我很是狼狈,狠狠咬着她的双唇,纠缠于她两瓣唇上,不断洄游。

    她越是挣着要脱开我,我愈是使尽气力制紧她。她定是会嘲笑我这副孱弱不堪的身躯,只知逞能和野蛮。

    知晓无用,她便不再挣扎,难得此刻如乖巧兔子般在我怀中。

    为将她锁得更紧些,手指绕进她泄坠至腰的长发,按着她后脑紧紧与我相贴,她唇齿间薄软如棉,淡香如新叶。

    不知怎的我心中之颤动不受控制。我感觉到此时她鼻息平稳沉缓。

    她眼睫低垂如冰封的琉璃。

    磨损着时光我祈求她给予回应。她任我快要将她肩膀捏碎,此时她就像冰冷瓷雕一般。

    心中难以平静,握不住力道,将她嘴:唇咬破,嘴中便尝到一股血浓腥味。苦涩到我心坎,惹得我眉头紧皱,不得不放开了她。

    吞咽尽嘴中苦涩,见她一副无谓也无畏的样子,可怜也可恨。她会不会胡思乱想,实质上我是真心待她,她却一直将我推至在外,不信我的真心。

    我轻揉她嘴角,帮她擦拭掉苦涩血腥。空气中有我颤巍之声:“我愿意弃了这太子虚名,我们一起,去父皇找不到的地方。”

    掩藏几近边缘的悲伤,故作舒朗轻笑,像看灿烂烟火般得注视着她。能对着此倜傥潇洒的太子却不动心的妖娘,鲜有见。

    她冷哼一声,终于抬起眸子,其中含着对我的质疑。

    “只娶我一人?私奔?”

    我细思我私下作风也不差,她却不信我心之真切。如今我真的愿意为了她放弃如今拥有的……

    幸儿摇头苦笑,怕是笑我不知天高地厚。“曾经也有人,许我一生一世一双人。他看着我的眼神,同你这般无二。”

    心微颤。

    “不过你们皇室贵族,哪会把承诺当回事。你信?我可不信。”

    她立于铜镜前目光散成零碎,似是回忆往事。

    “后来他同佳人喜结姻缘,我才明白,像我这样的琴师只配是一介玩物。”

    她不再讲下去。

    一切如凉水灌顶,脑中怕是钻进了蜜蜂,挥之不去。嗡嗡地我的脑子怕是要坏了。

    情事上溃败至此,我愧于风流倜傥之名。

    席瑜表面上约我散心吃茶,实质上暗里无时不刻在讥讽如此痴心可笑的我。我这个太子做得入不了他心,我觉着真待我登位之后,也不见得他会是个臣服于我的忠臣。

    不过我从不在意这些,若他想取我而代之,我也会眼不眨一下拱手让他。

    即使我真心想闭耳不去听杂琐之声,不过这些寥寥之音还是稳稳当当传到我耳中。什么妖皇与幸姑娘同游于池畔,什么幸姑娘穿试飞鸾翔衣看呆众人,什么幸姑娘……

    呵……

    我想给她的琴还未送出去,想来以后也没机会。早就做好的戎装,备好的马匹……

    罢了,我是太子,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伤情伤心,就当是一场历练。说不定历了此事,我会迎来新的天地,我会慢慢养好身体。

    她入宫为妃的前几日,我欲与她再好好交流一番,不过未踏足去,想想还是作罢。免不得又遭她泼冷水。不日我就中了风寒,连了两夜卧于床榻起不来身。

    朦朦胧胧复见幸儿立于跟前,说要等着我一起策马长街。我心中兴奋,不过辗转醒来,发现只是一场病中空梦。

    后来我听说她以自尽威胁不从皇命。我看不懂她了,说惜命的是她,看不上我的是她,如今宁自尽也不为妃的亦是她。

    不过她能不做父皇的妃子最好,若是日日与她同处宫中却以那样的关系相见相视,我怕是会气得早早飞升。

    静静想着,我明白了。我与她,同是一样的人,处浮华烟云中,求一点真心,求一点自由。不过我是付出真心而无所得,她却是以忌惮世间真心的目光来索求着渺茫的真心。

    我风寒好了之后,打算为她做一件大事,许是这样她才会信我真心。

    她披上嫁衣那天,一场宫乱突降。我堂堂太子扮成了贼寇将她绑上马,做得十分顺当。想来我武功卓绝,若不是生来做了个万民之上的太子,要是落于山水,必成一方贼首。到那时无人制服,杀人如麻……

    想想就可怕。

    在我自傲之时,一不留神竟中了掌,不过没有大碍,只是有些吃痛。本太子又不是吃不了痛。

    我带她驾着这匹雄烈的唯一配得上我的马,奔驰过长街、田园、溪畔、竹林……

    此刻她着一身嫁衣,红如天上之日我心之火,我怕是此生都不能忘怀。即使如此,我心已满足,我想要的驾马一游也已了愿。

    感觉十分不错,本太子这马驾得快活潇洒。我觉得可能惊艳了不少路上之人。

    “你做这些......”我翻下马,留她一人马上执鞭。她面目终有一丝动容。

    几个时辰的倒腾,我还是有些吃不消,喘气胸闷。不过我却淡淡的对她说。

    “我必然是不会眼睁睁看你困在那里。”

    “我知道你有你自己的心,你想要自由。”

    抬头望她,折射过来的刺眼日光竟叫我红润了眼。

    妄想着她在策马离去时,再停住回望我那么一眼,或许那样她可能是信了我的真心。

    她与日霞和满片火枫林融为一色,我太过粗心大意,一小会就寻不见她的身影,漫漫前路,她竟走得毫不拖泥带水。

    我甚至有些生怨。

    不过换做谁,获得了久久渴望的自由也会如此迫不及待吧。更何况,她带着我的那份。

    本太子还是太子,还是更喜欢借着暗淡的烛光,看画屏上的美人图。

    美人有纤纤玉指,触上弦丝,面上清雅冷肃,像我殿中的一副琉璃樽。

    美人有一泄而下的乌丝,背影清瘦修长,腰肢纤细可握。

    每一天我都看不够,我吹灭了烛火,这画屏中的美人们模糊不清。

    我昏昏欲睡,不久便进入了梦乡。正是春江水暖之时,竹影清风一片,我独自乘船游水,被那片青翠迷了眼。

    水尽头有桥,桥上有人言语,近了之后才看清了那是一个姑娘。我停船驻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