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裳灯梳零落 > 第四十四章 鲜衣怒马 风流倜傥
    我虽身为太子,不过整个妖族没有几个真正认可我。嘴上卑恭臣服,背地里便掐着指头数着我走运多活了几日。

    若我真活到继承皇位那天,那算是奇迹。

    体弱多病,皆因幼时伤了魂魄,导致自己半魂散落。苟且生到今日,实属不易,汤药暂且可以吊着性命,我心中之黯然却无药石可医。

    若我不是太子,或许我现在已走遍了天涯海角。

    不过转念又想,若我不是太子,我已经坟头草青青。命比什么都重要,所有妖都这么告诉我。

    一无所有的潇洒自由,换得来这场锦袍加身。

    想来是我占了便宜。

    幼年因擅棋术,而有所才名。那时得过的精致棋盘,就如同小孩子多如过江之鲫的玩物。

    那时我还有些欢喜。岁月复岁月。没有妖再提及当年执一棋以抵万敌的少年了。

    起初我偷着爬过墙头,翻进乐坊,瞧上两眼幸姑娘。姑娘属寡言冷漠之妖,除了对我偷窥之举有些厌烦,时不时还对我冷眼冷言。

    “太子殿下将来是万妖之福音,应当自重恪行才是。”

    不过我甚喜爱她不搭理我、对我嗤之以鼻的样子。

    对此小圆对我叹道:“殿下,你可知舔狗二字。”

    呵,本太子此身金贵,掉一根汗毛便急煞百官,咳一声便吓死万民。怎能以狗来称呼。我不屑冷哼。

    一来二往,姑娘就习惯了我烦她,有时迟来听她的新曲,她会嗤道:“殿下日理万机,难为殿下还想到今日之约。”

    她眼角眉梢泛滥出的一丝不满和抱怨,挑动了我的心弦。

    我肯定有戏了!

    暮色残昏。

    我立在竹林叶下,凉风袭过唇鼻,清新的味道便入了味蕾。乐坊之门紧闭,她还未授完课出来。

    算起来太子殿上下应该都在找我,就让他们瞎慌,本太子也不是残弱得不能自理。

    摘了片头梢处细长如弯月之竹叶。触于唇上,准备吹上那么一曲。不过后来想起来我好像不会吹叶子。

    叶皮儿淡青,我心有一动,便嚼了半口,发现其味也清淡。

    这时我看那幸姑娘停于我身前,眼中带着惊讶,我怕是百口难辨。

    我尴尬轻咳。

    “你让本太子好等。”迅速将她抵在树干上,小小的姑娘被我困在怀里。不过她无一丝怯意或羞涩,挑眉嘴角扬起一笑。

    “太子殿下,除了日日来烦我,可还想着做什么。”

    我欲抓她白如凝脂的手,她则巧妙躲开。

    “想做的……”我一手摸着下巴,一手撑着树干。此番模样很是潇洒。我觉得。

    “若是有一日,我能策马扬鞭于市街,给妖族老少们看看本太子英姿飒爽之貌。”不过转念我便蔫了气。

    “不过我气力受不住马之颠簸。”无奈笑了笑。

    她眨了眨眼,莞尔一笑。

    我有意娶她,不知她可有意嫁我。我为百官口中废妖一个,还短命,她或许看不上我。

    她铁定看不上我。

    不过我是太子,强娶了她也不是难事。管她此后数舒不舒坦,本太子过舒坦就行。

    于是陈铺纸砚,准备上书给父皇准我娶她为妻。写到一半,于两情相悦四字处停下笔墨,抚上褶皱的眉头,不禁忧叹,难编难扯呐!

    这时小圆跑来,恭敬递给我一个卷轴。我以为她想开了,要我执轴抽她一顿。但她说:“此为无瑕姑娘给你作的画。”

    乖乖!于是我十分宝贵此卷轴,打算举个仪式再供起来。

    打开画轴,映入眼中的是个策马的男子。

    银甲戎装,执鞭而策,一身潇洒自如的样子。细看该男子的面容,有些面熟。此时看向面前的镜子,我竟发现,她画的莫不是我!!

    我拍着胸脯,怕激动如潮水,把自个掀翻过去。“水来。”

    喝了几口水,才顺上气来。

    二话不说,我便撕了那张要强娶她的婚帖。我想着,她此般显然对我开始有所不同,可不能让她对我再反感起来。

    戎装,策马,自由。

    皆是我放在心底不敢触碰的。将一人放在心上后,便觉得所有事都有可以等待的佳音。

    这几日,我差遣了几个工娘照着画中的样子,制出一模一样的戎装。

    此时我对找寻我的半魂,有了迫切的希望和动力。既然我是太子,为何不尽力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步于华殿,我有着万民渴求不可得的权利和富贵。策马长街,可观服臣于我的山河万千。

    还有,娶我心悦的女子,与她有天地同寿的相伴时光。

    得到这一切,只需弃掉这副孱弱不堪的身子。

    生老病死,其中之苦,最苦的就是病了。

    眉紧锁,暗香浮动,冷凉的风吹惹我生寒,灯烛已残喘不已。

    打了个喷嚏,醒来后脑子又昏昏沉沉。

    我记得四哥说,梦中的情感虽扯动心情,不过皆是虚假不必入怀。

    同其他道姑一起,打坐修术。每每都会累到不行,大汗淋漓。不过天道酬勤,坚持就会有收获!

    这个道姑差点摔成残废,终于学会了御剑飞行。

    那个道姑终日冥思念咒,将要闷死之际,终于领悟到了隐身术之奥秘,此时还没有人找到她。

    我最佩服我师姐沁灵。狮吼功威力忒大,她学到了八成,实属到了能出师收徒的地步。

    但是,日复一日,我一星半点也没学会。

    急煞我。

    我拜托沁灵教我练那狮吼,这功吓人很有效,我虽这不会那不会,不若把狮吼掌握妙了。以后面对敌方,狐假虎威,吼两嗓子。

    怔住敌方之际,利于我逃跑。

    沁灵道:“此功发力,主要是化内力于丹田,转而运气于上,发功于口。”

    她讲得极其认真,我问道。

    “那不是打嗝嘛?”

    沁灵:......

    难为沁灵,压下暴打我的气焰,耐下性子来,给我展示了番内力转化之功。

    果真猛力非凡,她之狮吼响彻云霄。我照着她的模样,一阵运气,内力倒腾。我亦感觉口中充满了力量,待力量饱满便启出声。

    “喵~~”

    沁灵:?...

    此后沁灵再不指望教于我狮吼功,不过我觉得我这练成的,可以叫猫吼功。

    其他道姑皆不知还有猫吼功。介于我能拿得出手的便是这猫吼功,我便跟她们解释,沁灵师姐这头狮子精,吼出来的便是狮吼功了。

    那我这只猫,便就叫猫吼功了。

    猫吼虽不及狮吼能威慑人,但是它极具迷惑力,可摧残敌方之心智。想来此功若练到十成,必是到了辣手摧花的地步。

    我那猫吼功成为了道姑谈论中的焦点,她们皆道我练就了好本事。不日,师父就传了我同我说话。

    “我们的师生缘分,止步于此了。”

    嗳?莫不是她窥破我猫吼功的虚假实力。我欲开口认错,她欲断了师生情份实在狠心了些。

    她接着道:“玄璃,你的身份如今已有多人虎视眈眈,怕是再逗留又会引来杀身之祸......”

    听她接二连三地叹息,应该是真的因担忧我而提出此决断,竟不是因着我没一个本事。叫我奇了个大怪。

    这时我四哥大喜,欲马上扛着我带回家。此急切让我怀疑是他撺掇师父让我赶紧出师。

    道姑玄璃将要光荣出师的消息传了整个道姑们的耳中。

    她们却不质疑此中真意为何,只是愈加钦佩猫吼之功的强大实力,后来他们愈加头热起来开始争相练这猫吼。

    来求教我的,我都打发了他们。“非猫族,不可外传。”于后,这猫吼功成了绝学。

    不过等到了家,我该怎么跟父亲说,学到了什么本事。想来想去,头秃十分。

    师父却说:“求仁得仁,求道得道。道法本就是修心,修得苦心便是苦心,修得善心便是善心。”

    我慎重地点了点头,其实一点也不明白。师父高深之话语一日里总会出来那么几句。

    别师会中,我哭得梨花带雨,差点歇气掉了头颅。师父尴尬抹了抹我挤在一起的脸。

    在我身上擦了擦,宽慰我道:“历来别师会都不见徒儿哭的!”

    可不早说嘛!我以为哭是一道程序,哭得越大声,便说明师徒情深难舍难分......

    马车颠簸,差点要把我早饭颠出来。

    对面之四哥起早就不同我讲话,怕是有起床气,因为我叫他起来叫得早了。

    见四哥突然细盯起我,打量了我周身。莫不是我脸皮子上有不妥之处,出手压了压之后仍觉细腻柔软有光泽。

    无甚不妥。

    我便回之以单纯大笑。想来他是盯我身上可有不适之处,他关怀我至深我看在眼里。

    不过他见此白了我一眼,转头不搭理我。

    我:.....此单纯大笑仿佛成了无用之屁。

    他的起床气忒浓。

    “对了四哥,过界令牌你可带在身上。”我拍头想到了大事,“不知我的放到了何处,粗心给忘了。”

    我挠头,假装可怜欲少得他的责骂。

    他眼波流转,低眉沉思了会儿,断断续续道:“奥......”

    “我的怕是也丢了。”

    “它是长个什么样子。”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粗心大意莫不是家传的。此般我也是不好提醒他,令牌的样子我也不好比划出来。

    不然我变成个令牌样子给他看看,或许他能想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