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裳灯梳零落 > 第四十三章 竹影和诗 梅花入梦
    竟不知自己还能同人参果一般招人垂涎,先是珺潋,后是对我失望的席瑜,都想着吞了我的魂灵。

    此后我哪还会有安稳日子过。

    眼前的席瑜冷漠如陌生人,掌中之力毫不停歇得吞噬着我的魂灵,意识便一点点模糊起来,不消一刻便分不清自己是站着的还是飘着的。

    如今身上的力气已经支撑不住自己,狼狈地趴在地上。只够得着他的衣角了。

    心中的撼动骤停,不是终获得安宁,却是如同烧过的野草,死寂异常。

    不知躺了多久,双眼迷糊之际,见两幅身影扭打在一起,刀光剑闪竟晃得我眼疼。

    斑驳树影旁,一则身着蓝色的段子衣袍,一则白衣淡若琉璃,白衣挥剑狠斩,

    章法翩翩不失气焰,束齐的乌发如糅碎了的玉,借风刃扬起锋利。

    手腕挥剑如流水潺潺入画。

    蓝衣手上无一利器,咒诀从口中启出,躲闪无影,挥动的袖摆好比淡蓝色的雾。

    “四哥……”我颤巍巍道。白衣便怔似破冰,此刻剑法开始残乱无章,拼起速度和狠绝。

    席瑜怎么会对我下起毒手来,我思破了脑袋都想不出个所以然。

    我还记得与他与梨花残雨下一见,他阳光灿烂的气质如今想起来也是十分暖心。

    他带着我逃出观拿出他老远带来的酒罐,眼中闪烁的光泽比酒色更醉心……

    不知畏……不知畏便不可畏……

    我念着经里的词,安抚自己的心。

    身似被要被蒸发的水。

    “四哥!!”

    那人手中剑咣当一声被扔在地上。有四哥在,我十分安心。

    眨眼时,我用手挡去些刺眼碎光。待会再看却见指头上贴着只紫***。扑扇翅膀,灵动的很,我心中充满向往和喜悦。

    “殿下……后妃……”灌入耳中之声我不甚在意,只听清了几个字。

    得,我又在做梦。

    蝴蝶飞远,目光追及它的踪迹,皆是繁花锦簇之地,转眼间它也如俗物沉入其中不得见。

    我叹了叹气。身旁之女侍小园如黏糕一般,甩都甩不开。我早知她是席瑜插在我身边的眼线,有她在,我吃不得肆意,喝不得随心。

    此时琼楼凉风习习,是解暑良地。

    我简置一方酒台,名酒佳酿都被我搜刮了来,我果真是妖族第一逍遥快活之太子。

    “太子殿下,你……你莫再喝了。”

    我磨了磨牙,压着心中烦躁,紧捏了捏手中细小酒杯。眸中露出黠笑之意,放下杯,空出手来牵来小圆之娇嫩的双手。

    摸了一番,我抬头满面春光中带了那么点羞涩。

    “圆儿啊,你跟了我那么久了……”哄这些妖娘我最在行。我还未吐露尽想好的词,小圆如避蛇蝎般抽走手。

    她观望四周无人,紧张道:“要是被席瑜殿下看到就不得了了!”我欲再上前纠缠一番,果然同我所料将她吓得仓皇而逃。

    只是怎么就不能被席瑜看到了。品了品几杯酒水还是没想明白。

    我独身饮酒享乐,风杂烟熏细密如游丝缠绕不停歇,杯中照着我凤目长眉。我闲逸雅意之际,楼下一修长身影引了我注目。

    竹影婆娑,那一方墨绿色在我看来如同一张纸画一般,我扶着栏杆又细细望去。

    繁茂竹叶挡了些眼光,只看见是一抱着琴,长发垂坠的女子。

    我摇头叹息,此世间,细弱女子都抱得动琴了……

    一阵晕乎,我感念着这种晕乎能少些,即使是在梦中,我也只想过个舒舒坦坦的梦。

    龙涎香入鼻。

    映入眼中的是华美宫廷。

    我见父皇停下手中之筷,惊怔如看到天中仙一般。我轻呵出声,到底什么样的人让他馋成这样。实在是不争气的爹。

    目光随他落及台下抚琴的女子,她身着淡竹色的碎花长衫,三千青丝绾起一个松松的云髻,只一只桐木雕琢的簪子别着。

    芙蓉如面柳如眉。

    好吧,的确值得垂涎。

    我馋得口水都要流出来之前,还好她停指歇了弦,清婉如烟的尾音渐渐淡去无影。我这才将思绪拉了回来。

    此女子瞥见我这般盯她,皱眉不悦,对上我眼睛,冷漠白了我一眼。我心痛矣。

    宫宴如旧,不见方才那女子去了何处。丝竹管乐皆扰得我头疼。不比七弦如翠山伴柳之音。

    我想着,就这?就这我就相思上了?

    吹落遍满枝头的桃花,梦境中竟还能动上情,想想都稀奇。

    还是对一女子肖想至似。莫不是我已经对男人心死无望。

    不过梦中我是个男子,这样想来就算正常了。

    心脏砰砰然,这证明我还活着。我欲拍下胸脯以示安心。

    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躺在四哥怀中,只听他鼻息浓厚却慌乱无序。他见我有所动弹,提起神来,对着我一顿说。

    “身上可有不适?”

    我抿唇笑了笑摇摇头。

    我见日头正好,薄雾已不在。“四哥,你可被席瑜伤着了?”

    端详了他周身,没有半点伤处,只是神色疲累。他出手微抚我的发丝,我在他手掌心中感受到暖意。

    我想到自己做了两个怪异的梦,便同四哥讲了讲,边讲也边不好意思。

    他细细听完之后,对此无甚惊讶。而且他同我说了一番他的事。

    “我也梦到过自己变成了另一个人。”他还有几分回味。

    “变成了一个人族翩翩公子。梦中还有你。”

    “不过这些都只是梦罢了。算不得真,”

    听他一说,我有些释怀了,梦都是假的东西,假的东西便当不得真。若是日日还纠结于梦中的人事和情感,怕是要头秃。

    经此,四哥和师父愈加担忧起我的人生安危。

    此番四哥将我从席瑜手中抢了回来我才无恙,不过他们还是担心我再被觊觎魂灵。他二人盯我盯得紧。

    倒让我在道经课考时,都不敢翻出小抄来。

    师父越发频繁夸我学得刻苦认真,我心中愧疚不敢当,不过多夸一点还是可以的。

    术法考试却不尽我意,被人打得满地跑不说,我一慌便忘记任何咒诀,想化出剑来却拿出来个木枝丫。

    急中欲唤醒玉扣中翼城,可人家压根不理我。

    鄙人不才,得了该课倒数第三。

    师父对此很欣慰。“为师会以后你垫底呢,为师低估你了。”

    “孺子可教。”

    “再勤加修炼,便能出师拉。”

    真......真的?

    我师父似乎比我还期待我出师之日。

    考完试结了课业,又是一顿闲下来无所事事。四哥放心不下我,跟着我至今。

    我念他对我照顾微至,历了这么个日月以来我二人感情飙升亲密值。感叹亲情无私,亲情无私。

    闲下来一顿想后,理了理心中堆结之烦恼事。比如席瑜这厮。

    提及**,四哥告诉我,此蛊可控人情思,子蛊痴,母蛊诱。

    席瑜对我下了这等蛊。他遇见我便是有被而来。让我由这蛊对他钟情。

    而且他要吞噬我这个甚多人垂涎的半魂之身。

    我还不大能接受此等瞠目结舌之真相。心脏依然跳动,我的心疾想来已愈全,许是蛊虫已经死了。不过它好似通了个大窟窿,

    找不到东西来填补。

    怆然。

    失意总会在梦中烟消云散,待我再梦见令我动情的女子,仿佛梦中的我同她有了不错的关系。

    死皮赖脸和狂追猛赶,终得美人佳心。我果真是妖族第一倜傥之太子。

    我幼时便以棋艺得过妖族名艳的棋王赞誉,那已经是很小的事了,如今没有多少妖记起。

    在我生辰那天,她送了我想了很久却求取不来的一盒天玉棋。

    “幸儿,我很喜欢。”我抱着那盒棋,眸中、唇上皆含着笑意。

    她亦以谦笑作报,淡雅气质疏离又特别吸引我靠近。“殿下在此中有智,自当要配得上最好的。”

    果然是懂我的,我那父皇总收了我棋盘,碎碎念叨我不务正业浪费时光。

    她抱琴离去,淡漠又孤只的背影勾着我目光,青衫微薄。她顿了顿,又回头冲我笑了一番。

    此笑惹得我心花怒放,我欲要说些什么。你的笑真美?你住进我心里了?

    万般不可,我觉得她同旁的不一样,这等骚话她应该不喜。我只好干瞪了眼睛,看她越来越远的背影。

    我愈加上进吃药,戒酒戒躁,为求得硬朗之身体。

    身体硬朗了才好追姑娘。

    席瑜听来我钟意幸姑娘之事,又对我一番规劝。

    “幸无瑕,查不到她的身份,只道自己是乡野来的琴师,”

    “她刻意接近您的意图不明,殿下您可要小心些。”

    他嘱咐我身边侍从要紧盯幸姑娘,气得我胸闷,怕不是整个太子殿都要听他差遣。

    我厉言对他,叫他不要动幸姑娘半分毫毛,不然我们发小情意便一刀两断。

    好像狠了些,他睁了眼前所未有的失措。我欲开口致歉,他换了神色,道:“臣下好言相劝,太子如此对臣。”

    “您心悦那幸姑娘,莫不是想给她名分?”

    “一介低贱琴师,殿下玩玩足以。莫要给她一点真心。”

    一口老血留在腹中将要气急吐出。他这番言论把我指做一个滥情负心之人,等他凑过来,我定要打爆他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