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裳灯梳零落 > 第三十八章 纵有迷离 窥破凡心
    “就给我喝这些?”

    珺潋脸色由白变黑,眼睛鼻子挤在一块儿。他将我精心熬的鸡汤十分没好气的置在桌上,扯了被子盖过腰身,继续看着手中劳什子书。

    长发淌下遮了脸,我这边看不见他是个什么表情,怕不是委屈得湿润了眼。

    我细思极恐。

    此鸡汤料足味鲜、浓香扑鼻,实为佳味。珺潋不识货,竟这般不待见我的鸡汤。不知道他有什么好委屈的。

    那日驾马同游,光景无限,哪晓得他中了暗箭,可谓人世险恶。

    暗箭穿心而过,并不是嘴上说说的轻伤,一个接着一个的医师大汗淋漓、挑灯医治。

    他睁了眼后,我抹泪擤鼻,故作一番惶恐心疼不已的模样。

    他摆了摆手,没过一日扯了胸上的缠布,淡淡道:“习惯了。”

    我:……

    珺潋饿着不打紧,实在可惜了我辛辛苦苦熬出来的汤。汤鲜黄金灿,碗体温热未凉。我挑起汤羹,一番搅动,肉丁极多,惹得我口涎将垂。

    珺潋见我动作,抬眼看我,嘴角微微翘起。

    呼气吹了吹羹中之汤,我细抿了这一口,不禁赞道:“只是烫了些,味鲜不腻!”

    珺潋对此点点头,嘴唇色浅有些苍白,将启不启,仿佛期待着什么。

    我吹了吹汤,实在有些烫,怕能把嘴皮子烫掉。香味暗撩我心,不禁弃了那小小汤羹,咕咚咕咚将一碗的汤水皆饮入腹中。

    “啊~”舒坦后,擦干嘴角的汤渍,口齿回味无穷。

    珺潋:……

    我瞥他一眼,不禁嘟囔:“不知你挑个什么劲……”

    池岸蓼花苇叶丰茂,碧色玉姿可胜众多奇草仙藤。

    水面一块块荷红菡萏之影,荷叶盛着大颗晶莹水露,饱露狠压座下之荷。水光潋滟中,好似那有喜含情之目。

    其中鱼鲜肥美,我垂钓了那么几条。

    不知珺潋可还会挑剔鲜鱼汤。

    他中伤淌了不少血,我乐呵呵收了不少他的心头血。不禁感叹他心血之旺足。

    拿人家手短,于是这几日我尽心尽力照顾他。他会问我为何他落得此般境况我好像很开心。

    自然不能将实话供出,我答道:“你险中得生,实在替你高兴不已。”

    他书案上的鸢尾蔫掉了不少,看着不大鲜艳好看了。我于花园中剪了几支还艳丽的鸢尾重新置在案上。

    彼时他正闲逸地坐在毡垫上,将他的七弦桐琴细心擦着。

    轻挑了根丝弦,清脆声灵,他调试得十分不错。不禁想着,若是此人非野心勃勃、恶贯满盈之徒,倒也是个有才有艺的良公子。

    “为何叹气?”他停下手。

    我摆弄着瓶中之花。

    “我想到两族争端愈加多,边境的百姓遭受了不少争乱之苦。涂炭了多少生灵啊……”

    此言若能激起些他的愧疚和怜悯之心便再好不过。

    他则依旧温和淡定,黑睫下眸色偏冷,看似没有感情的模样,却说着。

    “不管两族最后会如何,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了。”

    “于我而言,你同旁的妖是不同的。我不管他人。”

    他寥寥两句话,惹得我羞愧难当。他将我看得那样重,我无时不刻都在利用他、猜忌他、忌惮他。说起良心,我又好到哪里去……

    不知何时他起身走到我身边来,这厮比我高甚多。我平视过去只看得见他的脖子。

    “裳儿,你不知道吧。”

    我有疑,大眼对着他,继续听着。

    “珺家传世之瓷骨灯,一直以来护着我们嫡系一脉,无病无灾、一生安稳。”

    “所以我即使伤了心脏,也会安然无恙。”

    感觉到清凉的触感,他的手掌覆在我的脸颊上,看似柔情蜜意得望着我。

    “不过这只是它的一部分用处。”说到此处,他的语气变得有些兴奋,笑意抹在嘴边。

    “我养着的身有毒而不死的那些人体藏秘术,瓷骨灯中也有无尽的力量。”

    彼时我有些害怕听他这些话,再不能装作无恙与他对视,不禁垂下眼有些无措。

    “原来永生之术并非妄念,裳儿,待我得到永生,我便能同你一样。我们便可以永远待在一起了。”

    待他得到永生……

    他的永生执念那么深,永生可意味着漫长的艰辛,也可意味着漫长的欢乐。而我知道,我不会和他永远的待在一起。

    我想他可能会恨我,那么他便会漫长的恨我了。

    忽而额上有着温热触感,他的两片薄唇覆在我额上,轻柔而漫长。

    我想着,一直以来,我们没做过什么亲昵之事,最为亲昵的也就是此般他亲吻我的额头。

    年年塞雁飞过,沧海碧空,微小的草枯枝败的变化只不过沧海一粟。

    妖族的那片天空也同这里一样,白布蒙上又换做星斗垂挂,此般日日年年。

    却非年年无灾无恙。湖面常静无痕,深水之渊暗藏涌动。

    我听说珺潋上书,讲了一番当世妖族之祸,如今他一族愿承命入军,来日将功补过。

    民间又是一番议论纷纷。

    我却知他算盘打得精妙。以往从不沾惹朝堂之事的御妖族,如今顺顺当当加入了争伐,此谓将功补过。此后御妖族不知会如何的露出锋芒。

    御妖之术本就是江湖之术,世世代代的御妖师只活跃于山野或是商城,从不晓得打仗要怎么打,除了咒符长剑,也不知铁枪要怎么拿。

    许是有珺潋这么样的领导头子,才叫这代御妖族越来越不再像以往那般闲逸自在、不屑于权术……

    我越发忌惮他,能少见到他便好。只盼能早些离开。

    他也察觉到我的异样,却没强迫我做任何解释,他好像什么都不知道,却又像是心知肚明。

    天色昏黄之时,他带着我出门。

    见他紧牵着我的手,路上之男女皆目露羡慕的神情。

    “朱粉不深匀,

    闲花淡淡香。

    细看诸处好,人人道,柳腰身。”

    看似一对登对璧人,风华正茂,眉目有情。

    我以为他不是良善,绝非会行善事。可今日却见他注目于一路旁小乞丐。

    小女孩破破烂烂一身蹲在一角乞讨,乌发脏乱,眼睛清澈水灵,模样可怜,我动容不已。

    “你叫什么名字?”珺潋给了她银子后,问她什么名字。我不禁心中泛起一阵暖意。

    小女孩声音稚嫩,仿佛一听就要破碎。

    “我......我没有名字......”

    他俩一阵攀谈,倒以为他俩是亲戚。

    “我父母,都在战乱中死了。所以我一个人这样了......”

    听此叫我心中不甚有滋味。

    君潋牵着我的手,我从中挣脱出来,不想再让他牵。

    风波轮转,该来的总会来的。

    是夜,湖上泛起青烟似的薄雾,碧波荡漾,绿水环绕。我沉浸于此夜的清爽和滋润中。

    听得一点鱼翻越的波动,满天降下来的霜露仿佛皆落在我的淡青裙身上。

    转头望去,只见珺潋立在不远处,衣袂翩翩,手执一盏白灯。他看到我,风拂过,他微微一笑,脸颊之光晕好似天上落下的粉霞。

    我的注意力从他转移到他手中的灯。

    “裳儿,我有惑不解。”

    他冷不丁说了这句话,双瞳看似澄澈如水波,如浸在湖中的水晶一样,眼角有些上扬细长。

    无奈轻笑了声,全当他是闲来无趣的呻/吟。我伸手围住他的腰,脸庞贴在他的胸膛。

    他怀中淡雅的清香同荷池飘洒的花香,来来回回,混搅在一起。

    “什么是我能解的。”他怀中的我微做新奇的样子,“阿落,夜凉风密,你身子还弱着,你倒是心大。”

    他轻轻将我推开,我疑惑之际,他的手掌覆在我那块胸膛之上,不禁有些忌惮。不过并没有感受到法术的涌动。

    他却说。

    “它告诉我,你骗我。”

    “假的东西总有被识破的时候。”

    心头一颤,我忽如无头的苍蝇,仓皇无措,却又摇头辩解道:“阿落,你说什么......”

    “我不明白......”我哪敢再天真无邪般与他对望,只晓得颤着手指轻拽他一块衣角。

    额上触到他温热浓重的呼吸,他的话语皆从头顶传来。

    “不过我都不介意,谁叫我心中有你呢。”

    “我们重新来过未尝不可。”

    “我们一直待在一起,你心里终会有我的......”

    本着细细揣摩他话中之意味,不过此刻早已心乱如麻,不晓得何以作答,或是他也不在乎我回答什么。

    惶恐不安、波动无神的目色被他看得清清楚楚,他轻抚我额头,揽去眉梢之淡淡霜露,似有安抚我之意味。

    “你......你想要什么呢......”

    我颤道。不知他如何知晓,此番兴师问罪后又会如何处置我,我自知现已如微弱蚂蚁折损他手。

    杀剐皆由他意。

    “你说呢,我想要什么......我可不要你的虚情假意。”

    “你怎么对席瑜的,我想你怎么对我。哪怕只有一半的心意。”语气忽而有些阴沉了,如命令一样传达给我。

    他的指尖刮的我脸上有些疼。

    暗叹命运难猜,本意安中求稳的我,却同他此般纠缠,不消一刻我都想离开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