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裳灯梳零落 > 第三十五章 不见高山 难付流水
    每每细思,自知骗珺潋我心悦他,骗他渐渐将心交付于我,此些事皆陷珺潋不义,他往后或许憎恨我,心伤难愈。

    想来我同痛伤他的叶蜜娘无异。

    近日睡不大安稳,不知为何每次入口的皆是苦酒,难以相信如今兴起酿造苦酒来。

    平常的酒水浓烈冲喉就算了,苦酒咽下回味起来竟都是涩。

    我是自私的,想早些抹除席瑜的痛苦。在我卧榻之时,他总拿来新谱的曲子吹奏给我听,箫声细而长如今也清晰记在我脑海中。

    在隐蔽的卧房内,揭开指尖上的封印,唤醒了席瑜的魂思。

    我难信他如今模样,憔悴不堪,墨发乱塌塌贴在脸上,唇白干涩,满是痛苦的样子。

    同初见他时爽朗潇洒,堪称为两人。

    他清醒一下便痛几分。他躺在床上,背上和魂灵的痛楚上来了,手颤抖着捏紧了衣襟蜷缩着,实在受不了便翻动一下身子。

    我心疼十分。

    席瑜向我伸出手来似在求我安怜,模样可怜。我安顿他躺在我怀中,紧握他的手想把自身的暖气渡给他。

    他终露出一丝十分苦涩但会心的笑容,将我的手贴在脸上轻轻摩挲。

    我能感受到他脸上渍出的细汗。

    “不久你就会无恙了。”

    “终是我害你受了那么多苦。”

    他不语,唇上干裂纹理明显,只见他轻笑一声点了点头。

    越是心急我便越是频繁找珺潋。明明近在咫尺的,他的心头之血,我却难以取到。此非一朝一夕之事。

    此番我又化为烟雾去看他,清风湿润,茶烟轻扬。我躲在廊柱后面,做妖要有做妖的自知之明。

    去一个御妖师家里自然要小心谨慎,不过偷摸之事我做起来得心顺手,从没被逮到过。

    漫漫长廊顺着屋子方向曲折,见有几盆蔷薇盛开,长势甚佳攀爬覆在墙面上。

    我看见他十分悠闲的坐在长廊上,拿着一卷书简,嘴上挂着浅浅笑意,青墨色衣衫把精瘦的身子包裹着,发浓黑而泄在腰际,更衬脖颈白皙光泽。

    他看得十分认真。

    我准备去打扰他来着,不想彼时他身边走来一位华服端庄的老者。入了他的眼,他起身恭敬做礼。

    那老者面容严肃,一丝不苟。

    “怀周,如今你也有一十八了,婚事上可不能怠慢了。”

    阿落执着书简,作答:“父亲,儿子只想为家族多做些事。至于情爱之事大可等儿子及冠之后。”

    他父亲直言也好,虽叹气也做不了儿子的主。

    原来是他父亲催婚于他,对于情事衰薄我以前深有体会,不过他是因为桃花甚多无从挑选,而我是桃花无一没得挑选。

    他复而看书。一缕淡淡的邪异的妖烟缠着他,撩起他柔软梳顺的发丝,又围在他腰际缠了几圈。

    只是他无甚感觉,嘴角上扬些弧度,目光仍在书中之字上。

    可真是奇了怪了。

    于是我改了幻术,化成了他书上之字。变字可有些难,我曾练了好久。

    他挑眉一愣,见书上之字被我改成了

    “子裳之珺潋。

    珺潋之子裳。”

    此卷书上再无其他字,他只能品味这行字了。

    彼时他微微一笑,摇了摇头,装作老成稳重的模样。我得意没多久,便被他揪了出来。

    我也装作老成模样,盯着他的眼睛严声道:“怀周,如今你也有一十八了,婚事上可不能怠慢了……”他听罢便垂着头,我瞧见他耳根红润起来。

    “打趣我做什么。”他两眉儿弯弯,额上细钿惹人注目。他没再有细思放在书上,捏着我的手拉着我跟他一同坐着。

    “所以说,我还要等到你及冠之时?”话不多说,开门见山,此番没有羞涩之语让他惊了惊。继而他搓了搓我的额发,只看得见他眸中映着的我的影子。

    轻抚他额上,眼里也只是他的样子。

    残花落在书面上,一缕清风不得停歇,卷起尘埃满地,书卷铺陈,花落无影……

    过了几日他没大约我,这日他喊我陪他去听戏。兴头上来了,便只吧啦了几口饭,注重了番自己的装扮。

    早已过了桃花雨的时日,昔年启窗描眉时,总会有桃花吹落到发梢上。细想起来,我好久没有过此体验了。

    不过当下十分想去瞧一瞧窈窕玉质之荷,待会跟阿落说一说说不定他会带我去看。我于戏楼下等他,无聊滚着地上之石子。

    滚了良久之后想起自己已不再是小时候了,便收了手作罢。

    这时眼尖见着一条肥壮的狗子,瞧了几眼,他便使劲向我叫唤。八成不让我瞧它。此狂吠叫我脑壳疼。

    “你这皮狗!”

    “再叫把你阉了。”我一声呼斥。果不其然,它一下子蔫了,耷拉着耳朵十分怂。没过一会便飞一样地跑开。

    我感叹此言之威力,便想到以后要是翼城叫唤不停,就这样呵斥他。

    我想了没多久,便看见眼前出现一个清秀公子,执扇而立。我哑然,莫不是狗子成精回来报复了。

    公子瞧着我问道:“尊下可是,子裳姑娘?”

    听他唤我名讳,点点头:“我是。”他启扇一笑,又说:“在下苏漾,是苏尚胞弟。”

    苏漾,没听过不认识。不过苏尚听着耳熟,我转了转脑瓜子之后,发觉不妙。

    “你说什么?”

    “在下……”

    “你上一句说什么?”

    “尊下可是子裳姑娘?”

    此公子很是听话有礼,是个品性皆佳的公子。我赶紧摇摇头:“我不是,你应该认错人了!”

    公子憨厚老实,听后点头,跟我道了歉赔了不是。我慈笑道:“无碍。”

    眼看那公子走后,我拍着胸脯长呼出气。安心之后,又觉闻到了十分熟悉的妖气。细细品来,不就是我四哥的味道。实在奇怪。

    不容我细想,脑袋就被敲了下,我吃痛一下。我转头对着阿落生气,掐了掐他的手指。

    他摇头笑我,忽而低下头咬了口我的唇,此猝不及防惹得我脸红一番。

    愣怔之际,他已牵着我坐上席位,又敲了我脑瓜说让我好好听戏。

    戏台上的老旦耍枪耍得精妙,台下皆响来鼓掌声。我时而盯着阿落,他起着胳膊托着额,对此热闹咧嘴微笑。果真听得认真。

    同时瞥着他胸膛之炽热。

    听那台上结了一曲又一曲,续了一场又一场,也没听太明白。“他们唱了那么多,我怎么没听出个什么故事来。”

    我悄悄朝他耳朵探去。他转头瞥过我,继而盯着那台面莺舞,淡淡道:“讲得呢,是一个人参果精的故事。”

    好像是有这么个人参果。他抿了口杯中茶水。

    “一个男子痴迷长生之道,贪求长生不死。于是便骗得人参果精迷上自己,最终让那人参果精自甘付出了修为被男子吃了。”

    他一口气说完,叹了叹。

    果真十分凄悲的故事,细细品味一番,我哑然,我可不就好比那骗惨了人参果精的男子。心中生起波澜,久久不得平静。

    我望着阿落,他实不晓得真相却被我拖陷进去。

    “那人参果精忒惨。”。

    他望向我,“谁叫她是人参果精呢?”伸手宠溺般刮了一下我的鼻子。我心里酸涩得紧。

    我不知他们的冠礼为何,不过既然是个礼,自然要有东西相赠他的。

    常常见他长发不绾,莫不是没有合适又喜欢的发簪。他以前簪着的白玉簪也不见他常戴。

    是以,我逛了街头打算给他买那么一支。

    我看中的那支觉着十分配他,哪知当我要出钱之时,遭了老板的呼斥。

    “我这里的簪子,不卖给你们妖族!”

    郁闷哎,妖族还不受待见了。

    不卖拉倒!

    其实不只这一家,好几家店铺声呼着妖族免进。我无奈至极,江陵竟也开始不待见妖族了,难以想象,其他地方妖族要被不受待见成什么样。

    我昏昏然不明白其中道理。

    后来阿落解释说,恐怕妖族与人族之间和平难以持久……

    他还告诉我,冠礼就是成年礼,他行冠礼还要两年之久。

    这几日我除了找他还是找他,我怕他烦我,他却讲到。

    “你日日宿在客栈也不是办法。”

    “不若来宿在我家客房。”

    此番邀我同居,我又惊又喜。一来我的银钱实在到了山穷水尽之际,二来实在方便我偷灯。

    不过万不能展现出我饥渴难耐之性,尽量娇羞一番。我赞道。

    “好极!”

    夜里我见他窗子未闭,其中不得见他人,飘了一圈他的院子终不见他本人。

    后来在古亭长道上看见了他的身影。

    “阿落!”

    青衫背影,广袖流云,那滚圆的月照着他,给衣衫渡了荧光似的。

    他转身,挑着灯。

    我近看后,那灯古朴典雅,乍看来只不过是个普通的纸灯,柱身,淡米色,他握着灯柄。

    可能是那瓷骨灯?

    他见我如此看着他的灯,启唇:“更深露重,怎不歇息去?”

    我集来思绪。

    “找你来喝酒呀!”我瞧了瞧自身抱着的忒大的酒罐。

    “等我置好了这灯。”他微微点头,面庞上没有什么表情,随性慵懒。

    “这灯做什么的?”我装作什么不知道。

    他提着灯走着。

    “瓷骨灯。”

    待他来陪我喝酒,我满脑子都是那灯。我尽量装作不在意,只在意酒杯中还有几何。

    酒碗很浅,偏偏酒浓,不见他来,我已经醉上了一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