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裳灯梳零落 > 第三十四章 心悦之际 欢愉至极
    我趴在珺家墙边,耳朵贴在那红漆厚实的墙皮上,这隔音效果忒好,听不到半分其中的风吹草动来。

    盛夏骄阳似火,做事做成我这番模样实属为难我自己,额上的汗水十分解渴,不过有点咸。

    看到附近有一对母子走过,便不好意思这般模样,立马改变姿势正经得站在墙边。

    那孩子指着我对他母亲道:“娘亲,这个妖娘好奇怪哦!”

    孩子脸上的肉挤在一块,又白又肥,比我小时候还要肥嫩。他母亲瞥一眼我,跟她孩子讲。

    “无甚奇怪的,馋着珺家公子的男女多着呢,像她这种傻的姑娘一大堆呢……”说完将她孩子抱在怀中,走得如过堂的风一般快。

    我十分熟悉,且轻快地攀上高墙,满庭的花木皆纳入我眼中。

    墙里头,花树遮蔽了长亭古道的去路,长长悠悠的鹅卵石路仿佛看不到尽头。

    踮起脚来,拖起裙摆,踩过这一地高高低低的鹅卵石,不一会就入了那一派青竹绿墨的光影中。

    他的内室便坐落在其院极深处,与竹溪相伴,廊亭曲折,可称“千古沧浪水一涯,沧浪亭者,水之亭园也”。

    他曾说喜欢气质如兰、才华比仙的女子,如今要骗得他欢心,最好要装得端庄有才华。不过这不可能。

    不知道他会不会突然想换口味,喜欢上傻乎乎的但有上进心的女子。比如说我。

    不管这些,能偷到灯最好不过,把灯偷到了手,哪天偷袭了他弄到他的心口血……

    我知道我是在做梦,做梦比较轻巧。

    进了他房间后,室内光景十分简单素雅,桌椅摆放整齐有序不染纤尘,书案上摆着插着鸢尾的紫白花瓶。瞧来瞧去竟没有什么灯物件。

    屏风隔断,有断断续续的水泽声。

    我朝那望过去,想来是阿落在洗身子。这大热天大汗淋漓,洗一把澡最是舒服不过。水声哗哗啦啦,听不到我溜进来的脚步声。

    素白的屏障还透得出他修长纤瘦的背影,还有一泄而下的发丝,铺散在地上。朦朦胧胧,皆是雾蒙蒙的景象。

    他从中起身,掀起一阵水声。我一急,怕不是要给他逮个正着,更坏的结果便是他恼羞成怒剜了我眼睛。

    轻捏了个诀,变做了一件薄薄的外衫。我的变幻之术越来越长进了。

    他擦干净身子之后,屏障里,他系了件里衣,这便托着双木屐出来。

    越来越近的他面容细腻精致,发沾了些湿润滴出水来,里衣轻飘飘松垮垮,胸膛毫无保留地裸露出来,肌理线条流畅优美。

    我果真要长针眼了……

    他望见我这条长衫,睫毛浓密微微颤抖,便二话不说拿起我套在身上,这一套我便是双手双脚趴在他身上。

    淡淡而不失韵味的竹叶气息,扑进我鼻中。

    不得不说阿落的身材是真好,修长紧实,触感上佳。我这如壁虎般趴在他身上,他从衫里轻拽出长发,眸子似水波温柔。

    不一会从书案上随手拿起一卷书简,细读起来。

    此番舒服得我将要睡过去。

    迷迷糊糊看见他书简上写着什么“长眉连娟......”

    我想打个哈欠,不过若是衣服打出哈欠来怕要吓着他。于是憋着作罢。舒服不了几个时辰,他端着茶杯之际因看书看的投入,把茶撒了身上。

    烫的我......

    他轻叹,伸出手来拧了拧,真真掐得我疼得死去活来,皮肉要被他拧下来一块。没出息的我没有顶住,吃疼出声,现出了人形,缠在他身上。

    此番光景便是,他端坐在书案旁,手执一卷,怀中却有个睡眼惺忪的女子坐在他身上,腿缠着他的腰胳膊圈着他的颈。让人浮想联翩!

    见此我故作娇羞,低头不敢看他眼中之境,却深嗅他脖颈,柔软细语道:“你身上好香啊。”他猛地一颤。

    “下来......”

    我扭扭捏捏便离开他身子,擦了擦将要流淌的哈喇子。他用那书卷敲了敲我的肩膀,声音从我头上传来:“这些日子以来,你这些行径......”

    他思了思,又说,“是不是吃坏东西了?”

    “还是,你要卖身给你那情郎搏个救命的方子。我说过......”

    我心虚至极,猛地打断他,将他的手紧握细搓着。“不见你之后,我才晓得你在我心中的分量。”

    盯着他胸口,与心脏只有一皮之隔处,让我有着强抑下来的渴求。他的心血。

    “席瑜他很好,只是在我眼里,你和他是不同的,他是待我很好的哥哥。”

    “你是,我把你视作是......”

    其实我一直把他视作惹不得的朋友,打不过的敌人。不过这不能告诉他。便用羞涩捂着耳朵掩饰心虚发慌。

    “是什么?”他拽下我拉耳朵的手,轻轻捏了捏。

    “是弟弟?”

    我:......

    他轻缓缓笑了笑,松散发飘到我嘴边来。我尴尬红透了脸,踢了他一脚。

    “你个傻子。”

    他要去抱我却抱了个空,我便捏了个诀化成了烟雾飘了出去,任他怎么抓也抓不住。

    我飘着飘着也想着,刚才那一脚是不是踢重了,别把他踢骨折就好。

    天浅似着了一身素衣白裙。

    这时日落西山红霞飞,不知我约他来聚的纸条他看了没,不仅要对前日踢他一脚道个歉,也要加紧骗他心悦上我。他心头的血实在馋我。

    细细想来当时我纸条裹着石子从他内室窗口扔了进去。伴随着不知哪来的啊呀一声痛呼,我撒腿就跑没有留下半点痕迹。

    我蹲在那池子旁边,一圈清汤汤的水承袭着黄昏撒下来的暮色,它又甩着肚皮漾出一圈圈涟漪,把平整的暮色打碎成斑驳光影。

    无心插柳柳成荫,我随便一戳竟戳到了一只鱼。鱼儿虽不是很肥,但够我饱一顿,欣喜之后准备将鱼刮了硬邦邦的鳞才好不硌嘴。

    “咳咳......”

    身后一阵轻咳,将最近都心虚得紧的我惊了惊。身子一颤,手中之鱼儿连带着木叉子皆掉入清池中。

    我来不及哀痛和埋怨,因为我还要面带笑意故作娇羞来取悦他。笑嘻嘻跑到他跟前,实在想再踢他一脚。

    “偷吃我家的鱼?”他伸出手来掐着我的脸。

    我摇摇头立马否决,心中之虚汗淌了大块。不过想想,如今物赃不在,他如何也没有证据。

    “阿落,你可知,我心悦你。”我赶紧挑开话题,“我知道你不喜欢没有才华的女子......”

    “只是我想告诉你,那日太莽撞了没跟你说......”

    此番表白无甚新奇用心,甚至有些简单粗俗。我抬头细细看上他逐渐惊讶放大的瞳孔。

    清流静静流淌,佳木茂盛葱郁,石磐大大圆圆瞧着与那夜中之圆月无二分区别。此时我听不到他的回应,装作越来越失望和难过。

    低眉浅笑。

    “没关系的,阿落。”

    “你不喜欢我,我以后会慢慢不喜欢你,我会改的。”

    感叹自己实在演戏演得精妙,眼中之娇泪欲落不落,声柔带凄让人不得不多加怜惜。“你不要躲着我。”

    他将我揽进怀中,湿润了半分的脸皮紧紧贴在他的衣肩上,有细长胳膊圈上我的腰,又有胳膊紧揽我的双肩。

    此刻我与他竟像糖一样黏在一起。

    他的鼻息惹得我脖子那处痒痒的。“你不怕吗?”

    “什么?”

    “没什么。”被他揽得有些紧了,我扭捏了一下换了个姿势。“你不用改。”听他这般说道。

    我喜着望上他如画的面庞,他眉眼弯弯略带笑意。我乖巧如捣蒜般点头,笑嘻嘻道:“嗯。”

    心里想着他会不会请我去吃一顿,我怕是他出生这么久第一个让他没有拒绝的女子。

    此中真意或许是,他真的心悦与我,眸中之欢喜和期盼皆让我羞得不能再直视于他。

    我果真是罪大恶极。

    铜镜中,自己面目素净淡雅,不大浓抹一些红脂眉黛,有时候注意到了便染了口脂,粉腮花钿也是偶而涂抹。

    打开镂空细纹雕花的小盒,此中之梅香如旧惹人心愉。

    以色侍人终得几时好。话不错。不知阿落会心悦我到几时,会不会是瞧着有些新鲜感便揽我入怀,待时过境迁便相离两欢。

    不过在到那时之前,取了他心头血便好。

    我在额上画上细钿,不多不少,是两片细叶紧缠的模样。同他的无别。

    见到他时,他比我先吃惊而后欢喜。

    “好看吗?”我见他盯上我的额头只笑不语,难不成心里笑话我东施效颦。

    他仔细拂开我额上碎发,轻触额上那处,“很好看。”他的指尖有着细茧,大概是多年抚琴所致,摩挲着我额头竟让我感到痒痒的。

    总有情人,相思不得相见,愁闷下吟着“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高水阔知何处。”

    愁闷不得解,也只是相思更深。

    我不知相思味道,从未体验过一番。同阿落一刻不见,相见之时他总会叹道:“相思苦人。”

    想来他比我先尝到了相思之味,不知他嘴里是苦还是甜。

    从过来人的诗词中,我便体会到此物最是苦浓,轻则叫人眼中带酸口中含涩,重则能使人缠绵病榻不得欢颜。

    此般苦涩之物我实在不喜欢。阿落却喜笑颜开,倒是爱上了此物。口味稀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