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裳灯梳零落 > 第三十二章 方知酒浓 方知情重
    席瑜伤得很重,后背的衣衫皆被鲜血染红,我十分小心地扶着他,不敢扯动他分毫。

    他拿不动手中的剑了,无力地仍在地上,面庞已是血色全无,血流顺着胳膊交聚在指尖,继而打在地上。

    “小裳,我走不动了。”

    他嘴唇颤着,眉头锁着,却没有痛得埋怨。小心将他放在大石头上,把他的发系数抚在他身前,不叫乌发染了血污。

    “你…你忍忍……”我忍不住也心中阵痛,如蛀虫狠狠撕咬着我那块血肉。

    “嗯……”微垂的眼睫轻轻颤抖,十分安静地依偎在我身旁,乖巧听着我的话。

    若不是他替我挨了这么一掌,换做我,现下已经痛得哭出来了。

    医师摇摇头很是无奈,言道此一掌伤他伤得十分厉害。更甚的是渗进内里,此时他已是魂弱状态,皮肉上的痛苦先不说,怕是性命不保。

    听到性命不保四字,如突然吃到了坏果子,慌忙不知所措之余,一嘴的苦麻直抵心脏。

    房中的他不知是昏着,还是迷迷糊糊醒着。他半坐在床上,上半身的衣裳已经尽数脱下,后背之鲜血淋淋触目惊心。

    我小心给他擦了几回也还是无分毫改善。

    “我是不是要死了……”他垂着头,白皙的脖子分明的锁骨,精致的面庞此时苍白如浸了水要破掉的宣纸,微弱的气息喷薄在我肩头。

    我一颤,一如听到幻镜中少年濒死前微弱的呻/吟。我摇了摇头告诉他只是小伤不打紧的。

    “嗯,不要告诉我家里人,别叫他们担心了。”他勉强对我笑了笑,眼睛还是疼得睁不大开。

    给他涂了药水缠上了纱布,他微微好受了些,我宽慰他道我会陪着他好起来。

    竹深林静谧,只见游人寥寥,隐仙掩映在苍劲的参天之树下。

    山岚深浓的山顶上,偶尔会飞来几只雪白的野鹤,想来是仙族的仙鹤驻足而过。

    此光景来打坐冥思最适合不过,师父见我不比以前静心,屈眉低沉,似有千丝万缕思。

    薄雾浓云愁,冉冉檀香也没有让我心安下来。

    我跟师父说,有人替我挡了灾受了苦,而我自己不知该做何。她说深情厚谊不能辜负搁置。

    我觉着十分有理,席瑜同我之间的情谊我哪怕丢弃许多也要珍惜和呵护。

    书信一封,问父亲可有复原魂灵之法,信笺绑在鸽子腿上,只盼它快去快回。

    后来我万般斟酌了一番,觉得见一面阿落更有希望找到复魂之法。

    叫了几个小厮安顿好席瑜的起居,席瑜好不容易睡下又梦呓着喊着我的名字,我心甜又心酸。

    江陵一地,是边界以外最交聚妖与人之地,不少妖定居安业,此地也是人妖两族冲突极少之地。

    我到了江陵之后,没找地方歇脚直接去找阿落,也不知此时他是不是还在外面做事。

    不同以往的是他家的门童像是知道我,不拦着我倒对我毕恭毕敬……经指引,不一会儿就走到了他家的客室。

    迈上九重石阶,便想伸手来敲门。

    但见窗棂处,是他跟几个族人商讨着事情,想来我不便打搅他。光线充足明亮,打在他坐着的书案处。

    他托腮百无聊赖得同跟前的人交谈,纱幔低垂,有一丝朦朦胧胧的味道。乌发向一侧倾着,眉眼细腻勾勒出来。

    他抬头间瞧见了我,惊讶一小会儿又眉头带笑起来,瞳中带着澈亮。

    我在他门前玩着池水,等他等得实在烦躁。不若抓条鱼来吃,以解我心之愁苦。他家池中之鱼异常肥硕,佩服他养鱼之高招。

    不过鱼儿虽肥但游得轻快灵活,我执着长木枝戳了许久也戳不中一条。心中苦闷更甚。

    眼巴巴看得到却吃不到嘴,悲矣。

    久之,听见身后有人叫我。我蹲着被吓到,差点就扑到了池中与鱼儿同游。

    “你,找我来喝酒的?”他低下头十分不好意思道。我执着长木枝,袭一身素衣。想同他讲凶兽之事却不知如何开口。

    我敲着木枝,想旁敲侧击一番,我轻咳一声:“吃饭了吗?阿落……”

    他挑眉表示意外,我一下想起来他莫不是以为我要请他吃饭……

    不可能的事。他表示奇怪但还是点点头,我呼了一口气,还好他吃饭了。

    “那好,你家里是不是丢了养着的凶兽。”此旁敲侧击来得十分快。

    他点点头回道:“我家几乎天天都丢,豢养的妖兽太多,不过丢不到几个时辰都会找回来。”

    “不知你说的哪一只。”

    我挠头不知该怎么接了,丢了那扎手的木枝,“是那样的……”

    我给他比划了一阵子那凶兽的模样,如何如何。他边看边深思熟虑了好久,终于明了:“你说的是厌固兽吧,我这里的确丢了一只。”

    “不过是被人偷走的,不知是何人偷我的妖兽。”

    “我还在详查。”

    他一股脑跟我说解了许多。果不其然,出来伤人的兽就是他家的,自然要他家来给席瑜医治一番。他见我神情不对劲,停嘴向我走来,将要伸出手来掐我的脸。

    我巧妙躲过。

    他一怔似有些低落。

    “你家的厌固兽将席瑜抓伤了,如今他快要没命了……”

    “整日他都疼得要死……”

    越说哭腔越浓,我眨巴着眼睛尽量不要眼泪流出来。

    他叹了口气,眼中净是失望之意,“竟然如此了,给他准备后事吧。”

    此言让我心里落了块大石头。

    这时已是黄昏度满柳梢头,烟水茫茫无端,旁池续续不断,石子跌入水中打乱我心之安然。我依然无法接受。

    “是真的无救了,还是,你不想救他。”

    “无救,也不想救。”眸色偏淡,望着虚空中的某一点,十分漫不经心。

    “又有什么法子救一个即将魂散的妖。”

    “你与其此番与我浪费口舌,不若回去多陪着他过为时不多的日子。”

    言罢,他便不再同我相对,转身而走,我们不欢而散。

    饭也吃不下茶也觉着不香了。整个成了只颓废的猫儿。

    后来还几个日子我化成小猫,偷摸着跟着他,以盼找到些什么。

    不过我的行径我自己也找不着头绪,好几天来也没给席瑜找到办法。

    我跟在后头竟被他瞧见了,还没撒开腿跑开却已四脚离地,整只猫身都被他抱在怀里。

    他手指轻一阵重一阵地摸着我的毛发。还被他的发丝碰着,我浑身痒痒得。

    他捏着我脸上之肉团,想来觉得手感不错,轻笑出声。他把我放到地上,袖子中又掏出一根棍子物什,接着朝我挥来挥去。

    我不知他何时变得憨傻起来,此时的他十分好笑。见我不动如木楞子一般,他轻微不高兴了。

    他瞧了良久自己手中之棍子,低语道:“粗制滥造之物?”

    慢慢我想明白了,原来他是拿着称之为逗猫棒的棍子要戏耍我。我摇头叹息,可惜我的确对此逗猫棒不感兴趣。

    “乖,听话,你想要什么就给你什么。”

    听到此便眼清目明起来,我蹦起身来,十分乖巧得依他所言,配合着他装作我对此逗猫棒感兴趣。

    他往上挥着我便跳起来抓,他朝左挥着我便转过去扑倒。此一番我晕晕乎乎累不堪言。

    他却呵呵大笑,心愉畅快,不知是要逗我还是逗他自己。反正我心中五味杂成。

    不知几回时,他侍从找到他同他说了事,见着我说:“好肥一只猫!”

    心中五味杂陈更甚。

    “是吧。”他捏起我一只脚来,打量我身上的肉,眼色细腻入微。此番打量得我十分不好意思。

    他又道:“拎回去晚上做汤吃。”

    心中诧异,接而心中吃怒,被白白戏耍了不说还要被吃掉。此事天怒人怨。

    我在他又要抱我之际,狠狠咬了口他的手。他吃痛一声,却不打开我。

    我咬完他之后,不想再见他戏耍我后又嘲笑我的神情。给他留了我的猫背影。

    我买了几大包糖带给席瑜吃,有山楂糖、桂花糖、糯米糖等。多吃点糖,身上的痛楚大概就会少些了。

    他也觉得如此,见他如此喜欢吃,我虽然馋得慌又不好意思同他要。他开心笑着我也开心。

    不过他背上又开始灼热疼痛起来,我让他趴着我膝上,细细给他吹吹。我以为这般便能给他减一些痛苦。

    却见他口中溢出一丝血渍,他终于痛苦道:“小裳,救我……”

    我安抚不了他,因为此刻我也安抚不了自己。给他擦干净口中血渍后,我温了壶水给他喝。

    “我找了珺潋,他亦说没办法。”

    “席瑜,我可否用自己的性命救你……”

    他平复了气息,字眼吐露得不太清楚。“他自然不会救我……”

    “能救我的东西他舍不得。”

    我不解他其中之言,细细琢磨一番。想来是阿落有东西能救席瑜,只是此物件贵重阿落不舍的。

    席瑜点点头,趴在我怀中,细白的脖颈柔滑细腻,满头乌丝皆覆在我的腿上。

    我摇了摇头,也没想到办法来:“竟然他不舍的,我哪能有让他割爱的本事。”

    此时我与君潋不欢不说,此人又是有给必求之人,我又能给他什么。此事叫我脑袋崩的太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