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裳灯梳零落 > 第三十一章 月在尽头 你在眉弯
    小序:

    子玉此妖。

    在妖族美男子排行榜上超过了席瑜,多年来稳居第二。

    他幼年时也曾是众多少女的梦中情人,他收到过的情书可以堆满一个屋子。对于这些少女的追求他习惯了,也有不少真心仰慕他的妖娘,不过他都不屑一顾。

    曾经有个妖娘为了得到子玉青睐,哪怕是他多看一眼,便学了两年的舞。只为给他谱的曲子配一段舞。

    子玉征舞那段日子,镇国府被围得水泄不通,如大云包裹,拥挤不见天日。

    这妖娘感叹竞争激烈,不晓得只学了两年舞的自己会不会被选中,八成难。不过在那日并没有见着子玉公子,主持的是坐在席上只顾吃东西的小女娃。

    据说是子玉公子的妹妹。

    “我哥哥今日恰巧摔断了腿,不便出门。”

    “你们就跳给我看吧。”那个女娃边嚼着果子边说,脸墩子上的肉还有没擦干净的油渍。看起来不太聪明的样子。

    总之这妖娘不知怎的,看着这女娃感觉轻松多了。

    果不其然,女娃不甚关心台上人跳的,只晓得吃着面前盘中之鱼肉瓜果。见众人投来怀疑和斥责的目光,女娃才放下腿子,认真往前观望继而拖腮点头一番。反复如此已有三四回。

    结束后妖娘见这女娃琢磨着手中名贴,不知该提笔选哪个。妖娘脑子一转,走过去捏了捏她脸墩子的白肉,从袖子中掏出黄登登圆溜溜的鱼肉丸子。

    “娃子,可否给姐姐一个机会?”

    娃子眼波流转如珠,打了个嗝,道:“可。”

    子玉拖着摔坏的腿见了自己妹妹精挑细选出来的舞娘,此舞是不错,但并没有打动自己,非心中想要的感觉。他十分抱歉得跟那个舞娘说:“姑娘此舞惊艳动人,只是并非在下所寻,实在深感歉意……”

    妖娘不管歉不歉意,她终于见着了子玉,心中已是欣喜之至,捣蒜般点头。此时他的哥哥子旭拿着把剑出现,眼前两个有名的美男子一天都给自己见着了,这妖娘一下子接受不了。

    子旭公子道:“小玉,我对你那曲子颇有感觉,回去后久久难眠,为你做了这么个舞。”

    而后这个白衣飘然的公子,执剑起舞,揽起潇洒剑风。

    翩翩舞广袖,似鸟海东来。

    此剑法虽只做舞而观,却气势撼人,体状似明月涌起于山河,转动如疾风较量于劲草。剑锋如虹,利而美观。

    子玉啧啧做叹,若此舞再打磨一番,略去些观赏性的动作多加速度和力量,便是一则不错的剑法。暂且叫它子旭剑法。

    是以,妖娘自知无望。见他二人一拍即合,凑在一团细谈着曲调和剑姿,子玉眼波微露倾慕之意,子旭慈祥耐心得告诉他剑舞之韵味。

    妖娘暗叹,原来如此。

    春水初生,他那院子里头大柳已是青青,垂条柔软,却总是遭他人攀折。

    如此甚好流年光景,颇有人间江南之风骨。

    不过此时节正是子玉他烦恼开始的阶段。妖族妖娘们开始传他喜好男风,故从不与女子亲近交好。此事传的有模有样,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所以然。

    她妹妹虽然吃惊,不过惊了没多久也觉着没甚么不妥。这时他的名声还算优佳,还有那么一两个妖娘时不时来骚扰他。

    来骚扰他的妖娘的确只有一两个了,但是勤来同他攀谈的公子也渐渐不计其数。不多不少,得罪了几个有名有势的纨绔,是以他遭来愈来愈多的莫须有的诽谤。

    比如说他曾经骚扰过几个妖娘什么什么。

    比如说他曾经骚扰过几个公子什么什么。

    把子玉简直描绘成了一个玩弄感情之徒。是以,他的名声越来越差,脾气遭人诟病,以至于让人嫌弃至今。

    不过他越来越大经过岁月的洗礼,慢慢的不甚在意这些了。

    他还有一个秘密一直没跟别人说,他不是爹娘亲生的!在他懂事了一些才发现自己的真身好像不是一只白嫩嫩的猫!

    某一日他露出尾巴却被妹妹看见了。

    他妹妹咬着指头,歪头疑思,摸着他的尾巴问他:“哥哥,你这尾巴怎么比我的尾巴要粗那么多,而且毛发十分旺盛!”

    他解释道:“因为哥哥修炼的好,所以尾巴跟其他的猫有所不同。”

    他妹妹点点头,还好这个妹妹脑子不大灵光。

    ————————————————————

    因为休了半年,我落下的课实在太多,一些同我一起修行的道姑如今已经在学术法了。而我却还在死命补课,差不多要成了一个未老先秃的道姑。

    如今已是来年盛夏,林繁叶茂,池中之鱼越发肥硕起来,游起来有劲灵活,我看着觉着十分不错,也馋得慌。

    不多不少也补习得差不多了,师父十分正经的跟我说,如今你已经是个资深的道姑了,可修一些深妙的术法了,所以为师打算给你个道号。

    前后转折叫我惊讶。不过劳什子道号叫我觉得新奇。师父辗转思考了两日,我想着她会不会给我起守一、静玉、净安,诸如此文艺的道号。

    或者是某某子、某某道人、某某山人。

    后来师父挑了两个字,道:“玄璃。”

    “是什么梨?”我不甚理解其中之意,师父便十分耐心解释道,此为玄天庇佑,玉华不离之意。

    听起来不错。

    我跟阿落说起我的道号,让他以后多多称我为玄璃道姑,这样听起来感觉我的道行真的十分资深。他听罢,吞下口中之茶,摇着扇子打量我继而道。

    “我觉得还是裳儿好听些。”

    的确好听。

    为了保持我同他濒危的友谊,我越发勤快约他一起吃饭逛街。恒山同江陵不近不远,我去找他或者他来找我,约摸要做马车三四个时辰。

    我见他转头目不转睛的看着茶楼下,神思绵长,楼下同行的男女不计其数皆是一双双璧人。

    “可是此茶不香。”可是我执茶闻了闻,实是香气扑鼻,叫我想不到其他事。

    “你一个道姑知道什么。”他白了我一眼,修长白皙的指头敲着桌面,挑眉不屑。

    我细细想来,觉着他可能被家里人催紧了,要找一个姑娘成亲,我曾想着给他做媒来着,只是不晓得他喜欢什么样的姑娘。

    我刚要张口询问,他看向我托起腮来说道:“你知道我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吗?”

    我:......摇摇头,觉着他不喜欢姑娘也是合情合理。

    “要温文尔雅,端正可敬,最好能精通一些诗词歌赋。”

    他身上淡绿罗衣沁雅如藤蔓,发只让一支竹簪束起,淡淡的竹香在他身上。“气质美如兰,才华馥比仙。我以前想着要找这样的心宜之人。”

    我点头觉着甚好,以他的才华和家世,称得上如此佳人。

    “我觉着你身边的千金小姐大都是如此。”

    “你颖悟绝伦,又精于计算安排,如此怎还寡身一人至今。实在奇妙。”

    我啧啧一番,又想着我哥哥子玉也称得上是气质如兰和才华比仙呐。我陷入思考之际,又听他道。

    “你知道的,我不屑于计算于情爱,那样得来的感情终不是由心的。”

    不晓得他竟然还是如此知情知性之人,深藏不露!

    原来阿落喜欢这样的姑娘,我可得替他多留心着,机会总会给多一个心眼之人。

    自然我不会上街逮人来问,你可是气质如兰,你可是才华比仙。这样会让人觉得我是个憨子。

    还好我一有这个想法事,觉着不妥就给否决了。

    他又问我怎么看出来他心计多的,按道理来说我这样的脑子不适合想到这些。我轻蔑一笑,大抵他多低估我,我单纯善良他却是认为我愚傻。

    就拿他之前构陷苏尚一事来说,我就知道此人诡计多端、心肠歹毒!

    “何解?”

    他怕是不知我聪颖如斯,当初他为了给珺家脱罪而嫁祸给苏尚,然为了便于金蝉脱壳又将矛头堪堪指向我,如今江都之人还在捉拿我,我乔装改扮倒成了习惯。

    叫我做了多久替罪羔羊还被他忽悠。

    待我想清楚之后才叹道单纯害我,单纯害我。

    他浅浅一笑,不置可否。

    与阿落不同,席瑜很让我心愉,在他面前会觉得轻松不虑,此心上人是个十分良佳的心上人。

    那日我出观普道,我一人游于林中之时,不久便见一凶兽张牙舞爪于我跟前。

    起初我淡定如此,以为这是阿落搞出来要吓我的。待这只凶兽追着我真的要吃了我,我一股脑狂奔,心惊道不妙至极。

    我跑得十分仓惶,实在没有跑相。后来我摔得也十分凄惨,我怕是要做第一个被吃进凶兽肚中的道姑。

    此时凶兽扑来,却没有伤到我,压在我背上替我受了一掌的竟是不知哪冒出来的席瑜。

    我赞他来得巧妙,不过只一瞬我担忧不已,他的背上已是鲜血淋漓,叫我不忍睹目。

    他将我吃力却使劲得揽在怀中,执剑要制裁了眼前之恶兽。他已是唇颤脸白,我心疼不已。

    不过在我二人的配合之下,终于把这头恶兽砍杀于剑下,那兽如庞然巨物。

    “此兽很像是,珺家豢养出来的。”

    席瑜气息颤着,我扶着他,想叫他好受些。珺家之兽竟跑出来伤害生灵,我定要讨个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