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裳灯梳零落 > 第二十七章 他是怎么死的
    卧在玉枕纱帐中,听落叶声瑟瑟似雨,难断悲欢。惹人不得成眠。

    我梦见自己八岁时,于雀安居习舞。舞娘皆是如花似月的美娘子,同我一般大小的女童学摹着她们的舞步。看起来简易的轻跃转步的动作,其实很难学好。

    她们皆言我极有天赋,不过二三日便学会了她们一个春秋才能把握几分的舞。

    两年未到,便出师成才。

    “不惜歌者苦,但伤知音稀……”

    我不屑给纸醉金迷的王公贵族做舞,然浮萍之身焉可做主。

    这世道,清霜傲骨之姿,只不过是他人茶余饭后的笑柄。

    练舞时常遭打,不过不疼。不过被那些男子卑鄙龌龊的眼神盯着,心中屈辱十分,却不可奈何。

    我又梦到母亲终于来赎我回家,日日年年终归信了,梦皆不可成真。

    醒时,不见阿苏,那些画卷都不在了。

    午后没有征兆下起了大雨,雨帘密,不可见前物一分。阿苏没有带伞,现下也迟迟没有回来。

    我找来油纸伞准备去接他。

    门前有脚步声,我唤了一声阿苏。

    过去一看居然是,刘暮师。

    “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心里害怕,却装作镇定自若。我看着他。

    “你宁愿住在这个地方,也不回到府里。”他环顾四周,语气轻蔑嘲讽。

    阿苏还没有回来。

    我轻哼讽刺道:“我自有自己的选择,不烦你自作多情。”

    “满衣,我对你的真心,你还不晓得吗?这么多年,我还忘不了你。”

    他哪有半点真心可言,十几房的妾室可不是虚设。

    见我毫不动摇,与他呛着。不到半刻便耗尽了他的耐心,他抬手抓起我的胳膊。我羞怒不堪。几番推搡皆摆不脱此人。

    “叶苏爱你,我何尝不是。”眦目欲裂,他的不甘心十分可怕。“为什么你眼里只容得下他,那个卑贱奴才!”

    此时听到门外声响,便看见阿苏站在那处,衣衫湿透,垂落的发滴着水。不想叫他误会了去,便跑向他躲在他身后。

    只要他在,我便可安心了。

    刘暮师见到他,不自觉后退半步。阿苏不容得我被这样欺负。

    “他用哪只手碰的你?嗯?”把他赶走后,阿苏鼻青脸肿的样子十分让我心疼,我摇摇头让他不必在意。他身上湿得不成样子,我急着给他换身衣服。

    “左手,还是右手?”他捧起我的脸,我被逼着看着他眸中的复杂和焦虑。

    他忽而抱紧我,对我说着:“都怪我,保护不好你。”手探入我的发里。

    他发狠地咬上我的唇,我感到不适只想推开他。

    “今日,都给我好吗……”唇瓣被细细磨损。我心中有些怒意,我推开他。

    他愣住瞧着我泪眼婆娑的样子,缓缓道。

    “你可这样推开过他……”

    我心一惊,他为何会这样想。猛然间周身的寒意刺骨,脑子里思绪混乱。

    “我说你可这样推开过他!”肩膀被他捏的很疼,一寸寸。

    “你哭什么,你哭,就可当作那些没有发生?”他苦笑着。

    我控制不住打了他,继而又后悔心疼。“我没有……”我希望他能信我。我垂下头不敢看他发怒的样子。

    “那证明给我看……”声音有些破碎,他慌乱地扯开我衣襟,开始胡乱地亲吻。我二人的衣裳凌乱纠缠不清。我现下只想冷静,推开他却抓伤了他的背脊。

    纠缠无果,他冷漠系上衣服。“对不起。”他淡淡道。

    他神色凝重,我有些慌张无措,更多的是疼痛。我不想失去他,不想他这么误会,这些都来得太慌张太荒唐。

    “你说过,会一直护着我,不强迫我这些……”抹了抹脸上的泪水。

    他一震。

    “满衣,对不起……真得对不起……”

    “我知错了,是我糊涂了……”

    “我什么都不在乎,我只在乎你。”

    他抱着我,垂着头得着批评。却又对我挤出又苦又涩的笑来。

    心像被切掉了一块。

    他很少出去了,我们准备着成亲的嫁娶服、龙凤烛、喜帖、喜糖……

    他很开心,他说他阿兄也会来。

    欣喜之际,哪知命运和痛事就像是侵城的战马铁骑,踏碎了所有的一瞬间的平静。

    刘暮师又找到我,说:“你可知他为何,性情有如此变化?”

    “他中了我下的毒,很快他就会变成,一个疯子,然后孱弱病榻……”

    “不过若你嫁给我,他就可活下去……”

    他阴险狡诈,他的话,不能信。不过他也不是做不出这等卑劣之事。

    后来阿苏再没有什么情绪上的变化,他温润如常,是我要长长久久在一起的人。

    他阿兄叶林来时携了贺礼,却没有正视我一眼。他阿兄第一句话便是劝他回家,他说父母必不会出现在正月初八的喜礼上。

    阿苏说,他的父母从来没管过他,不相亲也不相爱。他跟着家里的奴仆长大,一直都在做自己不喜欢的事。不管是谁都不会再分开我们。

    小雪才盖了一层,他着了寒凉,他阿兄甚怪屋蔽床寒,必要亲自照顾。我煎了药方上的药,日日嘱咐他要喝得干净。他很听我的话。

    令我担忧万分的便是十几日还不见他好转。

    他常于夜里咳得很厉害。

    阿兄说:“只是小小的受寒,受不到好的医治,如今已病得这样重。”他冷眼看着我。

    阿苏暗地多次劝他阿兄放下偏见,我知道。不过这些偏见都是不重要的没关系的。

    我放不下心,他咳得厉害。“此次定要带你去看好的郎中!”

    他微微皱眉,眼中暗淡,说出来的话也无力孱弱:“无碍的,再过些日子就好了……这点小病……”

    “你是不是中了什么毒……”我将心中惧怕之事倾吐出来,

    他身子一震,躲开我的目光,接着摇摇头否定。

    “我会不知你已经咳到吐血?”

    “我会不知你的身子已经……”

    我哭着十分埋怨他。颤抖道:“他已经跟我说了……”

    “你别信他。”他拽着我的肩膀,“你知道的,他只是想分开我们…都会好起来的…我也不会听他的离开你……”

    他眼波惶恐不安,似被窥破了秘密。“你不准离开我半步。”他捏紧我的手,笑着看我,看得我心里发疼。

    我安抚好他的情绪,看着他喝完汤安稳躺下。我告诉他我不会离开,我会抱着他。

    思来想去,没有什么比阿苏的性命重要。

    无论是我的命,我的余生,我的自由,我的幸福,都没有阿苏的性命重要。

    所以说,一颗灿烂的星辰不值得为那颗尘土,坠落。

    阿兄说他会照顾好阿苏,不劳烦我费心。如此正好。

    天气冷得很快,我怕阿苏会越来越难受。我踏雪外出,找到了一直在等着我的刘暮师。

    我答应嫁给他,盼阿苏恢复身体。

    我真心要嫁的人是阿苏,不过这些妄想只待来世。待我自尽后。

    “明日,便是正月初八。你不要忘记了……”

    他躺在床榻上,气息不稳吞吐得很辛苦。

    “你已经好久,没有陪我久一点……”他掐了下我的手指。

    我细细想着,我这些日月以来一直去刘府讨要解药。我答道:“我是去配些更好的药材。”

    “那你去刘府干什么。”

    他看我。

    我皱眉垂头。不一会儿他咧开嘴笑着,指着案上的礼服。

    “明日我们就穿这个。”

    他一直没有停下眉眼中的笑意。

    正月初八这日,我不能跟他成亲。我从刘府回来,那时已经是黄昏时。看见门前站着的他,我抵着头不语。

    “正月初八……”他断断续续道,“今天的确不合适,等我好了以后我们再成亲。”

    “嗯……”我点点头。

    天气暖了点。

    我做了一件很衬他的衣裳。他穿上后果然很合身,他笑着说他很喜欢。

    “昨日你一晚上都没有回来。”他忽改了脸上笑容。

    他看我之眼神终于像一块冰了。我淡淡回道:“不过是处理了一些事。”

    他唇颤着,试探道:“你是不是嫌弃我病了,好不起来了……”

    “没有……”我将他扶去榻上。

    他冷冷笑了几声,他看着我就像是看一个脏物。“那你答应嫁给他是为何?”

    我怕他情绪激动引起病痛。

    只是他一直是冷冷静静的样子,等着我的解释。

    “我不想再看见你了……”他道。

    纵然听见他这样说,纵然此时我心痛快要不能自制。然,我安静不语,喂他喝完药。

    我想再去看看他时,阿兄说阿苏此后不会再见我。

    如此,便好。

    我嫁给刘暮师前一天,阿苏传信说,他说不见我是气话,现在他气好了,哪晓得我也气糊涂了,他说他于家中等我回来。

    我终究没有嫁给阿苏,我终究没有过我自己喜欢的日子。不过阿苏以后会淡忘了我,和一个很好的姑娘成亲,他的人生会过成他喜欢的样子。

    我跟刘暮师说,只有看到阿苏康复之后,我才会和他圆房。他允。他便每日派人记录阿苏的住行和身体状况。

    最后一笔记载:叶苏闲逸垂钓,心愉至欢。

    想来他慢慢得已经不在意伤他的我了,走出一段病痛和情伤,便是海阔天空。

    我自尽的心已决,但难耐相思。偷偷去见他最后一眼,他阿兄像是故意等着我来。冷冷跟我说道:“他死了。”

    我一开始一点也没有相信,这应该是阿苏想让我伤心难过的法子。

    不过奇怪的是,我找他找了好久,就想着见他最后一面,果真没有找到他。他阿兄拿着他的衣衫告诉我,他是在我成亲第二日的凌晨,死在榻上。

    原来我被骗了,不过是从什么时候被骗的,我想不起来了。我想要想清什么,阿苏是怎么死的,他明明不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