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裳灯梳零落 > 第二十六章 不知今夕何夕
    叶苏说我近日吃胖了,所以我打算这么几天要控制饮食才好。

    吃了几天菜根和豆腐清汤后,叶苏改口说我还不算胖,像我这样子的摸起来还硌手,他劝我多吃点。

    女为悦己者容,他是我的心上人,是我的悦己者,故而我想他时时刻刻看到的是我最美的样子。

    而且我们不比以前,还有在府中的工钱可拿。如今我们已经自由,林中小屋里我们二人过得逍遥自在。

    我与他把日日作下的书画拿出去卖或者典当,这才以有钱供我们吃住。

    我跟他说没有多余的钱供我们吃山珍海味,他得陪我一起吃菜根和豆腐清汤了。

    他笑笑说,好。

    我一直忧心,他为了赎我是不是花光了钱,还跟家里闹了矛盾。他从没有提过带我去见他父母的话了。

    于府中生活时,他给我的东西都太过贵重,我皆拒绝接受。

    此后我便知道他定出生于富贵家庭,他才华横溢、品貌不凡,也不是一般的富贵人家。

    一个这样的家庭自然不会接受我了,这样的阿苏却赎了一个轻贱的舞姬还同她私奔同居,他家里人怕是也不会接受他了。

    我连累了他,但是我只有他一个人,我不想放开他。

    残荧融于油黄的灯火,他案上托腮执起书看。

    乌黑的青丝从一侧一泻而下,披了曲水紫锦织的宽大袍子,他的脚踝被遮着严实,他的双眼好似含着笑。我一瞬间看得痴了。

    果然男大十八变,以前只会脸红低头的孩子不知哪里去了。他感觉到我的注目,抬头,目光闪闪的,咧着嘴笑起来:“我脸上有东西?”

    我低下头万万再不敢对上他的眸子了。

    “姐姐你过来。”他张开手来,面目白净单纯,一脸纯洁无暇的样子,直叫我把持不住。我过去给他将灯火添了油,火苗子燃得更旺了。

    我钻进书案后坐着的他的怀中,便觉温暖无比。

    “你晚上还是少看些书为好,你的眼睛还要看我呢。熬坏了眼睛就坏了!”脸埋进他怀里深处,感觉到他的手轻揉我的头发,“好。”

    “你怎么老是说好。我其实很不好。你那么好……”他会不会有时候也感到委屈,这样的生活终究埋没了他。

    他不解又好笑得看我,问我:“嗯?”

    “你是我心中最好的呀,没人能代替你的位置。姐姐…”他的手摸在我的脸上,手指上的温柔传到我身上。

    慢慢见他眼中柔情溢满,是动情的模样。我的唇已被手指磨得快破掉了。

    此时我脑子发热,脱口问他:“你父母是不是觉得我不好,我是不是不能……”

    他深情忽变,眉头皱了一瞬,却很快得掩饰过去。我却看在心里。

    “不是……此间事,你不明白……”他此时笑的很牵强,“你不必明白……”

    纵然心中万般不是滋味,我也不想他生出觉得我不好的心思,不管他是否同父母有了矛盾,不管谁不准我们一起。

    我坐起身揽着他细白的脖子,直直看着他的眼睛。

    “我也不想明白了,只要你这辈子都跟着我身边,从不想着离开我……”

    我直直的看着他细白的脖子,他的肩膀比我宽很多,胸前袒露出一些白皙肌肤。我像是中了邪祟,控制不住自己的行径。

    侧起头重重得咬上他的脖颈,他轻哼一声,我以为弄疼他了便由重变轻细吻那里。不知何时我眼里心里都是动情的,都是他的样子。

    他的几声轻吟,我听来越觉柔软触心。我托起他的手探入我的发里,此时我觉得他很在意我,在意我做得每一事。

    舌尖触到他细腻柔滑的肌肤,此中的滚汤温暖皆传到我脑子里,思绪都乱了。

    我动情的样子看起来很傻,想他不要笑我为好。

    烛火芯子滋啦作响,不知今夕何夕,躺在他怀里,眼中还是情未断的样子,只是在克制自己。

    发乎情,止乎礼义。我们成亲的那天,我们终归要成为彼此的。

    此间经年都是我与他最好的模样,不知花月如痕,不知今夕何夕。

    我们同往常一样,抱着字画去街上,只过了一个上午便卖得只剩最后一幅。

    我怀中抱着字画,他牵着我准备回去了。近日十分顺畅,要做一顿肉骨汤给他喝作为褒奖。

    十分恰巧在街上遇见多年前的旧主,黑衣长靴,此人便是刘暮师了。此人实为风流险恶之徒,我心中厌弃十分,便装作没有看见他。

    他倒是热情寒暄。如今宇文全族落得灭族的下场,他步步高升,不知他掺合了多少。

    “你们姐弟二人,竟以落到此般卖画偷生的地步。”他讥讽道。说完向我伸出手来。阿苏十分恼火,便将他猛然推开。

    他踉跄一退,又不死心:“如今我已做到太尉之职,满衣你若依了我,先给我做妾,等我休了妻再把你扶正。”

    实在不堪入耳,我躲在阿苏身后,身子屈辱发抖。我记得我娘亲将我卖到他们家,我只不过七岁。

    我娘亲跟他们说我当下已经长得这般好了,长大了就是个美人,为奴为妾皆凭主上意断。

    阿苏打断他的话:“公子,我与满衣已是夫妻,你污垢之名怎配得上满衣。”

    “你!”

    “你当下身处的高位,不过就是你卖主求荣、做尽恶事求来的走狗之位!”

    我没见过他这般言词狠厉、咄咄逼人的样子,躲在他身后便觉得什么事都没有了。

    “竟然是走狗便要乖乖得做好你摇头摆尾的狗样子,怎么还在此挡道了。”

    ……

    我心虽一惊,不过他替我狠狠侮辱了回去,便觉得宽心。

    白日当头,红霞璀璨,一锅热腾腾的肉骨汤便已见了底。我好笑着拎起绢子擦干净他嘴角的油光。他没变,有时候还像个孩子一样。

    他看着我出神,说道:“以后你便在家吧,出门的事都由我来。”

    我一颤,心中知明。点头笑道:“嗯。”后来他看着很安心,他安心我便安心。

    字画卖得多了,且都是不俗之画,他便在此地小有名气起来。应该说是我们二人小有名气,因为作画者是我与他。

    画师名曰花叶,便是指的我与他。

    后有一日他到日落无息才回来。他口鼻有淤青,我十分疑惑,更多的是担心。还好不重,涂些药水歇一日就好了。

    我担心的睡不着觉,他却咧嘴笑道:“不过晚了怕娘子担心,回来急了些,摔到了脸。”他笑我小事大惊。

    我最欣喜的是月圆秋日,他同我说要准备婚事了。

    “你不是说,说服你家里人还要时日吗……”我惊喜是真,不过还是疑惑不安。

    “他们同不同意与我而言,早就不重要了。”

    “我原以为我们可以磨好久,发乎情止乎礼。”

    “不过我现在已经等不了了。”

    他说得话我思来明了之后,羞涩难堪。

    第二年正月初八,良辰吉日,是我们的婚期,于今还要度一个冬日。

    他卖画卖得更勤了,我们挑中了十分上佳的嫁娶服,不过价钱高。

    是以,他经常回来的很晚,偶尔又摔得鼻青脸肿。我怒他,叫他以后千万当心。

    流光浮水,每一日都十分漫长也十分自由宽心。

    漫长且焦躁。我与他二人动情的时刻越来越多,虽还有几番抑制之力,但越到后来,这种心力愈加衰弱。

    那次于门前修剪花枝,我见有花片落在他身上便伸出手来捡。出乎意料,他却桎梏着我的手,只一瞬我便被他抵在墙上,双手被控于头顶。

    他压上来,气息滚烫急促。

    四片唇瓣相互磨损温缠了一番,他便很快敲开我的齿关,一反常态地粗暴进入继而搅动缠绵。我的唇舌竟被这样的纠缠尝到痛觉,吃疼出声。

    他还是不满足,流连过脖颈,我感受不到一丝温柔体贴。难受动着身子。

    他不满我的动弹,空出的另一只手握着我的颈子,将我牢牢固在墙上动弹不得,我只能空空得看着天空。

    手捏得我的脖颈叫我吃疼难受,我心里生了一丝惧怕之意。现下他已扯开我胸前裹着的衣衫,吻便肆意释放。

    亲吻和肆咬并不叫我动情,我只觉得痛意十分,凉气灌入我胸前实在冷。

    怕是他先前实在抑制得紧了,如今禁与欲交加,也是十分苦的。我便由着他,想他不要再那么辛苦了。

    可是颈上的禁锢凶狠,我疼得不觉泪落了出来。滴在他手上,他这才发觉过来,停下唇愣着。他看着我垂泪的模样,立马吃怒。

    “不想就告诉我,反抗啊!为何还要迎合我!”

    “痛了就说话啊!你就这般忍着受着!”

    心头从未有过的惊慌涌起,我不知所措。

    他从未发过怒。他这样怒,不再看着此般模样的我,转身离开向外头走去。

    到了夕阳落了他还没回来,等他之心十分焦虑。焦虑之后便是有些生怒了,干脆裹进被中睡了不再等他。

    哪还睡得下呢。直到不知午夜几分,他轻悄悄爬上床头,抱起我来。头抵在我肩上。鼻息温热,我呼了一口气心里一点不觉怒了。

    他笑着轻言:“我们的字画卖了不少钱呢!用不到两三日我们便去取那套婚嫁服。”

    他理了理我耳边鬓发。

    我点点头,觉着十分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