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裳灯梳零落 > 第二十五章 于幻境中圆满
    “我实在……实在没用……”

    我无助抱着自己的头,身上轻纱白素烟褶裙十分应着现下苍凉景况,笑自己穿的像出丧的。

    起身撩起裙裾。

    眼前的景象,不过是几十台阶上楼宇前的小姑娘在喊她父亲。姑娘稚齿婑媠,凤眼灵动楚楚可怜。她心系之人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不晓得当下可还活着。

    心焚甚伤,竟叫她心魔横生。

    而我本是信誓旦旦来救她,到头来却竹篮打水一场空。我懊恼不已。

    幻本归虚,对他们来说虚幻的我是真的,而他们都不过是心魔成蛊造出来的虚幻。我融了进来,没能完成打破虚幻的的计划,这幻境将无限延长甚至轮回。

    我难道,也要跟着轮回渐渐成为幻境一体?

    “看到了吧,心魔之境你对付不了。”

    阿落出现在我身边。

    他轻飘飘的白衣像月镀的一层光,绣有不着眼的盘旋图腾印纹。他抱着一把普通桐木琴,宽体七弦,缓缓冲散的雾气中他眉目清秀。

    他向前走去,精瘦修长的身影,垂腰直泄的青丝,皆在我眼前。

    “它总会想各种方式牵制你,毕竟这个世界是它造出来的。”他淡淡道。

    他挑了一次弦,目光深邃仿若无底洞……

    怀中斜抱着的琴发出清脆灵异的一声,眼前的光景便如流动的浮水。

    “一个世族的覆灭,一眼就可看清。”

    身边的景象就像摊开的画卷一样,一幅接着一幅。前面的揉碎了便又看见后面的。

    一个大族的门匾轰然倒塌,它破碎之前也已爬上了裂纹。

    王室终以未损一兵胜了这仗,踏着他们的鲜血和白骨。

    大族的血脉终留了一人,人言圣上宽厚不忍做绝。

    “不过是平庸无后的僧人,不可俱,若是他哪日起了怨念,杀了便是。我们皇室,终要保着声誉。”

    ……

    我哀然一叹。眼睫上好似染了些许露珠。

    阿落过来看我。我抬头对上了他的面容。

    “阿落,我连累了你……”

    他眸子闪动,不明意味,久久得瞧着我的脸。“我再想想办法。”他轻言。

    阿落转身离去,忽而顿住,侧着身子跟我说道:“毕竟我还不想死。”

    他还有办法,以他的本事或许一切都有转逆之机。

    我回到花满衣身体里后,还能感受到一点开心,虽然不是我的,但我总能以此感受到苦尽甘来、好事多磨是真的。

    冥冥中的天意不会只捉弄人。

    兜兜转转已是秋来,长得茂盛的枫叶染尽了山头,山静萧鸣,忽而鹤起绕着歪松久久不去。

    花满衣做好一桌子菜肴,我饥肠辘辘之际她竟毫不动容,想着叶苏何时能归。我觉得她痴傻,等叶苏回来全部都要凉了。

    哪还有绝佳的滋味?

    我盼到日头完全落了,叶苏才踩着夜莺叫唤声踏进家门。要是我我定要苛责他晚归,害我陪着他饿肚子。

    哪知被情爱冲昏头脑的花满衣先是对他嘘寒问暖一番,再是抬起袖子给他擦擦额角的细汗。可怜半凉的饭菜可怜巴巴的被丢在桌上,得不到公道。

    叶苏兴奋得说起他们的字画卖了多少钱,他将白花花一片的银子,和顺道买的胭脂水粉,一并摊在桌上。

    他扬起嘴角,两弯浓眉下眼睛也弯起笑着,脸颊淡红有些艳丽。

    他低着头凑过去,脸颊抵在花满衣脸颊前,乖巧问道:“不知娘子可有奖励?”他干脆在花满衣额上轻轻一吻,砸吧嘴回味无穷。

    他的娘子安顿他一起吃饭,对此调戏不正经之事抛在脑后。我万分不解他们也能将半凉的饭菜吃得津津有味起来,生怕他们半夜起来结伴去拉肚子。

    夜里满是莺雀的叫声,野生的总比家养的啼叫得更热烈欢脱些。出乎我意料他们没有去拉肚子,而是一起在睡觉。

    当然是十分单纯的睡觉,叶苏将她搂在怀里,给她讲睡前故事。

    说实话我日日见着他们你侬我侬,从起初酸涩不堪到如今,已是麻木不已。

    从来没有人给我讲过睡前故事,我一般吃饱了就能睡着,什么故事不感兴趣。

    我昏昏欲睡,却被他们说故事说得不得安眠。

    叶苏道:“从前有只丑陋粗鄙的狗崽子,喜欢上了又白又嫩的猫儿。”

    一般以从前开头的便是又臭又长的故事了,今天又是个不眠夜!

    “猫儿又甜又软,把狗崽子勾得三魂失了六魄。它想着哪天和猫儿成为朋友该多好。”

    想他个美,狗崽子尖牙利齿咬起我们猫儿来很疼,我宁愿饿肚子也不去跟狗崽子做朋友。

    “这个狗崽子拔掉了它令人害怕的尖牙,它扮成猫儿的同类,骗猫儿说它也是一只软嫩的猫儿,不过自己长得有些丑而已。”

    “猫儿相信了,它喜欢摸狗崽子的耳朵,因为狗崽子的耳朵比它的耳朵尖一些,实在奇怪。”

    花满衣笑了笑,静静听着。

    “狗崽子自从和猫儿成为朋友之后,猫儿会把自己的鱼让给它吃,狗崽子不再像以前一样出去偷了还被打个半死。”

    “猫儿让狗崽子跟它挤一个窝,虽然狗崽子害羞,但猫儿的窝的确比外面温暖。猫儿说,它怕孤单,狗崽子也是,所以狗崽子发誓不让猫儿再孤零零的。”

    “狗崽子讨厌自己丑陋不堪的模样,可是猫儿却说喜欢它,猫儿想要跟狗崽子一直在一起。”

    “狗崽子又惊又喜,它决定了再不变回以前的狗崽子了......”

    后来呢后来呢,我发现自己听得上头了,这是我见过的最温顺的狗崽子了!

    他发现花满衣已进入了梦乡,便不再言语,静静瞧着她。我只想他把后半段讲出来,这样说完一半不说是个不负责任的行为。

    我气鼓鼓,气着气着睡着了,睡着之际却感觉到气息扭转,整个世界如同河流水泊,我在上面飘来飘去。

    待我睡醒了睁眼,发现自己身处白茫茫一片混沌之中。

    不明所以。

    忽然一声炸响,白茫茫又被撕出裂缝来,继而很快速的,以假当真的幻境重新被造了出来。

    此时我见着阿落在前面,他的琴断了一根弦,见他额上渗着细汗,微露不适。

    他看见我,转而一脸平静,漫不经心道。

    “我将幻境逆转了,回到了事发前。”

    “我只能做到这步了。”

    淡眉舒长远,凤眸微挑而柔和,绯色薄唇。

    我关心问他,可是劲使多了撑不了了。他默不作语,白了我一眼。

    他大显神通倒流了幻境,此时我们又多了一个机会。

    将心魔扼杀在娘胎里,首要做的便是要宇文氏不被灭族。故我们偷潜皇宫,在御猎前夕,便把皇帝老儿给杀了。前后顺利,如同开挂般。

    虽说是在幻境中杀人,但也太过血腥,心中五味杂陈。阿落拿着帕子擦拭着双手。

    “我只是让你看了个门,腿怎么抖成这样?”

    他眼眸中还未褪去杀人的兴奋,十分玩味得看着手指上的血腥,擦干净后把帕子厌恶一扔。

    不久后,宫廷便乱成一锅粥,内宫诸位皇子明争暗斗、互相残杀。这时给了叛军可乘之机,一路向北打到了皇城门口。

    一朝更替,不过短短两个月不到,唏嘘感叹其事如同做梦一般,不过这的确是个虚幻的梦。

    叛军的头子,前朝皇帝亲哥哥的儿子苏林,登上了帝位。

    宇文世族虽势力已去,但在争乱中保全自身不蹚浑水,也以世家大族的颜面保全了下来。

    我跟阿落感慨道:“如今宇文家没有一个人死,真好!”

    “不过是幻境而已。”他抚着琴面,又挑起一根弦,微澜的水面被搅动起来,佩服他内力之深厚莫测。

    被搅动的水面带着时间快速流逝,幻境之景便如同走马观花一样呈现在我们面前。

    最让我记得深刻的是宇文明澄长到十七岁果真还没有找到媳妇,他父母焦头烂额的给他张罗相亲。

    尚书李家千金知书达理,从小是倾慕文武双全的宇文明澄。但是相亲之后便回去悉数弃了暗恋宇文公子期间写的各种情书情诗。

    她讲原来宇文公子是个木脑袋,跟他讲话他却不会搭话!离心中相亲相爱的良人形象差远了。

    这一说不要紧,要紧的是这话浩浩荡荡得传了出去。开始是讲宇文明澄呆愣不讨姑娘欢心,后来讲他话语不清跟人沟通不了。

    经过日月的辗转,民间都在传宇文明澄其实是个哑巴,不能跟人交流。百姓对此深信不疑。

    是以,宇文明澄到了二十岁还没娶妻,他想不通。后来,打了胜仗英姿绰约的江岚月拍着他肩膀大笑道。

    “如此甚好。”

    “竟然意外将将到了你头上,说明冥冥之中你注定是要跟了我的!”

    宇文公子回去辗转两夜没睡,终于想通了,回道:“可。”

    两家皆是欢喜张罗结亲,挂灯结彩,鼓锣喧天。宇文公子终究是跟了跟他一起长大的江姑娘。

    看到此处我欢心不已,岚月一直以来的念想终于在此了结。心上人终成眼前人。

    年过三十的宇文明澄把药堂开得十分红火,江岚月一边要剿灭贼寇,一边要给孩子教习武学。

    她的孩子至今连兵器都不辨几个,叫她又急又愤,带出去实在丢人。

    江岚月最后一次驰骋沙场,中了敌人毒箭。毒至深至重。

    宇文明澄亲手一博,将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经此一劫江岚月深有感悟,便弃了器刃回家相夫教子。

    他二人举案齐眉,是百姓认可的模范夫妻。

    对此江岚月说:“这日子舒坦得没法过了。如果我们不做夫妻会不会没这么舒坦了。”

    宇文明澄摇了摇头:“没有如果之说。”

    “那这些都是假的怎么办?”

    这话逗得他笑了笑。

    开始和结束都十分圆满,岚月心中执念在此中皆消为烟烬,幻境开始塌陷,成蛊的心魔已不复存在。

    在我二人准备脱离这幻境之时,不知哪里出了差错,我生生被拉扯同阿落分离。

    “裳儿!”

    只听见阿落的呼喊。待我醒来,我竟还是依附在花满衣体内,不属于我的记忆和情绪皆灌入我的脑中,搞得我不辨真伪虚实,仿若我自己就是花满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