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裳灯梳零落 > 第二十一章 其实只恋长安某
    娟娟侵鬓妆痕浅。

    双颦相媚弯如翦。

    此舞姬名叫花满衣,是某臣子府里养的众多舞姬之一。我附到这么个美人子身上,天天最期待的事便是她照镜子。

    奈何作为宿魂离不开她的皮囊,眼见如此美妙之人却不能时时细赏一番。

    夜时,她睡得好好的。我也迷迷糊糊将要歇息。

    天边的那轮月孤单徘徊着,她妆台上花枝的影子被拉得好长。

    悠悠岁月无边,凉凉灯火阑珊。夜色下的这个女子青丝垂到腰间,朱唇微抿,冰瓷玉骨的精雕娃娃也不过如此了。

    已是睡得十分香甜,忽然间感觉谁在扯我的脸皮,力道之大让我十分担忧以后将要没有脸皮生活。

    哪想到我睁眼一看,自己的魂灵已离开了花满衣的身体,“奇事一桩!”

    我叹道,接着便伸出手来想摸一摸揉一揉那花满衣的面皮,以了我多日来的念想。

    我脑袋被捶了一下,转头望去,便是阿落的魂灵。想来是他把我揪出来的。

    我本想打他的肩膀,以解扒我脸皮之痛。哪知他冷漠躲过,面上一副我欠了他不少银子的样子,淡淡道:“这下便随我走吧,这里待不得,你若是不想……”

    我摇了摇头,脸色慎重跟他道:“阿落,你的好意我知道,我知道你担心我…”

    “我知道,我这样做实在对不起你们……”

    “不过我想这么做,如果没有人救她,她就太可怜了……”

    许是见我这般罕见得郑重起来,他有些愣住了,不过他眸子中的疑虑只是一瞬便淡然冷静下来。

    “我一直没有找到她心魔出生是什么时刻,等我知道了,救了她。我们一起出去。”

    我无奈笑笑。

    后来他带着我来到熟悉的殿宇,是江家无疑了。

    “今日,心魔会不会出生?”他说。

    待我们去到岚月的屋里,人未进却已听到她断断续续的哭声。

    “战火凶险难测。江岚枫,已战死。”

    阿落在我耳边传述事实,他大概是早就知道这些,如今只不过是道一遍早已泛黄的成年旧事。

    纵使有些事有些人已时过境迁,回想起来也能笑颜相对,不过要真正从心底里放下如同将心割下一样难。

    她手里拿着哥哥交托给自己的锦囊,心绪万千,终是没有看到哥哥最开心的样子。

    一晚清梦少,在她影子的尽头,惊慌不定的灯火揉碎在斑驳墙面上。

    我定睛瞧了瞧,却是没瞧见慢点她的心魔。打更声后,更是浓重的冷和默。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身边多了一个男孩,垂髫之年,虽是稚气未脱,却眼中有智。

    她抽泣着,他听着。

    想来她自己也怪尴尬的,传出去怎么对得起自己的威名。不若贿赂他一番,不叫他把自己爱哭的事说出去。

    “呐,这是给你的。”

    她把哥哥的锦囊拆开,仔细一瞧却是个步摇,是个十分贵气的芍药花头。

    她手一顿,觉着此时更加尴尬了。不过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了,说给他就只好给他了……

    男孩似乎觉着不对劲,又听到岚月对他讲:“是给你的成年礼,待你行冠礼之时……”

    “我才九岁……”他打断,大概是觉得她糊涂掉了。

    岚月转言解释道:“是事先准备的,怕以后我忘了。我对你好吧。”

    男孩:……

    岚月二话不说,将花里胡哨妖艳得紧的步摇插在男孩发髻上。端详一番,赞道:“你真好看呐!”

    男孩听此,十分不好意思,慢慢红了脸,应道:“真…真的好看?”

    他大概觉得岚月铁定不会骗他,说好看便是好看了。

    岚月嗯嗯了几声,跟他说别人也会觉得好看的,后来十分客气的把他送走了。

    后来我同岚月讲起这桩事,她说在此之后,宇文兄被他的爹娘打了一顿,捂着脸把步摇还回来了,还说他从来不碰女孩子的东西。

    战事最后歇了,虽是强敌百般折腾,但最后杀了敌寇头子凯旋归来。

    不过还是损失了一名大将,本铺张奢华的庆宴改成了,满国哀悼祭奠。

    这些时日花满衣因着舞曲取消,过得十分无聊。

    她本来就是喜静不好动的性子,一些别个舞姬们的活动她从来不凑去。她自己都觉着无聊的时候,那我实在犹如闷得濒死一般。

    若是我托在一只白胖胖的兔子身上就好了,这样我还能每天蹦蹦跳跳。

    这时她又提起墨笔,静静习着字,习了大概有一两个钟头。

    她慢吞吞写着,突然就想到了那日帮自己穿鞋的小乐师,他默默低头给自己穿鞋的样子很是认真……

    这一想不要紧,但是我听到了她突然跳个不停的心跳声。又觉着她脸上红了起来。

    莫不是她看上了那个善良的少年。

    我也开始替她羞涩和脸红起来。

    今日她去采摘完甜果,经过静谧幽深的竹林。竹深树密虫鸣处,时有微凉不是风。

    丝丝管声入耳,寻声望去,见着了那几个日日在一起练曲的乐师。

    乐师们见此熟悉的姑娘路过,不免停下来打了声招呼。她一眼便看见给自己穿鞋子的小乐师,他也笑着看着自己,不过笑容腼腆含蓄看不出什么心思来。

    她过去给他们问了声好,而后说道:“我们虽日日都能碰见,但我还不知你们的名字,以后有什么事倒想叫你们照应……”

    她其实是想知道小乐师的名字。

    “陈玉。”

    “刘言。”

    “季默。”

    前三个乐师回道。她看向了他,小乐师怪不好意思的,轻声说道:“我…我叫叶苏。”

    原来是这么个名字,她对着他们点点头。

    “小女名叫花满衣。如若不弃,就当我是姐姐,你们自家人。”

    这几个乐师好像是没想到这个姑娘挺可爱,平时见她冷冷清清,想来是个好相处的姑娘。

    她看见叶苏,也跟她一样,十分开心。

    果然情爱是在眼皮子底下悄无声息得发展起来的。

    不知叶苏从哪得知,花满衣除了跳舞之外,还喜欢习字。没过几天,他便送了一块十分精致的鲁柘澄泥砚。

    花满衣很欣喜。正所谓礼尚往来,纵使是眉目传情的情人之间也是如此。

    她便用这砚台研了墨,写了句话当作回礼。

    回礼写道:

    世人谓我恋长安,其实只恋长安某。

    我看这恋字刺眼,莫不是这是首表白诗。

    果然是表白诗,我看他们这几日走得越来越近。我十分感慨花满衣,她虽是个文静的女子,但求爱求得一点也不含糊。

    不像我,暗恋席瑜的那些日子只偷着乐,要让我大胆去表白一番不晓得会怂成什么样子。

    花满衣睡也睡得香了,我无非就是被他们传情的模样给酸到了,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不一会就见床前,阿落悄咪咪地站着床头。

    他这般偷进女儿闺阁,忒脸皮厚了些。

    他十分顺当得将我扯了出来。我十分好奇,他为何能进出肉体自如,而且还能把我拉出来。

    不过我没问他,他的回答无非是嘲笑我一番,再说是因为他武力高强,而我只是个菜鸟。

    他今日有些奇怪,奇怪的开心。

    他道:“今日,是我生辰。”

    原来如此。我又十分好奇问他:“那在这幻境中,你是几岁了?”

    这里的他应该十分小,说实话,我十分想把他找出来使唤使唤欺负欺负,以报我受他欺压之辱。

    他伸出手指来,认真的算了算。看着我,对我说:“正好是今日我出生。”

    我:!

    心中诧然,原来不是他还太小,却是他还没有。我暗念道,小小婴儿最是惹人疼爱,细嫩皮肤娇小的手指,还有脆弱的脖颈一掐就断了。

    他看我面上神情愈发不对劲了,冷冷道:“你在想什么?”

    每次我有秘密他都察觉得很快,我瞪眼审视他,以表我的不满。

    他冷眼微篾,眼梢略显媚气,唇启。

    “我珺家秘法中,有窥心之术。你心中想的,当然逃不过我的眼。”

    我一贯知道他可怕不好惹。没想到他可怕到能肆意偷窥人的心境。让我越来越不安起来,身上十分不舒适。

    他带我来湖边散心,我们虽面上平和,我倒是不知道他想着什么,要做什么,计划着什么,或许我心中的事被他打探的一干二净。

    我忍不住对他道:“阿落,我不赞成你使这些窥心的术法,你可知你时时窥得到我的心思,我有些接受不了。”

    他听后,细嚼一番我的言语,摇了摇头大笑。

    “窥心术哪会说用就用,我虽精练此法,不过我不屑用之,只是......”

    过了一会,他转言道:“我不过是幼时学了些察言观色的门道,比旁人更敏感些。”

    “那你以后,不要用此术可好?”

    “嗯,不用了。”他缓缓道,说完他有些开心,便要伸出手来,对着我的脸颊。

    我以为他要扇我,我这么跟他提要求怕是惹他不快了。

    我想着怎么道歉才能叫他不扇我。他的手摸上我的脸庞,一阵痒,摸过发梢,却静静停在那发梢处。

    见他眼神不对,此中怀疑和不快皆叫我胆战心惊。最终却见他眼里满含受伤。

    他的手停在簪在我发上的簪子上,迟疑后却拔下了我的簪子。

    我的头发便一时间失去了掌控都泄了下来。在他抢夺我的发簪观赏之际,我一把夺了回来。

    他看我,眸子中暗淡如同失去了神采。

    我不晓得他会那么难过,纵然他喜欢这支簪子,但簪子对我意义非凡,我舍不得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