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裳灯梳零落 > 第十八章 她的夫君
    一场烟胧雨怎么也不得停歇,树梢上断了线的风筝一副望穿秋水的样子,没人过去将它扯下来。

    彼时我同师父商讨找命蛊解药之事。师父还是十分不赞成我这般不计后果。

    这事便一直拖着。

    隐仙观明言禁酒,我已经不沾酒水好几个月了,实在心痒痒。憋不住之际,我偷买了几罐酒来。

    借着月黑风高、雨歇人静,偷摸摸痛饮。

    这石凳忒硬忒凉,屁股上的肉迟早变糙,我不禁对月长叹,学着那饱腹诗书的诗人才子,沉吟一句。

    “凉死爹了!”

    月下霜渐浓,我挑起手指微拂,眉间淡淡的清露便像是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我见夜色深了下去,夜修快结束了,这便收拾干净回去同周公解闷。雨后地上还是湿杂的,踩了一脚的湿泥,但如今我已经处变不惊、不再动不动就发怒了。

    不过我的头颅浑浑噩噩,天边的一轮明月让我看出两个来,晕乎乎实在不妙。

    忽见眼前来了一个道姑,青影朦胧,可把我吓到。可万不能被发现我偷偷饮酒,我十分重视自己的声名威望。

    不妙的是那道姑已经来到了我跟前。我想着要不要缓解一下尴尬,道一句“道友,晚上好。”或者“道友,一起坐下喝一杯。”

    那道姑也实打实的奇怪,没呵斥我喝酒犯忌,她静静得饶有兴趣得盯着我,仿佛很喜欢看我脸上的红晕。

    不管怎样,我感激万分,上去握住她白嫩嫩的双手,边摸边谢道。

    “姐姐你真好,不若我们就此对月拜个把子吧……”也不晓得我后来又讲了什么,只见她神情愈来愈奇怪,仿佛把我当作奇怪的东西。

    我将她抵到树边,因为我将要站不住,她靠着树我靠着她,稳稳当当。

    彼时有温热的气息喷在我脸皮子上,我越靠近她,她呼吸便越急促。我俩的面皮子将要贴一块了,还得不到她的回应。

    难道说同我拜把子委屈她了不成。

    “哼。”这道姑轻嗤一声,“原来是个假道姑。”

    我怎么就是个假道姑了,这几个月来,我勤勤恳恳得做道姑,却得到这么个评价。

    “你欠收拾啊……”我打算给她个教训,捏紧了她下巴严肃得盯着她,“嗯?”

    此番必会吓到她,以树立我的威严。

    雀鸟低低叫唤也唤不会我的思绪,脑袋瓜子将将要晕过去,我想着在我不省人事之前总要找个柔软的地方倒下吧。

    脸上的温热气息愈来愈浓,差点烫伤了我薄薄的一层面皮。忽而感觉唇上多了一个不属于自己的热团团,热团团轻触着,仿佛贪上了我唇上的清凉。

    我很快睡了过去,果然见了周公谈了心。那周公却对我说,若我亲他一口便让我以后都做美梦。

    这周公居然是此般喜欢占人便宜之徒,叫我吃了惊。我想着不过是个梦,左右望了望我梦里没有其他人,我便快速朝他脸上亲了一下。“行了吧!”

    他愈发放肆大胆,强扯过我的脸亲上我的嘴,尽管我怎么反抗也不能动弹办法,他十分巧妙得控制着我的手和脚。

    被他占尽了便宜后,我心里酸涩想哭一番,想到清白不在不若一死。他竟意犹未尽,摩挲着我的嘴角,声音颤颤的。

    “你心里的人,是我对不对?”

    他紧张起来,伸出手按着我胸口那处,想探出什么。

    莫不是还要欺负我,我打算打他一顿。不一会却感受到一股力量探入其中,不知他在施着什么法术。

    也不知他探到了什么。忽然他的手离开我,无力地垂下,眼底漏出惊慌无措,仿佛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将我疑惑难过的望着。

    世上,果然奇人越来越多。比如不肯和我拜把子的道姑还有占了我便宜却惊慌逃走的周公。

    早上我好端端得躺在床上,长呼一口气,拍拍胸脯,还好是一场梦啊,居然梦到被周公占了便宜。

    以后还是少喝点酒为妙。

    早修结束后,师父找来我谈心。

    她终于要派人去盗墓。

    我问道:“我们观中可有盗墓盗得精妙之人?”她摇了摇头。

    如若没有专业人士,恐怕胜算不大。

    师父说会派两个道士师兄带着我去。而且是那种法力高强的师兄。我叹妙极。

    这几日心情舒畅了起来,岚月康复如初指日可待。那两个道士师兄,果真看起来法力高强,我便不再担忧自己的生命安全。

    不过他们觉得我是个累赘,跟我说:“师妹,你最好不用去了。”

    “师妹,你也帮不上我们的忙,而且我们二人也顾不上照顾你。”

    我:……

    后来想想,他们讲得都是实理。我突然心情又低落下去。

    “我是不是真的是个累赘?”

    “傻孩子,他们不是嫌弃你,而是怕你遭遇不测。”师父还是挂着慈母般的面容,安慰着我,不打击我的自尊心。

    待我心情舒缓一些后,我打算和师兄细谈一番,我并非一无是处之妖。那时我却得来他俩的字条。

    “已走,勿来。”

    我:……

    唉。

    如若我早些变强就好了。

    神农既没,以强胜弱,以众暴寡。已是五界规序,如今的世道是强者的世道,如今的地狱便是弱者的地狱。

    日子平淡如水,等着消息。

    明媚之日,我坐在茶庄喝水。

    门帘半挡,我见隔壁那桌有娘子在唱曲。

    “你道翠生生出落的裙衫儿茜,艳晶晶花簪八宝瑱。”

    这词轻悄悄溜进耳中,这娘子有一副好嗓子,昆曲之俏被她唱了出来。

    邀她唱曲的是一个年轻公子,我看不清模样,不过应该是个富家公子,站在他一旁的侍从就有两三个。

    “可知我一生儿爱好是天然恰三春好处无人见,不提防沉鱼落雁鸟惊喧,则怕的羞花闭月花愁颤。”

    娘子唱着唱着往公子身上倾去,软软的身子说倒就倒。啧啧,虽说偷窥不雅,我也是不想见此般景象,实在是世道难辨叫我屡屡窥见又不得不见。

    那公子顺势抱着那娘子,紧紧搂在怀里。

    我想我该把头转回来了,不过我控制不住自己。

    我咽了几口水,喉咙湿润了不至于激动吃酸起来。

    俏娘子躺在俏公子怀中,俏手被公子摸着,一阵腻歪。

    我这个道姑迟早要长针眼。

    娘子声音甜甜糯糯:“公子,我的任务也都完成了,公子许我的,我都记着呢!”

    那公子温润细腻,抚着她耳边细发,对道:“蜜儿是最好的,哪舍得放走。”

    “公子你说好的,你说要放我走的。”

    暖?

    这究竟是什么痴怨憎侣,腻歪完就立马分道扬镳。我震惊之余,又听到那公子诡异地笑了笑,亲密地对那娘子道:“蜜儿难道还不知吗,你走不了了,你即使死了再无自由之日。”

    “我死?你以为你还杀得了我?”忽而间娘子起身假笑狠厉,同之前的讨好献媚截然不同。这二人变脸变得忒快。

    在娘子一声令下,这茶庄里的壮士接起身拔刀,对着那孤立无援的公子。

    惊得我一颤,我在想我是不是也该拔剑跟他们一起。但是我不认识他们。

    公子摇头笑了笑,笑此事荒谬至极。“蜜儿,果然消息不假,你竟然真的……”

    茶庄中也有些同我一样不明所以的无辜群众,有几个孩子呱呱哭了起来。公子对身边的侍从冷冷道:“茶庄里的人,一个不留。”

    我:!!

    好一个一个不留,莫不是我遇上了江湖大组织内部的暗斗厮杀,我这运气也非常人可比。

    果真他旁边的侍从皆是顶尖高手,一个杀十个,十分不妙我溜走为妙。这时他们还在自己人杀自己人。

    他们打得昏头了,我溜走之际,竟遭暗算,背中敲击,其力道之大叫我摔地而不能起。

    昏昏然,脸上竟有冰凉刺骨的触感。

    “为何你总在我意料之外出现呢。”

    “你不该存在的。”

    我脑子里还想着那娘子唱的极好听的曲。

    “可知我一生儿爱好是天然恰三春好处无人见...”

    待我醒来,眼前灯火通明。

    镂空的雕花窗桕中流进斑驳细碎的月光,头顶处是粉黄色的帐幔。

    彻底恢复清明,不过几个分秒之后。

    我竟找不到自己的鞋子哪去了,光着脚在这偌大的房间里。床前摆放着精致的香炉,有淡淡烟缕细细绵绵缠到房顶上去。

    我不知该去到哪里。彼时我听到极轻的脚步声。

    看清来人,是个穿着普通的奶奶。

    我问她我为何在此,此前又是发生了什么。

    那奶奶没有恶意和压迫感,静静跟我说,是她的主人救了我。

    她给一盏将要灭的灯盏添了些油。这屋里亮的有些刺眼。

    “这是我和我夫君的婚房,要亮些才好。”

    原来如此,我不便多加扭捏不适。

    如今我想着得去谢过她的主人,毕竟在那样慌乱凶险的情况我保不准就丢了性命。这等恩德我没齿难忘。

    她道:“他如今还顾不上你,你自己养着便好。”

    “听说,你是个道姑。”

    她这次细细打量了我一番,的确我这般好看的道姑实在少见,她多看两眼也正常。

    “还有没有其他人,我实在应该道谢的!”

    “你夫君呢?”

    我觉得自己身体硬朗,过不惯静养的日子,便想着做些事。

    她低眉不再看我,淡淡道。

    “他死了,死在我成婚的第二日。”

    我讶然,连忙道歉,不是有意说到此事。

    她摇头浅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