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裳灯梳零落 > 第十二章 是烟火人间
    若此时还有退却的余地,我便不会此般纠结苦恼。

    那只火红的凤归盛气非凡,眉宇之间有着无视一切的傲慢。

    “看出什么了?”

    阿落见我如此盯着前方之猛敌,他朝我悄咪咪说道。

    “凤归属火,性烈,畏寒。攻击性仅次于绫月。正面交锋,你必挡不过他半招。”

    他眸中杂着玩味之意,不知道他此言是担忧我,还是开战前的兴奋。我将他望着,眼露无辜无助。

    我知他门道极多。

    “不过,暗袭还有些胜率。我之前就是靠偷袭解决了几只凤归的。”

    他捂嘴轻轻在我耳边细语。

    大抵是说,凤归是强,但不知世道险恶,比如说偷袭、放暗器等。

    与正经君子打架,凤归无遗是拔得头筹者。跟猥琐小人打架,他总会吃点小亏。

    我:……

    我难道要做那猥琐小人,传出去我这面皮还要不要在脸上挂了。

    “而且,他被压了千百年了,千百年,他强了还是弱了。不好说,不好说。”

    “他虽傲气凌人,不过也还是个娃娃。”

    阿落这厮,你有甚可傲的,说得十分轻巧如放屁般,要同他打架的是我。

    若要去打架的是你,我也这样无关痛痒得评头论足一番。

    “你瞪我作甚?”

    “无甚,只是你有些好看。”

    他转过头,不好意思起来,耳根子微红。真不经夸。

    我这边要同一只凤归打架。我祭出一把剑来。

    眼前之凤,手握一条长鞭,剑眉下一双璀璨如星的眸,肚腹、膝盖要害处的护甲看起来十分坚硬厚实。

    嗯,我必避开这些地方。

    他冷眉一挑,不视我,打量着我身后那大帮人。

    “叫你哥哥来。”他欲跃过我上前同我哥哥他们比试,相比于我,做哥哥的器宠更有前途。

    士可杀不可辱,“我哥哥他们把你让给我了!你就只能跟我比试了。”我冲他气呼呼喊道。

    但怕惹到他,气焰熄掉,弱弱询问他道:“兄台,做我的器宠可不可以啊!”

    他顿住叫,回头邪魅一笑:“小丫头片子。”

    宛如在骂我如同那想吃天鹅的癞蛤蟆。

    “妖家圣明,一个小丫头片子,做我的主人,看得起我。”他开始不爽了,望向父亲那处雀楼高台。

    不爽归不爽,我如此对他恭敬客气,想来他不会对我下死手。

    那一瞬间,他变化成一大团火焰,在我以为他想羞愤自爆时,他化了原身。

    那大翅鸟儿朝我走来,我还没回过神来,他扑扇着他那翅膀。

    须臾,大风死命刮起,我脑子给被刮得十分凌乱。嘴里满是沙子土屑。不一会儿我竟被他抓在了爪子中。

    等我脑袋有些知觉转来,我已是被他抓在手中在空中盘旋。

    他的爪子漆黑一团,也锋利有力,只他稍捏紧爪子,我便会跟着一命呜呼,顺顺当当得去见了阎王。

    “你,你做甚……”我有气无力朝头上痛吟。

    这只凤归也是狠东西,呼啸声长彻将要把前面的山头劈开,他是在跟风比速度,我脸上的面皮已经不知是不是自己的了。

    忽而上跃入云巅,忽而闯入丛林低谷,忽而一阵猝不及防的旋转。我胃难受难忍,魂魄如同被地狱里的打魂鞭狠狠抽了一般。

    待他停歇之后,终于放开了我,我躺在石床上气息奄奄。

    眼前他已是人身,我颤巍巍伸出手欲开口大骂。

    这只狠鸟神色凝重,他的手上沾满了不明物什。我想了想应该是我昨日的吃食。

    不曾想他还不过瘾,抓着我一起跃入那深不见底的湖水中。

    我定要扒他皮毛。

    我半条命没有了之后,他轻飘飘一句:“丫头片子,还打吗?”

    我定要扒他皮毛。

    我混混然,不知所以,我指着他道:“你没吃饭吗!”

    他身躯一震,眉头紧锁。“我不欺负女流之辈。”

    我这可不是被他欺负的不成猫样了。

    他点起篝火,点点火星子飞蹿,差点蹿到他的眉头。

    他睡前,执起鞭对我厉声喝道:“休想我从了你。”警告完,他这才安稳睡去。

    我见识到他的狠,必然不敢轻举妄动。不过我一向有仇必报,绝不会白白受那凶恶之徒的欺凌。

    身边草丛虫鸣声繁多如星,也没让他感到不适。

    一袭月色躲在斑驳的苍翠松柏之中。

    他靠着树桩,眉头从来没有松懈下来,知晓他睡得很熟,莫不是在做噩梦。

    我没有他此般能耐,野兽嚎叫飞鸟盘旋,若我一放下神经便立马成了他兽之口中餐。

    我以前学到过器宠结契相关的二三事,不过我们学的都是如何用妖器。他这个仙器要怎么个用法,从来没有考究过。

    照着书上说要两者的血相融,再摆个阵法念两句咒语。我随便捡了快石头,划破指头,石头染上几滴我的猫血。

    我悄咪咪度步过去,轻轻松松取得他手上血。他痛吟一声,不过还在梦中。

    “结契没说非得对方同意啊。”

    我暗笑,明的斗不过,暗起来准叫你哭爹喊娘。

    画了个小小的血阵图,并不十分专业,勉强还能应付过去。

    “你,你在干什么。”他眯起眼,立马觉得不妙,又惊又慌,仿佛尝到了这世间的险恶。

    我怕他急了就捂我嘴巴,赶紧大声念了便口诀。果不其然,血阵成印。我自己也很意外

    他的脖颈上立马就显出了一块形似梅花的印记,想来是我同他的契印。我十分欣慰且满足。

    他:......

    看来他以为自己还在梦境之中,一时半会接受不了事实。

    他表情十分诧然,好似完全不知这种操作,他瞪大双眼一字一字吐露出来。

    “你们妖家,都是这样?”

    我淡淡然点头。

    其实也怕他杀我泄愤。但木已成舟,虽然我实在过于不要脸。

    但是我很满意。

    我哥哥他们惊掉了下巴,下巴掉了以后吃饭都成困难。唉。

    “你是然后驯服他的。”

    “你怎么他了。”

    我偷偷摸摸告诉他们事情的来龙去脉,并要求他们不要讲出去,不然我名声难保。

    “实在是古今以来最为不厚道之事啊。”

    他们感慨。

    “阿落呢?”我问道。

    “他走了,他说如果你活着回来,要记得,你还欠他一次赏花。”

    我摆了摆手,“那是自然。”

    此后,我光荣得得到那枚玉扣。我成了它器主之后,它怎么变幻皆由我可操控。

    那么大一枚玉扣揣着十分难受,于是将它变小了串上细绳戴在脖子上。

    只盼它不要失灵或者出故障,不打招呼变回来的话,我脖子定会断了。届时我没了脖子不知向哪讨要。

    “你怎么不出来了?”

    我日日对着那仙器呼唤,可那家伙理都不理我。看来还是把他打击坏了。

    “确实对你不公平,不过你放心。”

    “你跟了我,我会对你好的。”

    我拍拍胸脯给他保证。

    “小裳姑娘。”

    我转过头去,席瑜公子在那梨花树下跟我打招呼。

    听见他声音,我便如同吃了蜜般,心中十分甜腻欢心。

    “席瑜!”我手都要挥断了,但见到他十分激动跑跳着来到他身边。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他一双凤眼灵动如澄澈的湖水,如墨一样垂下的发给他添了几分疏狂。嗯,好奇怪的感觉。

    “席瑜公子,你怎得还未回去。”

    想了想,发觉言语有些不当了。

    “我是说,你一直住在这里,可有不满意的地方。”我急忙解释清楚。

    我挠挠头,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垂柳依依,枝条轻轻摇曳,挠得我心痒痒的,春风果然煽情,一不留神便入了我眼眸。

    “小裳姑娘,不必这般客气。”

    “小裳姑娘那日倾城一舞,在下如今也难以忘怀......”

    语气中似有千丝万缕的柔情蜜意,我耳根一下子红透了。

    “哪里哪里。”

    他伸出手来,抚过我鬓边。我紧张躲开,不想他竟捏着我发上的梨花瓣。

    “和小裳姑娘,共赏一树梨花雨,欣愉至极。”

    他把玩手中白皙的梨花瓣,抿唇轻笑。

    忽而他捏碎那软腻的花瓣,撒向空中,稀碎的花瓣神奇得化作一张画卷。

    “这是?”我将要伸出手来,他持着萧轻敲在我手上。

    画卷铺开。是烟火人间。

    万家灯火阑珊,满天的孔明灯,每盏都像一只有着故事的眼睛。有闲人驻足在织布女郎家的门前不晓得离去,有信女在姻缘树下祈佑暗自欢喜......

    雀楼高挂,殿宇里那一方小阁,有人把酒讨醉。

    幽深清冷的宫殿中,弹琵琶的人不把满宫的奢华放在眼里,琵琶人知道自己只有一把愁弦断肠的琵琶。

    我听清了那琵琶人凄凄切切的曲调。

    花红易衰似郎意,水流无限似侬愁。

    “果真是一幅滋味万般的烟火人间图啊!”叹道。

    “那你可想尝一尝,这烟火滋味?”

    我不明所以。

    烟火滋味。

    我想到阿落之前说我少了些风尘气,我又不是风尘女子,断然不会有劳什子风尘气。

    阿落出于风尘,有满面的风尘之骨,却有温润公子的文雅之姿。

    “你在想什么?”

    我这发呆一会,不晓得他讲了些什么。

    满鼻子的梨花香,却没有烟火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