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裳灯梳零落 > 第十一章 妾心非昨夜
    有诗人说。

    “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

    说得是,只要能和心上之人相守,即使死也心甘情愿,情愿做一双日日相伴的鸳鸯,也不去做天上的神仙。

    我觉得这实在是最为美妙感人的诗句。

    君子之交,有约必赴,我可不愿做食言失信之人。

    是以,纵然困倦如饿龙袭上心头,我还是爬起来梳妆一番。

    去见那人。

    路上见到一修长熟悉的背影,定睛一看,原来是席瑜公子。

    他立在河畔边,青草香气清新淡雅,水中鱼儿肥美鲜嫩,水上仙鹤驻足停留。

    果然一派生机勃勃充满热情的春景。难怪他痴恋于此,赏景赏得如此聚精会神。

    他真是个知情知性之猫儿啊。我感叹道。

    此时我不便打搅他,轻手轻脚,打算悄无声息地离开。

    “子裳姑娘。”

    既然被发现了,我便不再做看起来如此鬼鬼祟祟的样子,毕竟我在自己家中。

    我严肃得轻咳几声,应道:“何事?”

    他三两下走到我面前,我看他腰前系着的一支黑色长笛,出了会神。

    “子裳姑娘可有时间,在下想……”

    我毫不留情面打断他:“在下实在还有事情,若公子有急事我们二人明日再约。”

    我估摸着落竹那厮等得怕是急死了。

    头顶的火团圆圆滚滚,却不似之前那般热烈,眼看要落下去。我火急火燎,往前头奔去。

    说好晚饭后带他赏花来着,君子之辈绝不食言,不能叫那厮嘲笑我。

    转念一想,自己对席瑜公子此般太不礼貌了,也不是君子之为。

    我又转回来,对他恭敬说道:“望席瑜公子见谅。”我这谦谦懂事的态度也叫我自己十分满意。

    席瑜没有怨怼什么,很客气的笑了笑。我也不好意思起来。

    “这是何物?”

    忽然看见他发梢上缠着一只活物,十分细小,得亏我眼尖。不一会儿那小活物又爬到了他的额头上。

    我细看,原来是一只极小的蜘蛛。这东西搞不好是有毒的。

    “席瑜,你别动!”赫然一声,把他一惊。继而他呆若木鸡一般。

    吓到他实在是我的罪过。

    我快要捏到那只毒物之时。他抓住我的手跟我解释道。

    “此物是在下的宠物。来,素娘,跟子裳姑娘打声招呼。”

    惊讶了一会儿,不晓得竟然会有猫儿养这等宠物,还不够塞牙缝的。

    我睁大双眼,等它跟我打招呼。

    “听到了吗?她说她喜欢你。”席瑜认真地看着我,倒不像是在骗我。

    “……”我蒙圈,但不能被他看出来,叫他把我错认为是个弱智怎么办。

    “看…不,听到了。”我诚恳道。

    我作别他,去做我自己个儿的事。

    有俗语说,倒霉之事必不会挑时辰来。

    我走得好好的,忽然如中邪般脑子重重砸在地上,晕过去前一秒我在想,我这脸皮可别砸烂了。

    脖子一阵酸痛,被劳什子蚂蚁啃咬了似的。想来我身上太过香甜吸引了不少蚂蚁。以后我可得小心点了。

    我认真得晕着。却不断有声音打搅我。混混沌沌,也不知自己身处在何处。

    “可以把你的心给我吗?”那声音充满蛊惑,好像真对我那心脏势在必得。

    我捂着自己左胸处,自己胸腔处那团跳动的心脏火热生机。

    “你做梦,贩卖器官是可耻的……”我把自己的心脏捂紧了,怕他动起手来剜掉。

    “我是说,我要你爱我,爱上我。”

    那团声音不依不饶,像新鲜长出来劲力十足的树藤将我盘起来。我被勒得有些紧,快要呼吸不过来。

    “我……”我只想快点回答完他的问题,他能早些放掉我。“我好像有,有爱上的人了。”

    “是吗……”

    “你爱上的人是谁啊……”

    “你爱上的人是我,是吗?”

    从来没见过此般无赖流氓。我应付道:“是,我爱的人是你…”

    迷迷糊糊,头疼欲裂之际,却复而获得一丝清明。

    看见眼前有人走来,看不清明是谁,一袭青影朦胧。

    等我神志归位,耳鼻目口皆明朗之后,我暗自哀嚎不妙。

    我这次做了回失信的小人。

    “不想,子裳姑娘,竟有趴在草地上睡觉之怪癖。”

    抬头一看,不是落竹那厮还是谁。

    我挠头揪心:“阿落,你听我狡辩!不是,你听我解释!”

    他轻哼一声,“明日我便走了。”

    “啊?在白川多耍些时日不好?”

    听见他说要走了,我心中暗叹妙极。不过我还是要客套挽留一番。

    “别笑了,我看出来了。”

    我无奈捂着嘴,十分不好意思。

    有句戏词怎么说来着,形容分别之时的悲伤之情。

    “流泪眼观流泪眼,断肠人送断肠人!”

    我对他如此诚恳说道。

    阿落:......

    当日我起了个大早,说好要护送他到人间,半点都不可马虎。

    许多小妖娘对他虎视眈眈,我十分担心阿落一个人在外面稍有不慎便被拐去买了,既然是我把他带进妖界自然要保障他的安危。

    但是我父亲传人来说,有好物分于我们兄妹三。

    罢辽,先去观摩观摩那好物。

    “父亲,这是甚?”

    这端放在竹木桌上的是一块翡翠平安扣。

    准确的来说,是一块巴掌大的翡翠平安扣,实在是平安扣界中的庞然大物。

    父亲拍我脑袋,拍完之后,说:“这不是肾。”

    “这莫不是,是仙器。”阿落如同那学堂夫子通晓天理。

    父亲翘眉赞道:“不错不错。”

    阿落再把眼皮子往玉其中观望,稍加细看,便能看到这玉此中别有洞天。

    “是梅花!”我看出来了,娇梅绽蕊之景并不是刻在玉皮面上,而是在它肚腹之中。似一把团扇,却更比扇更厚重有韵味。

    而且这是块淡青玉,十分淡,近乎透明。

    我感叹一下又一下,撇头对视上阿落观玉的眸子。

    他下意识转过头,不紧不慢有理有据地说道:“此物便是仙器中的宠器了。”

    父亲赞道:“不错不错。”我怀疑父亲词穷。

    “父亲你哪偷的仙器。”我质问他。

    “嗯,前几日同一好友打赌,他便输于我这仙物。”他讲得十分诚恳,我差点就信了。

    “儿们,莫纠结这些。”

    “这宠器中,压着的可是上古神兽已灭绝的一类,凤归。”

    “凤归!”三哥惊。

    “凤归!”四哥惊。

    “凤归!”阿落亦惊。

    我不知凤归是凤还是龟,见他们一惊一乍,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我不好意思做特殊之猫。

    我也惊道:“凤归!”

    “是啊,实属难得。儿们谁同它有机缘,便能收它做坐骑,妖力之增非同一般。”

    三哥四哥他们都没坐骑,飞来飞去都是踏着剑。我也没坐骑,跑来跑去都是靠腿。想来此宠物之争必争得头破血流。

    三哥上前来,恭敬说道:“父亲,儿不善养甚器宠,也无心此物。”

    四哥也款款说道:“父亲好意儿心领了。不过此宠器的样子看着倒像是女孩子的物什,不若此物便留给妹妹吧。”

    嗳?不战而胜?

    我暗自窃喜了一会儿。

    父亲浇了我一盆冷水,“既然如此,裳儿需得驯服器中之兽,方可和这宠器结契。”

    “训...训兽?!”我又惊又怕。我训过鱼儿,训过猫崽子,但这皆是比我弱小的,我怕最后我会成了那凤归的器宠。

    父亲捏了段口诀,那青玉扣便如同得了召唤,梅花拼死绽开,泛出稀碎而澄澈的光芒。

    光芒又向天上投去,飞舞盘旋,不一会儿一只火红的凤凰从光芒中现世。

    我被此庞大又漂亮的凤凰吸引住了,我肯定是与她有机缘之人,我定能收服她。顿时信心倍增。

    “训兽?我在行啊。”阿落在一旁嚼舌根,“不若你把她让给我,我去收了她。”

    他歪头看向我。

    “不可能!”我想他是在想屁吃,如此能解决我长途跋涉之痛苦的凤凰,叫我怎可能让与他。

    他十分轻蔑得将我望着,咧嘴笑得像个坏人,细说是个准备看好戏的坏人。

    “凤归鸟,凶残无比,又心傲气高。古今以来,没人听过收一只凤归做器宠的。主要是,她凶残无比。”

    他想了想,又对我说:“你好自为之。”

    我开始愁了。

    那只凤归在空中翱翔几番,终于翩翩落地。此般有两棵树一样大。

    继而她金光一闪,万团金光包裹,光焰消了之后,那凤归竟化作一个...

    竟化作一个翩翩公子!

    她,咳,他看起来仙气十足,气势凌人,红甲护身,一派傲然不可一世之姿。

    他上前走来,抱拳颔首道。

    “凤族败落,小辈弃仙之身,蒙受妖家收留之恩。”

    “今日,谁与我一战。”他从背后抽出一条长鞭,看着眼前几个明显不是他对手之辈,轻笑,似好久没有打架终于要释放的愉悦。

    我托起快要吓怕掉的下巴。转身看看他们,他们都眼巴巴盯着我,想来他们很想知道我会这么跟这凤凰周旋。

    这胜败已是昭然之事。

    “谁与我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