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裳灯梳零落 > 第六章 公子托孤身
    幼年学书时,夫子曾说,

    人非人,念一时起而灭半生,命死不消,情深而不续。

    我实在不明白。

    四哥回答我,人类易生贪欲,有的人一时生了妄念和贪婪,遗失了原本美好的人性,而后赔尽了大半辈子。

    然而死只是无尽死生轮回的开始,并不是赎罪。

    我摇了摇头。

    他折扇一收,轻轻敲了下我的笨脑瓜。

    继续说,“命死只换的来自己继续轮回的心安理得,辜负的却是人间的一往情深。”

    我一知半解。

    后来我踏涉人间,看过无数个人世的生老病死和悲欢离合,渐渐摸懂了些世俗人的眼光和心境。

    仿佛我这只修为不高不低的妖精养出了人类的情感一般,不过对有一些东西还是依旧不大透彻。

    二姐说是因为我经历的事还太少,自然不懂。

    毋庸置疑,人大多是重欲重情之辈。所以我十分好奇谱出如此纯澈干净之曲的是怎样一个人。

    感知其灵魂,方能做出灵合魂嵌般的舞。

    皓月当空,夜深鱼影重,时闻折竹声。

    挽手掀月,风绕指尖,我渐渐有了些灵感,稀碎的舞步踏在断枝和露草上,断断续续,却又与清风相和。

    耳边响来清脆的萧声,不知是哪家的小妖在这个清凉的夜里吹萧安逸消遣。

    与我的舞步却无半点违和,说来蹊跷。

    这时值人间春分暖阳,江都的商店、酒馆、歌舞雀台席不暇暖。

    听戏的客人从早晨听到午下,一声锣响,戏与客纷纷退场,熙熙攘攘走了一波人,又来了新客。

    听了一上午的戏,脖酸腰疼,关键我的屁股坐得太久让我感觉已经没有屁股的存在了。我抱着酒罐去打酒,酒馆的人也不少。

    我常来这家酒馆,酒酿得香,比其他酒馆出来的酒多了几分韵味。喝着香,闻着也十分飘香四溢。

    关键老板待人不错。

    “来一满罐上好的醉三千!”

    “好嘞!”

    接手的店员小伙这就去打酒了,我闲着也是无聊。

    “当真,不卖?”

    忽得听见不远处的声音。

    放眼看去,竟是那个玉梅馆的落竹公子。

    “说不卖就不卖,别在这挡我生意。”对面是那老板摆着脸十分没好气。

    落公子放下的银子被老板悉数退还,场面实在难堪。

    我实在看不下去,就对老板说道:“我喝你的酒数年,怎不知道这卖酒还挑人卖?”

    “这位妖小娘,您有所不知。”他转脸对我十分恭敬,笑着,“这公子是青楼之人,污秽不堪,污秽不堪...”

    落公子正打算走了,唉,激起了我的怜悯之心。

    “老板你竟这般看不起人,你的酒有多金贵似的!”

    小伙把装满酒的酒罐递给我来。

    我气恼不收,看着老板趋势欺弱的嘴脸道:“酒我喝不下了,老板还是卖给这位公子吧。”

    老板脸铁青,说不出话来。

    落公子拿起酒,放下银子,“多谢姑娘。”话完十分干脆利落地走了。

    唉糟心事情真不少,人间逛了不少,叫我哪里找一个心上人带给父亲看呢。

    再不济雇一个人糊弄过去也是可以的,那个落公子看着不错,不知道人家肯不肯,雇他一两天要给多少身价呢。

    但是他性格清冷跟我也不熟啊,会不会打我一顿,笑我癞蛤蟆想吃天鹅。难弄。

    听说,江都城内不日会有一场花宴。赴宴的都是有头有脸的名门贵族,甚至还会有皇室宗亲

    这场花宴光一张入宴贴就千金难求,他们付上千万房契和珍珠玛瑙,还要千头万绪得托关系。只为一睹名魁真容。

    自然,我舍不得错过这场热闹。

    那晚我花费九牛二虎之力溜进花楼,果真里面的派头跟其他的不大一样,十分大气上档次。

    婢子们身穿飘如白云的衣衫为宾客斟酒,最前面坐着的是云冠束发、穿一身紫金花袍的公子哥,看起来是个做官的。

    其他的也是人模狗样,不是富家少爷便是官宦子弟。

    唉,纸醉金迷啊,纸醉金迷。哪比得上我,不枉费一分金银,靠自己的本事偷溜进来。我沾沾自喜。

    我跟旁边的公子交流道:“这位仁兄,这美人迟迟不来,倒叫我们等得心急呀。”

    前方有一屏风隔断宴席,上面描有远山近水,淡雅不失风趣。人人对之望穿秋水。

    公子哥悄声跟我说道:“据说美人倾国倾城,又携有无上之宝。见之,不虚此行,得之,不枉此生。等得!等得!”

    见他这番吹嘘,倒叫我愈加期盼。夜色更深了几许后,屏风另一边不知何时进去一人,屏面上映射出的影子若隐若现,这人只是不语。

    有人醉酒大喝:“何不揭开这屏障,让我们一睹美人真颜?”

    “本王有这全城最美的舞姬,不知阁下与本王的舞姬谁更胜?”

    “江都的风水养人,除去江陵的景华楼称为一绝,此地实属风月宝地!”

    俗人说俗话,杂七杂八的话都有,也就是美女和风月。

    倒也无可厚非,应情应景。

    后来坐在前排的紫衣公子,拿起桌上的折扇,敲了敲手腕,想起什么缓缓开口道:“听闻阁下才貌双全,琴艺第一,面貌为次。与珺氏幼子称‘日月弦’。”

    听着怪厉害的,难怪这般与众不同,原来是高人。

    “珺潋孤芳自赏、目中无人,却败给阁下,屈首称月弦,在下慕名而来,不知可有幸听阁下一曲?”

    良久,对面的身影有了动静,轻轻扶摸着身前的一把七弦琴。

    他淡淡答到:“疾风甚雨不弹,于尘市不弹,对俗子不弹,不坐不弹,不衣冠不弹。此谓,五不弹。”

    他不出声不要紧,声音一出来,这块地方像一锅沸水。

    “是个男的!”

    “里面是个男人!”

    “竟不是姑娘!”

    “男人有什么好看的!”

    好嘛!不一会儿人走掉一半儿,果然有人好色还挑。不过也有开明的单纯爱美,无关性别。

    比如我。

    虽隔着屏障,轻纱难掩其中人修长端正的身姿。

    我脱口而出:“公子,名何如?”

    “公子,是问小生的本名,还是花名。”

    久久得,我猜不透其中意味,对道:“其实,名字不过外像符号,公子不说,这不也早已声名远扬。”

    他轻挑了几个弦,淡淡得对我说。

    “春风桃李花开夜,秋雨梧桐叶落时。”

    文化人,果真文化人。

    “千金纵买相如赋,难求一知己。”里面传来声音,“若有公子,听明白小生的琴心,便倾尽一生追随。”

    说罢,琴音浅浅传出。

    第一曲,他拨弦极轻,多用压弦,音调似蓄势待发却迟迟不来转音,压抑,无奈。

    战马被擒,被人视作骡子,驮着皂米棉麻,看头顶上夕日红火滚烫,喉头欲鸣却见身处泥泽。

    “不甘。”紫衣公子说,“公子非俗人,却被俗人视作俗物。”

    又一曲,简单的平调,丝丝缕缕,听着像是水滴。

    剪不断理还乱,他却用平缓的音以断断续续的调子弹出了凄凄切切的感情。

    又是那紫衣公子:“哀而不伤,悲而不泣。公子,是个知情知性之人。”

    将将是那公子弹的第三曲,迟迟不等紫衣公子来解。

    紫衣闭目冥想,却又愁容满面,想来这已经把他难倒了。

    这时我起身上前,一板一眼地说。

    “古有重明鸟,置之死地而后生,公子的琴声前涩后明,有破土而出之势,中调虽破损哀婉,实如重明,于乱世重生。”

    此时我已吸足了他们的注意力,这样的话实在胆大包天,但确实是我所听到所想到。

    屏后的声音默然,良久,他叹了口气,说:“这三首曲子只有最后一曲是我所作,只有方才这位小公子所说的才是我的琴心。”

    那紫衣公子神色复杂得望着我,我向他拱手作了一揖,见谅,怪我太有才。

    我又想了想,那琴公子莫不是要卖身给我,哎呀怪不好意思的。

    我虽然是喜欢好看又有才艺的男子,这样艳名在外的男子不知道我架不架得住。

    我贴着屏面,悄声对里头说:“公子,你何时卖身给我呀!”

    影子一震,怕是我吓到他了。我身后的紫衣惋惜一叹,摇了摇头,十分扫兴而去。

    琴公子似有些恼火,抱琴而逃,不留我只字片语。

    身边的同仁都抱拳向我道贺,一通赞许,让我有些飘飘然。

    当然,这种飘飘然没有持续多久。

    当我知道琴公子就是之前碰过面的落公子,我惊讶万分,而且疼痛万分。

    趁我买酒的空挡,被他抓来要把我打一顿。我问他,那你真的要卖身给我?他说你做梦。

    “子裳姑娘,你可知你坏了我的事。”他喝着暖茶,茶中的热气咕嘟咕嘟扑在他面皮上。

    “公子瞧得起我,我哪知是公子您呐!”这楼院清幽雅静,是个好地方,不过是他的好地方,可以悄无声息地弄死我。

    他对我笑着,将我身上贴着的咒符撕掉,“跟我坦白,你是哪边派来的,来搅我的局?嗯?”

    我可以舒舒坦坦地动弹了,听见他这样误会我,我吃不消:“哪里的话,打死我也不知道穿紫衣服的是您姘头啊!”

    想来他是想和心上人双宿双飞,哪里想到半路杀出我这么个不要脸的,活活拆散了他们。实属对他不起。

    他身躯一震,捏碎手中那茶杯,真把他气不行了。

    我不晓得该说什么,急火急火得:“落公子,您别气,实属我对不起你,实在是我这边需要一个男子。”

    他轻哼一声,十分不屑。

    一想到我父亲催度我带心上人回去天天呶呶不休的话语,我握紧拳头豁出去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我探过头去问他:“落公子,您愿不愿意做我心上人。”

    他听到,抬头看我一眼,漫不经心地答道:“我,卖身不卖心。”

    “哎呀哪是,我就要你的人,心不心的无所谓的!”我解释道。

    落公子:.......

    “果然,轻浮俗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