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裳灯梳零落 > 第五章 不眷是非人
    缘分真是个奇妙的东西。

    眼前肤白似玉貌美如花的公子,几日前还恶狠狠地将我绑着卖给刽子手,如今却丢下脸皮细心着喂我东西吃。啧啧。苍天饶过谁.

    我含蓄地问他:“公子可还记得我们二人的初遇?”

    “那时姑娘你,你十分可爱。”

    “......”

    “那日见姑娘一眼,便觉得姑娘你,是这六界山河中不同的存在。”

    可把单纯正经的我吓一激灵,虽说我跟他不熟。

    不,是不相识,但第一次听见有人对我说这样的话,让我脸皮子羞得像被剖了皮暴在日下的葡萄,涩涩的。

    这个落竹公子大抵是说惯了甜言蜜语给女子听,吐出这番故作深情的辞藻娴熟得很。

    而他的语气轻松寡淡,好像这样的话不是从他口中说出来的,或者讲出来也无关紧要。

    我嗤笑一声,“我怎么记得,有人笑我愚钝不堪,还绑着我去换钱...”

    再怎么样我总得硬气一回,现下我是主,朗朗乾坤他难不成把我再卖掉一次?况且我再怎么不济也是法术值强于人族的妖!之前种种纯属意外。

    “你们人族,有骁勇善战的英雄,有行善施德的隐士,也有碌碌一生的普通人。”

    我捏住他的下巴,酒的缘故,我的脸十分烫了。

    我靠近他,语气轻蔑地继续说“这些我都见过,却不知还有你这样,虚伪贪婪、空有其表的,小男倌。”

    他长得实在好看,却被我这么贬损,肯定气愤不已、气火攻心。

    等不及看他气急败坏又哭又喊的狼狈样子,想想实在是大块人心,报仇雪恨。

    他终于抬眼看我,瞳孔古水无波,却从骨子里散出一股冷艳叫我心底生寒。

    他淡淡道:“子裳,见笑了。”随即不再与我接近,只顾自己饮酒,倒也识趣安分。

    “我从小飘零,见过的都不是你说的。”不知过了多久,人影烛前,他说道。

    听不大清楚明白,也不知是不是讲给我听的,我脑袋十分晕乎,还差那么一分半寸就要睡下。

    这个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公子,想来经历过很多刻骨铭心不为人知的事,啧啧,人世多磨难啊。

    不过这样心思缜密的人少触及为好,不可深交。

    我记得我是睡着了的。屋子烛火通明,窗外的明月光也稍显逊色。烛子不用花钱似的,狠狠地蹿着火苗。

    脑子里浮起龙凤红烛在死命燃着的画面,我倒想起了二姐。

    心里十分温暖。

    屋子变得有些黑。

    意识朦胧间,我看到他剪断最后一根烛芯。

    影子变得十分渺小,是借着月纱偷偷溜进来的。

    他摘下发簪,放下这个身上唯一的装饰,简单轻巧,却像是天上掉下来的美人。

    你留一根吧,我看不清你。我囔囔道,兴许我游在梦中,是在讲梦话。

    你说什么?

    睡得又香又甜,我醒来时已是日上三竿。落竹小公子已不见去向。

    我可不是白嫖之人,多给了些钱给老板,还说公子陪得好是个不错的人,以后你们不能亏待了他。

    想来落竹知晓我的善意后,定会心存感激。

    最近江都出了大事。岚月接到御令,率精兵杀敌平叛。

    所以她早早将我安顿了,我被互送回了白川。

    江都是人族与妖族的接壤之地,也是岚月受命看辖的封地。从起初民不聊生、硝烟四起到和平安定,是从她接收江都开始。

    两界传颂的人物,不凡。

    虽说这次平叛为不引起恐慌而秘密行动,实则小道上传遍了许许多多或真或假的消息。

    据说,妖族一些散妖被召集起来揭竿而起,他们反人族与妖族的和平之誓。

    然与此同时,被御妖师看管或封印的恶兽们有不少解印逃脱,恶兽为复仇都顺势加入了造反。

    就这样这支叛军力量茁壮起来,不再是敢怒而不敢为。一声号响,便硝烟四起。

    此次战役,焦点不仅在江岷王身上,御妖世族们也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尤其是御妖世族之首,江陵,珺氏。逃亡的恶兽多半,也可以说是全部,都来自珺家的御妖师麾下。

    看管妖兽不力,祸害人间,是第一罪,或有谋反之心,是第二罪。总之,珺氏一族如今行走在刀尖火口之上。

    啧啧,不得不唏嘘感叹一番。

    父亲的寿辰在即,不少贵族想趁此送礼攀结。

    比如说刚当上将军的那个,早早使唤来女儿给父亲送礼拜寿,此前这个将军一直想撮合他的千金女儿和三哥。

    不过父亲一直不喜这将军的跋扈做派,敬而远之。

    还想到了一个叫嘉述的殿前医师,之前心系二姐,我被他的深情感动,暗中背着凌牧,给他们牵线搭桥。现在想想着实对不起凌牧。

    后来二姐与凌牧成亲后,我以为他会消沉一小会,哪知他跳过了失恋的种种状态,直接跟我诉说爱慕我的衷肠。

    我一边惊叹万分,一边唾骂他千百遍。我认为,他爱慕的不是二姐和我,是我们背后的家族势力。

    所以,我已经不再和他有任何交集了。

    睡午觉之前,吃了些点心磨磨时间,厨娘依我的嘱咐做了些人间的小食,十分合我胃口。

    我包了些我最爱的梅花酥打算给父亲尝几口。

    这时子旭这厮光临了我的院子。一袭月白色轻蚕杉,面色如春日旭阳灿烂,眉如墨画,目若秋波,两条龙须更给他添了份年轻和潇洒。

    他抱着把七弦琴,潇潇洒洒地踏来,又潇潇洒洒地对我说道:“肠子,善舞否?”

    善!我二姐从小拜妖族有名的舞师允微门下,二姐一舞倾城之名可不是虚传。

    所以,我从小到大拜在我二姐门下,也学到她几分模样,虽说不上有什么惊人之处,但这也是我拿得出手的本事!

    跟他吹嘘完,子旭跟我说,他近日学了曲子,准备父亲寿宴上献出。他想着和我合作,他一曲我一舞,定能博父亲欢喜。

    他继续说:“为了这份心意,我苦苦练琴数月,同江都名怜学曲。”

    我也十分赞赏他的诚心。

    “哥十分赏识肠子的才华,我们二人定能博父亲一笑,届时名声远扬、誉满天下更是不在话下。”他十分嘚瑟,拍了拍我的脑袋。

    “不像一些送酒送珠宝还送话本的,这些俗物,上不得台面。”

    我表示他说得极对,连连赞许,“二哥说得对!我们不比普通家族,这些俗物自然是不能拿出手的!”

    他轻轻抚摸着琴身,走到一旁坐下,弦上拨弄,指腹轻挑慢拢。曲音闲雅淡漠,似破冰的流水,声声灌入耳中。

    一曲罢,我拍案叫绝,此曲虽没有滔天骇浪之势,没有化骨似水的柔情和牵肠挂肚的哀怨,但惊艳之处就在于它的干净和灵动,一弦一声直击听曲人的无限向往。

    我问子旭师从何处,曲名作何。他说这是一位怜人谱的曲子,传的不广,只一些内行和爱好者传作,无甚波澜。果真高手藏于民间。

    要依此曲作一段舞,对我来说并无难处,所以我叫子旭放一百个宽心练曲。

    本人两百年前在院里种了两棵泸沽树,百年间已是庞大参天。

    泸沽树是难得一见的情人树,总是两树相依相生,它们长出来后一直是成双成对。

    两棵树没有一起出生,却在一起生长,历经岁月相互缠绕支撑变成难分的一体,成了大泸沽。十分美丽。

    当时年纪青涩,羡慕人家的姻缘,后来又遭哥哥们的打趣:“肠子,你肯定嫁不出去了!”唉,我已经是快过五千的年纪了,自身的姻缘

    衰薄,找不到人嫁!!!我一气之下,挖坑种了两棵情人树,祈求上天赐一个美好的姻缘。

    在人间我这把年纪的,应该已是子孙满堂,不,已是坟头芳草青青。不过还好我生在妖族,这个年纪还没有对象多少就被取笑一番,无关子嗣后代。

    唉。

    哥哥说我是孤独终老的命,是我太挑,嫌水里游得不会飞,嫌会飞的翅膀长得硌人...

    据说我的死对头,熹宁,我的表妹,都已经找到了对象!!!父亲跟我讲,表妹的如意郎君才貌出众,是人族的富商。辰宴的时候要带给我看看。

    父亲望了望我,叹了口气,用怜悯心疼的眼神看着我。

    “父亲莫担心,子裳心系父亲和家族,劳心劳力,有的人吃饱了没事干,就想找对象,而我不一样,我吃不饱。”

    唉怪我不争气,还让父亲来担心这种事。

    “子裳,实在不行,御厨的二子元宵像是对你有意,不如...”

    嗳?那个吃完老是对着人打嗝的二愣子?!

    “父亲稍等!”

    我赶紧打断父亲的话,不容他再胡思乱想下去。

    “父亲!女儿已有心上人!”

    我握紧父亲的手,真诚得看着他,叫他慢慢听我狡辩。

    他一惊:“哦?!”半分怀疑,半分喜出望外。

    于是我胡七八糟了一番,我的心上人是人族大官家的公子,身高八斗,文武双全,他说不日便来提亲。

    父亲欣慰得笑了笑,胡子翘得老高。对我赞许一番。

    我答应父亲要将我那个心上人带白川来看看。唉,怪我一时嘴快,脑袋如同灌了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