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裳灯梳零落 > 第四章 原是红尘夫
    小和尚被这大道理感动到了,也羞得不行。我虽不大懂这些佛理,但是以后可以慢慢参透。

    我摸了摸他的光头,想安慰安慰他,我小时候也常常因为道行浅懂得少而在哥哥姐姐面前感到丢脸。

    他的光头滑不溜秋。

    我细心地对他说道:“还怨大师说的佛理实在高深,你年纪还小参悟不到是情理之中,你日后勤加修炼,不,勤加念经,一定能超过你师兄的。”

    我恋恋不舍得将手从他光头上拿开,“小和尚,你叫什么?”

    他哼了一声,好像闷着一股气,十分不屑得撇了我一眼:“法号净石。”小和尚十分傲气,屁颠屁颠就走开了。

    还怨跟我说净石小和尚本性率直天真,是两年前剃度进入佛门。我说难怪呢,这小和尚身上佛气尚浅,世俗稚气还未褪去,还需多磨练磨炼。

    忽然想起正事,我一拍大腿,可差点被自己蠢忘掉了。

    “还怨,岚月托我给您讲几句话。”我谦卑恭敬,紧紧观察还怨的神情举止。

    人的一个眼神举止,难免会表露出自己的心境,所以说撒谎啊紧张啊或是恐惧什么的,心之所生,表之所象,往往是藏不住的。

    可还怨不同,他是冷得如同冰雪一样的人。所以面善而无情无欲,难去琢磨,这样的人要么伪装至深心性凉薄,要么寡情无求生来如此。

    还怨大抵是后者。

    还怨还是一副冷静的模样,眉眼俏丽,却是冰山一样不近尘俗。他淡淡地问我:“女施主您是?”

    嗳?这个和尚没记住我,有些失落和闷气:“我们见过的,那日在戏楼。”

    我细细回想着那日的场景,敢情这个和尚没放在心上,“我是岚月的朋友。”和尚点了点头,安静地在听我说的话没有任何想打断的意思。

    “她会一直等你,每年的婉华节她都会在那处等你,你想通了就去找她无论多久以后。这是她要对你说的话。”

    我心中万分酸涩,其实我不知道他们有怎样的前尘过往,想来是一段难舍难断的情事。不过这段情是孽缘。

    “我知道你们和尚,六根清净,戒欲戒色,是万万不能同女人生情。”

    树叶子掉在我衣肩上,我捏在手中摸索,低着头不敢看他,同一个和尚讲这些实在让我紧张羞涩。

    “可是...可是岚月她是真的很喜欢你,我不是想逼着你还俗,你心中有佛...成佛也是好的,只是...我看不得岚月伤情的样子...”

    当时我其实十分想还怨能够还俗,嘻嘻,成就一段姻缘胜造七级浮屠,如果二人相爱相伴一生,是一段羡煞旁人后世相传的佳话。

    直到多年以后,再想想这些,才发现自己实在简单单纯。

    还怨道:“江施主非普通女子,还怨也曾问过佛祖,小僧是否命里确有一段姻缘,后来佛祖慈悲成全。那日我去找江施主,正好春水化冰,”

    他双手合十,虔诚,却像在讲别人的故事。

    “初涉俗世,听闻,女子善权者,嫁而弃刃。男子入佛门,娶则不耻。那时我还未悟到,后来慢慢明白了便放下了。”

    我又急又恼,他说得话大抵意思应该是他曾动过情,但自己是和尚,若与岚月成亲,会被天下人所耻,其他的深意我就悟不到了。

    唉,到底还是凡夫俗子,抛不开外界的眼光和尘世的流言。

    “你这就放弃了?你不要这么悲观,我不懂你的这些大道理,也不在意什么样的眼光,岚月也不会。”

    “小施主,你涉世尚浅,”他继续扫他的地,实在是教化不了的榆木头。

    “你到底将她视做什么?”

    “众生。”

    “......”

    叶落无声,风动无痕,猜不到他心里的事,当然也听不懂他说的话,原来人那么复杂。

    我回去的时候,买了两壶醉三千,酒家见我架子骨小看着柔柔弱弱的,说两坛子酒可不轻便让店里的小二亲自把酒送到家门。

    我十分高兴多给了两个铜板。

    没过多久,多日没变的老天下起了细雨,天色像开始染了墨一样,一点一点暗沉起来。于是我向酒家借了把伞。

    人那么复杂,越来越不懂了。

    妖族素来直率,敢爱敢恨,若是看上这个和尚的是我,哪管他愿不愿意,趁一个月色风高的夜晚绑上了扛回家,三哥四哥把风。

    所以说人多愁善感,苦恨繁多,一个爱情都能分出个恨贪痴愁也不作休,就像戏文里的男女。

    他们有的情路坎坷,尝过辛酸离恨之后,终于长长久久的相守在一起,有的起初甜蜜,恩爱不已,然兰因絮果,最后一拍两散,老死不相往来。

    然我十分不解,如果到头来不能相守余生,过去的美好又算什么。

    若真的缘分浅薄,何必会给没有结果的结局一个开始,若真的不可强求,用嵌着满目琳琅的岁月时光换一个凄凄凉凉的余生十分不值。

    这些情情爱爱上的道理难以捉摸,或许真的如和尚所说,我涉世尚浅,不懂的还有很多。

    咣当一声脆响打破了我的思绪。原是对面走过去的公子掉下了玉佩,我俯身捡起。

    一块明晃晃的青玉简单雕了些花纹,这花纹也奇特没在人间见过,刻着有“王君”两个字,简单普通但感觉有些奇怪。我叫住前行的公子。

    “公子,您的玉佩。”伞面淌过雨水,雨水千滴万滴砸在地上,眼前人长得修长,堪堪只看清白脂镶边的伞柄和一身淡雅的青衫。

    没再留意他的样貌。

    “多谢。”是个客气的公子,他接过同时又不轻不重得捏了我的手,我转瞬即逝一些疑惑后想起来这叫勾搭。

    听见他浅浅一笑,说“这果然是缘分。”

    我不明所以,楞楞看着还留在我手上的青玉,那人已走远,在这场雨幕中只剩一点背影。

    这人啊情啊事啊,难猜难懂。

    月上枝头,岚月喝得烂醉,指着月亮非说太阳,指着男人非说女人。我怕她在酒楼闹出事儿来,想早点将她带回去。

    她走出房门,朝楼下大喊:“老板,将你这长得最标志的男人都叫过来!”

    我:“???”

    那老板听见吩咐,立马赶到我们的包房,毕恭毕敬地说:“是是是,这就给您安排!”她那笑容不干不净。

    我:“!!!”

    “怎么?没见过男人?”她看了看我,一脸不正经,“今天就让你多看看长长见识。不然白带你来这里最大的男馆了。”

    果真长了极大的见识,原来男子也做这等皮肉生意。啧啧。

    不一会儿,老板领着一群男子进了我们这屋,没错,是一群。

    单看他们的衣着,红的黑的蓝的白的,五颜六色,叫我眼花缭乱。

    “二位姑娘,这都是我们这里长得最好看的,随姑娘挑选。”

    我狠狠咽了口唾沫,这话说的叫我面红耳赤,十分不好意思。要是叫我哥哥们知道我干这种事,非把我一身猫毛拔光。

    我羞答答得一眼扫去,看见一青衣男子十分眼熟,这乍一看不要紧,细看一番可把我吓一跳。

    这,这,这莫不是前几日要将我卖钱的那个青衣公子!

    果真是冤家路窄,可这窄得过分了,叫我惊得眼珠子都要扣出来了。

    可叹可叹,人不可貌相!这个公子原来是这里的小倌,当时看他衣着气质便觉得他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实在让我难以消化。

    他与我对视上了,见我这般目不转睛,他害羞似的低下头,浅浅一笑,两颊生出一点红晕。

    我打了个寒颤,人间的迷惑行为叫我分不出东南西北来,我该怎样回应这个公子的害羞。

    那位眼尖的老板发现了我们眼神的交接,又笑的不干不净得,“姑娘莫不是看上了我们落竹公子。”

    那个被他唤做落竹的正是那位青衣公子,不一会儿,公子便被使唤到我身边。

    岚月左拥一个右抱一个,笑得哈哈响。我想起自己对和尚说的话,我看不得岚月伤情的样子。

    赶紧给自己一个嘴巴子。

    莫要操心她了,我这里难搞的很。落竹公子十分娴熟地向我身上靠,将酒递到我嘴边。

    我下意识地躲避,却又听得他轻笑。他不再靠近,倾酒自饮,“我同姑娘,实在有缘分。”

    他托腮看我,“原来姑娘和叱咤风云的江岷王是朋友。”

    “我救过她,”我抿了口杯中酒,“是患难之交。”那边岚月被颤颤巍巍扶了起来,正要走出去。

    “子裳,我去另一间,不打扰你快活。”笑得实在诡异。

    我十分不自在。

    落竹淡淡道:“只有你我二人了,真好。”

    好屁,要不是打不过他,怕他再拿出个锁妖绳出来,我倒早撒开两腿跑走了。不想再体验被牵着卖掉的感觉。

    “子裳,你的名字很好听。”

    他又不安分了,玩味似的看着我,脱下发簪,果不其然还是那根白羊脂发簪,擦干净后,簪取果盘中的果肉递到我嘴边。

    他的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的笑容。若不是我早早知道其真面目,凭我的单纯可真要被这皮相迷惑了。

    双唇微启,果肉送入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