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裳灯梳零落 > 第二章 见君子无瑕
    我曾救过一个人间的少将军。

    后来是听闻那段时间人族与魔族出现些摩擦,双方为边界领地之争发起了一场维时不长的战役。

    虽然以双方议和收尾,但实际上涂炭了不少生灵。

    我救的那个将军长的有模有样,第一次见他,他受了极重的伤,血色毫无满面苍白,但看他面庞精致细腻、英气十足。

    我心生忧怜便果断搭救。

    为救他可费了我不少心力。我日日做的梦也是戏文里写得那样:英姿飒爽、手握重权的年轻将军,在落难之时幸得一美女搭救。

    少将军醒来第一眼便对美女一见钟情,从此二人携手并进克服困难,过上了没羞没臊的生活。

    怪不好意思的,这么快我就要作别自由之身了,这时我又想到我的父亲,给我们四个当爹当娘怪不容易的,以后要抓紧孝敬他。

    并非我恨嫁,也绝非本人不知羞耻、饥肠辘辘,实在是人间的戏文写得太过美妙,我常常梦想着给父亲挣来一个良婿,让他觉得女儿我出息了。

    后来将军醒后,看我垂涎三尺的模样,上来就揍了我三拳。

    我脸皮子有些疼。

    “你...你非人族?”他气息仍旧微弱,但眼睛如猎鹰寒冽将我盯得骨头发毛。

    我当然不能丢面子,戏文上是说,美女善意得削微勾引,才叫将军死心塌地。于是我面上勾唇一笑,走近他,向他怀里慢慢靠近。

    隐藏着心中的波涛汹涌,我与他已经是面颊贴面颊的尺度了,我猜这个小将军快要把持不住了。

    我捏起他的下巴:“奴家是妖族白川一脉的小雪猫,自觉跟将军有些许缘分,这就救了将军一命。”

    我用十分钦慕的眼神眨巴着看着他。虽然这样的姿态快把我自己也恶心吐了,但听说人族男子大都对此难以招架,唉舍不得自己套不住狼。

    他有些动摇了,不再对我凶巴巴的了。

    我故作娇羞模样,缓缓道:“将军一表人才,奴家心生爱慕,将军若是不嫌弃,将奴家的救命之恩兑成将军的以身相许,可否?”

    我看起来娇滴滴的小娘子模样,可这话说起来顺嘴顺脑,太不矜持了。

    多年之后也是将军跟我说起我这个毛病,才让我晓得表白这种事急不得。

    我继续我的娇滴滴模样,将军闻后,震惊不已,如同看什么古怪稀奇玩意般将我打量。

    他摇摇头,歉疚道:“姑娘错爱了,本将其实是女儿身。”

    嗳?

    何止是五雷轰顶,不止轰顶,脚底板也给轰透了。

    怪我,之前一直用灵力给她治伤来着,一点没碰她的身子。细细想来这实在荒唐得紧。

    她见我愈加崩陷的神情,“不信,你看!”她扯开自己的上衣,叫我看见了不可描述的东西。

    我心中实在沉闷,无奈又憋屈。后来我同二姐他们说起这件事,差点被他们笑话死,我花了好长时间才将自己从阴影里走出来。

    我十分难以相信这个俊俏英气的人类,竟然是女子,虽然这是事实,但不得不说人类真是太俱迷惑性了。

    她倒也十分贴心安慰了我良久,并且提出我们二人虽做不了夫妻,也能做一对羡煞旁人的闺中密友。

    于是二话不说,我们义结了金兰。

    她说她叫江岚月,实在叫我惊掉了自己的双层下巴。

    江岚月。字映川。

    古刹疏钟度,遥岚破月悬。

    妖族哪个妖不知,哪个不晓。人族唯一一个以自己姓氏冠名封爵的将军。江岷王。

    这人虽是后起之辈,但也被我们妖族在史册上备注上了一笔。人族几年来的安定,还有妖族同人族门面上的和谐,绝大部分是因为妖族忌惮江岷王的实力。

    妖族也不是忌惮得吃不下饭,人族非同其他四族,长灵智而短寿命。

    所以明理人都晓得,等江岚月寿终正寝,到那时候山河变成什么景象无从得知。

    我同她成了异姓金兰后,我发现我也可在人间横着走了。托她的关系我在人间混得风生水起。

    我为了给父亲选寿礼在人间逗留了几日。

    山还是那山,水也是不变的水,唯一觉得新鲜的是戏楼新编的折子戏。

    讲得是一个扬名在外的御妖师爱上一只女妖却情不结果、爱而不得的故事。十分有趣。

    这场戏落幕之后意犹未尽。就在这时,好巧不巧就碰到了同在戏楼的江岚月。

    她二话不说,邀我进最贵的客房,并且将《梁上燕》全篇的故事戏本悉数要了过来给我回去垫桌脚。

    就喜欢她的霸气,让我感动得说不出话来准备脱衣解囊陪她睡一觉。

    我想着,父亲或许会喜欢人间这些有趣的戏文呢,待他闲暇时可解解闷。唉想想我真是为了这份心意花费了不少的心思啊。

    “一个御妖师怎么会爱上一只妖呢”她翻了几下戏本,笑了几声。

    想来这个故事不讨她喜欢。

    我可不这么想,爱情本来就是不能预料的事,爱能生畏,爱可成私,若是有爱能无畏无私,即便是为了某个人毁天灭地也不会可惜了。

    我同她说,我向往人间美好的爱情,如果遇到十分合心意的人族男子我也会倾心相付。

    她端起了茶杯,说:“子裳,你像极了我小时候。”对我笑了笑,没说什么嘲笑我的话。我问她来此处干些什么事。

    “约了人。”

    果不其然,不久后,一个男子款款进门而来。我注意到夹杂在空气中的奇妙气息,眼见这岚月身边的护卫皆退下,我心想着这事儿不单纯呐我留着也不妙。

    因为眼前端端正正站着的是一个十分秀气的年轻和尚,白白嫩嫩的。

    岚月将我拦了下来,顺势一把把我揽在怀里。

    温柔地摸摸我的头发,“宝儿无需避人,本将只有几句话同这和尚讲。”说着捏了捏我肥实的下巴。

    我惊到不要紧,把人家和尚公子惊吓到了可就不妥了。我推推搡搡,那样在别人看来却更像是打情骂俏,唉。

    和尚公子不愧是和尚公子,定力十足,默默无闻在一旁等待发话,不卑不亢。

    岚月撇了眼这个正儿八经的和尚公子,漫不经心地说:“宇文兄,亏你还记得当年我们在这戏楼发过的誓言。”

    我乖乖躺在岚月怀里听这似有似无的人间风月。

    和尚公子面无表情,眼里不含任何杂质却又深不见底,也因为修禅悟道充满睿智,但整个人好似冰雪霜寒一般。

    许久他微启薄唇:“将军前日相约,小僧岂能违约。”他依旧双手合十,面庞十分秀气。

    须臾,戏台又响起了锣声,又一场戏准备开始,咿咿呀呀的声音灌入耳中。

    “小僧亦是来行佛祖之约,”我不禁想做和尚的都是这样吗,说起话来如同念经一般,念完上半段,又要把下半段合理合据得捻出来。

    “佛活一生便是佛的一生,人活一世便是人的一世,既然不同,便是生生世世的相异相背。”

    岚月脸色愈加难看,我心想不妙,大抵猜到了大半个故事,岚月痴心相付这和尚,奈何这和尚一心向佛便拒绝了岚月的错爱。

    唉,唏嘘难耐,比起当初我对岚月的错爱,岚月对这和尚公子的错爱更加难以善终令我心疼。

    岚月也是拿的起放的下的人,从不因为情场上的失意而放下姿态。她永远是那么的强大,从不把任何东西放在眼里。

    第二天仿若什么事也没发生,她仍然是不可一世的江岷王。

    后来发生了十分难忘的事。

    当时我是在外头单纯得闲逛。山下风景极佳,溪水清澈叮咚。傍溪蜿蜒成曲折的石子路。有花鸟鱼虫,露水清香。令我心情十分舒畅。

    不久我就见到不远处有一小火堆。这没什么打紧的,打紧之处是小火堆飘来的香味把我连魂带嘴都勾了过去。

    是哪个不吃素的把鱼烤得那么香。

    我见旁处无人,心里纠结得紧。父亲时常对我们循循善诱,教导我们为德为善、不偷不抢,才能被人看得起。

    可是我的嘴快过我的心,我想起父亲犹如耳畔的教导之时我手里就剩半把鱼骨了,还挺香的。唉,又要被人看不起了,不过烤鱼无罪都怪我的馋嘴。

    我这就给烤鱼的主人抓一条新鲜活鱼去,方可表达我浓厚的歉疚之情。

    待我满载了一条小鱼回来之后,看见了火堆旁有了人。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我终要为我的馋嘴付出代价。

    看那人的背影纤细修长,身着一袭淡雅的浅绿长袍,头上简单的一只羊脂玉发簪,青丝垂下。十分简单朴素但看起来应该是一个书香门第的公子。

    我化成原形,打算以楚楚可怜的小白猫的样子去见这个公子。叼着鱼。

    那公子还待在原地疑思不解,见旁边撺掇出一只叼着鲜鱼的白猫儿来,轻笑一声,“原来是你这只小猫。”

    他是个长得十分好看的公子,脸如桃杏,颇有风流少年的挑达,笑起来的眼睛像光一样清澈活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