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皇兄万岁 > 21.匕见
    大总管看着这一幕,轻轻叹了口气,心底也知道了七殿下和自己交手根本没用全力。

    他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塔楼方向,心底第一次闪过“也许皇都真的能守住”的想法。

    士兵们已经开始欢呼了,大多是喊着“七殿下威武”,

    “七殿下无敌”,

    但也有不少在零碎声音在人群里高呼着“七殿下虔诚诵佛,如今得到佛祖庇佑,而有无上法力”,

    “皇都得佛庇佑,定然能守住”,

    甚至还有人藏在人群说着“皇上慧眼识得七皇子,这才命他守城,这是让他展示自己”,

    “陛下早有安排,皇城一定能守住”。

    夏极坐在声浪边缘,与皇女一同到暮色低垂。

    天色已暗了。

    太阳落下了雪白的地平线,而明月已将皎洁的光华投在此方大地上。

    不是冰雪天气,冰霜巨人就少了一层坚硬的铠甲,冲锋陷阵自然弱了几分。

    但白天的投石却给了他们一种新的作战思想。

    数十个冰霜巨人,连同鬼方收缴的攻城投石车上了前线。

    然后...

    冰霜巨人们站在城墙一里多处,而鬼方士卒则是催着难民源源不断地提供巨石,对于那些想要逃跑的难民,则是直接斩杀。

    待到巨石对垒成小山了,攻势就发动了。

    巨人投掷,投石车也不停弹射。

    呼呼呼!

    巨石化作流星,撕破夜色风流,在月光里,呼啸着从远处重重砸来!

    有撞在城墙上的,

    有撞塌了垛口的,

    有砸死了巡行士兵的,

    还有越过城头砸入城内的,

    嘭嘭嘭嘭嘭!!!

    轰鸣不绝于耳。

    皇城开始颤摇。

    绞肉机般的战场又以新的形势拉开了。

    邓觉急忙整军,在城头留下两百士卒,其余人都从城墙撤下,迁移到了墙下。

    有高墙阻拦,伤亡才能降低。

    此时的城中已经一片混乱了。

    鬼方以及冰上巨人就在远处维持着投石。

    只要把城墙轰塌一块儿,或是城门轰掉一边,那么异族大军就可以直接杀入皇城了。

    嘭!

    嘭!!

    月色里,不停有巨石从空中而落。

    房屋倒塌坍圮,街道坑坑洼洼。

    大商几乎所有的守城士兵都藏在城墙后,彼此聚集着、紧挨着列成长队,只等着城门一破就出去与鬼方军队短兵相接。

    邓觉自然也无法在中军营地里发号施令了,而夏极与皇女,以及大总管梅公公等人也从塔楼撤到了墙下。

    议论声纷纷。

    有一个副将忽地扬声道:“邓将军,不能再让冰霜巨人这么攻击下去了,西门外是山林之地,石料是源源不绝,鬼方完全可以不停地采石,然后从远处投石,城门必破啊!”

    邓觉点点头,示意他知道了。

    议论声越来越多。

    众将士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着。

    ...

    忽然,人群里传来略显阴阳怪气的声音:“七殿下如此厉害,阵前斩杀鬼方四十一名勇士,即便对上那些冰霜怪物,也能压他们一头,如若由殿下出战,定能毁坏所有投石车,逼退众多冰霜巨人,而拯救整个皇都于水火之中。”

    未几,另一边顿时传来应和的声音:“皇城百姓请殿下出战!”

    再一边又传来声音:“殿下威武!”

    “请殿下拯救皇城百姓!”

    有人带头了,越来越多的人便开始附和,声音此起彼伏。

    邓觉脸都黑了,他自然听得出来这些话中的“奇怪意味”,他抬头去寻找是谁出声在喊,但出声之人却往往都是喊一声就不喊了,只是零零碎碎这边响一声那边响一下。

    更糟糕的是,其他士兵,甚至依然留在此处的侠客,百姓们都显然偏向这个提议,也开始轻声应和起来。

    因为他们看到了七殿下的威猛。

    相信着七殿下受佛祖保佑。

    相信着英明的陛下让七殿下留守必有深意。

    如此种种...

    邓觉越听越怒,便要起身痛斥时,耳中却传来七皇子的平静的传音“坐下”。

    老将军愣了愣,但还是顺从的坐下了。

    在众人的呼喊声里,夏极站起了声,简简单单地运气扬声道:“好!”

    随后,他直接站在了高处,点出了刚刚起哄的那些士兵与副将,一共四十四人,那些人想要躲闪,但还是被揪了出来,夏极直接道:“诸位,可愿随我一起出战?”

    那些副将士兵目光躲闪,只是道:“我们若是出城,只有死路一条,还请七殿下出战!”

    “殿下威武,还请救救全城百姓!”

    “殿下出战,定当凯旋!”

    听到这些声音,夏极并不意外,他只是心里感慨了声,这城都快被破了,居然还有人在想内讧,想要把自己逼上死路,想把自己的功劳和威望削弱到最小,这倒真是有趣。

    这世上永远会有许多鼠目寸光的人,也有许多隐形的棋手驾驭着这些鼠目寸光的人。

    代表全城百姓来绑架自己?

    听之任之,那显得自己像个傻子。

    杀了他们,显得自己无能狂怒。

    因为真正出手的,并不是眼前这些叫嚣的人。

    既然如此...

    夏极语气温和道:“那没事,不去就不去。”

    那些副将和士兵垂首,眸中或多或少露出些得意之色。

    夏极一转头,他直接传音给邓觉,“都杀了吧,剁成肉糜。记得给我份名录,包括他们身后的关系。”

    邓觉:......

    这位老将军虽然鲁直,但也不蠢,心思动了动顿时掂量明白了利害关系,这锅确实得自己来背,于是他直接怒声道:“扰乱军心,拖下去,军法处置!”

    众人:???

    邓觉:“来人!”

    顿时,军中的一百掌刑兵出列,抓着那四十四人倒拖了出去,那四十四人还要喊叫,但很快被周围士兵压了下去,口中塞上了软布,五花大绑地拖到了空地上。

    邓觉看了一眼夏极,而这位七殿下正老神在在地看着远处,好像在担忧着战局,他心底一狠:“此时干扰战局,杀无赦,剁成肉糜!”

    众人:......

    那四十四人完全吓傻了,然后士兵中又有不少人开始喊叫“未曾死在战场,却死在军中”...

    邓觉杀人丝毫不含糊,又抓了数十个士兵,按照七皇子的吩咐,统统剁成肉糜。

    片刻后,这一百余人便是全部倒在了血泊里,在月光下化作一滩血水。

    于是,再无人说话了。

    夏极这回过神来,才道了声:“邓将军,做的太过了。”

    邓觉一抱拳:“元帅说的对!是老夫急躁了!”

    夏极道:“战后自己领罚。”

    邓觉一愣,战后?还有战后吗...但战局的关键已经在这位年轻的殿下手上了,心狠手辣,强大神秘,隐忍无比,这位殿下当真是一代了不得的枭雄啊,而自己似乎也已经和他绑在一起了。

    他扬声道:“是!”

    此事便是一捎而过。

    城中,顿时安静下来,只听见不停的轰鸣声。

    如此形势,确实是不得不出城了,否则皇城今晚必破。

    邓觉也不问谁愿意出战了,直接道:“赤豹营一万士兵出列。”

    顿时,一万士兵站起了身。

    这一万士兵正是未曾参与守城、也未曾参与任何战斗的士兵,这是邓觉留着用来最后定乾坤的一支精锐,他扫过这一张张依然还充满战意的面孔,扬声道:“很好!”

    “你们随老夫出战!破敌!可敢?”

    “愿随邓将军出征!”

    赤豹营士气依然高昂。

    邓觉看了一眼夏极,沉声道:“那皇城就拜托给殿下了。”

    夏极一抬手,淡淡道:“我去,你守城。”

    邓觉愣了愣,但皇子声音充斥着不容置疑。

    夏极说完,便是站起身,走到了月光下。

    兽面吞头连环铠,丈八大暗黑天戟,黑发如魔张狂而舞,神色似佛静如止水。

    他扬声道:“开城门!”

    邓觉跟着吼道:“七殿下乃是防守皇城的天下兵马大元帅,个人武勇,阵前无敌,与佛何干?与他人何干?你们...全都听命!老夫也当听命!”

    一句话掷地有声地吼了出去。

    数万残存大军,以及周边协守侠客、青壮都鸦雀无声。

    随后,便是爆发出声浪:“是!!!!”

    滚滚浪潮声里。

    夏极走在最前,抬手招了招,豪爽地喊道:“儿郎们,随我出征。”

    说完,他也不骑马,只是扛着黑戟,昂首大踏步走向了缓缓开启的城门,迎向了城外的异族大军。

    虽千万人,吾往矣。

    一万赤豹营,列队相随。

    此情此景,只看的邓觉心晃神摇,这位老将忽地扬声道:“皇子若能归来,我邓家今后唯皇子是从!!”

    然后,这位老将军侧头看向不远处的魁梧将军,大声道:“为国捐躯,就在今朝,逆子,还不随殿下出征!”

    “是,父亲”,邓公九看着那魔神般的身影,早就有些热血沸腾,此时一夹马腹,便是提着青龙刀跟了上去。

    邓觉又吼道:“还有谁!!?”

    这一吼,嘶哑而悲壮,宛如慷慨高歌之士,顿时又有数百名江湖世家的精英侠客随了出城,紧随着又有一些士兵追了上去,再接着,更多小股小股的将士甚至是民兵青壮都随了出去。

    月色铺满一路。

    随着城门的打开,这座即将被献祭的皇城,终于在这注定踏翻世界的男人的脚步里,缓缓露出了尖锐的獠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