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错拐皇叔之美人凶猛 > 第二百一十七章 龙凤胎
    “娘娘,柏家不会真要叛变吧?”

    “烈焰国大军逼近玄国目的是什么?根本也没请他们来相助啊?”

    “柏家旁支亲属都还在大梁……”

    “有什么用?云家、越家当家人昨夜都随柏问天离开了。”

    “就算烈焰国站在柏家一边,也才十数万大军……”

    “别忘了娘娘已封赵业括为中都大元帅,加上周彰跟郑单休的二十万兵马……对了,先攻入玄国的大军是由周彰统帅,天呐!”

    商晏煜今日没来早朝,在得到柏问天离开大梁后,就已经连夜出发汤洲了。

    那里原是周彰军营驻扎地,现在由姬洪山五万大军镇守,临近赤阳、昌华两国驻军地不过千里,但凡柏司衍叛变,可及时应对。

    到了这个关口,人们才看明白,商晏煜已毫无保留将实权交给了太后,交给了朝廷。

    因为临行前,东西两军的金令都送到了太后手中,只拿着圣旨赶赴军营。

    但柏司衍手中握有什么,大伙一无所知。

    商玉今天有些不安,他觉得要变天了,自己的皇位岌岌可危,却也不是很惶恐,因为皇叔选择站在了他这一边。

    以前母后用尽手段都没能把金令讨回,如今要与柏司衍一较高下时,他把金令交还了。

    甘愿为臣!

    如此一想,那点不安也瞬间烟消云散,只要亲人都愿意和他并肩作战,死又何惧?

    最惆怅的莫过于娄千乙,若柏司衍当真以他自己名义拿下玄国,再合谋攻入大曜,成为新一任皇帝,那么她就是头号罪人。

    灭除商家的罪人,陷大曜百姓于战乱的罪人。

    因为是她给了柏司衍这个机会,若不是她顾虑太多,非要先拿下玄国再去朱雀的话,柏司衍哪来的机会叛变?

    不会的,一定不会的,她相信他不是那种陷朋友于不义的人,他连爷爷奶奶的仇都能放下,想跟商晏煜讲和,这种人能坏到哪里去?

    接下来一个多月,娄千乙的心就跟坐过山车一样,上下来回晃动。

    先是收到边关急报,说玄国大军果然驻扎到了大曜边界点,而大曜早有防备。

    战争是因玄国一个小兵猎杀只兔子不慎踏入了大曜土地所起的,因为大曜以为是玄国派来的探子,故此才名正言顺的挥军攻入。

    正当防卫的理由运用得非常合乎情理。

    紧接着在惊为天人的火器炮轰下,周彰以五天时间击败玄国那三万大军,又顺理成章为泄愤而攻下玄国坞城。

    因娄千乙有言在先,不可欺压任何一个百姓,占领后,需爱戴百姓,减轻他们因战争受到的波及。

    且但凡有谁敢抢夺百姓财物、亦或欺辱妇女者,不管罪责轻重,一律格杀勿论。

    这一点周彰的大军做得很好,插上大曜旗帜后,非但没去奸淫掳掠,还会帮百姓们重整摧毁的家园。

    紧接着又收到烈焰国以三天时间攻下玄国一座城池,领军者,为……柏司衍!

    而夜江流也带人压向玄国,如此一来,等于三国齐攻,小小玄国如何抵挡?

    最让娄千乙担心的是商晏煜也有率领姬洪山和五万大军跟周彰屁股后面善后。

    如果商晏煜不是得到了什么确切消息,他不可能离开汤洲。

    *

    “啊……下早朝了吧?快……快去问问薛岑义……离王可有奏折呈上?”

    床铺里,娄千乙边忍住即将分娩的痛苦,边抓着床柱咬牙催促小梅。

    额头早已汗如雨下,她必须要知道商晏煜离开汤洲的原因,这混蛋,明知道她很在意这些,却偏偏不肯告诉她。

    还有柏司衍,离开那么久,一份奏折都没有。

    包括周彰,离开大曜与开战之间,他都有上折子的,开战后忽然就没了。

    偶尔只有几个探子来将大致情况讲一下,是真是假,还有待商榷。

    说不定实情根本就不是这样,因为谁都可能哄骗她,姬洪山绝对不可能,那为什么没有姬洪山派来的探子呢?

    谭美美用力把她摁回床上:“哎呀你现在先别担心这些,留住力气把孩子生下来,

    你怀的可是两个,大姐,听话,什么都别想,好吗?”

    “我……”娄千乙用力闭目,憋了半响才捂住眼睛沙哑道:“我怕他死了!”

    这几天她每天都做噩梦,梦到商晏煜被柏司衍一剑穿心,所以无时无刻不在等待他呈上的折子,还有书信。

    可是什么都没有,要么是他不愿意和她一个女人商量,要么就是根本没办法与她联系。

    他不能死,欠了她那么多,怎么可以死呢?

    他说过会用一生来弥补她的,不能不作数。

    美美见她这样,更加忧虑了:“你放心,有我们和孩子在,他怎么可能会轻易死呢?

    容佑已经在给他修书了,我相信二哥很快就会来信的,

    你乖,听话啊,咱们先把宝宝生出来,我发誓,二哥一定不会出事的!”

    娄千乙听完后,稍微安心了点,恰好肚子也开始传来阵阵剧痛,咬紧牙关仰头使力。

    “对,千乙,就这样,不要急,慢慢来,深呼吸……”确定孩子不再分心后,大夫人跟二夫人还有周婆等人开始助生。

    我去,好痛啊,要命了,才使一次力就觉得精疲力尽了呢,不但痛彻心扉,还要用力,他们就不能自己乖乖蹦出来么?

    比起美美,娄千乙这次似乎更加困难,加上连日来惴惴不安,过程相当艰苦。

    这会儿永寿宫是完全封闭式的,夏侯霜带领百名禁卫军守在门口,燕宵则率领二十名精锐把守内门,真正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寝殿里,只有小梅和惜瞳、环儿三个婢女伺候,两名稳婆也是东帅府的人,不怕走漏风声。

    “啊……美美……我要死了……”

    “不会的,大姐,加油,已经看到头了,再加把劲,

    你可千万不能晕倒知道吗?”谭美美抓住女人一只手,被捏痛了也不管不顾,边给对方擦汗边鼓励。

    娄千乙也就嘴上胡乱说说,该用力时,一点都不含糊。

    她是娄千乙,别的女人能办到的事,她都能办到,一咬牙,再次抬头助宝宝脱离母体。

    也不知过了多久,第一个孩子总算是出来了,没时间去细看,周婆接过孩子匆忙放到小梅怀里,重又跟稳婆们回去迎接第二个。

    惜瞳扛不住好奇心,拉开盖住宝宝身子的软布,暗喜道‘是个男孩儿!’。

    “好了……没?”娄千乙边用力边呲牙追问,她快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好想睡过去。

    “快了快了,大姐,你要坚持住,马上就好了,继续用力!”美美的心思始终都在娄千乙身上,对孩子,不曾看上一眼。

    常太医在外面守着呢,交代过她,但凡大姐表情出现异常就赶紧叫他进来。

    当第二个生出来时,一句‘出来了’,娄千乙虚弱的眨眨眼,头一偏,彻底陷入黑暗。

    稳婆过去翻开她的眼皮看了下,再探探脉搏,摇头:“无碍,快些清理!”

    听到没有大碍后,美美这才敢把自己快断裂的手抽出来,擦擦汗水,又立马转站去给宝宝剪脐带。

    至于别的,相信几位长辈能处理好。

    “哎呀,果然是龙凤胎啊,大姐命真好,想什么来什么。”爱不释手的点了下宝宝们的小嘴巴,哈哈,太好了,龙凤呈祥,容佑若知道了,肯定会开心死的。

    仔细想想,大姐是真厉害,起先她以为是双胞胎,果不其然,后来认为是龙凤胎,瞧,梦想成真,好似还想过男孩先落地吧?也应验了。

    “哇哇哇哇!”

    两个婴儿正相互较量着嗓门,一个比一个大声,美美就差没把他们统统含嘴里去了。

    观察一会儿孩子的形状后,询问周婆:“周婆,会不会太小了点?”感觉有点不健康啊。

    周婆闻言从床上探头看过来,笑着道:“当初两位殿下出生时差不多也就这么大,很快会长大的。”

    只可惜二殿下没能看到他们出生时的样子。

    “那就好,要现在叫常太医进来吗?”

    “嗯,唤他进来吧,看看母子三人情况如何!”收拾妥当后,大夫人把被子给娄千乙盖好,也围到了孩子身边。

    坐在旁边听声的三夫人则拿出两个金元宝放到稳婆手里:“多谢二位了,此事还望不要宣扬出去。”这是干女儿事先吩咐过的。

    “谢谢夫人,您放心,我俩嘴严实着呢,呵呵,在这里就先恭喜诸位了。”

    后揣好金元宝退出寝殿。

    已经等得快疯掉的燕宵惊喜抬头,抓住其中一个稳婆:“怎么样?生了吗?可都还平安?”

    “回将军,娘娘生了一对龙凤胎,母子均安!”

    均安……均安就好,燕宵兴奋的拍打下手掌,虽然孩子可能不是王爷的,但临行前,王爷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保证太后和孩子的安全,更要防着有人来抢。

    很不明白谁没事会来抢太后的孩子?

    待娄千乙悠悠转醒时,不过半个时辰,她是强行醒来的,迫切想知道孩子的情况。

    那可是她十月怀胎又九死一生才生下来的宝贝疙瘩,如今这世上,谁都不及他们重要。

    一直守在床边的谭美美从娄千乙睫毛颤动时就凑过去了,等大姐睁开眼,立马露齿笑出:“呵呵,大姐,你醒啦?你知道你多有福气吗?是一对龙凤胎!”

    “谁是……哥哥?”娄千乙脑子还不是很清醒,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可把谭美美和三位夫人问傻了,龙凤胎还有谁是哥哥一说吗?

    “噗!”美美掩嘴喷笑:“什么谁是哥哥?就一个哥哥,

    男孩儿先落地,兄妹两个,来,你看看,是不是很可爱啊?”

    把两个裹得严严实实的襁褓送到女人面前,介绍:“这个是哥哥,这个是妹妹,大姐,恭喜你如愿以偿!”

    金黄小毯中,两个红红小脑袋着实讨喜,自见识过美美家那个孩子变白后,娄千乙没有担心他们模样难看。

    总有一天,他们也会变漂亮,孩子们正在睡觉,不哭不闹,小嘴张着,还能看到舌头时不时蠕动。

    这就是她护在肚子里近一年的小东西。

    为了他们,她不管是食物还是作息时间,都不敢出半点差错,太医让怎么做就怎么做,从未这般听话过。

    可为了他们,她都做到了,如今看到他们平安出世,觉得以前吃再多苦都值得。

    呵呵,爸,妈,我也当妈妈了,还是一儿一女,我会拼尽全力保护好他们的。

    “嗯,很可爱!”好想抱过来亲一亲,可惜抵不过黑暗来袭,终于安心了。

    这一夜,商玉说什么都不肯回朝阳宫安寝,非要待在摇篮前陪着弟弟妹妹:“子云,子灵,你们什么时候才能长到我这么大啊?

    到时候一定带你们去集英殿玩,那里都是和咱们一样的小孩子,

    如果谁敢欺负你们,哥哥一定打得他满地找牙,

    哥哥现在可厉害了,云三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了。”

    摇篮是谭美美送来的,刚好够放两个,不会拥挤。

    两宝宝并排平躺,方才已经喂饱,都睁着无法聚焦的眼睛发呆,被商玉一下一下摇晃似乎挺满意,没有要哭闹的意思,很是听话。

    这两天美美不敢离开娄千乙半步,更不敢把子秀带过来,生产完的这一个多月里,她是深受其害,不是用痛苦就可以概括的。

    一个女娃娃,比男孩儿还要闹腾,动不动就哭,喂奶时她也必须抓住她爹的手才肯消停。

    女儿很亲容佑,一定要爹爹哄才罢休,刚好方便她来宫里住两天。

    比起她的母乳,两个奶娘的更得孩子喜欢。

    奶娘都是专业的,人家吃的饭都不怎么放盐和调料,非常敬业。

    所以她决定让子灵跟子云也由奶娘来喂,只要孩子健康,怎样都行。

    “大姐,你看,小玉儿都舍不得走呢,从御书房出来就直奔你这儿来了,

    一来就待摇篮边不肯离开。”美美将碗筷收好,用帕子轻轻擦拭娄千乙嘴角。

    娄千乙这会儿的意识很清醒,两个孩子耗尽了她全部力气,现在连吃饭都需要被人喂。

    听完美美的话,微转脑袋,望向那一幕,眸中柔和更甚,希望他们可以永远这般相亲相爱,上面两个哥哥,小子灵一定会很幸福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