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我只想安心修仙 > 第三十六章:一曲奏罢飞烟散花
    夜里大江两岸喧哗热闹犹胜白日,万家灯火映入江中,如星河落入人间。

    弯如月、亮如轮的画舫停泊在江岸码头,有穿着劲装的小厮守候在下面,验查木牌,迎来送往。

    码头之上来了不少人,有穿着华丽的中年乡绅,有风流倜傥的文人雅士,也有看上去大腹便便富甲一方的商贾等等。

    这些人分成不同的圈子互相攀谈,笑声、吟诗声、窃窃私语声,更是承托得名传天下的江庭夜刚刚开始。

    此刻一辆马车停在了码头前,人虽然还没有下车,其中一些人却仿佛按捺不住的看了这马车一眼,却又迅速挪开目光。

    高羡从马车之上下来,看了看这些这些人,仿佛已经看穿了什么,却也没有说破。

    唐瑶带着高羡上船,一边讲述着青楼的事情和规矩,例如老鸨、龟公、大茶壶以及各项暗语等等,听得高羡也觉得大开眼界,这古人真会玩。

    “贵客!”

    “这边请!这边请!”

    这龟公殷勤的迎了上来,见人就笑,虽然热情得有些过度,但是见人皆是如此,反而也不显得刻意。

    船上女子或凭或立,人人皆以轻纱掩面,身着罗裳,显出良好身段。

    船上彩灯画着一幅幅仕女图,鎏金铜炉散发着热气让人感觉暖春已经提前来临,再加上温香软玉和莺声笑语。

    一股风流韵和奢靡之气,油然而生。

    来者不自觉陷入这纸醉金迷和胭脂香中。

    夜初始,歌舞不休。

    众人皆聚集在画舫二楼,有人坐在私密的包间,有人则直接坐在堂上,身旁美人作陪,美酒不断。

    琴声悠扬,歌舞升平。

    酒过三巡,不少人醉意醺醺,堂上的歌舞也越发艳情火辣,更有不可言说的小调听的人心底发烧。

    坐在高处的龟公抬头看向了窗外,夜更深沉了,月都爬到了树梢。

    觉得是时候了,于是便向下面角落里端着茶壶的小厮使用了个眼色。

    这端着茶壶的人立刻点头示意,朝着船舱之外,准备报信。

    “月色美、酒正酣,为何急着离去。”一身白衣醉意醺醺倚靠着雕着异兽的柱梁之上,仿佛被这纸醉金迷所沉醉的高羡突然睁开了眼睛。

    一开口,就压过了满室歌舞声。

    顷刻间就仿佛因为其开口,所有人停下了动作。

    原本来看热闹,和身旁一歌伎嬉闹正酣的红鸳女侠也感觉到了不正常。

    白衣少年突然开口,让端着茶壶的小厮背脊浑身发汗。

    他想要装作根本没有听到,直接走出船外,却发现脚动都不能动一步。

    白衣少年直起身来,伸出手,小厮身上的一个竹管飞起,落入了其手中。

    那高处一直隐隐关注着一切的龟公,惊得不行,这人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他是能掐会算还是有火眼金睛?

    如此说来,堂中一切都早已落入他眼中了?龟公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那一管即将寄出的密信飘到了白衣少年手中。

    少年也没有急切,还靠在柱上对着酒壶饮了一口,才细细看来。

    这漫不经心的动作,却让众人感觉胆寒,仿佛他们一切,都在对方的掌控之中。

    白衣少年看完之后,嗤然一笑,手中纸张无风自燃,化为火焰消逝在那修长葱白的指尖。

    “我……你……”

    小厮突然间跪倒在地上,不断的剧烈咳嗽,手绝望的伸向在高处满脸惊骇看着他的龟公:“救我……救……”

    话音未落,这人好似和那封装在竹筒里的纸条一样,层层火气从体内朝着身外穿出。

    随后噗的一声,整个人在空气之中化为灰烬。

    就好像纸张燃尽后的火星和烟灰,洒落满地。

    “哗啦!”

    顷刻间满座皆动,人人被这一幕吓的完全失去了理智,一个个手中的酒杯、银壶掉落桌底,不少人甚至从身上抽出了匕首、刀剑。

    作小厮打扮坐在空尘子身旁的唐瑶这下子也看清了,原本嬉笑惬意和酒意瞬间醒了大半,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原来今夜这船上根本没有什么江庭花月夜,所有的歌舞升平,一切的文人雅士、官宦子弟、豪商富贾全部都是假装出来的。

    连同身旁这和她嬉闹划拳的歌伎,这些人全部都是五神教的弟子和杀手。

    龟公手中酒壶摔在地上,如同一声令下。

    藏在暗处蓄势待发的几人如同得令一般出手。

    龟公则转身就朝着外面逃去,他的作用就是把这道人困在江中,而不是杀了这道人,或者说他就没动过这心思。

    他可不是手下那批傻乎乎上去送死的毒神坛弟子,这人究竟有多么恐怖,看毒神坛坛主都要调动毒神来对付他就知道,这绝对不是凡人能够对抗的存在。

    刀剑齐鸣,呼啸而出。

    高羡身旁的一位位顶级刺客,不动则已,只是桌上酒客,嬉笑怒骂没有丝毫破绽。

    一动宛若游龙,刀兵好似雷霆从早就算好的各个死角致人于死地。

    一道道残影跨越酒桌长案,齐齐刺向白衣少年。

    “叮!”

    白衣少年手中牙筷敲了一下酒杯,发出悦耳的声音。

    狂风骤起,席卷整个二楼船舱,冲出云楼画舫。

    所有人都感觉好像有无上的意志俯瞰向这艘船,如同神祗目光落下。

    尤其是那些齐齐刺杀向道人的人一个个被定格在空中,保持着刺杀向道人的动作。

    寒锋距离道人不过咫尺之遥,却不得寸进。

    “叮!”

    道人又动了,将脚翘上桌案,拎着手中银壶酒壶狂饮。

    每饮一口,便敲一下。

    每敲一下,就看见一人死去。

    一曲狂奏,化为了一幕幕飞烟散花的骇人美景。

    二楼船舱之内的人动都不敢动,外面的人却吓的一个个狂呼着跳江而下。

    里面的人却眼睁睁看着船外的人一个接着一个朝着江里跳去,可惜还没有落入江中,便发出一声声惨叫,化为飞灰洒落江河。

    谁动谁死。

    这样恐怖的景象,他们透过镂空的花窗看得清清楚楚。

    满座皆静,无一人敢动弹。

    “如此花好月圆,良辰美景之夜,酒未尽兴怎可歌半而停!”白衣少年笑曰,仿佛刚刚发生的一切都不存在一般。

    台上乐师舞者着才敢动。

    纷纷奏乐起舞,哪怕吓的两腿发软,面色惨白。

    歌伎唱起了浓香软语的曲调,乐师奏起了欢快的曲弦。

    一夜鱼龙舞的风月里,却是满座心惊胆颤。

    唯有那白衣少年端坐中央,跟着弦声呀呀、舞袖翩翩轻声和唱。

    少年手中的筷子轻轻敲打着酒壶,却好像戳在所有人心肝之上,听的人浑身大汗淋漓,心惊胆颤。

    红鸳女侠唐瑶整个人都看呆了,她想象过无数江湖风流惬意的场面,却没有见到过这样令人震撼的场景。

    “酒去意散,今夜就到此为止了!”

    这个时候道人只是冷眼扫了一下面前这些魑魅魍魉,抬手间,手中牙筷甩出。

    狂风巨力撕裂画舫木墙,一路从内里贯穿到外面,出现了一个豁长的通道。

    那牙筷一路而下,抵达了船尾。

    原本跑到船尾正准备登小船而逃的龟公,他当时正好回头望向那一个个跳船死去的杀手,目光之中吐露着惊恐和绝望,便不能再动弹。

    不知生死,不知结局。

    此时活生生眼睁睁看着一道光迎面而来,贯穿自己头颅,陷入一片黑暗。

    尸体坠落江中,喂了鱼虾。

    倒入江中的一瞬间,目光里反而是解脱。

    白衣少年提着酒壶从上面如同风一般洒然飘下,落在了船尖之上,夜里的狂风吹的身上的白衣翻飞飘舞。

    平静的江面已经开始翻起浪花,从水底里不断冒出阵阵烟雾,缭绕水面不断扩散。

    “来了。”

    “呱!”

    金蟾一啼!江河浪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