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这个夫君有点野 > 285、中箭
    马车中,程桑的脸色也不太好,她还是第一次直面这种场景。

    看着胡青等人在刺客的纠缠下,浴血奋战,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

    好在,她也经历过不少大场面,还算稳得住。

    “皎月,不用管我,你出去帮忙吧。”

    马车四周被护卫们保护的死死的,她并不会有危险,皎月实力不错,出去帮忙说不定还可以给胡青他们减轻压力。

    皎月拧着眉头,不太同意。

    直到程桑推了她一把,“去吧。”

    眼看着外面的打斗越发激烈,刺客们仗着人数,三三两两进行围攻,已有护卫在措不及防下受伤,皎月神色越发冰冷。

    “小姐小心,千万不要出来。”

    她的声音,也她的神色一般冰冷,冷中带煞。

    言罢,将车帘拉下,提剑便飞了出去。

    皎月在山庄时,学的便是快剑,眼下这种场景,最适合她发挥。

    因此,一出手便鱼入大海,一连刺伤了好几人,哪处于劣势,便去哪帮忙。

    有了她的帮忙,护卫们也舒缓了两分,他们的实力本就不差,一缓过来,也杀出了自己的风范。

    转瞬间,之前处于劣势的护卫们,便开始与刺客们平分秋色,谁也奈何不得谁。

    见此,躲在马车里偷看的程桑笑了。

    笑完后,视线触及站在护卫中的皎月,她又露出一丝无奈。

    果然是会说话的。

    她就说,以沈洵安的眼光,不至于将一个不会说话的婢女送到她身边。

    所以,是有什么隐情吗?

    正走神想着,皎月的声音忽然响起,同时响起的,还有胡青惊慌失措的声音。

    “小姐!”

    不知何时,刺客外围的草丛里,还躲了个人,那人弯弓搭箭,箭头对着的,正是马车方向。

    “危险!快躲开!”

    程桑怔怔抬眸,视线中,两支漆黑的箭羽正朝她飞来,速度之快,激起一阵急促刺耳的风声。

    那一瞬间,她浑身紧绷,皮肤上的鸡皮疙瘩齐齐冒起,思绪也好似凝结了一般。

    印象的最后,她费力动了动身子,随后,一阵剧痛传来,她晕了过去。

    “小姐!!”

    胡青目呲欲裂,额间青筋直冒。

    “杀!”

    将程桑中箭看在眼里的护卫瞬间疯狂,再也无人顾及会不会受伤,跟不要命了一般朝着刺客们杀去。

    只一瞬间,以伤换伤下的刺客,就损失了近十人。

    皎月和胡青更是直接丢下对手,疯一般的赶回了车上。

    车厢里,程桑躺倒在地,地上流了一滩腥红的血迹,她脸色惨白,早就昏迷,最显眼的便是插在她胸口和肩膀箭羽。

    这两支箭,几乎将她胸口和肩膀贯穿!

    胡青和皎月眼眶通红,连碰都不敢碰她。

    “赶车!快!回之前的城镇!”

    只有城镇里,才有大夫!

    皎月声音沙哑的催促,胡青顿时冷静下来,直接转身坐到了赶车的位置上。

    “驾!”

    马车避开还在打斗的刺客和护卫们,飞快朝着来时的路赶去。

    原地的双方还在打斗,这些护卫是真的疯了,一个个全然不要命了,地上除了躺着无数刺客的尸体之外,护卫也损伤了近十人。

    其他的也人人带伤,却还死战不退,且还缠着刺客们,也不让刺客们退。

    眼看着自己的属下损失过半,为首的刺客拧着眉下了撤退的命令。

    “撤!”

    刚刚那两箭他是看着中的,目标都要死了,没必要跟这些人硬刚。

    剩余的刺客们早就心生退意,一听到这个命令,顿时不再与疯狂的护卫们纠缠,宁可拼着受伤也要逃离。

    没一会儿,就全部退去不见了踪影。

    ……

    胡青和皎月,又驾着车将程桑带回了城镇里。

    回的还是之前住的那间客栈。

    小二乍一瞧见马车,还觉得奇怪。

    这些客人不是才刚走不久么?怎的又回来了?

    刚要说话,就对上胡青冰冷刺骨的眼神,小二心头一哆嗦,什么话都忘了。

    “我们之前的房间还在么?”

    胡青沙哑着嗓音问,他的衣服上还有之前杀了人溅的血,配上他冷煞入骨的眼神,活脱脱一个阎王。

    小二被吓得不行,话都差点不会说了,“在……在……在的……”

    胡青很满意,丢下一锭银子。

    “这是半个月的定金。”

    说着,就不再理会他,又回头跟皎月说话去了。

    两人商量了一会,才小心翼翼将程桑从车上抱下来,送到了房间。

    之后,皎月和胡青兵分两路。

    一个留下照顾程桑,一个去请大夫。

    两人都是满身鲜血,还抱了一个浑身是血,死活不知的女子,这样的客人,是客栈最不欢迎的,可见过胡青杀气腾腾的样子,小二和掌柜们一个字都不敢说,只是小心翼翼的送上了热水吃食。

    一刻钟后,胡青提着大夫回来了。

    是的,提。

    那大夫畏畏缩缩,衣裳头发乱糟糟的,浑身都在冒冷汗。

    胡青也不为难他,将他往房间里一扔,就一句话。

    “救她!”

    大夫都快哭了,只一眼,他便知道程桑伤的不轻,又是那么个危险的位置,这可怎么救?

    “这位……姑娘伤势太重……老夫……老夫……”

    救不了。

    到嘴边的三个字,对上两双同样杀气腾腾的眼睛,顿时吓了回去。

    “老夫……尽力……”

    皎月让开床沿的位置,“你来。”

    大夫无奈,颤颤巍巍的过来了,答应都答应了,遇到的还是两个煞神,他能怎么办?

    只能尽力救治了。

    在大夫给程桑看伤的时候,胡青也没闲着,他又出客栈了一趟,正好遇上收拾好同伴们遗体,回来找他们的剩余护卫。

    看着人人身上带伤,满身血迹疲惫不堪的护卫们,胡青神色哀戚。

    这支队伍里的护卫,都是他的同伴,可如今,也就只剩下这十余人了。

    最重要的是,小姐还生死未知。

    他用力吸了口气,定下心神,没让同伴们去休息,而是吩咐道。

    “你们去城里转一圈,把医术高超的大夫都给我带回来!”

    带,不是请,护卫们都明白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如果这些大夫不愿意,那就用强制手段请回来。

    联想到之前中箭的小姐,护卫们皆是神色一凛。

    “是,队长!”

    “去吧。”

    让护卫们都离去后,胡青又叫来小二,要了些热水,毛巾,流食之类的东西。

    ……

    就在程桑中箭昏迷之时,晨曦和小姨秦晚如也到了半路上。

    眼下两人停留的城池,叫破西城。

    客栈里,晨曦拿着大庸的地图,装模作样的看自己离程姐姐还有多远。

    看了半响,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她头疼的捧着脸,整个人精神都萎靡了许多。

    秦晚如看见她这副样子十分好笑,“破西城是京城到徐州的必经之路,又是一座大城,阿桑一定会来此修整的,耐心等着便是。”

    算了算时间,她脸上笑意更甚,“从她出发那天算起,想来也快到了。”

    听到这句话,无精打采的晨曦总算打起了精神。

    戳着地图上的破西城道,“要是今天到就好了。”

    说着,她又觉得奇怪。

    “我给程姐姐寄信都三天了,她怎么还没回信?”

    不同于胡青给京城传信用的白鸽,晨曦传信用的是一种名为速疾鸟的小鸟,这种鸟飞行速度极快,从徐州到京城,也就三四天。

    她送程桑的东西里,有自己制的药,这些药她养的速疾鸟十分熟悉,绝对不会找不到人。

    所以,为什么程姐姐还不回信?

    秦晚如一听也蹙起了好看的眉,“要么,就是路上耽搁了,要么……就是出事了。”

    说到后一句的时候,她眉眼不住危险起来。

    *

    眼看着自己的属下损失过半,为首的刺客拧着眉下了撤退的命令。

    “撤!”

    刚刚那两箭他是看着中的,目标都要死了,没必要跟这些人硬刚。

    剩余的刺客们早就心生退意,一听到这个命令,顿时不再与疯狂的护卫们纠缠,宁可拼着受伤也要逃离。

    没一会儿,就全部退去不见了踪影。

    ……

    胡青和皎月,又驾着车将程桑带回了城镇里。

    回的还是之前住的那间客栈。

    小二乍一瞧见马车,还觉得奇怪。

    这些客人不是才刚走不久么?怎的又回来了?

    刚要说话,就对上胡青冰冷刺骨的眼神,小二心头一哆嗦,什么话都忘了。

    “我们之前的房间还在么?”

    胡青沙哑着嗓音问,他的衣服上还有之前杀了人溅的血,配上他冷煞入骨的眼神,活脱脱一个阎王。

    小二被吓得不行,话都差点不会说了,“在……在……在的……”

    胡青很满意,丢下一锭银子。

    “这是半个月的定金。”

    说着,就不再理会他,又回头跟皎月说话去了。

    两人商量了一会,才小心翼翼将程桑从车上抱下来,送到了房间。

    之后,皎月和胡青兵分两路。

    一个留下照顾程桑,一个去请大夫。

    两人都是满身鲜血,还抱了一个浑身是血,死活不知的女子,这样的客人,是客栈最不欢迎的,可见过胡青杀气腾腾的样子,小二和掌柜们一个字都不敢说,只是小心翼翼的送上了热水吃食。

    一刻钟后,胡青提着大夫回来了。

    是的,提。

    那大夫畏畏缩缩,衣裳头发乱糟糟的,浑身都在冒冷汗。

    胡青也不为难他,将他往房间里一扔,就一句话。

    “救她!”

    大夫都快哭了,只一眼,他便知道程桑伤的不轻,又是那么个危险的位置,这可怎么救?

    “这位……姑娘伤势太重……老夫……老夫……”

    救不了。

    到嘴边的三个字,对上两双同样杀气腾腾的眼睛,顿时吓了回去。

    “老夫……尽力……”

    皎月让开床沿的位置,“你来。”

    大夫无奈,颤颤巍巍的过来了,答应都答应了,遇到的还是两个煞神,他能怎么办?

    只能尽力救治了。

    在大夫给程桑看伤的时候,胡青也没闲着,他又出客栈了一趟,正好遇上收拾好同伴们遗体,回来找他们的剩余护卫。

    看着人人身上带伤,满身血迹疲惫不堪的护卫们,胡青神色哀戚。

    这支队伍里的护卫,都是他的同伴,可如今,也就只剩下这十余人了。

    最重要的是,小姐还生死未知。

    他用力吸了口气,定下心神,没让同伴们去休息,而是吩咐道。

    “你们去城里转一圈,把医术高超的大夫都给我带回来!”

    带,不是请,护卫们都明白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如果这些大夫不愿意,那就用强制手段请回来。

    联想到之前中箭的小姐,护卫们皆是神色一凛。

    “是,队长!”

    “去吧。”

    让护卫们都离去后,胡青又叫来小二,要了些热水,毛巾,流食之类的东西。

    ……

    就在程桑中箭昏迷之时,晨曦和小姨秦晚如也到了半路上。

    眼下两人停留的城池,叫破西城。

    客栈里,晨曦拿着大庸的地图,装模作样的看自己离程姐姐还有多远。

    看了半响,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她头疼的捧着脸,整个人精神都萎靡了许多。

    秦晚如看见她这副样子十分好笑,“破西城是京城到徐州的必经之路,又是一座大城,阿桑一定会来此修整的,耐心等着便是。”

    算了算时间,她脸上笑意更甚,“从她出发那天算起,想来也快到了。”

    听到这句话,无精打采的晨曦总算打起了精神。

    戳着地图上的破西城道,“要是今天到就好了。”

    说着,她又觉得奇怪。

    “我给程姐姐寄信都三天了,她怎么还没回信?”

    不同于胡青给京城传信用的白鸽,晨曦传信用的是一种名为速疾鸟的小鸟,这种鸟飞行速度极快,从徐州到京城,也就三四天。

    她送程桑的东西里,有自己制的药,这些药她养的速疾鸟十分熟悉,绝对不会找不到人。

    所以,为什么程姐姐还不回信?

    秦晚如一听也蹙起了好看的眉,“要么,就是路上耽搁了,要么……就是出事了。”

    说到后一句的时候,她眉眼不住危险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