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书香商女不良婿 > 第139章 ‘念念不忘’(二更)
    康家少爷跟其他那些书坊的东家可不同,他有手腕有财力,万书斋又汇集了希风许多十分出名的文人,像施岳诚这样初出茅庐的人未必不会心动。

    司微云闻言翻动书稿的手略顿了一下,旋即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若是施岳诚真的被康乔平给挖走了,我们再找别的供稿人就是。”她这些日子经常去书市和学堂,也是这个原因,崇文堂想要继续开下去,自然需要出色的供稿人,光是施岳诚一个是不够的。

    而眼下她手里的这份书稿就是她从书市找到的,她大略翻看了一下,应该还不错。

    两日之后,给施岳诚住的宅子就找好了,位置有些偏,但好处是安静,正是施岳诚所需要的,宅子不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一个小小的院子,种了一棵梧桐,旁边还种了些花草,安静又素雅,正合施岳诚的要求。而且因为位置比较偏,所以房东要的价钱并不贵,施岳诚也能轻松地负担。

    司微云亲自带着施岳诚去看了宅子,施岳诚很是满意,“多谢微云小姐,这宅子我很喜欢。我一个人来京城,哪里都不熟悉,若不是没有微云小姐安排,我是找不到这么合适的宅子的。”

    司微云玩笑道:“当初是我怂恿你来的京城,我自然要负责到底。这里的东西都是现成的,你都可以用,文房四宝我也都让人给你备齐了。”

    施岳诚朝着司微云深深揖了一礼,“微云小姐的恩情,在下没齿难忘。”

    “别说什么恩情,太言重了,我就是个生意人而已,买下你的书稿也只是想要赚钱,当然,也是看中了你是个才华之人,总之,恩情什么的,我实在是受之有愧。”

    见没什么问题了,司微云也就带着墨绾一起离开了。

    她们离开之后,施岳诚开始整理自己的行李,刚整理了一半,就有人来敲门。施岳诚还纳闷,以为是司微云还有什么事情忘了嘱咐他,结果一开门看到的却是一张男人的脸。

    施岳诚一脸歉意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康公子,我已经说过了,微云小姐对我有恩,我不会给其他书坊供稿的。”

    康乔平并未立即应他的话,而是目光越过他,往院子里看了看,“这是她给你找的宅子?”

    说完,他收回目光,重新看向站在眼前的施岳诚,“施公子你还是太单纯,司微云她是个生意人,不会无缘无故对人好的,她不过是想对你施一点小恩小惠,好掌控你,瞧瞧你现在,不就被她给掌控住了吗?银子?她给你多少,我可以翻一倍,宅子?我可以给你找一个比这个更大很好的。没有人会放着银子不赚的,施公子,你早晚都会知道,你把她当恩人,她只是想利用你赚钱而已。”

    “好了,康公子,我不想说什么难听的话。但微云小姐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心里很清楚,不必旁人在我面前说三道四,您请走吧。”

    一开始的时候,施岳诚对康乔平还能礼貌以对,但当他开始诋毁司微云的时候,施岳诚明显就不想再跟他说话了。

    对于康乔平来说,司微云的出现拯救了他,让一直陷在迷茫之中的他看到了方向,不管司微云是不是利用他赚钱,他都能接受,至少她没有利用自己做什么坏事,而且让自己成了名,还给自己的不少的银子。

    看着眼前紧闭的房门,康乔平阴沉下一张脸,微微皱起了眉头。片刻之后又冷冷一笑,这天底下从来就没有坚不可摧的关系,恩情?很这多东西面前,它根本就不值一提。

    酒色财气,我倒是要看看这位施公子你能顶得住这其中的哪一样。

    ……

    大晟,书局。

    “殿下,刚送来一封您的信。”

    靠在榻上正在闭目养神的秦晔闻言睁开眼睛,很少有人把给他的信送到书局来的,莫非是……

    秦晔立刻起身,“把信拿来。”

    结果那封信一看,的确是司微云的笔迹。

    其实上头也没写什么,就是问他太子的案子怎么样了,还告诉他说清江的身子已经好了,叫他不要挂怀。

    并没有多长的一封信,秦晔看了良久,终于依依不舍地收起来了的时候,还不忘了喃喃道:“我挂怀岑清江做什么?我挂怀的人是你。”旋即轻叹了一口气,“连个窝心的话都不写,这没良心的丫头,指定没有想我。”

    嘴上这样说,可到底还是立即给司微云写了封回信让人即刻送往希风。

    时辰不早了,今日还要跟皇兄商量怎么收这个网,秦晔揣着那封信准备离开书局。临走之前想到还有件事吩咐给冯大人,便转头去了冯成年那里。

    还未等他进去,就听到里面有人在说话,除了冯成年之外,这另一个人的声音听着还挺耳熟的,应该是……赵岳……

    “冯大人,我之前都跟沈大人说好了的,我的书稿只由她来负责。”

    “可是,赵公子,沈大人如今正在家中休养,她……不管书局的事情了啊。”

    “那我不管,反正不是她做我的编修,这个书稿是我不会给的。你让你派来的编修回去吧,以后也别来找我了。”

    只听得冯成年长叹一口气,十分无奈地道:“那我也没办法,沈大人来不来书局也不是我能说了算的啊。”

    听得冯成年这样说,只听得那赵岳突然压低了声音问道:“是不是五殿下又对沈大人说什么,或者做什么了?还是……就是五殿下不许沈大人再来书局的?”

    “赵公子,你可别乱说了。我们五殿下和沈大人两个人早就和解了,之前你也不是没见过。”

    可赵岳还是不信,“之前是之前,我听人说,最近这几个月,五殿下和沈大人的关系又不大好了……这是不是真的?”

    “这……这我哪儿知道啊。”不过听说好像似的……以前沈大人被沈尚书调去了吏部一阵子,那阵儿五殿下一直都心不在焉的,后来他亲自把沈大人给调了回来,才终于回了神儿,而且当时看他们两个相处的样子,自己还以为这两个人之间……有点什么。但是如今沈大人都已经好几个月没来书局了,五殿下也都无动于衷,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连过问一声都没有。

    听得一声轻咳,冯成年和赵岳两个人俱是抬起头来,见是秦晔走了进来,冯成年不由吓了一跳,方才自己说的那些话没有被殿下给听到吧?

    赵岳则很无所谓,听到就听到,自己又没说什么触犯律法的事情,难道私底下议论两句还不许了?

    “赵公子,若是你来书局是为了书稿的事情,我很欢迎,若是为了其他私事……这里毕竟是朝廷衙门,赵公子最好还是谨慎一些。”

    “我来,自然是为了书稿的事情。只是之前我们就已经说好了的,我的书稿只能由沈大人来负责,她若是不来,这书稿我是不会交的。”

    秦晔淡淡道:“行,那就不交好了,反正我们以前签的契约是以前的,以后赵公子想把自己的书稿卖给谁,我们也管不着。至于沈大人来不来书局,这是我们衙门的事情,赵公子怕是过问不着。”

    这个赵岳该不会是对云儿起了什么歹念吧?以前就觉得云儿对他太照顾了,如今云儿回去希风了,他倒还在这里念念不忘,纠缠不休的。

    一番话把赵岳给噎得难受。

    不过秦晔倒是误会了赵岳,他虽然喜欢司微云,但并非是男女之情的那种喜欢,也许一度,他是觉得自己好像是喜欢上了身为女子的‘沈辛茉’,而不是作为编修的沈大人。可是下一瞬,见着‘沈辛茉’撵着他要他写书稿的时候,他的这个念头一下子就破灭了,他很难想象跟这样一个整天催着自己写话本的女子在一起。再说了,沈家那门第,也不是自己能高攀得起的。

    他对‘沈辛茉’更多的应该是感激,感激她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拉了自己一把,想办法救了自己,感激她作为一个编修对自己尽心尽责的态度。

    赵岳终究还是愤愤地离开了书局。

    赵岳离开之后,冯成年有些惴惴不安,方才的那些话殿下应该都听到了,不知会不会跟自己算账。

    但秦晔什么都没说,转身就走了。

    今天出宫之前,母后让自己给她买哪家的红豆酥带回去来着?

    虽然如今太子的罪名还未洗清,但皇上已经准许太子出天牢,自己查清此事,百姓们也渐渐倾向于太子是被诬陷的,不然不可能主动请求查案,甚至说出不查真相,就以死谢罪这样的话。

    所以皇后近些天都心情不错,今天早晨,吃到御膳房做的红豆酥,突然就想起以前在家里做闺阁女儿的时候经常吃到的红豆酥了。其实味道也未必有御膳房的御厨做得好,但就是有一种念想,既然想到了,皇后也就让秦晔晚上回宫的时候,帮她买一些带回来,尝一尝以前那熟悉的红豆酥的味道。

    秦晔刚去皇后说的那家点心铺买了红豆酥出来,就看到前面一个眼熟的人似乎在跟路边的一个摊贩争辩什么,只是一张脸红红的,满是窘像。

    秦晔看着觉得有趣,便走上前去。

    “沈公子,只是怎么了?”

    沈辛柏听到声音转过头来一看,见是秦晔,稍诧异了一下,便是拱手行礼,“殿下。”

    那小摊贩一听沈辛柏称呼秦晔微殿下,脸色当即变了变,“殿……殿下?”

    “怎么了这是?”秦晔看了一眼被那摊贩拽着衣袖的沈辛柏,心中略有好奇。

    “也没什么,就是我不小心摔碎了这人摊子上的一枚扇坠,可谁知道出来的时候忘带银子了……”

    “多少银子?”难得见沈家大公子这样窘迫的时候,不过是一枚扇坠而已,他好歹也是云儿的兄长,这个银子自己出了。

    沈辛茉听得秦晔这口气,是打算要替他出这钱了,忙道:“不用了,殿下,我已经央人去沈府告信儿,让人拿银子过来,按脚程差不多也应该到了。”

    那人听沈辛柏又称呼秦晔为殿下,忙松开了手,心中暗暗惊讶,竟说不出话来。

    “无妨,以后有机会,你再还给我就是。”

    那小贩听这二人对话,知道自己有可能是惹到不能惹的人了,忙道:“两位公子,真是对不住,你们看,我也是刚到京城来,第一天做生意,有眼不识泰山了,还请二位公子见谅,大人不记小人过,这银子我就不要了。这时辰也不早了,我这就收摊了,收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