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都市妖孽高手 > 第222章 单独谈
    第222章单独谈

    江北大学。

    把柳如怡和钟贝送到学校,江川并没有跟着进入教室去上课,而是直接开车离开了学校,直奔铭信集团而去。

    吃早饭的时候,铭信集团的员工打给柳晚珺的那个电话,引起了江川的重视。

    商场里那么多的珠宝首饰专柜,可唯独铭信集团的专柜库房被盗了,如果这不是铭信集团或者商场内部的人监守自盗,那针对性就很明显了,江川不得不重视。

    如果是在平时,江川倒也不会如此的警惕,但是随着他的调查深入,不管是柳晚珺所遇到的袭击,亦或者是柳如怡和钟贝遭遇的绑架事件,这些都跟那个神秘人有关系。

    江川甚至怀疑,柳铭信夫妇出车祸是不是也跟那个神秘人有关。

    在这种情况下江川自然是极为警惕,虽然不至于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但是对于这种明显很不对劲的事情,他必须要亲自来看一看情况。

    “嗡嗡……”

    江川正在开车,他的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他把车缓缓停在路边,发现是苏缪打来的电话。

    他接通后笑道:“苏小姐,玉石的事情你先不要着急,我正在准备,不出意外的话两天之内一定可以给你送去。”

    实际上,铭信集团的库房中的确是有不少的玉石,像昨天江川拿来的那种上等的玉石也有一些,但苏缪却拒绝了,理由是江川给她的那块玉的价值太高,不合适。

    如此一来,想要找到品相不错,又恰好跟那块古玉的价值差不多的玉石,就需要时间了。

    柳晚珺已经在着手去找了,铭信集团并没有合适的,只能从其他同行那里调货,这需要时间。

    “别害怕,我不是找你要玉的。”

    苏缪说道:“你让我帮忙查的东西,我查到了。”

    江川因她的话而讶然不已,“这么快?”

    那可是将近一年前发生的事情,而且还是在武城,即便是柳铭信夫妇入住的哪家酒店有监控,恐怕也无法保存那么久的记录。

    从他请苏缪帮忙调查到现在,总共也就只有一个晚上再加半个白天的时间,就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苏缪竟然就已经查到结果了,这速度和效率,实在是让江川有些惊讶。

    “这已经算慢的了。”

    苏缪说道:“你说的太晚了,昨天等我找到熟人的时候,人家都已经下班了,这不今天一早就立刻帮我调查,结果刚出来就发给我了。

    不过现在只有资料,没有酒店的监控视频,我的朋友说他联系过酒店,监控视频已经被复写了。”

    江川只能说一句:“厉害。”

    封疆大吏的家人的能量,就是在这种小事中展露出了冰山一角。

    江川没有问她是怎么调查的,这种事情问了反而不好,所以他只是说道:“谢谢,这次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两次!”

    苏缪立刻纠正,说道:“你之前还骗了我,请你不要选择性的忘记。”

    江川摇头失笑:“好,是两次,我不会忘。”

    “这还差不多……行了,我还在上班,不跟你说了,把你的社交软件号发给我,我把自己给你传过去。”

    说完,苏缪便直接挂了电话。

    江川又发现了苏缪的一个特点,做事不拖泥带水,潇洒但又不那么的风风火火。

    很快,江川就收到了苏缪发来的资料,有两份资料,其中一份是酒店的入住记录,这是在警方系统里备案的,另外一份,则是入住人员的个人资料。

    但江川一看就直接否定了这份资料,因为按照这资料上显示,那天住在柳铭信夫妻对面房间的人,竟然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

    这是对方资料上显示的年龄,而且此人还是来自于西南山区一个小县城下面的村子。

    但不管是在邬倩的描述中,还是此前的那个潜入者,都绝对不是中年人,而是一个年轻的男人,江川断定对方的年龄不会超过三十五岁,这显然与资料上的年龄不符。

    他立刻断定,要么,当时房间里住的人并不是那么神秘人,要么,当时那人登记的时候用的是别人的身份证。

    如果说当时房间中住的不是那个神秘人,那或许有可能是与其厮打的另外一人。

    可如果这身份资料是假的,只是一个无关人员的,那想要以此来追查那个神秘人的身份,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江川思索了片刻,又给苏缪发了一条消息:“资料上的这个人现在在什么地方?”

    苏缪发来一个白眼:“江先生,你真把我当成免费劳动力了?我只是帮你查入住信息,不是要帮你查案!”

    江川:“送佛送到西,帮人帮到底。”

    苏缪没有再回复,江川等了几分钟见没有任何消息传来,他便笑笑,打算让陈泓宇帮忙找一个黄牛,去查一查资料上这个人的具体位置以及亲属关系等等。

    “嗡!”

    就在江川准备给陈泓宇发信息的时候,苏缪突然又发来的了消息,却是一份文件,江川点开一看,竟然是资料上那人的家庭成员资料表,上面还附着这人的工作单位和联系方式。

    江川给苏缪回了一条消息:“谢谢。”

    苏缪回道:“不要再把我当成苦力使唤,我就谢谢你了。”

    看到这条消息,江川哑然失笑。

    他没有再回复苏缪,而是从头到尾把所有的资料再仔细看了一遍,而后,他直接拨打了那资料上的电话号码。

    他并不是直接联系对方,而是联系了对方所在的单位,“这里是云江警局……”

    片刻之后,江川放下了电话,他已经证实,这份资料上的人目前正在双城上班,在柳铭信夫妇出事的前后一段时间里,以及最近的一段时间,对方并没有离开过单位。

    对方单位的领导并不知道他这个警察是冒充的,十分的配合,第一时间给江川做了证实。

    尽管是隔着电话,江川也大体上能判断出电话那头的人应该没有说谎。

    江川也相信对方不会这么愚蠢,即便是现在撒谎骗过了他,早晚也要暴露,所以江川相信对方说的应该是实话。

    这也就意味着,这份资料上的人并不是那个神秘人,很显然,神秘人是冒用了别人的身份入住了酒店。

    这远符合对方那藏头露尾的行事风格,再结合张树芬说过于立德曾看到两人在厮打,后来两人一逃一追,江川更倾向于逃走的那个人就是袭击柳晚珺的神秘人。

    但对方具体是谁,现在仍然是不得而知。

    思索了片刻,江川启动了车子,继续朝着铭信集团而去。

    ……

    铭信集团。

    柳晚珺坐在办公室里,正在处理一份文件。

    “咚咚!”

    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一个身穿职业装的女孩子走了进来,她是柳晚珺的助理,“柳总,有一位警察要见你,说是为了库房被盗的案件,向你了解一些情况。”

    柳晚珺疑惑道:“早上警察不是刚来过吗?难道这么快案子就有进展了?请他进来吧。”

    助理点点头,很快就带着一个身穿警服的男人走了进来,让柳晚珺有些意外的是,这警察的脸上却是带着口罩,头上的大檐帽让他的眼睛被阴影遮挡住,完全看不清她的容貌。

    似乎是看出了柳晚珺眼中的疑惑,这警察指了指自己脸上的口罩,说道:“昨天晚上熬夜办案,有点感冒咳嗽。”

    “这位警官,还有什么需要我们配合的?”

    柳晚珺伸手请对方在旁边的沙发上入座,又转头吩咐助理倒水,而后这才问道:“是不是案子有进展了?”

    助理在旁边给年轻警察端上来一杯水,男警察看着柳晚珺,说道:“柳总,我们警方的确是发现了关于案子的一些新的线索,不过,因为现在案件还在调查之中,为了保密起见,我想跟你单独谈谈。”

    “单独谈?”

    柳晚珺点头说道:“好!不过你需要稍等一下,我这边还有点事要给下面的人交代一下,去去就来。”

    那警察摆了摆手,说道:“我也就只有几句话,谈完了就走,不会耽误柳总太长时间,最多几分钟。”

    “也好!”

    柳晚珺闻言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小玲,你先出去吧,对了,让胡一光把物品被盗的清单给我送过来。”

    名叫小玲的助理愣了一下,“胡……”

    “去吧。”

    柳晚珺打断了她,“让胡一光动作快点,不要让这位警官等太久。”

    小玲下意识的点头,转身往外走去。

    偌大的办公室里,只剩下了柳晚珺和男警察二人,柳晚珺走回自己的办公桌的一侧,拿起了正在桌子上充电的手机,口中则是说道:“警官,你说已经有线索了,方便跟我透露吗?”

    “当然可以告诉你。”

    男警察说道:“我们调查到,你们的库房之所以会被盗,是因为你们得罪了人。”

    柳晚珺闻言不禁有些惊讶:“我们得罪了人?”

    “说的更准确一些,对方用这种手段,其实并不是为了偷你们的珠宝首饰。”警察站了起来,说道。

    “那是为了什么?”柳晚珺蹙眉。

    “是为了能有足够的理由,光明正大,畅通无阻的走进你的办公室。”男警察意味深长的说道。

    。